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icious As Sin(6-8)

[不指定 2008/09/25 23:42 | by 月下珠 ]
| |
Chapter Six     译者:火红之恋

读完这本书,Harry明显地颤抖着。他试图推开一切梦境和梦境咒语的想。毕竟魔法史课还剩下很多时间。他把这堂课的其余时间花在浏览Hermione作的变形学笔记。当然她已经帮助他补习错过的功课,但是他还是有相当多功课需要完成。他呻吟着,从内心感激上帝他的成绩没有下降太多。魔法史课结束时,Ron对Harry哀叹。

“为什么我们无论如何都得上那门该死的课?几千年来他一定都教的同样的东西。”

Hermione不赞成的看了Ron一眼,但是她的嘴唇的细微动作暗示了一些隐藏意思。

他们向预言学教室走去,Hermione从鼻子里发出声音。

“无论如何我都想知道Dumbledore为什么要雇佣那个疯狂的老蝙蝠。"Hermione一口气说下来而Ron突然大笑。

“我……我的Mione......"他嘲弄的说,她开玩笑地拍打着他的手臂。Harry微笑着看着他的两个朋友斗嘴和调情@_@。他懒懒地想Trelawney今天会怎样预言他的死亡,她进教室与Ron擦身而过时,他小声地咳嗽和喘息,

“那是……香水?”他说道,少数学生窃笑。

“孩子们,我们今天要学习如何解读掌纹。”

每个人都呻吟出声,她对他们发出嘘声。

“我要你们找到自己搭档的生命线。”

Ron弯腰迷惑地检查着Harry的手。

“Weasley先生,有麻烦吗?"她问道并且走进他们,把Harry的手抓到面前。

“为什么Harry......我看到了你的死亡。"

教室里的每个人都在翻白眼。大多数人在想Harry什么时候能够真正死掉,让Trelawney能够作出一次正确的预言。

“我看到了……    Voldemort。"

教室里响起少许窃窃私语。

“安静!除了……他看起来比较年轻……几乎像做梦一样。他在给你……魔药。他试图假装很关心你。”

教室的大部分人在大声讨论,Harry抽回手。

“谢谢,Trelaweney教授,但是我确定我不会那么快死掉。"他讽刺地说。剩余的预言课在Harry努力解读Ron的掌纹中度过。一个小小的声音在Harry的脑海中唠叨着。她每天都认为我会死掉,一旦成为事实会怎样?他想。下课后他迅速离开了。这天似乎都过得比平常快,上课在混沉中度过。他一直在等待夜晚的到来,才可以做梦。

他站在走廊上等Ron和Hermione。

“我还是觉得她是个疯狂的老女人,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Hermione坚定地对Ron说。

“但是Mione你不是喜欢从茶叶中解读命运吗?"Ron开玩笑的说,然后盯着Harry。

“好了,Harry,高兴起来。她觉得你一天的每秒钟都会死去。我看妖怪会先把她吃了。"

“就是那样。”Hermione说。

“看,他叫她疯狂的老蝙蝠。”Harry在他们去大厅的路上说。

他周围已经有足够多无聊的议论让他想起那个咒语。他们都吓他。Tom说过......他在意他。只是为了杀掉他吗?但是为什么那样尽力。

使劲拉扯他衣袖的力量把他的注意力带回桌子。

“不饿吗?”Ginney关心的看着他。当然她也变了,不再是像只小狗一样跟在他身边的小女孩,而是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士,火红的头发深得像发光的勃艮第葡萄酒,她已经长大成人了。他想知道她的视线追随着谁(>_<|||)。

“不,不太饿。”

“你不是太累了吧?”她问道。

“你在做那个额外的课外作业是吧?”Ron经过桌子时说,嘴里满满的塞着肉和马铃薯。Hermione扮了个鬼脸,低头凝视着桌子。

“不,事实上,我好好的睡了一个晚上。Ron,学习些礼貌。"Harry反驳道,"我发誓,如果你妈妈现在看到你......"他笑起来,模仿Ginny。Ginny假装愤慨的戳着Harry的肋骨。

