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ave and To Hold 09

[不指定 2015/10/05 11:47 | by 月下珠 ]
| |
第九章      Confusion


“你认为我欠你一个解释?”Severus的表情触怒且不敢置信。

Severus总算同意让Harry下床了。他甚至帮Harry上厕所。退一步说,Harry一生中从未觉得如此悲惨过,但他可不是个残废。洗过澡,换上Dobby带来的干净衣服,Harry现在终于觉得有力气进行对峙了。

“既然你是那个一直在道歉的人,没错,是的,”Harry说。实际上,在昨晚数次的道歉后(Harry不确定到底多少次,因为他那时并不清醒),Severus今早又道歉了两次。这肯定达到了某种记录。

“我道歉是因为把你关在了外面。”

没错。Harry看出来了。肯定还有其他什么事。“那为什么你把我锁在外面?”

Severus转过身。“我忘记将防护咒对你打开了。”

“你——忘记?”Harry几乎要大笑了。多荒谬的说法。Severus Snape从不忘记。和Severus时常讥讽的相反,Harry不是个白痴,所以他很清楚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没错。”Severus的声音仍然严肃,并且他仍未转身面对Harry。

“Severus?”Harry问道,带着好奇。“为什么?”他走近。

即使Severus曾经愤怒或烦乱到将Harry关在他的房间外,此时他也已经愧疚到足以无数次对Harry道歉。

沉默在他们之间延伸。

哦上帝。也许Harry做错了什么。也许他不应该来找Severus。但Severus曾经反复地,甚至是唠叨的告诉Harry,任何情况下他都应该第一时间来找Severus。他还应该做什么?Harry再次混乱了。

特别是在昨晚之后。Harry中间曾经短暂惊醒过几次,每一次都是在Severus的怀中。每一次,Severus都给他灌下魔药或用柔软的湿毛巾擦拭他的前额,然后抱着他直到他再次入睡。

Harry一生中从未有过这样被照顾的感觉。

“你未曾提及过你希望结束和我之间的联系。”

Harry眨眨眼。联系?这可是个冷淡的形容。而且该死的Severus到底在说什么?

Harry再次困惑、甚至有点结巴的说道,“我—我没有。我的意思是,我仍然—我是说—”

Severus终于转过身看向他,表情深不可测。“Potter先生,在开始一段新恋情前先结束旧恋情是普遍礼仪。”

“开始一段——?什么?我没有开始任何事。”

黑色眉毛质疑的扬起。“Zabini先生,Potter——”

Harry双眼大睁,回忆起强加于他的那个亲吻。

Severus再次转过身。“啊哈,愧疚,”他说,完全误读Harry的表情。

“不,不是那样的,”Harry试图解释。

“我非常确定自己看到什么,Potter先生。”

“如果你看到了那你也应该看到我诅咒他。”Snape转身,眉毛再次扬起,这一次是因为疑问。“我推开了他,对他施咒,并且告诉他再敢碰我我会诅咒他的—呃—我会割掉他的阳具。”

这让Severus假笑。“你会吗?”

Harry点头。

“他的殷勤是多余的?”

Severus是缺乏自信?甚至是嫉妒?这可爱了。Harry走近一步,抬头看着魔药大师谜一般的表情。“教授,先生,”他用能让Severus疯狂的异常恭敬的声音说,“我没有时间可浪费给任何学校里男孩的迷恋。”Harry看到一簇欣喜回到Severus眼中,但转瞬就被掩盖。

“你在微笑。”

“他说他能从手里保护我。”Severus沉下脸,Harry继续说道。“他说如果我能对Slytherin学生友善点那么他能让你不再嘲笑我。”

Severus现在看起来被逗乐了,但仍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碰了你。”

“我没有他碰,”Harry向他保证,他的下颌微微扬起。“就好像我会让随便谁碰我似的。”他犹豫了下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然后从下垂的睫毛间偷偷抬起视线。“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确切的说。”

