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tes of Passage(完)

[不指定 2008/10/01 21:45 | by 月下珠 ]
| |

[翻译—DH—R]Rites of Passage(完)

作者:Antenora
配对: Draco/Harry
级别: R
弃权声明:所有角色属于J.K. Rowling。情节是我的。
内容警告:成人内容,性场景,强硬措辞。

简介: 生命是一连串的瞬间,是季节无止境的循环。(另外请原谅我反复的杀死Harry)。
类别:黑暗,浪漫。



****

这是传统。  

第一滴血溅出,第一阵疼痛从伤口传来后,他的父亲在这形式复杂的仪式上告诉他。  

从孩子过渡到成人所必需的成人仪式。

他沉默的站在刀刃和咒语之下,眼睛和意识却在尖叫的抗议着这一切。他仅能靠意志强迫着自己不动,即使他的每一根纤维都强烈要求他跑开,逃离这个地方这个男人以及这似乎要将黑暗灌注进他灵魂最深处的恐怖仪式。

但他保持静立,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像被期待的那样,等待着仪式结束。

当这结束,他父亲把小刀拔出他的胸膛,似乎因自己的手艺而微笑。“好了。这并不那么糟不是吗?只是一点疼痛然后一切就结束了。我为你自豪。你做得很好。”

很好……就像这所有的一切只是个测试,或者可能这的确是。一个意志的测试,如果不是其他什么的话,所以他应该站在这里并且允许他的父亲,他爱着崇拜着并且从未伤害过他的父亲,将这标记刻上他的胸膛让疼痛穿过他的皮肤将黑暗注入他的灵魂。  

似乎,太迟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技术被称为黑暗的。可能这就是他父亲把这描述为成人仪式的意思。它拉开了之前遮住他决不愿意看的真实的天鹅绒窗帘。双眼大睁看着这真实,他已经不能再坚持童年的观念。不能再把他父亲看做是对的。不能再把自己看做是对的。他们是黑巫师,在黑暗中成长的巫师,不会是别的什么。
  
这是夏天。

某些东西死去了。

那是Harry Potter。


*****


Harry Potter。

他敲着窗户,知道自己只会得到拒绝。Potter会看到他灵魂中的黑暗,成人仪式雕刻在他苍白肌肤上并带离了他。或者带入了他。他也许会被关进阿兹卡班,或者圣芒戈,或者他真正属于的这世界上最深最浓的黑暗中。他更用力的敲着窗户,一半担心着自己是否敲错了,某个麻瓜将会打开窗子并且发现他蜷缩在窗台上,颤抖着流血着并且非常、非常的冰冷。似乎有不正常的寒意在空气中,以夏天来说太冷了,感觉几乎像是秋天。但是,再一次,他想这寒意可能仅仅存在于他的意识之中。

一点闪动的光芒,房间中一支蜡烛跳跃着,然后Harry Potter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窗后,模糊的怒视着他。他似乎花了一点时间来适应黎明的光线。看见镜片后瞪大的暗色双眼以及他身体紧张的反应,他等待着拒绝。现在那会来临了。Harry Potter将会离开并回到他的床上,而他将被再次一个人留在这黑暗中。并且……

“Malfoy?”Harry轻轻的问,推起窗户,伸出手将Draco拉离窗框,拉进另一边那不可思议的温暖的房间。他的扫帚仍然盘旋在窗边,Harry将它也拿了进来,放在墙边并关上窗,然后将注意力转向仍然站在原地的Draco。“Malfoy?你……该死……坐到床上,我去找点……东西。该死。我去找点绷带或……或其他的东西,”Harry烦躁的咕哝着,推着Draco坐到床上后离开了房间。

Draco眩晕的静静做在Harry Potter的床上,在Harry Potter的房间里,然后试着明白他怎么会在这里。他怎么会知道哪里能找到Harry,或者为什么他会首先来到这里,但是他没有找到任何答案,只有更多的疑问。这时Harry回来了,带着毛巾和一杯水,接着他摇了摇头。“这不够。跟我来。”