“你以前没这么暴力的!”他抗议。

“只有被挑衅的时候!”她反击。

吃完饭后,Hermione勉强把Harry拉到图书馆,让他继续做功课。Ron愿意陪他们去,但是Harry让他离开了。他放心的打量了下就去了Quidditch场地。除了偶而站起来取书外,Harry一直在做功课。感觉到一道锐利的凝视时,他向上瞥了一眼。他看到淡褐色眼睛。

“Harry,看来你经常走神。我已经叫了你五次了。"

“对不起,Mione。"他咕哝,"我只是想做完功课,你知道的。"

“我知道。”她低声道。

稍后,Harry坐在公共休息室里盯着火,膝盖上搁着一本已经被遗忘的书,那阻止了公共休息室的其他Gryffindors来打扰他。他坐着,胃很满足,餐后他有更多功课要完成。

他可以听到身后混在一起的谈话。Ron在和Seamus讨论Chudley Cannon的最新比赛,Lavender和Parvati在聊化妆品。

火逐渐闪动,向上跳动的火焰像舞者在空中踮着脚尖旋转,灰色的灰烬中似乎有红色余烬。

“Harry?"

Harry看向Ron。

“Harry,你到几英里外了。你在想什么?我已经叫了你三次了......要不要下盘象棋?"

“看起来今天每个人都叫了我十几遍。”Harry在心中责备自己轻易失神。他知道,如果继续像这样,他的室友就会开始担心,那是他不愿加到"要处理清单"上的东西。他很庆幸Ron还是Ron,没有等待回答就接着说话。Harry扫了眼时钟,明白快到跟Draco见面的时间了。

“现在不行,Ron。我......我要完成功课,然后得去找Snape。我暂时都不会回来。"

Ron咧着嘴笑,"似乎你跟Snape相当熟。"

Harry皱眉。

“Ron,停止。只是想象,我的胃就觉得不舒服。"

Ron的嘴咧得更大了,他拍打着Harry的背。

“一会儿见。”Ron转向已经开始和Dean讨论Cannons的Seamus。Harry微笑着,没有难以回答的问题了。但是,他又微微皱眉。撒谎对他来说变得太容易了,那不是个好现象。

在离开公共休息室前,Harry回宿舍去取了隐身斗篷,穿过胖女士来到Hogwarts的走廊。

他出现在Slytherin公共休息室的大门时看见了Draco。他邪恶地咧嘴笑着,伸出手捏了Draco的屁股。Draco痛叫着跳到了空中。Harry在斗篷里憋住笑,他扯下斗篷。

“干什么!?”

“我忍不住。你的屁股刚刚看起来如此……令人愉快。”Harry打趣地舔着嘴唇。他们进入一条黑暗的走廊时Draco翻着眼睛。Draco知道Harry喜欢男孩胜过女孩。Harry在Cho之后已经失去了对女孩的兴趣。他短暂的吸引了Hufflepuff的Justin但是事实上跟Ravenclaw的Terry在一起。Harry用斗篷遮着他们两个,Draco安静地握着他的手。Draco把Harry带出学校,来到了禁忌森林的边缘。

“Draco,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他发出嘘声而Draco把手指按在他的唇上。

“嘘……我想让你瞧些东西。我承诺我们会安全。有时我来这里只是为了逃避。动物不会打扰我。”他耳语然后从斗篷下滑出来。他直起头似乎在等谁。Harry静静地看着一团细小的银色光球扑向Draco。Harry滑出斗篷走近Draco。

“嘿,公主。”Draco温柔地对栖息在他手指上的细小身影说。

“Draco!"那个身影欢快的尖叫。

“Harry,这是我的冰精灵,Layla。"

小精灵从Draco的手指飞到Harry的面颊前盘旋了几英尺。她静静地观察他,而Harry有机会更近地看她。她有明亮的蓝眼睛,头发光亮得像月光束,红唇微微噘起,好象在争辩什么。她的翅膀像白缎带。她倾身向前吻了他的额头,然后飞回Draco的肩膀,把自己藏在Draco的长袍里,露出蓝眼睛窥视。