Harry模糊的听见一声类似‘我的Harry’的低吼,紧接着Severus的嘴就压上了他的。Harry被推靠在墙壁上,身体被Severus的紧压着,同时Severus的嘴唇毫不停歇的侵袭着Harry的面孔。

这肯定是被称作独占欲和嫉妒之类的东西。

**************

我告诉过你。

Severus丝毫没有停下亲吻的意思,甚至连想想给他恼人的内心声音的回应的意思都没有。实际上,他早该想明白的。他的Slytherin们一直是一群色欲熏心的混蛋,而Harry对他们来说美味得不可能不注意到。

Severus的舌探索着Harry口中的每一处,想要排除那个强吻留下的任何痕迹。Harry舌以同样的热情和他纠缠在一起,Severus紧紧扣住了Harry柔滑的乱发。

Harry仍是他的,仍需要着他。此时此刻,他甚至在Severus的舌尖滑下、牙齿轻咬他的下颌时呜咽出声。Severus的内疚感不知为何被Harry的回应抚平了,他的灵魂沉醉于他们分享的激情中。

Harry紧紧搂住Severus,仿佛在这狂风暴雨一般的激情侵袭中这是他唯一能做出的回应了。

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人、任何存在,能有Harry般美妙的味道。

因为你爱他。

Severus推开Harry,双眼机械的扫视他的面庞。只不过是因为这小子乌黑的头发、肿胀粉红的双唇和闪耀的绿眼睛太过诱人。

怎么?还不承认?

“你得去吃早点了。你还有课要上,”Severus严厉的说,伸手拉平了Harry的长袍。

该死的胆小鬼。自那晚之后,你又要再一次推开他?

Harry眨眨眼,表情充满怀疑。“你要我现在离开?”他的声音紧绷。“在一个那样的吻之后?”

Severus假笑。“没错,Potter,”他说完转身离开。他走向自己的书桌开始整理上面散乱的羊皮纸。“你已经在床上挥霍了够多的时间了。”

“但是——”

“Potter。”语音中充满了警告。“一整天的消失足够引起对你的下落以及你远离人群的原因的不必要猜疑了。”

Harry摇摇头,仿佛是在籍此让大脑清醒。

Severus转身面向他,看着他恢复自我。

那是一个多么娴熟的吻。也许这——

“你感觉恢复好了吗?”

Harry抬眼看他。“嗯,是的,”他点点头说。“我很好。”

Severus靠在书桌旁,交叉双臂。当Harry伸手开门时,他打断了一下。“我期待你今晚回到这里继续课程,”他说。

Harry转身,手仍握在门把上。他的嘴唇撇了撇。“遵命,教授,”他说。正在这时,他被外间突然想起的关门声吓了一跳。

“教授?”

一个声音从Severus的办公室中传来,同时Severus立刻扑向Harry,伸手扣住他。他的一只手捂住那小子的嘴,另一只手环在他的腰间,将他从门边拉开。

“安静。是Draco,”Severus在他耳边低语。Harry点点头,Severus可以发誓他感觉到那小子深处舌头舔了舔他的掌心。

Severus把Harry推进卧室。“呆在那,”他命令道。“不准出声。”

******

Harry听见外面的门打开,传来一阵走动的声音。

“Draco,有什么事?”

“抱歉打扰您,教授,但我对昨晚的作业有一点不太明白。”

该死该死该死。这会是个大麻烦。他打量四周,思绪转动。他必须离开这里。来回走动中,他不小心踢到了Severus的衣柜,沉闷的碰撞声使得他畏缩了一下。这声音对他来说有如一声惊雷。

“那是什么?”Harry听见Draco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几乎是充满希望的。Harry突然就明白了,那该死的讨厌鬼在猜疑着什么。

“我的猫,”Severus语气阴沉的回答。

“猫?你什么时候开始养猫了?”

Harry打开衣橱的门。该死的,他可挤不进去——

这时什么?

