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之死(完)

[不指定 2008/10/01 22:13 | by 月下珠 ]
| |

[翻译—SS/HP—NC17]完美之死(完)

作者:Emily Waters
译者:月下珠
配对:SS/HP
警告:幽默向,恶搞向,OOC。总之这是一篇极度RP的文。
声明:哦得了,JKR的,所有一切都是JKR的!
友情鸣谢:感谢烟宝贝找来这么一篇让我下巴脱臼的文……于是我决定,大家一起来下巴脱臼吧XD
链接:http://hp.adultfanfiction.net/story.php?no=600017021
授权信:
You may translate it, and post it, but please be sure my name is on the story and link back to the English version on aff when you post.

Thank you very much,
Em.


在尖叫棚屋中,在地板上,Severus Snape垂死躺着。他同时也非常享受,因为这是一个自豪、有尊严的结束——失血致死,在一个传言中闹鬼的房子里。他不能再要求更多了;他非常高兴于此,因为他总是担心他会死在Sirius Black‘意外’掷错的魔法下,或者是在教Neville Longbottom时死于课堂上一场真正的意外爆炸。现在这样……这样死去……非常棒,Severus梦幻般的想着。痛苦、恐惧、意味深长、并且充满焦虑。祝福黑魔王的邪恶存在吧。这样的死亡已经超过了Snape最大的希望。完美之死。

就在垂死之时,他释出一片黑色的回忆之雾给Harry•该死的•Potter,后者正像只上了岸的死鱼一样张口结舌的看着他。

“看……着……我……拿走它……拿走它……”Severus Snape用他最垂死、嘶哑、破碎的声音说出。他练习这种声音好几年了,现在终于有机会用到。

“拿走它?”Harry惊叫。“这是操他妈的雾气!我要怎么拿走它?”

“这是……我的……记忆……你这愚蠢的男孩!”Severus咆哮,使得喉咙处涌出更多的血。“去找个密封塑料袋!”

“哦。好吧,”Harry咕哝,找袋子装起那团雾气。“我是该冷冻它,还是……”

“你要它,你这低能儿!你不知道冥想盆吗???”

“嗯啊。这里面是不是有更多的你和我爹地的羞辱回忆?”Harry好奇的问。“他在掠夺者面前让你露出内裤的画面真可怕。如果这比那更超过,有类似打屁股和乳头夹之类的画面的话,我可真的不知道会怎么反应了。”

“没有打屁股,”Severus向他保证。“没有乳头夹。”

“肛塞?”

“没有!!!”

“项圈和狗链?塞口球?”

“没有!!!”Snape咆哮。“我的生活从未围着你的父亲转过,你这蠢货!”

“哦,好吧,行了,你骗过我了,你这可怜的杂种,”Harry叹气,在他面前跪下。灵巧的施了几个咒语,他止住了Snape的血并合拢了那可怕的伤口。

“你在做什么?”Severus低吼。

“呃。类似,救你的命?”Harry说。

“你不能。Nagini让我中毒了,”Severus说。“我不要被毒死。弄开伤口,让我流血致死。”

“那么,把毒也解掉怎么样?”Harry提出合理的建议。

Severus嫌恶的看着他。“你不能。没有任何治愈咒能抵消Nagini的毒性。”

Harry耸耸肩,毫不在意。“谁会需要治愈咒!”他挥动魔杖。“召唤笼子里的Fawkes!”

Severus同情的注视他。“你不可能从那么远的地方召唤来东西,你这呆瓜!”

Harry洋洋得意的拍拍他的肩膀。“看着,好好学学。”

的确,两或三分钟后,装着Dumbledore的凤凰的笼子飞进尖叫棚屋,落在地板上。Harry打开笼子,拿出那只鸟,紧紧的抓住它。

“快哭,”Harry对那只鸟说,“你的眼泪有治愈能力。”

凤凰保持着漠不关心不理不睬的态度。

“快点!”Harry戳戳它。“你的泪水从蛇怪的毒液中拯救了我。照做!只需要几滴!”