“她很害羞。”Draco给她一个挚爱的笑容。Harry惊奇的看着,这时一个绿色的光球从Harry几英尺外的一棵树上出现。

“一个大地精灵。”Draco温柔地说。这个精灵有深棕色的头发和闪亮的绿眼睛,皮肤是棕褐色的,她的翅膀是带着金色的深绿。

“我是Sameera。"她盯着Harry小声的说。

“我是Harry。"Harry敬畏的说道。

“我知道。”她停在他的肩膀上微笑着道。Draco和Harry沉默的坐了一会。

“到不是她们不美丽……”Harry感觉到一张冰冷的小嘴擦过他的面颊时开口。他瞥了瞥脸变得绯红的大地精灵,"但是你为什么带我到这?"

“观察你如何支撑的小方法。并且把它当作……我不能一直保护你的小礼物。”

“人们绝对不会怀疑你是个食尸者。”Harry哼着鼻子。

“Potter,我会高兴的在地上打滚。”

Harry生气的绷着脸。

“精灵是非常有趣的生物。一个月前,我在这遇到了Layla,我秘密地把你带到这来是希望有一个精灵喜欢上你。"

“那与保护有什么关系?”

“Potter,你曾经等我完成吗?当一个精灵喜欢上人类时,他们依恋他们的人类。他们会不惜一切保护他们的人类直到死去。”

“为什么你的精灵留在森林里?”

“对我和她都比较安全。我爸爸在学校里有太多密探监视我。我不想冒险。”Draco结束,适度兴趣的看着Harry。

“噢。”Harry简单地道。

“那么……你看过我给你的书了吗?”

Harry的表情变得严酷,他向远处望去。

“你从哪拿来的?你不是从限制区偷偷拿出来的吧?”

“哈,限制区?说真的,Potter,你觉得学校有那样的书吗?不是,我爸爸前段时间给我的。你认为那些咒语怎样?"

“我……都看了但是没有严密符合的。”

“不,你不愿相信任何符合的。它可能是组合咒语。你想相信他在意你是吧?他绝不会用一个咒语伤害你?”Draco发出嘘声而Harry突然站起。Draco用紧得弄伤他的力道抓住他的胳膊,把他拉到面前。

“我在食尸者阵营中看到了你。”Harry冷冷地道。

“我不想看到你沉沦,Harry。现在没有人能救我,但是你还有时间。不要犯愚蠢的错误,危及你身边任何人的生命。”

“看看谁在说话。”他反驳。Draco扭着他的胳膊。Harry惊讶的喘息。‘Merlin,他很强壮。’他想。

“Potter,我受够了你的评论。因为我知道对你来说该死的困难,但是你用来反抗我的小道消息......恩?如果再出现,Potter,我会毫不迟疑的让你忘掉它......用我能用的任何方法。"Draco用嘲弄的亲昵语调咕噜着。Draco突然站起,把Harry拉过来。

“我会再与你见面的。”他转身时低语,随着长袍挥动的嗖嗖声,他走了。Harry跌坐在自己的膝盖上,揉着疼痛的胳膊。他靠在一棵树上,把脸埋在手中,眼泪流下他的脸颊。‘这些日子你好象经常哭。’一个声音在他的思绪后面道。Harry睡着了,他的精灵温柔地扯着他的头发。

********




********************************************


Chapter Seven    译者:月下珠

“又哭了,亲爱的?”当手指刷去他的眼泪时,他听见。他转身凝视那同情的绿眼睛。他推开他,坐进附近的一张椅子。

“我看Draco给了你一个不好的影响。”他发出嘘声。

“如果你伤害他,我绝不会原谅你。”Harry反击道。

“哦,真的?他使你哭泣并且把你留在这森林,然而你要保护他?”

“他想要的是什么对我最好!”

“我也是,”Tom坚定的说,跨坐在Harry的膝盖上。Harry悲伤的释放出一个窒息的哭泣。

“Tom……”

“是的……”

“离开。我受够了你的谎言。你用了什么魔咒?嗯?”

