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ime of Love and Rogues 02

[不指定 2008/10/01 22:18 | by 月下珠 ]
| |
第二章
堕落天使

冰冷的秋雨急遽的拍打着屋子里这个杂物间般的房间的小小窗户,暗沉了夜晚的天空。沉迷于偎依在他们床边的女人讲述的故事,两个黑发男孩十分安静的趴在床上,用手支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她给他们编织着漫长而曲折的故事。

“……然后甜蜜的Merope小姐回身冲向她的女仆,告诉她她在等她的时候看到了一位她曾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她们匆匆离开泳池去冲洗身体,然后穿上她最体面的长袍,并且……”女人停顿了下,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合上了放在膝头的书。男孩中的一个突然咯咯笑起来。“是什么让你今晚这么傻兮兮的,Harry?”

年纪较小的男孩向上移动了下,远离另外一个。“他挠我痒痒,”他说,同时用撞了撞Tom的肩膀,得到对方同样的回撞。

大点的男孩抽气,脸颊变得粉红。“我没有,他在傻笑,所以我踢了他一下。”

Harry摇摇头。“他没有踢我,他挠我痒痒……”

“够了,”女人烦恼的说。“今晚不准再挠痒痒、咯咯笑、或者踢打,要不我们就换其他时间继续这个故事。”小点的那个孩子用力摇头并嘀咕着道了个歉。Tom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嘴唇上表示噤声。一只粗大的蜡烛在他们母亲的身后闪耀着,将她的身影映照在墙壁上。孩子们趴在床上,双腿在空气中踢打着,等待母亲继续。

很高兴这份寂静,Merope Gaunt将书再度捧回面前继续。她并不识字,但这无关紧要。那些字眼是从她体内自动生成的。“所以Merope小姐以最隐秘的方式踮着脚尖离开了Gaunt家,跑去见在小路那头等着她的英俊男人。那个男人,头发整整齐齐梳向后方,挂着最漂亮的笑容,坐在一匹白马上向她伸出手。他一把抱起她,热情的吻上她丰满柔软的嘴唇,一起骑着马迎向夕阳。她再也不会被那邪恶、残酷的庄园主人所囚禁,从今以后他们将会快快乐乐的一起生活下去。”

男孩们中较大的那个厌恶的冷笑。“为什么他们总是要亲吻?”他在床上伸展了下身体,手指扭动着戳向Harry的身侧。一阵难以自抑的咯咯笑声从Harry的喉咙里喷出。“另外这故事里我们在哪?你要把我们留给Morfin吗?”

“Tom,这只是个故事。”Merpoe合上书,放在身后的床头柜上。“现在去睡吧,你们两个。Harry,盖好被子,今天晚上会非常冷。”

“但外面还在下雨……我怕,”Harry说,用眼角偷看着Tom。夜晚是Harry一天中最不喜欢的时候。太多太多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晚上……在梦中。他揉揉自己的伤疤,直直注视着母亲。“你说……呃……你保证过不会整晚下雨的。”

Tom翻身仰躺,烦躁的说。“你真是个小孩子,Harry。一点点雨不会带来任何伤害的。”

Merope俯身揉揉肿胀的脚踝,以避免进一步的眼神接触。“我就在房间另一头,亲爱的。如果有什么吓到你,叫我就好了。”

Tom猛然坐起,他已经厌烦于妈妈每晚大声念着的这个故事。这长长的故事在他脑海中沉重的游动。这些谎言……Merope所说的这些空想出的谎言简直让人难以忍受。他能伴着每一个字眼在她的眼中看到虚假。“为什么你讲的这些故事在我们都知道真正的结局的同时还是结束得如此幸福?为什么你放任Riddle先生在小镇里散布那些有关我们的流言?你看到他们注视我们的眼神了吗,妈咪?如果你不能用魔法来惩罚他让我们生活得如此艰难的罪孽,那魔法到底还有什么用处?”

