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in the sun 01

[不指定 2008/10/01 22:01 | by 月下珠 ]
| |

[原创—JH]Sin in the sun

这或许是最冷的CP了…………搞不好我是HP圈第一个写这冷CP的人(我是不是该自豪一下orz)


作者:月下珠
配对:James(小)/Harry,暗含LH、DH(恩,或许也不是暗含……)
警告:子父、年下、乱伦、Mpreg,以及,或许的,强暴……
简介:James发现了父亲的秘密……构建在哈7“十九年后”的基础上,完全颠覆。
A/N:这会是一篇挑战狗血极限的混乱文…………啊啊啊啊我哪年头能写到真正想写的H啊!!!

陌生人名说明,有不明白的就告诉我,我会补充在这里:
James Potter    Harry的大儿子。
Albus Severus Potter   Harry的二儿子。
Lily Potter     Harry的小女儿。
Scorpius Malfoy    Draco的独子。



第一章 迷雾




James14岁那年的秋天似乎是突然间来临的。

他们在清晨的薄雾中出发,抵达嘈杂的车站时,金黄的阳光已经铺洒了下来。

James微微侧头看了眼父亲。

父母的身高都只算普通,James却好似不受影响般长得飞快。14岁的年纪,却已经不用再仰视父亲了,以这样的角度看过去,视线刚好停留在父亲微垂的睫毛上。

被阳光的色泽沾染着,仿佛在祖母绿宝石旁镶上了一圈金边。

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动了下,James赶紧转开有些胶着的视线。

那一瞬间,像是被魅惑了般……

James觉得有点羞耻。进入青春期后,父亲的双眼对他来说就成了罪恶般的存在。与自己浅淡甚至有些偏蓝的双眼不同,那双眸子是最温润的绿玉,却又像璀璨的宝石般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第一次从充满那双眼睛的睡梦中醒来,发现双腿间的粘腻时,James羞愧得足足一个月没有与家中通信。

然后父亲来了,抱着他,担心又忧愁的一遍遍问“James你怎么了。”

他看着父亲湿润的绿眸和水汽润泽的双唇,突然间失去了言语。


一瞬间骤然成长。


他反手搂住父亲,将脸埋在父亲颈侧,轻声低喃。

他说父亲你别担心,只是青春期。

然后,像确保般,对自己重复:只是青春期。



摇摇头,将无用的思绪抛开。今天并不是寻常的日子,Albus从今天起也要进入霍格华兹了。讨厌的爱哭鬼Lily一大早就因为这事而闹个不停,再不做点什么他就要被小雀斑泪汪汪的视线逼疯了。

转了转眼睛,James将一只胳膊搭上弟弟肩头。

“我亲爱的Abi,哥哥有没有跟你说过分院的事?”

Albus乖巧的摇摇头,有点紧张:“没有。不过爹地提过学校里有四个学院……”

“这就对了!”James打个响指,截断了弟弟的话:“知道分院怎么分的吗?每年都不一样。我入学的那年最凶险,McGonagal校长让我们结成队去挑战龙,对,就是父亲对付过的,最凶猛的匈牙利树蜂龙!那一次分院真是惨烈极了,至少十几个人倒在了血泊中。最后,毫不考虑后果就冲上去的家伙们进了Hufflepuff,在旁边不停研究战斗方法的进了Ravenclaw,只会蹲在一旁哭和施诡计的进了Slytherin,而你伟大的哥哥我,作为战胜了龙的人,进入了光荣的Gryffindor!!”兴高采烈的一口气说完,James瞟了眼弟弟快哭的表情,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气:“可怜的爱哭鬼Abi,很可能会被分去胆小鬼和阴谋家的Slytherin……”(以上是James为欺负弟弟的杜撰,与作者本人的学院观点无关=。=)

“我不会去Slytherin!我不是胆小鬼!”Albus颤抖的抗议。

“哦,这是无法抗拒的命运——”

“我不会,我不会去Slytherin的!”Albus愤愤的说。一直在一旁听着的父亲似乎觉得很有趣,吃吃笑了起来,James突然感到洋洋得意。

“James,停一停吧!”Ginny说道。

“我只说了他有可能去。”James说道,对弟弟绽开一个笑容。“一点都不错,他有可能去Slytherin——”

“我说停停!”

被母亲严厉的声音吓到而扭过头去,James看到母亲的眼神在这瞬间变得十分可怕,平时像是必备品般蕴在眼中的温柔消失无踪,只余下彻骨的寒意。

他乖乖噤了声,不敢再说什么。

从以前起他就莫名的怕着母亲。没有任何人察觉,只有他注意到母亲偶尔会用这样冰寒的目光注视他和Abi。

因为刚才的注视而感到不安,James接过手推车开始奔跑,很快就从家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不着痕迹的观察了下周围,确定没人注意自己后,James一头冲进了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入口——第九和第十月台间的石柱。

想到刚刚母亲的注视,James还是有点闷闷不乐。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不知从何时起,James就发现母亲常常会用那种让人惧怕的眼神注视自己或弟弟。因为掩饰得很好,所以除了当事人外,没有人察觉到母亲的敌意——而小Abi只会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而惹恼了母亲。