Harry Potter用他温暖的手指握住Draco冰冷的手,拉着他来到了浴室。他让他坐下,锁上门打开灯。“你出了什么事?”他轻声问道,同时用水浸透毛巾,跪在他面前,用毛巾擦着Draco胸前的伤口。
  
Draco长时间的凝视着他,看着Harry试探性的,几乎是小心翼翼的用毛巾碰触他的胸膛。这和制造伤口的那男人确信、从容的抚摸是如此不同。“夏天。夏天来了,”他最终咕哝道,但却像是陌生人的声音。因为疼痛而嘶哑,就像是一个很长时间没有说过话的陌生人。或许他的确是。

Harry暂停,他的手在Draco血污的胸膛上停下,Draco紧张起来。他突然害怕这个用他的身体说话的陌生人说错了什么,而他将被从最近的窗子扔出去——在他有机会告诉Harry什么都没变之前。他仍然是Draco Malfoy,这不是很好?当然,是Draco Malfoy这点也许会使他同样被扔出窗户。

但Harry的手再次开始移动了,以同样谨慎的轻拭擦去他胸膛上的血迹,Draco感觉自己再次在这小心的碰触下放松了。

“夏天?”Harry轻声问,站起身在水池中漂洗毛巾,然后再次跪下,继续那缓慢、艰难的清除Draco胸膛上血迹的工作。

“夏天,”那陌生的声音坚持。

“好吧,”Harry回答,沉默的继续他的工作。

Draco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但当他再次张开眼睛,他发现自己凝视着不熟悉的天花板,躺在不熟悉的床上。他惊慌起来,迅速翻身坐起,发出一声急促的尖叫。

在他身侧的Harry,立刻将一只手放上他的手臂,让他在枕头和冰冷的床单上躺下。而他在能阻止自己前抓住Harry的肩膀,拉Harry和他一起躺下。“我好冷,”Draco听见那陌生人的声音低语着,而他的双臂颤抖着自动环住Harry纤细的肩膀,拉他贴近。他大脑的一部分惊讶于Harry顺从他无声请求的轻易,允许自己被拉倒在这张吱吱作响的床上,甚至没有发出一声抗议的低语。

“Malfoy?”Harry问道——Draco再次安宁的躺倒,Harry温暖的身体紧贴着他。

“嗯?”Draco困倦的回应,吃惊的发现他的声音再次是他自己的了。

“你能……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夏天。夏天发生了,”Draco呢喃。

他们在黑暗中亲吻,嘴唇上最简短的碰触,Harry的手指缠绕在他发中。

Draco睡着了。

而当他睡着,他的父亲潜进这房间,低语出那个将Harry Potter送入坟墓的句子。

Avada Kedavra.

*****

太阳太过明亮了,Draco再次醒来,Harry Potter穿着T恤的身体蜷曲在他身侧。夜晚在他熟睡中过去,如果不是睡在他身边的活生生的证据,以及这环绕着他的非常麻瓜的房子,他会以为那可怕的事情是一场恶梦。但他移动着坐起,Harry用碧绿的眼睛凝视着他——在早晨的阳光下那色泽看起来更鲜活和真实。

“嗨,”Harry慎重的咕哝,斜视着Draco。没有了他习惯看到的眼镜,他的脸孔看起来有点陌生。

“嗨,”Draco回答,他的声音同样轻柔,他注意到Potter绿眼睛下的眼带在斜视时显得更深更黑,而他的头发比他曾见过的更纠结更杂乱。“你看起来像在地狱中。”

“你才是该这么说的人,”Harry反击,在床头几上摸索出眼镜架上。“至少那些伤口合上了。”

Draco向下看自己的胸膛,抬起一只手碰触那里的伤口。它们闪着光,新长出的皮肤闪着苍白的亮粉色。伤疤的触感光滑,几乎是平滑的,但他仍能感觉到它们留在他灵魂上的刻痕,他立刻放下了自己的手,就像那皮肤在烧灼他。他抬头,发现Harry正带着全然的好奇凝视他。“怎么?”他嘶声,他的声音像他想要的那样尖锐。

“你发生了什么?”

