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ave and To Hold 08

[不指定 2013/12/27 13:27 | by 月下珠 ]
| |
第八章  Guilt



“Potter,你在做什么?”

Harry在他身边舒展,整个赤裸的身体紧贴着Severus,同时黑发倚在他胸口,轻柔的手指绕着他的乳头画着圈圈。

Harry抬起头窥向Severus。

“如果你诱人的嘴胆敢说出像是‘拥抱’或‘依偎’这类的词,我将不得不对你施咒。”

Harry叹气,将头放回Severus胸口。“只是想碰触,”困倦的回应。他像猫一样在Severus身侧磨蹭。“肌肤相处。感觉真棒。”

Severus张嘴欲答。

别说。他有着一个缺乏身体接触的童年。

Severus叹息,伸手抚摸Harry的背部。确实如此。他们似乎都渴求着对方的碰触。他的手指再次滑下Harry臀部的曲线。

“这是怎么来的?”Severus问道,一根手指划过上面的伤痕。他不想Harry睡着。虽然非常不情愿,但Harry很快就得离开了。

“摔进灌木丛中了,”Harry轻声回应。

Severus惊讶,他可准备好了听到Harry的又一次冒险经历呢。

“哦?”他催促。

“给Dudley让路让得不够快。”Harry的手指滑向Severus的肩头。他描绘着肩头的一道伤痕,接着又移向Severus胸口的另一道。“这些是怎么来的?”

“我很难认为—”

Harry的头再次抬起。“你开始这个话题的。”

没错。
“非常好,”Severus冷淡的说。“这一道,”他指向横穿他下腹的伤疤,“来自我的父亲。”他靠回到枕头上,闭上双眼。“另一道来自你父亲。”

Harry明显僵硬了。

“需要我继续吗?”

伴随这声明,死一般的沉寂降临。Severus微张开眼看向Harry。他的小混蛋的脸上带着纯然的惊恐。

Severus几乎露出假笑,但Harry的表情变得羞愧,并且从Severus臂弯中起身。

“哦上帝,”Harry哽咽。

该死的。

“Harry,”Severus迅速说道,同时伸手抓住他的手臂。Harry拧开手臂,想要离开床。

“Harry。”Severus再次抓住他,将他拉到自己身上。“停下。”

Harry开始挣扎,Severus翻身用自己的身体压住娇小的男孩。Harry仍然不愿对上他的视线,同时大口喘着气。

“Potter!”他声音中命令的语调终于吸引到了Harry的注视。“你的名字是Harry,不是James或Sirius,”Severus故意引用Harry以前说过的话。

“我—我很抱歉。”

Severus皱眉。“如果你因为反应过度而抱歉,那我接受,”Severus告诉他。“如果你为你的父亲抱歉,我不会接受的。你没有权利和义务替别人道歉或补偿。”

“但是因为他们你才会憎恨我那么多年。”

“是的,可你能看到这有多么的错。我们错过了什么。都发生了些什么。”

那是错的?你从不曾承认自己的错,不是吗?

Harry的视线垂下。“我不会因为你憎恨我而责备你。”

“我不恨你。”

“上帝,每一次你看向我,你都像看到我的父亲。”

Harry再次挣扎,Severus移动身体以更好的压制住他。

“不对,”Severus怒斥。

“但是—”

“实际上你看起来更像你的母亲。”

Harry停止挣扎。“真的?”

Severus点头。“你的父亲更高、更强壮,并且有着粗犷的面孔。”

Harry的双眼好奇的睁大。

同时看起来像是在乞求接纳。

Severus继续,“你也许继承了他的某些恼人的Gryffindor特性,但总体而言,”Severus停顿了下,扫视Harry毫无遮掩的表情,“你比他有魅力得多。”

用奉承话来分散这小子的注意力?

事实。

没错。而且他的脸红是那么可爱。

Harry深呼吸了几下,差点融化在Severus的言辞里。他抬眼看向Severus,半是困窘半是放松。“所以我是在犯傻?”

“正确。”

Harry嗔怒,试图挣脱他仍被扣在Severus掌中的双手。

“你也用不着同意得这么轻易吧。”

Severus假笑。“我不该吗?”