Merope从椅子上起身,给孩子们掖好被角。她毫不动摇的微笑给Harry带来了温暖,但完全不能说服Tom什么。“魔法是可怕的东西。它绝对不能被滥用。看看你们的舅舅滥用魔法得到了什么。他在阿兹卡班被关了三年。巫师们将他关了进去,Tom,不是麻瓜们。一个巫师法庭判决他需要被惩罚。我不能为了一个说话不负责任的人冒着被抓走的风险。那只不过是口头说说。而Mofin应该再也不会去冒险诅咒Riddle先生。”

“他罪有应得。这应该还不太够……他应该去死,”Tom定论。“就像Mofin。他们都应该去死。”

无视Tom表情中的怨恨,Merope专心对着Harry。“睡吧。”她亲吻他的前额,将头发从他亮绿的双眼前拨开。“记住,我就在这里,”她低语。

Harry闭上双眼,努力不要在意外面的雷声轰响和散布在这小小房间四处的盆罐中传出的砰啪作响的雨点敲打声。

“睡吧,Harry。我会搂着你的,”Tom对他耳语,伸过一只手环过他的腹部。但在小小男孩不情愿的开始陷入沉睡中时,他听见另一个强大的声音用让他寒入骨髓的声音说道。

“你属于我,Harry……我拥有你。”


“救命!”

Harry用手捂住耳朵,从床上坐起。那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使他心中充满了恐惧。他的下唇撅起,泪水开始滑下脸颊。

清晨的阳光出现得太过突然。光线渗入他紧闭的眼帘,使得他没有办法再无视。又是梦吗?那求助的凄惨哭叫难道是他的想象?

“请救救我!”

不,那不是真的。从沉睡中被尖叫的声音惊起是那么的令人恐惧。那可怜的生命所承受的疼痛和折磨很明显是难以忽视的。Harry落到地板上,惊恐的颤抖着,向声源处走去。

“好痛……我快死了!求求你,停下吧!”

这声音从外面传来。哭泣声是如此接近。Harry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拖着脚摇摇晃晃的走向门口。就在外面,就在这扇门后。他的小手握住了生满铁锈的门柄,拧开了门。随着门的猛然打开,嘶嘶声在他耳边响起,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刷过他的双颊。Harry惊恐的退后,手紧紧捂住刚被某种东西碰触过的脸颊。他的视线对上了呼唤着他的东西:一条蝰蛇正钉在门板的中央。

它的身体可怜兮兮的努力挣扎着想要解脱自己,以一种几乎是可笑的方式不断拍打下被风化的老旧木板上的油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生物正痛苦的垂死,Harry可能会大笑。与之相反,他的胃同情的沉了下来。

转向他,这条蛇吐出舌头,仇恨的露出了尖牙。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Harry扭着小小的双手问道。他的个子刚刚能碰到这可怜的小东西。他走到餐桌旁拖了张椅子回答门口。“如果你告诉我怎么做,我可以帮你。”

“把我从钉子上取下来,放我自由。”

Harry爬上椅子用手握住蝰蛇。他紧紧闭上双眼猛力往外拽了那圆滑的身体一下,将它从钉子上取了下来。蝰蛇立刻缠绕住他的手腕,一口咬住了他的手。用力吸了口气,眼中蕴满了泪水,Harry将蝰蛇甩下扔到了地板上。

蝰蛇挣扎着迅速爬向泥泞的树丛。Harry保护性的抓住自己的手腕,用食指和中指压着伤口。他呜咽着,感觉跟那条蛇一样的无助。“没有毒液,”蝰蛇在进入森林边缘的草坪时用垂死的声音安抚男孩的担忧。“对好孩子是不会用毒液的。”

Harry跑回卧室钻进妈妈的床里。Merope动了动,用双臂保护性的环住他颤抖的身体。“怎么了,亲爱的?”她问他,困倦的声音中有着担心的痕迹。

Harry给她看了手上的伤口,抽抽噎噎的告诉了她有关蝰蛇的事。

Tom坐在自己的床边揉着眼睛。被吵醒使得他脾气很糟糕。Harry,又一次获得了他们母亲的全部注意力,呜咽抱怨着这样那样的事情。“Harry,你没用得可怕。又怎么了?”