“什么使你认为我用了魔咒?”

“哦,够了!我没有那么天真。”

“昨晚你十分满足。十分愉快的在我的怀中沉睡,嗯?我从未对你撒谎。其他的每个人都对你撒谎,远离你,给你那些小小的同情眼光,并且在你身后窃窃私语。我从未要求你做任何事,小猫。我从未要求你加入我,我从未命令你去杀戮,并且无疑的我从未要求你背叛你的朋友。为什么我会给你不好的影响?在晚上,我来到你身边并且用我的怀抱包围你。我使你感到安全和满足,然而你要我离开?如果我离开,你会崩溃……”Tom的声音减弱,Harry轻轻颤抖,一个短暂的瞬间他想知道如果Tom离开将会发生什么。

Tom用他的手指缠绕着Harry的头发,再一次支配了Harry的嘴唇。Harry因为从前的习惯而顺从的接受。

“你还没介绍给我……”Tom凝视着从Harry胸前出现的绿色光球,耳语道。Harry注视着那精灵在Tom面前盘旋,类似于Draco的精灵曾经做过的。他的精灵微笑并且亲吻了Tom的鼻尖。当Sameera坐到他的手指上时,Tom吃吃的笑了,Harry叹息。‘我想精灵能发现邪恶中的优点。’他想。

“你应该保护我!”在他的梦突然褪色之前Harry大叫。


**

“Potter!该死的醒过来!”当他的眼睛颤动着张开时Harry听见。他发现自己正面对着愤怒的魔药学教授。

“教授?”

“该死的你,Potter。你让每个人担心的要命!整个森林有几十个老师在找你,但是很少人知道,你只是在小睡。你和Draco从昨晚就不见了。你担心的室友,Weasley,昨晚提醒了Albus。”

“Draco……”他低语。

“来吧,站起来,Potter。我们必须回到城堡里。”

Harry突然找回了他的意识。尽管有他跟Tom昨晚的对话,Draco还是失踪了。

“杂种!他知道……我讨厌他!”Harry大叫,他站起来穿过森林,微弱的听见Snape的惊叫,命令他停下。他含糊的知道一个绿色的小球跟着他。

“你应该保护我!”他对他的精灵大叫。他盲目的跑着,知道他必须找到Draco,在他死之前。当他看到Draco的身体静静躺在森林地面上时,他放出哽咽的哭泣。他看起来比平常更苍白。他的嘴唇几乎是淡蓝色的,头发被泥土弄脏,并且在他手上有凝固的血块。

“Draco……”Harry哭泣道。他看着Draco张开眼睛。

“嘿这里,Potter……”他喘息。

“他许诺过,”Harry低语。

“他遵守了……”Draco喃喃道。

“什么?”

“你不能至少先施一个该死的治疗魔咒吗?”Draco说。Harry倾向前并且撕开Draco的长袍。他把他的魔杖对着Draco的心脏,低声念道Consanesco,看着Draco的伤口自动好转并且恢复颜色。Draco明显惊讶的看着他。Abstergeo,Harry念到,然后大部分的污垢和血迹消失了。

“多谢。”

“为什么你说他遵守了他的承诺?”

“我…嗯……这很复杂。”

“我要知道。”

“我不想提高你对我们的黑君主的评价。”他嗤道。

“你不会。”

“当我自己走回城堡时,我……被三个食尸者叫住了——他们中的一个刚好是我父亲,”Draco吐了口口水,“他说我和敌人厮混在一起因此我必须被……惩罚。所以我被‘惩罚’了。然后他带我去见黑君主并且问他要怎么处置我。Voldemort告诉他把我留在禁林的中央。他说我已经因我的傲慢得到了足够多的惩罚。当他们离开时他走近我,他……对我眨了眨眼睛并且说……别担心,你会被找到的……”Draco停下看着Harry的表情。

“Harry,他仍然是邪恶的!”

“他遵守了他的承诺……”Harry梦幻般的耳语。

“为什么你认为他做了?他想要你信任他!你如何知道他不是指使我父亲做这些的人?!”