“在接受我给的答案之前你准备问这个问题多少次,Potter?五十?一千?夏天发生了。”

“这不能告诉我任何事。”

“如果你认真听了,它会的。”

他们静静坐着,Harry沉思着那句子,而Draco突然认识到自己也并不真的理解它们。

他所有知道只有它们是真的。

而这是他能给的唯一答案。

当他们一起坐在Harry的床上,沉思着这些词语的意思,Dursley一家开始起床了。



看着活下来的男孩怎样在Hogwarts保护范围之外生活很奇怪。他是怎样在这麻瓜房子里生活下来的,如此明显的被轻蔑对待。Draco发现自己非常想要伤害他们。想将最难承受的黑暗降临到他们身上,直到Harry过来干涉并拯救他们,就像他不可避免的那样,因为他是如此善良。并且,可能,如果他们看到Harry有多善良,他们将会理解他刚刚开始明白的那些。

为这男孩该死的没有界限的善良感谢上帝。

当然,这大概也是在某些时刻他最憎恨的Harry potter的特质。

因为Harry potter应该让他离开,如果昨晚没有,那么至少今早或者中午或者今晚。但Harry potter没有让他离开,所以他留下。他花费这天的大部分时间尽最大努力寻找Harry的界限点。去寻找什么时候Harry将会觉得所做的一切已经足够并让他从最近的窗子跳下去。但每一次他认为自己已经接近时,Harry只是叹口气,摇摇头,微笑。这是Draco最难理解的部分。他抨击Harry的朋友、Harry的家庭、Dumbledore、麻瓜们、麻种们、Harry房间的条件,但Harry所做的只是微笑。

而他已经开始喜欢这微笑。

此刻,光芒从天边褪去,Draco蜷在Harry的床上,毯子拉起覆住头顶,就像这是在深冬而不是一个反常炎热的夏天,Harry背靠在床边,一本厚厚的书放在膝上,用手中的羽毛笔在书页边脚写着评注。当黑暗完全降临,Harry点亮床头的一盏灯,继续静静阅读。

“Potter?”Draco终于询问,他的声音可怕的虚弱。

“Malfoy?”Harry询问,羽毛笔停顿在书写中途。

“你会……该死……我的意思是……”

Harry合上书,将它放在一边,羽毛笔放在书上,然后推自己起身。他关掉床头灯,Draco听见衣物摩擦的声音,看见Harry的侧影脱下T恤和牛仔裤,穿过房间,从衣柜中抽出一条睡裤并换上它,然后回到床边滑入他身侧。Draco叹息,伸出一只胳膊环住Harry,拉他接近,直到他们赤裸的胸膛接触。他觉得Harry倒抽了一口气,但他不确定。

Draco不确定第一下移动是Harry的手伸出放在他大腿上,诱惑他接近,还是他臀部推向Harry的第一次。

他的唇第一次贴上Harry锁骨。

Harry的唇第一次压上他喉咙。

所有的一切变得如此流畅、连续,就像那是某些可怕的、优美的舞蹈。

Harry参差不齐的指甲嵌入他的肩胛,他自己修剪整齐的指甲陷入Harry臀部。

Harry的呼吸,突然变得不稳定,几乎是惊慌的贴着他的面颊。他自己的心跳在他耳边是如此清楚的响亮着。他们没有说话,就像一个简单的句子将打破这魔咒。使这一切如此像一场梦并同样使这一切变得可能的魔咒。

因为在梦中,你可以像你喜欢的那样做。

在梦中,碰触你亲吻你使你喉中发出嘶吼的是另一个男孩的事实变得不重要。

如果这世界上的其他人知道,他们将如何憎恨你也变得不重要。

你的父亲将会多么恨你。

所以Draco什么也不说,他将手伸入他们翻腾的身体之间,笨拙的将内裤拉下臀部,挣脱它,同时他感到Harry对自己的睡裤做了一样的事。此刻他们全身赤裸再次缠绕在一起。

