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t Say a Word(完)

[不指定 2008/10/01 21:14 | by 月下珠 ]
| |
[翻译—SH—R]Don't Say a Word(完)

作者:Vain
译者:月下珠
说明:Hush Little Baby的第二部,没看过前文的点这里
感谢:yanru6476亲在文区的推荐让我再次想起了这篇文,我得说我喜欢这个挑战(虽然完成得并不理想orz)



*~~~~~~~~~~~~~~~ & ~~~~~~~~~~~~~~~*

"Nought's had, all's spent
Where our Desire is got without Content.
'Tis safer to be that which we destroy,
Then by Destruction dwell in doubtful Joy. "

- William Shakespeare
Macbeth; Act III, Scene 2
(注*)
*~~~~~~~~~~~~~~~ & ~~~~~~~~~~~~~~~*





这下面永远是那么冷。就像城堡下水流的寒冷渗进石头,从地基爬上并滑进我的地窖。我曾经并不介意。现在,可是……现在……

有时他看向我,而我想着,他知道了!他知道我我曾经做了什么了!我长袍似乎有点沉重而我的心脏开始在胸腔中鸣动。我能感觉到眼旁的肌肉立即开始疯狂的……然后他的视线移开。

当你看着我时你看到了什么,Harry Potter?

漂亮的小蠢货。你知道吗?

那会在你的梦中回来吗?疲倦的、毫无生机的飘动着的柔和灰色,喘息的呼吸,以及我的手在你身上温和的侵犯,强迫你沉下,强迫你降低……你能在你的嘴中尝到我吗?感觉着我在你体内就像你以前从未有过任何感觉——就像你将再也不能感觉?你会在夜里像你对我做过的那样尖叫吗?‘教授!教授!!’甜蜜的泪水顺着透明的痕迹滑下你圆润的脸颊,还没来得及以青春期坚硬清晰的线条代替它们的婴儿肥。

完美。

嘴巴张开,双眼紧紧闭上。瘦而结实的,魁地奇锻炼出来的肌肉绷紧并在我的怀抱中变形。我想要感觉那全部。如此完美。

嘘,小宝贝。用那只有你有的生涩声音说我的名字。嘘,小宝贝。不要张开你的眼睛。

当我顺着走廊移动,像只有我能的那样粘着你的影子时不要看我。当我的双手在你大笑(我背信弃义的双眼飘向你,惊讶于你能微笑)时紧握,不要看我,你是在诱惑它们碰触你。你用你Evans的眼睛、Potter的头发、以及傲慢的Gryffindor挑衅在看着我。说谎的挑衅。

我曾经看着你在地板上啜泣,蜷缩并且破碎在你自己的血和精液中。什么也不是。

嘘,小宝贝,嘘。

你不知道。这样就好。

闭上你的绿眼睛,那样我就不用看它们。和你愚蠢的小朋友们一起大笑,你乏味的完全不了解你的小朋友们,并且将你绝望的哭叫从我耳边洗去。忘记去想起那黑暗、冰冷的夜晚。这样就好。

而我什么也不会说。

粗野的。不完美的。有缺点的。伟大的Harry Potter躺在我膝下,乞求我碰触他,乞求我不要碰触他。

我的双手疼痛。

这里太冷了。

停止看向我!看着你的魔药!看着那墙壁!

看着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东西。

我能感觉到你在我身上的视线——看着我所有的不洁,疑惑于一个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那么理所当然的这么接近于一个像这样的人。一个在你绚烂的光芒下蜷缩的阴影,燃烧着接近,恐惧着被烧焦。你怎么能保持生活的如此明亮?每一件你所碰触的东西都变成灰烬。我变成了灰烬。

停止碰触你的嘴唇。你是那么淫秽。那么漂亮。不是一个天使——太多,太Potter,以至于不能变成天使。那里还有其他什么。我所有的梦魇,在我视线中那么可怕的你的美丽——那让我盲目。

而我不能阻止自己凝视你不注意的用你羽毛笔纤细的末端刷过那没有任何孩子应该拥有的放荡嘴唇。哦,我应该教导那张嘴有多么罪恶,孩子!教导你用那嘴唇能堕落到让魔鬼都为你悲叹的程度。我想将你拉下。

你让我想要犯罪。

而你会做什么,Potter先生,如果我倾身用我的嘴占据你邪恶的嘴?如果我将你重重压在我地窖冰冷、潮湿的墙壁上并用我的唇压上你的甜美?贞洁?你会尖叫吗?你会溶化在我怀里吗?或者你会——以着一个蠢货的智慧——赏识我对此的崇拜?你会看出那是我的支柱并允许我短暂的犯罪吗?

你会不让我堕入罪恶吗……?

我以前到过这里。那么温暖,那么诱人,那么错误——因为所有正当的理由。而你在我膝上的重量,你绷紧并肿胀的嘴唇上堕落的完美,你尖叫并在我身下起伏的方式……优美的。粉碎的奇妙。把我从邪恶中释放。

但是你不知道你和你可恨的绿眼睛对我做了什么,不是吗?没有任何关于我曾经在你身上完成的艺术的记忆?没有任何关于我从你张开并有着流血伤口的口中强迫的饥渴的线索……我使你因需要乞求就像只有孩子或者野兽能感觉到需要。我用某些你思春期的脑子不能领会的东西贯注你。温柔的强奸是我所给你的。而从我这里你则偷去了我的视线。偷去了我的声音。偷去了我身体的肌肉以及灵魂的面纱并留下我崩溃的、暴露的、无力的蜷缩在你面前的地板上。

就像我留下的你。

而你甚至不知道它。

我知道你感觉到我的视线停留在你身上。一直在你身上。渴求着你不需理解就明白不需记忆就恐惧的事。我知道我该停下。我不该在你通过时深呼吸来捕捉你的香味。我不该在你溜出Gryffindor塔时跟踪你只是因为知道这样你能接近我。我不该梦见你。我被迷住了。我知道我不能控制它不想控制它。我为你渴望。我为你疼痛。

你在我体内——每一秒每一分该死的每一天都在侵袭着我。每一天。就像我侵犯你。就像我亵渎你。而我不能从牺牲者中指定那强奸犯,因为你在我该死的皮肤下,就像一千个小蠕虫一样钻进我,滑进我身体中摩擦着灵魂的地方,喝着我的血。长久并深入的喝着。留下我从床上坐起,坚硬,颤抖,并且喘息着你的名字。无法记起我的梦——关于你的梦。也无法忘记。

所以十分完美而你甚至不知道它。所以,嘘,小宝贝。我会呆在你不需要看我的背后。我会呆在阴影中,躺低,盘坐下,仅有对你的光芒的苍白的追悔。只是让我和你在一起——在你旁边。那样你在我皮肤下攀爬的感觉才不会把我推向疯狂。

你知道你很漂亮吗?

这样就好,只是让我看着你。允许我站得稍微有点太过接近。凝视得稍微有点太长。让我拥有这些时刻。让我……让我……在静默中逐渐凋零,只要这静默是你的。

嘘。安静。Harry。

不要说一句话。


Fin



注*:
这是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第三幕第二场景中麦克白夫人的话,我看到的译本是这么翻译的:费尽了一切,结果还是一无所得,我们的目的虽然达到,却一点不感觉满足。要是用毁灭他人的手段,使自己置身在充满着疑虑的欢娱里,那么还不如那被我们所害的人,倒落得无忧无虑。
Tags:
翻译 » 短篇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