“……但是没有毒液,它说的?哦,Harry,会好的。”Merope用睡衣的一角拭去Harry手上的血迹,扶他站起。

“让我看看,”Tom现在站在Harry的身边,低吼。他一把抓住男孩的手,观察着那个咬伤。在他的拇指上方有两个还流着血的大洞。

“Tom,别对他那么粗暴,”Merope警告他。“Harry比你脆弱太多了。”

“不管怎样……”将Harry拉出房间,Tom拖着他走出打开的大门,顺手还将挡在面前的椅子推到一边。“我怎么跟你说的?”他问。他靠在一棵桦树上摸索着解开睡裤上的细绳。它们对于一个成长中的大男孩来说已经过小了,但除了这就没有别的可穿的,而且现在的天气是如此的冷。“别再和这周围的该死的蛇玩了。它们不喜欢我们。”

“我没有和它玩,”Harry反驳,对着Tom的后脑勺扮鬼脸。“我把它从门板的钉子上拽下来的。”

“嗯哼,这就是那把椅子怎么来的?”Tom举起胳膊伸展了下。他向后仰起头,让清晨的阳光温暖自己的肌肤。“Morfin把它们钉在那里是有原因想,蠢货。下次你在救什么东西之前得多想想,OK?你应该就那么让它去死。”

Harry叹气。“我认为它不该死。”

Tom耸耸肩。“很好。”他走到一丛野草的上面,分开叶片探手摸着什么。他的注意力不再在蛇的问题上。他很急切的想要开始进行他和Harry上周计划的木排蓝图。“过来这里,看看我拿到了什么。”

Harry看着他将一大卷绳子举过肩膀。绳卷又厚又重,几乎将Tom细瘦的身体压得向后倒去。“你怎么弄到的?”Harry疑惑的询问,同时瞟了眼他们收集到的那一大堆木棍。

“别问了,”Tom呵斥。“但用它来捆木头太粗了点。我们得用手将绳股分开,将它们重新编细点。”他拖着绳索向他和Harry的花园堡垒走去:那是一堵用岩石和水泥搭建的简陋粗糙的及腰高L形围墙。当阳光变得太热或冷风吹得他们后背太难受时男孩们喜欢躲在那后面。“你的手怎么样了?你认为自己能帮忙吗?”

Harry张合了下自己的手,感觉受伤的地方传来一阵钝痛。“我想可以,”他说,加入Tom一起坐在了肮脏的地面上。


Merope皱着眉看自己的东西。她计划好的午餐已经开始准备,但却并不像她预计的那样顺利。她确定自己昨天在商店买齐了所有需要用到的东西,但有什么不见了。

推开小小的厨房窗户,她看到Tom和Harry在他们的花园堡垒中,正将木棍捆在一起。“Tom,我需要你带着Harry帮我去镇上一趟,”她叫道,冲男孩们挥着手以引起注意。明亮的光线和正午的阳光立刻将她的眼睛刺得看不清东西,但她确信自己看见一个怒容扭曲了儿子甜蜜的小脸。“你听见我说的了吗,Tom?带上Harry,去镇上帮我买一条面包。我这里有些硬币。”

跪坐起,只穿着破旧的及膝裤,有着墨黑色头发的瘦高男孩对着母亲摇了摇头。“你疯了吗?”他呼出一股炽热的气息,从自己正在编织着的绳索上抬起头。“去镇上——并且我还得带上这个小宝宝和我一起?你没看到我很忙吗?为什么你不去?”