“几周前我姐姐送我的。如果你非得问的话,那真是个恼人的麻烦。”

“Abigail还好吗?”

Harry的双眼睁大,露出满意的笑容。他的隐身斗篷。运气太好了。

“她很好。Draco,我认为我们可以迟点再讨论你的作业。我还有很多工作——你要去哪?”

Harry迅速转身向门边跑去。

“我想看看它。”

Harry迅速用斗篷裹住自己,并匆忙将正在自己面前的床上的枕头变成了一只猫。

!”

门在Severus叫出声的同时打开了。Draco在看到Sev床上舔着自己毛的猫咪时愣在了门边。

Severus大步走进,打量四周。

Draco走到床边,伸出手抚摸猫咪的背部。“它叫什么名字?”

Harry抓住这个机会从打开的门口溜出,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好险。

*********

Harry将隐身斗篷塞进长袍中,匆匆穿过走廊。在几乎离开地窖的时候他听见一个声音。

“离不开我吗,啊哈,Harry?”

Harry旋过身,抽出魔杖。好上帝。先时Malfoy,现在又来个Zabini。“别碰我,Zabini。”

“Harry,”Zabini飞快的说,同时举起手。“镇定点。”

“你在跟踪我吗?”Harry问道,声音中充满指责。“你比跟踪狂还下作。”

住在这里,”Zabini为自己辩护。“我要去吃早餐。你又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并且我不记得昨天有看到过你。”

Harry叹气。这太令人厌烦了。他怒视Zabini。“实际上,我正在追求你们的院长。我们刚干了点火辣、激情的事儿——你明白的。Snape可是个火药袋。”

Blaise脸上的表情堪称无价之宝。Harry希望Severus能在这里看到这一幕。

“别开这种玩笑,Potter,”Zabini说道,仍然看起来惊魂未定。“这感觉太糟糕了。”

Harry强迫自己作出受伤的表情。“你不相信我。”然后他露出一个微笑。“你还叫我们是容易上当的Gryffindor。”

“好了告诉我,要不我叫院长过来,”Zabini说。“我敢说,他一定很愿意抓到你这个时间在地窖里闲逛。这学年他可非常想要回学院杯。”

Harry皱眉。他绝对不想把Severus卷进来。Severus在Zabini面前肯定会咆哮着扣除他的学院分,做一个完美的愤慨的Snape。稍后Harry又不得不听他的训诫。如果连个性欲过盛的Slytherin都应付不了,Harry要怎么打败Voldemort?

他看向Zabini,后者绅士Harry的目光中仍然带着欲望的光芒,这时他脑海中有了答案。这将真正解决一切。

“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行吗?”Harry问道。

Zabini看起来很感兴趣,同时也有点猜疑。“我承诺。”

Harry几乎对此嗤之以鼻。“我在和Malfoy约会。”

Zabini的下巴掉了下来,双眼圆睁。

“Malfoy?”

“没错,”Harry承认,挂上他的标准表情。Harry Potter的4号表情应该能起作用。“他在保密方面真的算是一流。”

“D-Draco?”

Harry耸耸肩,侧头轻轻触摸颈侧的瘀痕——每回他离开Severus时总会有这个。“他的吻技真是棒透了。”

Harry给了Zabini一个和煦的微笑,离开目瞪口呆的他,暗自庆幸自己的机智。

Harry忘记了他总是对自己的机智评价过高。


**********

Blaise咬牙切齿的看着Harry漫步走开。Malfoy?但Draco说过他对Potter没有兴趣。他们中肯定有一个在说谎。对自己真正有兴趣的事装作毫不在意的确很像Draco的作为。但无论如何,谁又能弄明白Harry嘴里吐出的话是真是假。

当然,比起Harry说的话,Blaise对他的嘴能的事更有兴趣。Harry的味道让人迷醉,他的嘴唇柔软而丰润。Blaise想要把他按在地上干的不省人事,即使他们当时就在走廊的中央。

然而Harry反应过来并施法的速度太快了,Blaise烦躁的想到。太快了,这意味着他的确处于某种交往中。如果真的Draco,那Blaise要把他撕成碎片,或者至少达成某种分享协议。

因为Blaise对Harry Potter的渴望超过了生命中曾有过的任何渴求,没有什么能阻止他。

**********

Severus将Draco弄出了他的房间,一关上门,他就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Harry?”