那是笨拙并陌生的,他们摸索着彼此,试着找到正确的地方去碰触去抚摸去拉扯,为了找到他们正在寻找着的愉悦。

此时一切似乎在移动。

改变。

然后所有的一切再次流畅起来,就像他们这么做过千百遍,而Draco清楚知道怎样去碰触Harry。他知道如果他舔砥Harry耳后那点,Harry将会呻吟。他知道Harry喜欢他在上面,就像他们实际上坐下来讨论过这些细节一样,因为他知道。

只是知道。

当他们一起高潮,Draco不再介意空气中的寒冷,因为所有他能想的只是Harry。

所有他能听见的只是他的名字,从Harry唇间发出的低语叹息。

“Draco。”

他微笑。

然后睡着。

而当他睡着,Voldemort潜进这房间,低语出那个将Harry Potter送入坟墓的句子。

Avada Kedavra.

*****

另一个早晨。

明亮的阳光探入窗间,碰触他紧闭的双眼,而Harry已经醒来,用吸尘器大声清理着房间。Draco张开双眼凝视男孩,Harry愉快的对他微笑。

“终于醒了?”

“没,”Draco答复,转身将脸埋入枕头中。这样否认似乎太过愚蠢,但他想再多睡一会。但没有Harry蜷曲在他身侧,他没法再睡着,所以他不情愿的放弃了床。他坐起身,一只手伸入自己因睡梦而纠结的头发,怒视Harry的背影——那男孩正在墙角整理书。阳光如此明亮,在似乎很长一段时间里,Draco第一次真正感觉到它的温暖。“你还好吗……我的意思是……”Draco皱眉,不知怎么接下去这句子。

“我爱你,Draco。”Harry突然说,偷偷越过肩膀向Draco坐着的方向瞟了一眼。

而Draco感觉到魔杖出现在手中,知道像Harry这样的人对像他这样的人说出这个句子是多么错误。

所以他低语出那个将Harry Potter送入坟墓的句子。

Avada Kedavra.

这是最好的方式。

*****

那诅咒来自他父亲。

那诅咒来自黑君主。

那诅咒从他自己唇间滑出。

Harry死了。

一次。

又一次。

又一次。

Draco突然明白这不是真的。

这只是另一个成人仪式。

那个夏天永远不会结束,因为它从未开始过。

秋天,树叶落下。

Harry亲吻了他。

冬天,树木枯死。

他们汗水淋漓的纠缠在一起。

春天,树木重生,爆发出颜色和生机。

Harry在他身侧。

而他再次垂死。

只是死去的根本不是Harry。

因为他才是承受咒语的那个。

他才是凝视着那和Harry的眼睛颜色没什么差别的永恒的绿色光芒的人。

而他做这些来保护自己。

因为Harry对他低语了这世界上最真实最深切的诅咒。

‘我爱你。’

Avada Kedavra.



那是夏天,他的唇上有血。

那是秋天,他的发间手指缠绕。

那是冬天,他的名字在黑暗中被呻吟低喃。

那是春天,一个短暂的吻印在他冰冷、僵硬的唇上。

就像呼吸……

就像梦……

然后他醒来。

他的父亲坐在床侧。

他的胸口疼痛。

他的灵魂空洞。

有什么死去了。

他想,只是也许,那自始自终都是他自己。


fin.




顺便,好吧我解释一下这文orz

所有有关Harry的一切都只是Draco在成人仪式后的一场梦,或者说是成人仪式的延续。
将最深的黑暗刻画进灵魂,将最天真的梦想一一抹杀,这大概就是这个仪式的意义。
因为成人的世界不存在纯粹和梦想。
Harry,做为Draco灵魂中最真切渴望的具现化,被Lucius、魔王、以至Draco自己一遍又一遍的杀死,实际上,Draco自己动手那次代表他向现实妥协,终于放弃了自己的梦,于是,一切结束。
所有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但有什么,永远失落在这梦中。

以上。谢谢观赏XDDD
Tags:
翻译 » 短篇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