Harry的视线移向Tom,眯起了眼。

“我不能同时又在炉子上炖肉又照看Harry还能去镇上买面包,不是吗?你现在是个大男孩了,Tom。从那边过来,在我关你小黑屋之前接过硬币!”她责骂,同时将手伸出打开的窗户。

“我知道路!”Harry大叫,从坐着的地方冲出,接过Merope扔出的便士。他努力上下跳动着吸引妈妈的注意力,凌乱的黑发随着跳动在可爱的脸蛋旁拂动着。“我知道路,妈咪!我可以自己去买!”

有点恼火的,Tom跑到Harry身边,抓住他的手。“当然,你会迷路并被蛇给吃掉——过来!”用几乎将男孩的手臂拉脱臼的力气,Tom将他从窗边拖开,并行走在通往主路的肮脏小径上。


“你们这些游手好闲的小流氓来这里干嘛?”

Tom对Harry的口袋做了个手势,无视面包店柜台后面老店员的怒视。刚烘烤出来的新鲜面包和热腾腾的小圆点心的味道飘荡在空气中,平抚着他的神经。他不会让这个老蝙蝠占上风的。“把便士给我,”他低语。外面的风猛烈的挂起,铅灰的云朵阴沉了蔚蓝的天空。Tom憎恨这个小镇,憎恨那些在商店间走动的居民们,憎恨被当作像他们一样普通或者毫不起眼的人。

小Harry幸福的注意不到这些折磨。人们,镇子上的大部分年长女人们,会被他的幼小的体型和灿绿的眼眸所吸引。他总能得到注视、微笑、以及脸颊上爱宠的轻捏。Tom并不在意这些。他憎恶他们的父亲几乎拥有整个镇子的事实。每一个人都在猜测Harry是他的孩子,但没人想要承认这个男人会是这样的败类:遗弃他们,让他们像下水沟里的老鼠一样生活。Tom憎恨他们全部。

“我问你个问题,男孩。你来这里是购物,还是只想来避雨的?”那个老女人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起来。她的嘴唇绷得紧紧得,眼中带着明显的厌恶打量着。“你和你的小杂种弟弟快点拿上你们要的东西,然后出去。”

Tom将硬币放到柜台上。“一条面包,”他说,克制着自己跳上柜台一拳击中她鼻子的冲动。“包好它。外面看起来快下雨了。”

冷哼一声,好像这低贱的家伙能指挥她怎么做自己的生意似的,女人浮起怒容,鼻子翘向天花板。“我只会为这个镇上的正派人包东西。也许你跑得快点的话,你能赶在它被浸湿前赶回去。”

“你真是令人尊敬,女士,像这个可怜的孩子比你刺耳的用词更卑贱一样的说话方式。照他说的做:包好那该死的面包。”

Tom转过身,之前他并没注意到在面包店黑暗角落里站着的披着斗篷的身影。柜台后的女人烦躁的喷了喷气,怒气冲冲的包裹着面包。男人走进昏暗房间中的光线下,抹下兜帽。他的头发散落在肩膀上,银色的长发。“你就是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所有顾客的吗?”

“喂我从没有,”女人惊呼,同时将已经包好的包裹塞进Tom的手中。

男人俯身越过柜台,一把抓住她上衣的衣襟。“我确信你不会,你这老母牛。如果你再敢用纯粹的尊敬之外的态度和这男孩说话,我会把你这双眼从脑袋里挖出来。”

女人吞了口口水。“出去——你们全部。”

一个残酷的假笑在男人唇边卷起。他放开她,将手放到Harry的肩膀上。“我在外面有辆马车。让我在下雨之前送你们回去吧。”

Harry抬头对他微笑。“是那种用很多马拉的马车吗?”