小猫喵喵的叫。

让人印象深刻的变形术。

Severus不得不承认。他抚摸了下猫咪,继续打量四周。

至少他没有把自己变了。

Severus想象了下一只巨大的黑豹倚在他的床上,嗤之以鼻。

不过那男孩还是没有留下。

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在Severus唇边展现。“没耐心的小子,”他嘀咕道。

*********

Draco在进入大厅时飞快的扫视了一眼。一切又看起来和平时一样了。Gryffindor长桌那里Potter仍然被簇拥着,教师长桌上所有教职员都出席了,而他的小Slytherin们和往常一样把他的专属位置留了出来。

但愿今天能比昨天好点——昨天和父亲的飞路通话以及Potter一整天的失踪让他精神紧绷。

他认为自己在地窖里发现了些什么。Snape这几周一直表现的很怪异,Draco几乎可以确定他一定有什么秘密。老Severus叔叔对自己的私人生活非常保密,但Draco很愿意抓住他的把柄,那肯定能派上点用处。

他优雅的在Blaise身边坐下。

“我以为你对Potter不感兴趣?”

这个问题来的如此突然,Draco不得不确认了下。“什么?”

Blaise重复了一遍他的问题,虽然声音接近耳语,但他的表情凶狠并充满谴责。

“ 你问这干嘛?”Draco同样低声问道。

“好吧,Potter说出了点事情?”Blaise暗示性的说。

“Potter?他说什么了?”

“说你们在秘密约会,”Blaise现在有些怀疑的说。

难得一见的,Draco跳了起来。“他这么告诉你?”

“没错,”Blaise说,看起来有点洋洋得意。“我好几次撞见他在地窖里偷偷摸摸的,最后终于抓住机会强迫他说出自己在干嘛。”

Draco眨眨眼。这太离奇了。昨天在Slytherin休息室壁炉的火焰中,他父亲急切传出的话语现在在他脑海中盘旋。

“你必须立刻做点什么,Draco。黑君主开始变的没有耐心了。”

“但我们甚至不能进行一场文明的交谈,”Draco为自己辩护。

“想办法,Draco,”他的父亲急躁的说。“快点想个办法。你不会想要被召唤到黑君主面前的。”


“那么这是真的?”Blaise盘问着。

“我不会说是,但也不会说不是,”Draco说。Blaise怒视。“那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得和Potter谈谈,”Draco沉思地嘀咕。他的视线猛然抬起。“在此之前,把你的嘴闭紧。”

“好吧好吧。”

“我是认真的,Blaise,”Draco警告。“不是随便说说。”

Blaise下巴扬起。“你拿什么来换?”

Draco给了他一个怒视。Blaise是个该死的白痴,但他通常不会有胆子违抗Draco。他最好闭紧他的嘴。

Draco大步离开,脑海中疯狂转动。他要怎么利用这件事质询Potter?

这时Blaise说的其他句子出现在他的脑海。Potter经常出现在地窖?他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一个微笑缓慢的浮现在他的脸上。梅林在上,谁会想得到?

**********

坐下准备吃晚餐时,Harry简直饿坏了。他被叫到Dumbledore的办公室短暂的谈了会,Dumbledore询问他感觉如何以及这次幻视的内容。Dumbledore并不乐于提供Voldemort这次行动的结果,只稍微提及Dursley一家一切都好,魔法部有人死了(这都是Harry已经知道的事情)。Harry迟点会向Severus询问更多细节。

Harry饿的要死,他只稍微分神注意到自己在大厅碰见了Ron和Hermione,完全无视了从周围投来的奇怪眼神。

“Harry你知道整个学校都在传说你正和Malfoy热恋中吗?”

