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session 38

[不指定 2008/10/01 22:35 | by 月下珠 ]
| |
第38章

Chapter XXXVIII - Dying to Love You


Sirius抬头看向Harry。他在教子身边轻快的小跑着,脚爪在石板上啪嗒啪嗒的拍打着。这男孩……他摇摇头。Harry不再是一个男孩,他已经长大了。他别无选择的长大了,但在某些方面却仍然是一目了然的。Sirius可以看出来他正担心着什么。他很紧张。他的前额有一道细微的褶皱,嘴唇紧抿。Snuffles低吼一声,在行进途中转换了形体。

“Harry,”Sirius开口。“发生什么了?”并不是十分常见的开场白,但直指问题,虽然他并不总在教子身边,但他十分清楚他应该直接问。

“Harry……?”他在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又问了一次。

“Sirius,”Harry的声音很柔软。

“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

“什么在困扰你,Harry?你可以告诉我的。”

Harry终于看向教父,叹了口气……“我做了个梦,”他不确定的开口。

“然后?”Sirius催促。

“Voldemort输了。”

Sirius皱眉。Harry对他隐瞒了一些事。“这很好,不是吗?”

“黑暗方有了位新的主君。”

“谁?”

“Lucius Malfoy。”

Sirius点点头,黑色双眼陷入思索中,但内心深处他松了口气,他之前害怕Harry的口中会说出他自己的名字。“Snape曾经提过黑君主的军队中正酝酿着一场反叛,但Malfoy应该比Voldemort容易对付。这个梦有什么问题吗?”

“光明方也输了,”Harry沉重的说。“Lucius做到了所有的黑君主都没能做到的事情。他成为了世界的统治者——麻瓜世界和巫师世界都一样。”

“这不可能,Harry。这世界上有很多和Lucius魔力差不多的巫师和女巫,没可能突然这么大量的增加魔力。会有人战胜他的。”

“吸血鬼们帮助了他。”

Sirius感到自己的双眼瞪大了。Harry还没有学到有关吸血鬼的课程……他没可能知道吸血鬼能给巫师力量。但代价是……“Harry,”他开口,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坚实有力。“这不可能发生。”

“我也在那里,”Harry继续,几乎像是他没有听见Sirius的声音。“我被锁着……Draco的宠物,但Draco是个吸血鬼……他说Lucius不再是他的父亲……”绿色双眼毫无焦距的茫然四顾,最终对准了Sirius。“我杀了自己……我从没想过这些。我杀了自己。”

Sirius将Harry拥入怀中,抚摸他的头发。“如果像你梦中这样,没人能责备你,任何人都会做一样的事情。”他退开一步,低头看向教子。

绿色双眼眨了眨,慢慢重新有的焦距。“可是他警告过我……他告诉我‘忠于自己的心’,然后我又做了个梦……”

“这个梦不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完好的,几乎就像是没有过战争。Hogwarts安好。学生们都很快乐,但一个火焰蛇的旗帜竖立在城堡上,可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好。接着我到了另外的某个地方……我来到另外一个城堡,这个城堡上只有那个旗帜在飘扬……”

“那里有很多巫师,一条蛇进来对某人说话。我不知道那是谁……我从未看到那个人的脸,但那里有三个人在高台上,一个坐在王座上,另外两个服侍他。在蛇说完后,又有三个人出现——Charlie Weasley,Lupin教授和你。”

“Harry……一条蛇并不一定是坏的……你能说爬说语,但这并没让你变得邪恶,而蛇也并不都是邪恶的。”

“我知道,”Harry哽住。“并不是它的缘故。你叫……你叫高台上的一个人为Voldemort,”他匆促的说完这个句子。

“不……”Sirius低语。“这不可能。”

“那……可是那里也不是Voldemort……他太年轻了,并且即使那是Voldemort,他也不会对任何人躬身……但他是。他正对某人行礼。谁会有这样的力量?”

Sirius皱眉。没人有这样的力量……超过千年都没人有过这样的力量。“这是个梦。”

“这不仅仅是个!预言并不是准确的,但即使是我都知道真实之梦和想象之梦之间的区别。这个真实之梦。我梦见的是未来,两个都是……”

“Harry,即使你梦见的是未来,它也不会实现的。我知道。相信我我知道的。只有你能创造未来。因此创造你想要的未来吧Harry,但我还是同意你的阴影们的建议。忠于自己的心。”

“Sirius……?”Harry想要打断,但他的监护人还在说话,因为想起了过去而坚决要提出警告。

“我不知道你在怕什么,Harry,但你的快乐是最重要的。别担心我们其他人,Harry——跟从你的心。如果我跟从自己的心的话,也学我们不会是现在这样,也许Lily和James会仍然活着,即使我们得应付猜疑,也好过让他们腐烂让他们使我们犯下错误。”

::主人……::

::怎么?::