“不了,多谢。”Tom越过Harry的头顶说,同时握住Harry的手将他拉离男人的掌握。他推他走向店门,拉开门。他和Harry走进街道时,仍然能感觉到男人视线的重量徘徊在他们身上。“跟着我走,别回头,”他告诉弟弟。有什么不对劲。那个样子陌生的男人并不是小镇上的,但他的视线太过热切了。


漫长的步行让Tom无休止的担心着。那个男人现在正跟着他们,驾着他的马车缓缓跟在他们后面。两匹高大的马拉着及路宽的豪华车厢。Harry不停的怀着希望回头看那些马儿:两匹高大的黑色牡马踏着完美的小碎步,以步伐相同的优雅动作踏在路面的小圆鹅卵石上,而车上的男人对他们露齿微笑着。

Tom沉浸在自己焦虑又疲惫的思绪中。也许他可以想象那个尖脸男人注视他的样子,或者为什么他对Harry笑得那么无礼。他也许是个恋童癖,或者拐骗小孩卖去当奴隶的。此刻他的脑海中涌动着那么多可怕的解释。不管是什么,他必须保护他和Harry。

他们到达了森林的入口。Tom大大、感激的叹了口气。马蹄和车轮滚动的声音消失了。那个男人,看起来,放弃了追踪。“他走了,”他一边回过头看身后一边告诉Harry。“如果你再看到他,我要你立刻跑开……记住了吗?”

“好吧,Tom,”Harry咕哝,想着到底要不要告诉他那辆马车在他眼前直接消失在空气中了。它肯定能很轻松的出现,给男孩们带来惊吓,但他确定Tom绝对不会相信他。

空气中响起‘砰啪’的一声,雷鸣般响亮。两个男孩一齐转身,抽着气,想知道是不是附近有树被闪电劈倒了。

那个银发男人现在站在了他们的面前,不知从哪里出现的。“你们的母亲和舅舅在哪里,Tom?”他问男孩,危险的逼近了一步。“他们总是派你们单独去镇上吗?”他握着一只魔杖,而那魔杖正对着Harry。

“你想干什么?”Tom大叫,将Harry推到身后。“离我们远点!”

Harry开始明白Tom感到的惊恐。这不是Morfin,但还是一个男人。没有任何一个遇见的男人会对他们友好。他用的魔法是他从未见过的。

男人再次对他们微笑。“如此多疑……这很好。你不记得我吗?”

这个巫师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他想从他们这里得到什么?“我说叫你跑的时候,我要你立刻跑回房子去,”Tom对Harry低语,安慰的捏了捏他的手。他没有任何想要追究原因的欲望,并且他十分确定自己以前从未见过他。

另一声巨大的‘砰啪’声在他们身后响起。Tom转过身,看到一个高个、戴着兜帽的身影极其危险的贴近他们。他脸上的血色褪尽了。他们没有机会。这些男人因为上帝才知道的某些理由从两边出现,意图防止他们逃跑。“我会设法拖延他们。能跑多快跑多快,Harry!”

“不要那么快,”站在他们身后的人警告。隐藏在层层厚重衣物后的手伸出握住Tom的手腕。“Harry要跑,Malfoy。拦住他。”细长、蜘蛛般的手指从他的衣袖中露出,苍白的像雪一样。

Tom的呼吸因为这让人恐惧的景象而急促了。“快跑,Harry!”

那个银发的男人拔腿追向急促奔跑中的小小男孩。他很快就追上了Harry,拦腰抓住他,然后抱起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他大笑起来。“已经这么快了……你还只不过是个精巧的小家伙,不是吗?”他评论道,轻轻晃了晃男孩。他转向另一个裹着斗篷的男人,耸耸肩。“看看这乱七八糟的头发。”

Harry呻吟了声,用手捂住自己的前额。他瘫倒在男人身上,疼痛的呜咽从唇间释出。那么疼。他们要死了,他确信。

“带他到树林深处。我不想让任何人听见他们的哭叫声,”另一个人命令道,对他们身后繁茂的树林比了个手势。Tom几乎难以移动,他的身体感觉很虚弱,丧失了所有力气。他们抓住Harry了。他们要把他们带到树林深处,他们不想要任何人听见他们的尖叫。

高个、带着兜帽的男人拽着Tom一起接近他的同伴和Harry的方向。他们现在站在森林中的一个阴暗角落里,遮蔽了外面的所有视线。他伸出手,以一种喜爱的方式幽灵般的抚摸小小男孩的脸,无视Harry颤抖的退缩。“他是如此可爱,即使是现在。如此漂亮、甜蜜的男孩。”

“你现在记得他了?我的意思是,此时,作为一个孩子……?”