那只鸟冰冷的漠视着他。很显然,Dumbledore忠诚的凤凰不会为对那位老巫师施了死咒的Severus Snape流泪。Severus假笑。他喜欢自己邪恶的名声,即使这给他带来死亡。

然而,Harry,并没觉得有趣,他稍微摇了摇那只鸟。“快哭,操你妈的,要不我就真给你找点能让你哭出来的东西!Hermione的猫会喜欢你的,你知道。”

立刻,一滴眼泪从凤凰眼中落下,掉在了Snape的喉咙上。一阵刺痛,然后,Severus Snape感到非常、非常的健康。

“多谢,小鸟,”Harry说,将它放回笼子里。接着Harry看向Severus,后者正不信的触摸自己的喉咙。

“我还活着!”Severus Snape说,失望的。他已经准备好去死,奔赴一个完美间谍的死亡之路。他已经准备好带着一切秘密死去,仅仅将他最后短暂的对过去的追忆留下……而现在……他苦涩的叹了口气。

“没错。你活着,”Harry歌颂。“并且还没完,你现在欠我一个生命之债。啊哈哈哈哈。就像你欠我父亲一个生命之债一样,只不过这个更加更加更加酷!”Harry Potter带着让人绝对难以忍受的假笑。“你肯定和尖叫棚屋犯冲,教授。”

“我没叫你救我!!!”Severus咆哮。“我什么都不欠你的!!”

Harry再次假笑。“那你干嘛嚎得像个匈牙利树蜂龙?”

“我•不•欠•你•生•命•之•债。”Severus非常镇定的说。“我救你这不知感激的十几岁蠢货多少次了。”

Harry耸肩。“没错,但那是你的责任。你是我的老师。这不是一回事。你欠我的。”

Severus怒视他。“我认为不欠。现在把我的记忆还回来,傲慢无礼的小子。”

“想都不要想!”Harry窃笑。“这可比金子宝贵……我要叫齐我所有的Gryffindor朋友们,我们会吃着爆米花看它……”

Severus猛冲向Harry•该死的•Potter,将他打倒在地板上。“还给我!”他大叫。“这是隐私!”

Harry大笑。“如果那些记忆在尖叫棚屋里四处飘散掉的话,可不用担心会被人看到。”

Severus危险的低吼,将手探入Harry长袍的口袋里,找着那个该死的塑料袋。哪里也找不到。Harry挣扎起来,而Severus轻而易举的将少年的手反扣到身后。Severus伸手抓住Harry的Gryffindor领带,几乎是用扯的将它解下来。用迅速、熟练的动作,他将Harry双手系在了背后。

Harry发出一声巨大的抽气声。“教授!”他愤慨的说。

“它在哪里?”Severus质问。

“我才不说,”Harry顽固的说。

门口传来的一阵巨大的敲打声打断了他们。他们听见Bellatrix Lestrange嘶哑、毫不友好的声音说道。“Harry Potter!黑君主命令你立刻出现并乖乖接受Avada Kedavra,要不就等着瞧!”

“等着瞧什么?”Harry问道,手腕还被系在身后。

“呃。他没有明确说明。如果你不出现,他会发脾气的。”

“我才不去。我正忙着。告诉交战双方他们得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作战了。”

“你不能!”Bellatrix在门外大叫。“你是关键!”

Harry喷气。“哦我知道,Bella。我知道……我只不过不关心。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Bellatrix离开,而Severus发现自己吃惊的注视着Harry Potter。“这样……激怒我并对抗我对你来说比赢得战争更重要?比打败黑君主还重要?”

“该死的没错!”Harry尖叫。

“可……为什么?”

Harry深吸一口气,嘀咕了一句听起来像是“因为你性感得要死而我在十三岁(注)第一次听见你声音时起就迷上你了”的话。

“这就是为什么你这些年里一直在激怒和侮辱我?”Severus疲惫的说。

“没错,”Harry脸红低语。“我一直希望你会……你知道……处理我,给我上一课。”

Severus闭上双眼,颤抖。“装•着•我•记•忆•的•那•只•袋•子•在•哪•里。”他质问。

“哦……真的,它可能在我身体的任何一个地方,”Harry沉思。“我想你不得不……做一次全面的搜查……”

“哦,别以为我不会!”Serverus嘶声,将手探入Harry的裤子屁股口袋里。那里没有塑料袋,但他的手指接触到了年轻人紧绷、手感极棒的小翘臀。Harry在这碰触下呻吟。Severus危险的低吼。

“啊哈,”Harry抽气。“也许在别的口袋里……”

Severus磨着牙,手更往下探去,搜寻Harry的裤子前袋。他将手伸进去,找到了某些……某些完全不像一个装着记忆的塑料袋的东西,Severus后知后觉的发现。Harry的呼吸变得吃力而不稳。“哦天哪,”Harry耳语。“搜查我,你这……邪恶……凶狠……的间谍……彻彻底底的搜查我……折磨我来得到你想要的消息……我绝对不会告诉你那塑料袋在哪里!”