Harry被刚咬下的一大口牧羊人派给噎住了,抬头看向在身边坐下的好友们。这还不到一天谣言就已经满天飞了。Ron拍了拍Harry的背帮他顺气。Harry担忧的看向Ron。

“你们没开玩笑?”他问Ron。

Ron肃穆的点点头。

突然间,长桌上的每一个人都古怪的看着他。其中某些的眼神甚至控诉着背叛。

很好,给Harry的机智点赞。该死的Zabini。他偷偷瞟了一眼教师餐桌。Severus一遍吮着茶一边和McGonagall交谈,仿佛一切如常。

他大着胆子瞟了眼Slytherin餐桌,发现Zabini正怒视他。而另一方面,Malfoy看了过来并——微笑?那是一个古怪的微笑,又像嘲讽又像得意。Harry现在真的陷入麻烦中了。

他将注意力转回到身周的窥探上。好吧,掩饰自我保持自控。

否认一切。

“行了吧。”Harry翻翻眼睛对自己的同学们演说。“得了吧。我还是Slytherin继承人、下个黑君主以及彻彻底底的疯子呢。接下来你们还会听说我和Snape也在上床呢。”

慢慢地,他们的表情反应过来。当然,这些没一件是真的。这可是Harry Potter,他们都了解Harry。

Ron和Hermione在Harry两侧坐下,虽然Ron的表情看起来像是吃了一只炸尾螺。

Harry继续吃起饭来,同时其他的同学们恢复了平常的餐时谈话。像往常一样,他又让他们顺着他的意愿相信了。该死的,为什么Severus总是对的?

**************

Severus在办公室中踱步等待Harry的到来。尽管过去几天发生了那么多事,这小子却散漫依旧。Severus必须想个办法让他牢记做事说话前先思考。

哦承认吧Severus。你喜欢Harry的冲动。以及那些挑战。

这个世界总是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Harry如果想要拥有任何私人空间就必须谨言慎行。并且我不需要任何该死的挑战,非常感谢。

那是他本性的一部分。它在乞求某人——比如你——在他身边帮助他,从他自己手中拯救他。你想要他依赖你。

他需要控制——

他需要你。你是他完美的另一半。他不需要自己去做所有事。你自己这么说过。

这些话语在Harry步入办公室时仍旧嗡嗡作响。Harry带着微笑,微笑,走近办公桌。那只猫轻巧的跳上桌面,打量房间中的外来者。

Harry摸了摸猫咪灰色的毛,打量了它一会儿,然后感兴趣的看向Severus。

Severus仍是满脸不高兴。他尽量找了一只毛色和Harry变形术变出来的那只相像的猫咪。这只缅因猫是他从一个看起来有些靠不住的外国商人那弄到的,颜色稍微有点深,也小了一点,但总体看起来还好。

Harry张开嘴,但Severus并不想被人扰乱他准备讨论的问题。

“Potter,为什么你不能遵照指示?”他质问道。Harry眨眨眼睛。“抱歉?”

“我叫你呆在我的房间里。”

“Malfoy进来了。”

“如果你没有弄出比鹰马更大的声音,他是不会觉得有必要进去的。”

“我只是试图找个躲藏的地方。”

“你需要做的只是安静地呆着,”Severus坚持。“我会处理一切。”

“你会?如果他看到我——在你的卧室里——你打算怎么解释?”Harry反对。“如果我没有找到我的斗篷并没能快速变出那只猫——”

“我——”

“并且我注意到你立刻出去给自己弄了只真猫。”他摸了摸猫咪的毛。“确保让你的姐姐和你说辞一致。”

“这又是一个你灵光一闪却不考虑后果的主意。”

“最初向Malfoy这么说的可是你,”Harry指出。

他是对的。

Severus开始磨牙。“重点是——”

“重点是,我们逃过一劫——齐心协力。为什么你就不能承认我不是个没脑子的笨蛋?”