带着兜帽的男人点点头。“我现在记得,Draco。”

Draco印象深刻的微笑。“那么你是对的……那么我假定你现在能记起这时的事情了,我的主人?”

“没错,”他说。

“它有好转吗?”他怀着希望问。

带着兜帽的男人摇摇头。“没有。先把事做完。”

Tom看着那个银发男人在一个树桩上坐下,将Harry放在膝头。男孩正毫不掩饰的大哭着:因为这些可怕的人和伤疤的疼痛。被拉着走近他们的时候,Tom被一根树枝绊倒在地。面包条滚得不见了。他抬头看向Harry恳求的双眼,想要安慰他,想要哄他不哭,想要拭去他的眼泪。“会好的,宝贝,别哭了,”他乞求,憎恨他和Harry这么小、这么虚弱、这么没有魔法能力、只有一个应该照顾他们却整天沉浸在自己的白日梦中的母亲。

两个男人现在都聚在Hary身边,翻起他的袖子同时按紧了他的腰。一把锋利的匕首反射着耀眼的阳光。“我会牢牢握住他的手臂的,”他们中的一个用尖锐、冰冷的声音说,同时拿出了一双龙皮手套。Harry勇敢的奋力挣扎着。“Harry,请镇定点。我需要你保持不动。这只会疼一下下。”

Draco降低匕首。“我要在哪里切开?”他冷静的问,紧紧按住孩子。

一根枯瘦的手指在Harry伸出的手臂上方比画了一下。“就在这里,刻个‘V’。这样可以留疤。”

“Tom!”Harry大声啜泣。他已经几近歇斯底里,在匕首贴上手臂时打嗝抽噎着。一只带着手套的手捂住他的嘴让他安静,同时匕首开始切割他的皮肤。Harry发出含混的尖叫,Tom从地上跳了起来。

“求你们——不要!”他尖叫,感到一只手大力的握住他的肩膀将他推倒在地。

戴着兜帽的男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小瓶。他将小瓶凑到小刀划开的伤口下,接住了从Harry手肘留下的血。里面淡黄色的液体晃动着开始旋转和冒烟。颜色变得明亮起来,几乎接近艳红色。男人转身低头看脚边咆哮着的男孩。“起来,”他用稳固的声音说,同时将小瓶递出。“一口喝下它,我们就会放开那个小男孩。”

Tom能看到男人兜帽下的双眼。它们和Harry手臂上流出的血一样鲜红。他是个恶魔。“那如果我不呢?”Tom尖叫,伸手握住小瓶。

两个男人都露出假情假意的表情。那个恶魔握住Harry的下巴,抬高他的头让Tom看到他到底有多惊恐。“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可受不住再一次放血了。别让我强迫你喝下去。我不希望留下被控制的记忆。”

“这是什么?”Tom问他,害怕的看着这个小小的玻璃容器。“会疼吗?”

“它……”男人的句子中断了。他不知道。非常奇怪的,这段时间的这段记忆似乎被遮住了细节。这之前的记忆都已涌入他的脑海,现在清晰可见,但后面的则一片模糊。“非常稀奇……我相信有关这件事的任何记忆都必须在这个时空里发生过之后才会在我脑海中清晰起来。”

Draco低声说。“让他快点喝下去,我的主人。”他正用一条手帕擦拭伤口,Harry倒在他怀中吸着自己的拇指。“我们需要送Harry回去。他比我们猜的还要脆弱很多。他被蛇咬过,而且全身都是瘀伤。”