Severus猛然站起并将双手仍然被绑在身后的Harry拽起身。“你知道什么,Potter先生?我想现在是时候给你上上这么多年你一直渴望着的课程了。”

Harry抽气,同时Severus用一个迅速的咒语将少年剥得干干净净。Severus接着推男孩穿过房间,将他面朝下扔到床上。Harry抬起臀部,邀请的微微张开双腿。

“做吧,”Harry催促他。“来吧。我们都知道你想要……”

Severus无法否认。

接下来的十二个小时里,战争在残酷的进行着。在尖叫棚屋的外面,战场的火光隐隐可见,爆炸声、人们的尖叫声不断传入。但在尖叫棚屋中,什么都无所谓,因为一个37岁的前食死徒正占有并享受着那年轻、热切、愉悦的呜咽着的魔法世界救星。

一点左右,当Harry四肢着地,Severus凶猛的在他身后撞击着时,一道绿色的火花从Harry眼中炸出,消失在空气中。

“那是什么?”Severus立刻问道。

“谁管它!”Harry抽气,并在Severus在他体内高潮时发出愉快的呻吟。

完全彻底的将彼此消耗得筋疲力尽后,他们紧拥着陷入沉睡,Severus将Harry搂在臂弯中。

他们在第二天早晨被发现,Ron、Hermione、Ginny、Neville和Luna来到尖叫棚屋,踢开门,抽着气看到他们两一起躺在床上。

Harry在床上坐起身,微笑。“外面怎么样了?”他问道。

Hermione回答:“恩,Voldemort战败。Neville杀了Nagini。”

“多谢,”Severus机械的说。

“不客气,”Neville回答。

“接着战斗继续,”Hermione继续说。“无论如何,长话短说,Luna杀死了Voldemort。所以他消失了。”

“等等,”Severus说。“这不可能。Harry是Voldemort的魂器。Harry体内的Voldemort灵魂碎片需要消灭,这样战争才能算是赢了。但这不可能……因此……”Severus感到脊背上一阵凉意。“因此,”他继续说,“Voldemort的灵魂一定还活着。”

“哦我的上帝!”Ginny吸气。

Severus感到些微的恶心。所有这些年的战斗、牺牲、刺探、忍耐……所有这些都变得无意义了。他的欲望和自制失控的代价是对黑君主一战的失败。他使得年轻的救世主没能奔赴战场像个英雄一般死去,而是将他操得不省人事,而现在,黑君主肯定会回来,比之前更加狂怒的。

“嘛,我想Voldemort在我体内的灵魂碎片已经死了,”Harry深思熟虑的说。“还记得在你干我的时候从我眼中迸出的绿色火花吗?我认为你把Voldemort的灵魂碎片操得不省人事,飘出去了。想想看。如果我还是个魂器,Luna不可能会在决斗中杀死Voldemort。”

Hermione偏起头沉思。“有道理。这相当理想化,真的。Voldemort的最后一片灵魂碎片将死于他背信弃义的仆人……呃……对巫师世界的救世主做着什么的时候!”

Harry严肃的点头。“是的。这绝对是Voldemort灵魂碎片的完美之死。”他带着明亮的微笑看向Severus。“看起来你现在是个战争英雄了。你会变得人尽皆知的,得到一个奖章……我确信你也会成为一个性偶像。从现在起,你的……你知道……男性象征……将会作为杀死魂器的武器而闻名……它会得到和Gryfindor之剑或令人恐惧的蛇怪之牙一样的尊崇。我认为这真是让人敬畏。”

愉快的,Severus小声吃吃笑起来。他曾经渴望过自己的完美之死,但现在这个,他想,比那棒一百倍。


Fin


注:这里貌似是作者笔误?第一次听见教授声音怎么也是在11岁吧。
Tags:
翻译 » 短篇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4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