Harry抽气感觉到一阵感情波动从Red Eyes那里传来。那之中混合着感谢和爱。他送回一股感情波动,但没有掩饰对那感谢的困惑。他什么都没做。

::我们做的,主人。我们治疗了他。::

::谢谢你们,::Harry在脑海里轻声低语,但阴影们还没有说完。

在走廊拐角处它们现出形体,翻涌颤动着在地板上柔软蔓延,::主人,是时候了。::

“那是什么?”Sirius惊叫着跳后。

“主人,你不能让你的第一个梦示成为现实,”阴影们终于开口,它们齐声回响的声音向Sirius证明着它们的存在。

“我不会让第二个梦示发生的!”Harry反驳。

“我们只是希望你快乐。别让第一个发生,改变第二个,但别让第一个发生,”他们几乎像是在乞求了。

“谁?什么?”Sirius的双眼瞪大。

“我们是Harry的力量。”

“那么为什么你们这么关心?”

“我们要我们的主人快乐。我们必须听命于他,但当他快乐时我们会更容易得到我们想要的,”它们向Sirius解释,接着再次将注意力转向Harry。“而我们将会保护你的幸福。主人,吸血鬼们不明白的。他们不明白我们知道的东西,不明白知道的。”

“什么?”

::主人,没有光明就没有黑暗。他们傲慢自大的相信他们就是黑暗,他们能在没有光明的世界里存活。但这不是真的。没有黑暗也就没有光明。这是另一个事实。即使Dumbledore也知道的。::阴影们再次轻声回应,但他们仍然显现着。

Sirius看着Harry点了点头。他知道他的教子正和阴影们交谈,而尽管他现在不能参与其中,他也并没觉得被排斥。他信任它们。他以前感觉到过它们。魁地奇比赛那次它们在场,和其他力量混合在一起,但它们才是摧毁了那个博格的力量。并且它们宣称自己是Harry的力量,Harry继承的遗传。这有些道理。藏身于阴影之中时,James总是幸运的不正常。

::但Dumbledore想要打败Voldemort。::

::没错。这是一种平衡。我们想要以一种方式,他想要以另一种方式,但我们都知道这需要平衡。Dumbledore想要打败Voldemort,他希望能打败黑君主,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Xeoaph不明白。Lucius不明白。所以你必须帮助黑君主。::

::我必须帮助Voldemort?::Harry嘶声::我不会让第二个梦示实现。::

::你不用,主人,但你必须帮助他,否则你将再也不会完整。吸血鬼们正在帮助Lucius,并且他们不明白。Xeoaph不明白。::

::他们不明白什么?::

::没有光就没有暗,所以必须允许有些光的存在,而黑君主,就像我们一样,已经选择了他会允许存在的光。::

::什么光……?::

::主人,::阴影们大笑::……::它们用愉快的声音低语。

::什么?::碧绿双眼猛然瞪大。

::Voldemort不会对你说谎,主人。他就是你认识的Red Eyes,他所说过和感觉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在意识连接中是不能说谎的,主人,至少连接得像你们这样深的是不能的。::

::不……::

“Harry?”看到教子僵直,Sirius问道。

::主人,忠实于自己的心。无论你将创造什么样的未来,忠实于自己的心。::

“Harry?”

“Sirius,”Harry的声音颤抖着。“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不能……我不能爱他……

“Harry,不管发生什么,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无悔抉择并忠实于自己的心。”

我怎么能爱他?我怎么能喜欢他?为什么他……?Harry的脑海中旋转着,困难吞咽。“不……你不明白……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你可以去死。”

Sirius在这个句子还没说完前就摸出了魔杖施展了一个盔甲护身防护住他和Harry,然后抬眼看向发声处。

“Draco,”他嘶声。“怕得不敢再像之前一样从后面袭击他了?”Sirius补上了句嘲笑,将Harry护在身后。

金发男孩微笑。“上次是个错误,这一次,我们会结束这个错误。”

黑色双眼闪耀, Sirius低声咆哮,看到其他几个黑袍Slytherin学生上前,他们的魔杖抽出,眼中闪着狂热的光芒。

“你或许接受过完整的训练,”Draco开口,往防护罩上投掷了一个小咒语,“但我们人数超出你们太多,你不能指望可以抵挡我们的力量。”

>离我的主人远点。<

Sirius分神瞟了Harry一眼,看到一条非常小的蛇爬出他的教子的衣服。它是黑色的,有着红色的肉冠,绿色的眼睛慢慢转变成黄色,最终闪耀加深成愤怒的深红色。它的舌头不断吐出,Sirius突然意识到这条蛇正对他的主人报告着。不管现在正在发生什么,所有人的命运已经注定。