可那不一样,James很清楚,那种眼神并不是一个生气的母亲的眼神,而是一个女人纯然憎恨和厌恶的眼神。

觉察到这件事的那天起,James再也叫不出“妈妈”这样亲昵的称呼,取而代之的是礼貌的“母亲”。

所幸虽然理由不同,但改口“父亲”刚好也是这段时间,所以这个奇怪的变化就被家里人以“James长大了”这样平凡但却好用的借口接受了。

父亲温和体谅的目光让他愧疚。

梅林明白,他的改口只是因为频繁梦见父亲而产生的无聊罪恶感。

一遍遍谦恭的叫着“父亲”,或许也只是在提醒自己那是赐予自己血肉的存在。

绝对不可让任何人察觉的污秽想法。

或许是因为这样,James才越来越热衷于在众人面前扮演顽皮精怪的大男孩——最为安全的少年形象。

即使如此,还是有其他的事情不断让他烦恼,最严重的是,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
他和家人长得不像。不,这么说并不完全准确。

小时候他圆润的脸部线条还和父亲有些相仿,淡蓝的眸色也和母亲的颜色相近。但可爱的婴儿肥褪去,孩童的柔软舒展成少年人渐有棱角的挺拔后,苍白的肌肤和尖刻的下颚就很难再说服别人他们之间是有着直系血缘关系的亲人了。


更别提他还有一头从小就被父母用魅惑咒掩盖住的淡金发丝。


家里面,父亲和Albus是黑发,母亲和Lily是炫目的红发,再往上追溯几代,也不可能出现淡金的发色。James是12岁在DADA课上学会魅惑咒之后才无意间发现这个秘密的,他慌乱沮丧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敢去质问父母。

如果得到自己难以接受的回答怎么办?

也许自己是被捡来的?也许是出生时抱错的孩子?也许母亲有个金发爱人?也许是父亲在外的私生子?(这点绝难想像)……越想越觉得恐惧,无论哪一个假设成真,自己都不可能再毫无芥蒂的融入家人之中。

于是捂上耳朵,闭上双眼,当一切都不存在……



“啊——”

因为太过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中,手推车不小心撞上了前方的行人。

“非常抱歉,先生——”James一边说一边慌慌张张的抬起头,后半句话却因眼前的人而噎在了喉中。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英俊男人,苍白的肤色,铂金色的及肩长发,轮廓分明的脸,尖刻的下巴高高抬起,冰蓝的双眸中满是冷淡和高傲。但这些并不重要,男人的脸给他带来的异样熟悉感才是让他愣住的主因。

“啧啧,现在英国巫师的教育已经差到这种程度了吗?一个妥善的道歉都说不出来。”男人用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下James。

“对……对不起,先生,我之前有点走神了。”James有些羞愧的说。

“所以说,亲爱的,为什么不送Scorpius去Beauxbatons,那里的空气可比这里好多了。”旁边有人不失时机的插了句话,James转眼看过去,注意到勾在男人手臂上,亮金色发丝的明艳妇人。

男人似乎已经对这个话题极为厌烦,低声嘀咕了句类似“住嘴!”之类的话,成功让女人变了脸色,然后看着James皱了皱眉:“下次小心点。”说着转身离开。

就在他们转身的瞬间,之前一直站在他们身后,被长袍挡住的金发少年显露了出来。

James僵立当场。


瞬间明白了之前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那样的肤色、轮廓哦……少年和男人,活生生就像不同年龄时的自己。

几乎是瞬间就下了结论,自己果然是母亲外遇的证据。

可是想不通,完全想不通!那样优秀的父亲,身为大战英雄的父亲,英俊、温柔,还有那无论男女都会被融化的宝石般绿眸,还能有什么人会比他更有吸引力,母亲怎么能背叛他?!

胸口抽痛,虽然早就做过各种假设,但事到临头James还是手足无措起来。不过,与其说不能接受母亲外遇的事实,更多的倒是失去与父亲之间联系的恐慌。

如果自己不是父亲的儿子,是不是就不能再与父亲生活在一起了?父亲柔和的注视是不是就不会再落到自己身上?自己有什么理由去享有父亲的关注?


心里无法克制的,涌起了对母亲的憎恨……


父亲知道这一切吗?

他知道发色的秘密吗?

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做出这一切的人!

不断涌起的愤怒压过了最初的震惊,James扭头开始搜寻已经单方面认定为血缘关系上的生父的男人。这很容易,因为男人就在距他不远处的车厢旁停了下来,目光投向远方,似乎在专注的看着什么。

好奇的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过去,James吃惊的发现对方留意的显然是自己的家人,而父亲和不知何时出现的Ron舅舅也正看着这边,露出不知道是不是该打招呼的神情。

而父亲脸上的表情,是James看过的最难以辨明的复杂表情……

James的心沉了下来……或许父亲是知道的

男人的视线有那么一瞬间的凝滞,之后傲慢的微点了下头作为致意。

James的心中充满不安。

如果父亲是知道的,那他为什么一直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悦,反而母亲常常充满了敌意……

或许另有隐情?

或许有着别的原因?

James越来越想不清楚……

注意到那边的Albus已经看到自己,James推着推车无奈的开始向家人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调整着脸上的表情,并思考着用来吸引转移注意力的话题。

或许Victoire表姐的新恋情会是个不错的话题……

跑到家人身边时,James已经完全是一副“阳光大男孩”的模样了。一边散播着表姐的新恋情,James一边随意的想着这变脸的本事应该是那一边的遗传。

一阵晨风抚过,或许是心理作用,还是夏末,James却感到了一丝秋天的凉意。


TBC

一次群聊后漫无天际挥洒出来的狗血- -
Tags:
原创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3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