Lord Voldemort抬起一只手抚摸下巴,指尖描绘着自己抿紧的唇线。他在脑海中回忆思考着这些事情。短暂的停顿后,他说,“没错,我现在看到了……Morfin是个残酷的男人。但他们将会从中学到经验,Malfoy,这能让他们坚强。”他下定了决心。他将自己和这两个孩子分离开,就像他们对他来说是陌生人一般。他不得不。

将注意力转回到Tom身上,他放下兜帽。男人一根头发都没有,苍白得像幽灵一样,有着裂缝般的鼻子和月牙状的瞳孔。他真的是个恶魔。“喝。”

充满恐惧的倒抽了口气,Tom将那瓶血到进口中吞了下去。

Lord Voldemort在Tom蹒跚着努力站稳时抓住了他的手臂,感觉到那强效魔药的成分正在他体内燃烧,渗透入每一个细胞。他们俩都闭上了双眼,让头脑放松,好适应那古怪的感觉。那不是疼痛,Tom意识到。它更接近于镇静剂,在血管里流动的感觉就像喝了一杯热牛奶。Tom跪倒在地,看着那个戴着兜帽的男人从他身边退开,取下一只手套。

“我相信这起作用了。我们来试试看,”他说,对着Harry抬起一根手指。他踌躇的,将手指贴上小小男孩的脸颊。

什么都没发生。

Harry咬着手指害怕的注视他。Lord Voldemort拉开他的手在他面前跪下,将那只小小的手贴上自己的嘴唇。“你做得很好,Harry。我们现在会放了你,你的妓女母亲会给你清洗伤口、照顾你。”恶魔举起男孩,放他站在地面上。Harry立刻跑向Tom。

“我不明白的是,”Draco一边抚平长袍上的褶皱一边说,“为什么他们俩之前可以碰触彼此。他们一直拉着手。”

Tom听着一切,消化着。这两个男人像熟知他们的一切一样谈论着他们。这没有理由。

“这很简单,真的。Tom的灵魂仍然是纯洁的。他还未成为凶手。一旦他杀了人,他和Harry之间的联系——那个爱情魔法诅咒——将会立刻识别出来做出抗拒反应,因此我才不能碰触另外一个。但我们已经纠正了这点。现在在我和Harry之间已经没有任何联系了。”

Draco点点头。“我知道了。好吧,我相信你现在想回去了,我的主人。我会消去孩子们的记忆,带他们回家。”

Lord Voldemort点头表示赞同。

“不……”Tom惊呆了。他不要失去他的发现,这场特别的遭遇,不管这有多么古怪。“不要擦去我的记忆。”

充满愉悦的放声大笑,黑君主低头对男孩微笑。“我恐怕不能让你这么快就知道一切。知识就是力量,孩子,但你得自己真实的学会它。不过别担心,你的命运正等待着你。你和Harry现在还太弱小,不能知道这些魔法。你,Tom,必须学会更多有关爱的东西。它不会像Harry的那样天生就充满你。他是解开你脑海中伟大秘密的钥匙。他体内有着一部分你。你必须保护他:让他一直在你身边。稍后你就会明白的……这是我的希望。”

“但你擦去我的记忆的话我要怎么知道这些?”Tom乞求的说。Harry正蜷在他细瘦的身体旁,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抽噎。

拨动挂在脖子上的时间旅行器的表盘,黑君主又一次告知他。“这正是为什么你的记忆需要被清除。那不应该知道,而应该感受。我还没在自己的心里感受到。你关心,是的,并且你的心为这个男孩跳动,但我寻找的纯净仍然隐藏着。你还不知道爱的真实意义。”

Tom紧紧搂住Harry,看着Draco走近他们。“为什么我需要去爱?”他脱口而出。他有那么多的问题想要问。他在和时间赛跑。他从没见过这么特别、这么清楚他重重隐瞒着的事情的人。

“因为,你这盲目的蠢蛋,”Voldemort嘶嘶的说,轻弹表盘回去自己的时间,“爱是最强大的魔法。”

TBC
Tags:
翻译 » ToLaR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