“Xaos,”Harry低叫,那条蛇爬向前,穿过了防护咒,它的嘴大大张开,攻击一个过于接近的学生。

等到有人反应过来一切已经太迟了,一个Sirius勉强认识是七年级Slytherin的女孩尖叫起来,倒在地板上,抽搐着试图抓住自己的腿,她的嘴角不断溢出白沫,同时努力呼吸着想要对抗正在体内灼烧着的毒液。那条蛇再次对她嘶嘶做声,然后轻拍尾部不再理会她抽搐的身体,将明亮的红宝石色双眼转向另一个正带着病态的沉迷看着他的学生。一个致命的错误。

所有人都知道看到蛇怪眼睛的后果,但很少人曾经见过他们最强力的武器的致命效果。没有声音、没有尖叫,因为根本来不及。没有突然的抽气,因为身体还来不及惊讶。没有肢体的僵硬,因为神经系统还来不及反应。只有死亡,不可逆转的、沉静的死亡,身体简单的停止了运转,古怪的在地上倒做一团。

那条蛇退回它的安全居所的动作打破了其他Slytherin们的困惑,他们跳起开始行动,向Sirius撑起的防护咒不断投掷着咒语。

Harry眨眨眼,看着那些咒语和诅咒在防护罩上飞溅,然后他颤抖着深呼吸了一下,将自己带回现实中。不管他感觉到怎样的混乱无措,只有一件事是完全确定的,他不会让Draco更进一步了。“Xaos,”他愉快的叹息,向小蛇伸出左臂。黑色的小蛇缠绕而上,头靠在Harry的手背上。>好男孩,<他补上一句赞美,同时抽出魔杖,双眼紧缩,看向Draco。“如果你现在开始逃跑,Malfoy,你或许能逃脱Xaos的攻击,但我怀疑这点。”

“如果你现在开始乞求,我或许会大发慈悲在一切结束前杀了你。”

Harry冷酷的微笑,记起自己的第一个梦。“绝不会发生的,Malfoy,绝不会发生的,”他确定的说,对这段记忆感觉到奇怪的放心。

Draco的脸涨红了,因为Gryffindor声音中的确定而烦躁的磨着牙。好吧……他会看着他毫无生气的双眼笑到最后的。对没错……他一定会笑到最后。他的父亲为了这天特别花了整个暑假教了他很多非常高级的咒语,他现在不会输的。“粉身碎骨。”

“啊哈!”Sirius在这个咒语在防护罩上击出一道裂纹时低哼。

“Sirius,别浪费你的力量,”Harry说着扔出几个小咒语。它们的目的主要是扰乱而不是打击敌人。他对这场战争没有任何幻想。他们只能杀或被杀,或是他不准备让其发生的更糟的结果。

“好吧,”Sirius回应,舔舔嘴唇选定了自己的目标。“三、二、一!”

“咄咄失!钻心剜骨!强力麻痹!音波攻击!五感麻痹!钻心剜骨!暗影蒙蔽!强力麻痹!熔熔沸!”

又有三个Draco的亲信倒下,Sirius痛哼一声,对绕过他防守击中他的咒语施了个抵消咒。他们并不想要他。他们的攻击目的很明确,但如果必要的话他们也做好了准备打倒他。Harry递补上了他的空缺,随意的袭击了几个学生,并轻松防御住数个咒语,同时Xaos憎恨的嘶嘶发声。他的教子很棒,他没法否认这点。他比James更棒。Harry甚至可能是百年来最棒的决斗者,但Slytherin学生们从四面八方坚持不懈的攻击着。他们不可能永远抵挡住。

“够了,”Draco呵斥,上前一步。“结束了!阿瓦达索命!

!”Harry尖叫,想也不想的推倒Sirius。

在倒地的中途,Sirius转过身体,看向他的教子。“不,Harry!”

太迟了。那道致命的绿色诅咒已经贯穿Harry的胸口,在他体表绘出怪异的光晕,然后消失。Sirius伸出双臂接住Harry倒下的身体,紧紧拥住,一起倒在了冰冷的石板上。

“Harry……”

Harry咳嗽,血液染红了他的嘴唇,碧绿的双眼开始失去光泽。Xaos轻嘶,哀伤的,用头顶着Harry的手。Harry咽下口中的血,抬眼对上Sirius的注视。

他的嘴唇动了动,片刻之后才发出声,只是小小的抽气声。“我爱他,Sirius,”他叹息,血液涌进喉头,一滴眼泪因为体会到事实而滑落眼角。Red Eyes是不是Voldemort都无所谓,唯一重要的是他还未清醒的对这拯救过他的男人说‘谢谢’。他还未能对着那双猩红双眼说出‘我爱你’。他和他睡过,真实的,那是甜美的,而现在他不知道那是否还能更好?但他将无法再知道,而他为此后悔。机会稍纵即逝……谢谢你……

对不起……

我爱你,”他说出了自己从未说出的话,阴影们环绕住他,他的呼吸停止了。


TBC
Tags:
翻译 » Possession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