这使得Harry脱离了他的幻想。

“他决不会做那些,”Harry发出嘘声。

“很好,”Draco一边说,一边假惺惺地抬起手臂做出防御的姿势。“我……。还有些别的事……我……你应该知道。”

“啊?”

“他正在改变,Harry,……身体上的,这一定是某种魔药。”

“什么让你认为他在改变?”

“他变得年轻……他一定是做了什么。”

沉重的寂静降临。

“那么,你从哪里学到那个治疗魔咒的?”

“Mione教给我的。”

“那个麻瓜种?”Draco不屑的说道,然后在Harry举起魔杖对着他的胸膛时停住。

“我救了你,我也能再次弄伤你,”Harry危险的说道。

“我怀疑这有必要,Mr.Potter,”一个低沉的声音在Harry身后咆哮。

“Snape教授……”

“尽管我极其想因为你跑去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而拧断你的脖子,我必须克制住自己,并且感谢你找到了Draco。但是Potter先生,致使你找到Draco的首要原因是你的愚蠢,别以为你不会因此而受到惩罚。”

“尽管值得注意,教授,这有一部分是我的错……”

Snape转向Draco,他的凝视稍微柔软了些。

“为什么这么说,Draco?”

“他告诉我他他看见了我在森林中遇到麻烦的幻像。我嘲笑了他,并且准备去外面呼吸新鲜空气,在那里我被三个食尸者叫住了。”

“好吧,你对此有什么要说的,Mr.Potter?”

“我……我出来寻找Draco是因为我有一个不好的感觉,然后我可能是睡着了。我很抱歉,先生,”Harry将视线转向地面,说着。Snape对他们怒目而视,试着估量他们故事的真实性。

“好吧,你们两个能很好的走回城堡去吗?”

“是的,”他们同时说道。

当他们站在Dumbledore的办公室外时,Harry不安的绞着手指。

“为什么你要为我掩饰?”他对Draco发出嘘声。

“你救了我,”Draco简单的说道,当他们进入办公室时,他轻轻捏了捏Harry的手。Harry对Draco在任何情形下都能保持镇定的能力感到惊讶。‘他是自制的……’Harry想着,‘当他不那么可恶时他是如此迷人。’

“Albus,你在怂恿那男孩用他该死的隐身斗篷在深夜出去。而且我可能是第一百次重复,与通常相信的相反,他并不是不可战胜的,”Harry听到Snape说完。

“啊……Harry,Mr.Malfoy,请坐,”Dumbledor对他们说。Harry不安的看着Snape。

“请叫我Draco,先生,我不是我父亲。”Draco含糊的说,Dumbledor暂停了片刻然后点头。

“很好,Draco。”

“首先,Harry,如果你有了一个幻像你应该提醒我们。你不应该自己走出城堡去找Draco。你把你自己放进了不必要的危险之中。在夜里那片森林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你和所有的人都应该知道。”Dumbledore暂停,Harry在他的凝视下不安的扭动。

“然后,Draco,你不应该在宵禁后离开城堡漫步。你,同样,愚蠢的冒着你——以及Harry——生命的风险。虽然我应当庆祝你找到Draco,Harry。我不会给你任何学院分,因为你做这件事的方式。Gryffindor和Slytherin各扣30分。你们都将接到关于你们处罚的猫头鹰。Harry,你可以离开了。我建议你在医务室休息一下,然后继续你的下一堂课。”

Harry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Draco,我知道你现在处于一个困难的境况里。我将尽我最大能力……”当门在他身后关上时,他听见Dumbledore开始说。Harry在Pomfey夫人的忙乱下在医务室进行了短暂的休息。她最终给了他一些镇静的茶和巧克力。他已经错过了一半的变形学课,当他进入教室,McGonagall教授示意他坐下,听见私语开始时,他畏缩了一下。当他坐下,Hermione和Ron给了他一个短暂的拥抱。他们正在学怎么把鞋变成兔子。他承认这很有趣,并且这使他的意识持续集中。每一个人都成功的将他或她的鞋变成了兔子并且得到了5分。McGonagall教授给了Neville3分,大家都很感兴趣的看着他满教室的追赶他忙碌的鞋子。

“昨晚我们真的很担心你,Harry。每一个人都在寻找你,”Hermione说。

“我看到了一个关于Draco的幻象……我必须去找他,”Harry说。

“谁会关心那令人作呕的饭桶?”Ron反问道。(= =||||)

“他曾经被食尸者抓走,Ron,”Hermione说。

“我找到了他,”Harry低语。

“哦,上帝,Harry,他还好吗?”