“我从不认为你是个没脑子的笨蛋。”

“但你认为我不能照顾好自己。”

“你不能。你从不听劝告。你总是坚持钻没必要的空子。你自己说了,我们齐心协力——你需要帮助。”

********
Harry张嘴想要争辩,但又猛地闭上了。他怎么能这么做?Harry知道Severus并不是特指眼下这件意外,而是包含了类似的所有事。

“上帝,你真令人难以忍受。”

Severus抬起下巴。“而你是个需要被不断提醒留意自己说的每一句话的愚蠢小子。”

“什么——?”

“Zabini先生,Potter。”

Harry皱眉。“他怎么了?”

“我假定有关你和Malfoy的谣言不是从这里流传出去的。”

Harry忍不住假笑。“至少焦点从你身上转移出去了。”

“焦点从来就不在我身上。”

“我必须说点什么。Zabini让我精神紧张。他总是出现在周围。他问我在地窖里做什么。”

“为什么你不告诉我?”

“你能对此做些什么?除了长篇大论的训斥我为什么都应付不了一个精虫上脑的同学之外?”

Severus皱眉。“如果我知道Zabini会制造麻烦——”

“他没有,”Harry愤慨地打断。“没有什么我不能应付的。我告诉过你,他别想再碰我一根手指。”

“Harry,这不光光和Zabini有关,现在Malfoy也卷了进来。”

“好吧。当时我觉得有必要那么做。”Harry当时同样觉得那是一个特别机智的主意。

“也许吧,但你又行动过快了。再一次的,你并没有提前思考,提前计划好自己行动带来的结果。你有和Malfoy讨论过这件事吗?”

该死。“没有,”他承认。“好吧,现在我们该做什么?”

“什么都不做。现在,”Severus沉思地说。“我必须看看这个谣言能流传到什么程度。”他看向Harry。“你是怎么说的?”

“我全否认了,”Harry回答。“确切的说,是含蓄的否认了。”Severus露出一个Harry几乎可以归类为自豪的假笑。他谨慎地接近Severus。“很抱歉,”他犹豫地说道。

Severus叹了口气。“向我保证你以后会更加小心,保证有事时会和我谈谈。你必须开始更多的依靠我——依靠我们。你知道你可以信任我的。”

Harry注视他黑色的双眸。那双眸也在探查着他,Harry感觉Severus似乎能看入他的灵魂深处。

“你知道的,对吗,Harry?”

每当Severus叫他的名字,诱人的深沉音色从那甜美的唇间吐出,总是令Harry忍不住想要呻吟。Harry知道自己能信任Severus。但完全依赖某人对他来说风险太大了。他一直有可以信赖的朋友们,但他总是保持着完美的自主。他真的不需要一个监护人,他需要一个搭档。

Harry不确定他是否能期望Severus成为这个人。不知道Severus准备给予多少。帮助和关心,就像Severus昨天给予的那些,是一方面,但完全的依赖会让Harry感觉无助。就像他失去了自己一直以来自傲的独立自强一般。

Severus用掌心抬起Harry的面孔。

“我知道。”Harry叹息。“但我仍然在想——”

“我认为我们已经同意把思考这件事交给我了。”

Harry控制不住的露出笑容,伸出双臂环抱在Severus颈间。“不,是你同意了。我只是被逼无奈。”

Severus眉毛扬起。“是吗?”

“好吧,那时你亲得我没法正常思考。”

这导致了一个假笑。

“没错,好吧,你在被彻底亲吻后最好说话。”

“我可不会说我赞同这点。”

Severus邪恶的咧嘴一笑,低下了头。当他再次抬头时,Harry的嘴唇变得鲜红欲滴,再无抗议。


TBC
Tags:
翻译 » 'To Have' Series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