Pipe Dreams(完)

[不指定 2008/10/01 18:10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

DARKNESS(死坑)

[不指定 2008/10/01 16:25 | by 月下珠 ]
那是他的毒。
甜美的、芬芳的、纯洁的、美好的……
闪耀着荣光的救世主,Gryffindor Golden Boy。

那是他的毒。
当那男孩用憎恨的目光(那祖母绿的眸子)看向他,微微颤抖着将诅咒的言辞抛向他(天哪,那鲜红湿润的嘴唇),他就知道这男孩将成为他唯一的渴求、欲望的根源。
令他眩晕着迷的毒。

总有一天,这男孩将成为他的,成为Tom  Riddle的,成为Voldemort的……



第一章   黑暗、噩梦、以及金发的Slytherin



Harry从噩梦中惊醒时,习惯性的抚上前额。指尖下平滑的肌肤让他想起那里早已什么都没有了,连一点淡淡的痕迹也没留下(因为那红眸的男人消失了的缘故吗?)。然后他转过身,几乎因枕侧灿烂的金色而感到刺痛。
Draco(是的,Draco,有那么一瞬间,他怀念的想起用憎恨的语气叫他Malfoy的日子)总是离他那么远,这让他感到寒冷。
稍稍挪向对方,感觉好了些(但还是缺少了些什么)。也许他需要一个拥抱?他想。哦不,他阻止自己这么想下去,Draco不会有这么温情的表现,而他,也不需要这种温情。

是的,是的,因为他是Harry Potter。

紧缩身体,将头抵上金发Slytherin的胸膛,闭眼再度陷入黑暗前,Harry仿佛又看见红眸中隐隐的笑意……

是的,是的,因为你是Harry Potter……

***************************************************************************
魔鬼又带他上了一座最高的山,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说:“撒旦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
‘当拜主你的神,
单要侍奉他。’”
于是魔鬼离了耶稣,有天使来伺候他。
----(出自《新约·马太福音》)


坚定的神之子,得到了神的眷宠,世间的荣光。
那堕落的基督呢?
***************************************************************************




年轻的黑暗君主漠然的穿过Riddle庄园长长的回廊,食尸者们在他的脚边瑟瑟发抖。他们亲吻他黑色的袍角,臣服于他强大的力量。
成为Dark Lord的Harry Potter。
金发Slytherin讽刺的想着。
三个月前,霍格华兹的教师们还斥之为天方夜潭,然而现在,人们在暗暗的诅咒、憎恨他,却也同样畏惧的不敢称呼他的名字。“The-Boy-Who-Lived”成为了“You-Know-Who”。
比Voldemort更理智,比Voldemort更残忍,比Voldemort更疯狂,也比Voldemort更强大。
强大,强大到无以复加的Dark Lord。
反抗者们的尸体堆成了山,凤凰社损失惨重,霍格华兹成为最后的堡垒,年轻的黑暗君主仍是漠然的、一步步指挥食尸者们蚕食着光明阵营,并不急于采摘胜利的果实(也许他并不想胜利?)。
所有计划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君主碧绿的眼眸中却没有喜悦(漠然……,那绿眸像结冰的湖水),他眼中的冰冷令食尸者们惶惶不可终日。

该死的冰冷!

斜倚在廊柱上的Draco突然一把抓住Harry,不顾食尸者们的骚动,强硬的吻上鲜红的嘴唇。
柔软、甜美、让人沉醉(是的、是的,有谁会想到这是Dark Lord的吻呢?)。撬开紧闭的贝齿,舌尖细细刮搔着口腔中的敏感点,吸吮、缠绕、甜美的津液交换,感觉怀中纤细的人儿无法自已的软倒,呼吸急促、欲望渐渐苏醒……
绯红的双颊,因欲望而湿润的绿眸,微肿的双唇……(没有那该死的冰冷!)
这是他要的,只在他面前出现的Harry Potter,而不是高傲的Dark Lord。


微微扬了扬手指,食尸者们立即如潮水般退下,留给年轻的君主他想要的空间。
“你在干什么?!要知道上一个敢于这么做的家伙至今还在庄园的墙壁上哀嚎。”
是的,他当然知道,那个在三个月前企图对君主不轨的蠢货就钉在庄园大门的旁边,因每一个经过的食尸者施放的钻心剜骨而哀嚎,并且求死不能。偶尔,黑君主会施放一个小小的咒语,让那凄惨的声音在庄园中回荡,然后满意的看着食尸者们在脚边颤抖……
扬了扬眉,露出一个邪恶而又性感的微笑,金发Slytherin毫不在意的挑衅黑君主的权威:“那么给我来一个阿瓦达索命咒如何?要知道钉在墙上可并不好看。”
“哦,好吧,Draco,”黑君主挫败的低吼:“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没空陪你玩,他们抓住了Seamus,我想我们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Draco大笑:“亲爱的,你真是残忍。可怜的Seamus,他曾经那么爱你,不过我很难想象在你杀了他的父母后他还会对你吐露一个音节……”
“没有人可以在钻心剜骨下闭嘴。”
“听听,听听,这是Gryffindor Golden Boy该说的话吗?老邓不利多可是会伤心的。”
绿眸中闪过一抹莫名的情绪,但很快又恢复平静:“Dark Lord该做什么轮不到邓不利多来管。该死的,你就不能不提那个称呼,你知道我讨厌它。”
“是是,My Lord。”低头吻上Harry白皙的颈侧,一路吮吻而上,直至小巧可爱的耳垂,张嘴轻咬,感觉怀中身躯微微一颤,不由轻笑,诱惑的低语:“Harry,亲爱的,别管Seamus了,也许我们可以做些更有趣的事。”
该死的,该死的Darco,他总有办法扰乱我的计划!Harry恨恨的想着,却没有办法阻止自己像溺水的人般紧紧攀附着Darco。
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推开他,施一个钻心剜骨,让他明白黑君主的权威不可侵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腿发软的倒在对方怀里!
然而他做不到……

他是他的光,阴冷城堡中唯一的温暖,孤独中仅有的陪伴……以及,所有逝去时光的集合体。
他在他的吻中迷醉,因他的挑逗而呻吟,当他在他的身下达到高潮时,脑海中响起的是霍格华兹深沉的钟声。
Tags:
分页: 1/1 第一页 1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