“我施了一个治疗魔咒,现在他大概在医务室里,”Harry说。

“至少,下一次告诉我们你将去哪里?”Ron说道,Harry点了点头。

魔药学课是纯粹的折磨。那由Slytherin对Gryffindor的嘲弄,以及,同时,Gryffindor对Slytherin的嘲弄所组成。他的头痛又回来了,Harry呻吟起来。他们正在酿造漂浮魔药,然而他不能集中。他在心里抱怨:他们必须自己测试这个,他不想仅仅因为多加了错误的成分而中毒。他仔细的切碎他的鼻涕虫,并且在五分钟之后搅动它们。Snape似乎是在一种明显的报复性情绪下扣除着左右的分数。他甚至比较苛刻的对待他自己的Slytherin们。

“好啊,Mr.Potter,完成得如此之快?我希望你已经准备好测试你制造的灾难了。”

Harry忍耐着紧张的喝下那魔药。当他从地板上浮起几英寸时,他做了一个小小的祈祷并且感谢着梅林。Snape看起来惊讶于Harry在这剂魔药上没犯错误。Harry只是傻笑。

“为沾沾自喜扣Gryffindor五分,Mr.Potter。”

Harry气喘吁吁的落回地面。“那个油腻的讨厌鬼的神经!他已经恰当的做每一件事不象Snape宝贝的Slytherin们,’他想。

“我建议你把你的下巴从地板上拣起来,Mr.Potter,并且在我扣除更多分数之前开始清理。”

Harry迅速闭上嘴,然后坐回座位。他清洁着他的区域并且观察着,愉快的,当他看见Crabbe膨胀成一个巨大的圆球。Snape抓住他并扣了分数,匆忙去了医务室。

晚餐时Ron带来明天他们有Gryffindor对Slytherin的比赛,他再次呻吟起来。

“你真的认为我应该去准备,Ron?我有一段时间没去魁地奇练习了 。”

“来吧,Harry,你永远是这学校最好的搜捕手,并且比赛前我们在晚餐后和明天早上都有练习,你将会好的。”

‘我不想要那个……’Harry想着,‘我想要休息……’

“你不兴奋吗,Harry?”

“当然,Ron……”他挫败的叹息着说道。

Harry注视着一个学校猫头鹰把一封信落到他面前的盘子里。他小心的拿起它然后打开。

Mr.Potter,

你的禁闭已经安排为十个晚上。请到地窖见Snape教授。我已经知道你在晚餐后有魁地奇练习,所以如果你迟到不多的话将被原谅。

McGonagall教授






******************************************************


Chapter Eight    译者:火红之恋

Harry对着信咆哮,把它扔到一边,Hermione抓住它。

“可以吗?”她询问。

“当然。”Harry说,他吃完了晚餐,维持着表面平静的神情。

“抱歉,Harry, 但是这是你昨晚溜出城堡所得。”

“哎呀,Mione,但是Snape在Quidditch练习后的留堂!?该死,他们在想什么?”

“我知道。”Harry沮丧地同意。

“喔,赶快,我们要去参加Quidditch练习了。”

“我准备好了。我要去换我的Quidditch袍子,而后跟你在场地上见。”Harry对Hermione挥着手说。

他换好后,在医院短暂停留了下:他穿过房间直到看到Draco睡在一张床上。他静静地盯着他。Draco不再展示任何伤口,躺在医院的白被单下,看起来单薄而虚弱,好象一碰就要碎掉似的。

“你要站在那里看我一整天吗?”Draco突然出声。

“似乎你不能参加明天的Quidditch比赛了。”

“错了。我明天早上会带着健康证明书离开,谢谢你,非常地。父亲,如果我还能那样叫他,不会来阻止我飞行。”

Harry对Draco笑着,有些担心他。

“我要去练习了,做个好梦,Draco。”在转身走出去之前他咕哝着。Draco躺在床上,看起来有一点困惑。

Harry安坐在扫帚上,他闭上眼睛,让风穿过他的头发。他忽视了喧闹的队友。他睁开眼睛时勉强避过一个Bludger球,Ron把它从他的大致方向击开,Ginny在他背后笑。他飞行寻找拍着翅膀的金探子。他飞行又飞行让自己忘记。[我希望我可以永远飞翔……]他想,[我希望Tom和我一起在这里。]在那个想法之后,他几乎垂直落到地面上。他的队友跑到他旁边。

“Harry,你还好吧,伙计?”

“那里发生什么事了?”

“你需要去医院吗?”

“我很好。”他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坚定些,但是,他的声音嘶哑得像一个恐惧的小孩。Ron关心的盯着他。突然他想起来……他有留堂……跟Snape一起的。

“几点钟了!”他十分恐慌的问。

“10:25。”

“我要去留堂了!”他气喘吁吁地说。Ron显得很惊骇。

“跑!”他说,看着Harry疯狂的向城堡冲去。他跑过空荡荡的大厅。他疲惫而吃力,显得完全不讨人喜欢,但是他不得不到地窖去。“跑!”他推开门,Snape脸上写着明显的厌恶怒视他。

“Potter先生,你仁慈的到来使篷毕生辉。扣Gryffindor二十分,在尝试——我恐怕已经失败——教育你良好的礼貌。”

[好象你知道良好的礼貌似的。]Harry想。如果视线可以杀死Snape的话,现在地板上只剩下燃尽的灰尘了。Harry在心中暗笑。到现在,他已经掌握了看的艺术,如果他这样说,他知道怎样看一个人来表达他的否定意见。“我认为McGonagall教授说我应被原谅因为……”

“Potter先生。”Snape沉着地打断,制止Harry说完那个句子,“我明白你有Quidditch练习,但是即使McGonagall教授也会同意三十分钟太过分了。Potter先生,我不想在这里。你在浪费我的时间。你要用手把这些大锅都弄干净,完成才能离开。如果你再问我,我会很高兴再扣些分数。”Snape走开时说,优雅的一挥长袍坐在椅子上。[我想知道他是否对他的袍子施了魔法才那样。]

Harry面对肮脏的大锅时想。他一个接一个的擦着他们,直到感觉有人在凝视他。他看向无感情的注视着他的黑色的眼瞳。

“告诉我,Potter先生,你还有那些……”Harry不能分辨Snape的声音里是消遣还是困窘,“梦?”

“是的。”Harry冷淡地回答,弯腰清除大锅底的绿色泡沫,悲惨地失败了。他轻蔑的皱起鼻子,Snape很快回以鼻息。他惊讶的向上看,几乎把大锅倒在地板上。Snape的脸上没有消遣的痕迹,他已经回到羊皮纸上去了。轮到Harry盯着他看了。

“某种东西引起了你的关注,Potter先生?”

“为什么……你讨厌我?”

这是个令人惊奇的问题,令人惊奇到让Snape不能用他平时的险恶态度来回答。

“我不讨厌你。我只是认为你不必被放到圣坛上。生活会把你拉下来。”Snape坦率地说。

“我……但是你……你不象对正常,一般学生那样对我……你对我像……我是那个绿色的泡沫。”(@_@可怕的想象力~~~)Harry指着特别顽固的大锅,然后,那天晚上的第二次,Snape用微笑让Harry吃惊。注意那不是个大的笑容,可能只是个肌肉抽搐,但是确实带来了乐趣,几乎让Harry想知道Snape那天晚上吃了什么。

“我让你呆在地面上,Potter先生。”Snape回答。

“那么……”Harry大胆的问,设法从这个新的Snape处获益。“Voldemort……他很喜欢你……”

Snape的目光扫过Harry的脸,他的眼睛闪着愤怒的光。他看起来很好的掩藏了它。

“什么让你这样说,Potter?”

[我们现在又回到了Potter?恩?]Harry些微苦恼的想。毕竟他想得到些信息。

“他说你很……能干……”壮着胆子扯得更远。

“甚至合人心意……”

Snape的表情从迷惑,到不敢置信,到困窘,最后停在忍耐的面具上。他的脸还有红色的痕迹,Harry残酷地小。[你看起来像只熟透了的西红柿,第二次,唉,Snape?]

“那是为什么?你害怕Tom要对我做的……他对你做了什么?”Harry靠近一步,温柔地说。他意识到说了什么愚蠢的东西,几乎打自己一巴掌。

“出去!滚出去!”Snape咆哮,Harry瞪圆眼睛,冲出教室,他在走廊上奔跑直到到达胖女士肖像前。他急促地说了密码,跑进浴室。他甩掉衣服,把眼镜扔到一边,泡在温暖的泡沫中。从来没有看到Snape……那么愤怒。第一年也没有让他那样。他举起手,发现它在兴奋地发抖——事实上,他整个人都是。他真的被吓坏了。也许……他道出了某些事实。Harry关掉水,把自己擦干。他换上一条短裤,倒在床上。他睡着了,担心随之后来的梦。

**

他感觉手指穿过他的湿发,他警惕地四顾。到处都是玫瑰花瓣,床上,地板上,桌子上。蜡烛是唯一的光源。看起来像是完美的背景,用来……诱惑。

“小猫……”

“什么?”Harry粗鲁地说。Tom紧紧抓着Harry,拥着他让他不能动,但是这还不是他想要的。

“停止。”Tom绝望的低语。“停止……”他重复,Harry张大眼睛看向他。他从没听过Tom如此……悲伤。Tom的眼睛看起来闪着光,也许是水。

“你为什么这样做?你为什么让这件美好的事这样可怕?”

Harry茫然不知该说什么。Tom是有控制力的,甚至强大的,第二秒几乎是愤怒的,但是他从未看起来如此脆弱。

“为我做些事……”他恳求。

“什么?”Harry问。他的决心迅速瓦解;几乎可以听到它片片落下。

“只是今晚,这个夜晚假装只有我们。假装没有善良或者邪恶,只有我们。假装这是对的,我们应该在一起。这是它应有的道路。我想要一个完美的今晚……”

Harry想尖叫,他想诅咒世界的不公平,他想哭泣或者逃离。但是他转过身,让一个甜蜜的亲吻落在Tom的唇上。今晚他要假装这是正确的。Tom把他抱到床上,凝视他的眼睛,细细咬着他的耳朵。

“我想要你……我想要你到发痛。我一直想要你,我的甜心,每天每秒我都在等待看到你。我喜欢你笑的样子,我喜欢你头发落在眼睛上的样子,有时候,我只是想触摸你,知道你在那里。我害怕你醒来后我不在那里。它这样痛。我想听你的尖叫,我想听你的呻吟,我想你在我身下挣扎,我想你忘记痛苦,我想你忘记这个世界。我渴望你Harry……我为你深深沦陷……”

Harry在哭。咸的泪水溢出他的眼睛。从来没有人让他感觉这样亲爱。他止不住眼泪,手……到处都在。他可以听到Tom对他轻嘘,他可以感觉到他爱抚他的脸颊和头发。Tom吻他的额头,他的眼帘,他的鼻子,把脸埋进他的脖子。Harry爱其间的每一分钟,但是他还在哭。他们不能在一起是如此痛苦,他不能相信Tom,他不知道是否这一切都是谎言。他在Tom的唇间哭泣,他在他们做爱时哭泣,他在甜蜜的怀抱中睡去时哭泣。他为Draco哭泣,他为Snape哭泣,他为Tom哭泣,他为自己哭泣,他为世界哭泣,他为从未赢过的战争哭泣,他为厌倦了努力哭泣。


Tags:
翻译 » D.A.S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