“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

Severus打量Harry目前的位置,惊叹于他们身体对抗所造成的美妙局面。Harry赤裸的躺在他的床上,双手被压在头顶上方,胸腔沉重起伏,而Severus正处于他双腿之间。Harry的阴茎在Severus的凝视下似乎有复苏的迹象。

他对上Harry的视线。“我不知道,我发现现在这情况不错。”

Harry的眉毛扬起。“真的?”他屈起一条腿用脚趾描绘Severus的大腿后侧。弓起身,他用自己迅速变硬的勃起磨蹭Severus的。

“贪得无厌的小混蛋,”Severus咕哝着低下头。

************

Harry虚弱的拉扯将他的手腕绑在床头的束带。即使束带是丝绸,即使他现在的姿态无尽取悦了Severus,结果都是一样的——Harry无法触摸Severus的身体。

而Harry渴望触摸他。他想像Severus探索自己那样尽可能彻底的探索他的身体。他想用自己的嘴唇、亲吻、舔砥和啃咬膜拜Severus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他也想要拥有Severus。

“Severus,”Harry呜咽,但入耳的却更像是焦躁的乞求。“求你。”Severus的舌尖滑过Harry的阴茎,使得Harry忍不住抽气。

“求我,什么?”

“我想碰触你。”Harry已经完全是在乞求了。“什么时候能轮到我?”

“我的身体远不及你的诱人,我美味的小混蛋,”Severus一边说一边将舌尖探入Harry的肚脐,同时一根手指触向Harry敏感的入口。Harry的臀部猛地抽动。Severus继续向上亲吻Harry的胸膛。“它苍老又布满伤痕,”他贴着乳头说道。

“我觉得你很美丽,”Harry坚持,这一切让Severus更专注的让Harry翻腾。Severus的话语使得Harry更加的想要他。Severus真切的看到了Harry,真切的渴望Harry。

Severus移向另一侧乳头,继续他的玩弄。

“我可能需要检查你一下你双眼的魔咒了,”他咕哝,向上进攻Harry的喉头。

“Sev—”

Harry的呼唤在Severus轻咬一处已经红肿的瘀痕时中断了。Severus撑起身体向下俯视Harry。他的双眼燃烧着欲望,表情是全然的饥渴。“精致的,”他耳语。

Harry因这声音而呻吟。他屈起双膝,将自己的双腿尽可能的张开。

伴随一声咆哮,Severus埋入Harry仍然因为他们之前的放浪而湿润着的后穴。被充满的感觉让Harry弓起身,欢迎再一次的完整感。

“我的Harry,”Severus在Harry口中轻喃。Harry呜咽,热切的回应Severus美妙的吻。

**************

“Harry。”

Harry呻吟着翻了个身。

“快点,睡美人。是时候起床了。”

“滚开,”Harry恼怒的说。

“来吧,Potter。再有十五分钟就是和Slytherin一起上的连堂魔药课了。”Ron的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消遣。“或者你想要在整个教室前对Snape教授解释为什么你早上起不了床。”

Harry喷气。那可真是够呛。‘教授,我很抱歉我迟到了。因为我的屁股昨晚被你的阴茎捅了一晚上所以我痛得早上起不来床。’

“Harry?”

“起来了,起来了。”Harry在床帷后叫着。

“好吧,快点,”Ron大叫。“我给你带了根香肠,地窖见。”

Harry强迫自己起床,庆幸自己昨晚倒在床上前还花时间冲了个澡。或者是今天早上?晚上的时间记忆已经开始变得模糊。

他的课程进度不错,至少Dumbledore教授似乎是这么认为的。Severus一直在向校长汇报Harry的才能和精通程度。只不过有些部分稍有隐瞒。

“只告诉他需要知道的部分,Potter,”Severus曾经这么对他说过。

当Severus没有对Harry进行信息训练或测试他的防护时,他会在床垫上训练或测试他的性爱技能。直率的说,Harry惊讶于男人充沛的体力。

Harry迅速套上衣服收拾好上课的东西。

他现在越来越了解Severus这个男人。他专横又严格,但同时也非常护短。如果一个咒语穿透了Harry的防护,他会一边非常担心Harry的状况一边咕哝Harry应该更加集中精力,直到他确定Harry一切OK。

性爱后,当他们安静的休憩时,Severus让人惊讶的开放并容易接纳。他告诉Harry有关他的父亲和他的童年的很多事。他有个姐姐,一个Severus宣称非常烦人的亲戚,但Harry敢说Severus实际上很喜欢她。Harry也发现自己同样在告诉Severus最古怪的事情。告诉他自己不再确定是否还想成为傲罗。告诉他自己不知道是否还能应付接连不断的与黑暗的斗争。告诉他自己是怎样并不真的认为还需要担心这些,因为他不确定自己能活多久。

这些话让Severus愤慨,他用各种令人不快的词汇指责Harry,包括斥责他是一个可怜的、不领情、自私自利的小混蛋。Severus觉得自己被侮辱了,HarryHarry怎么会以为自己会把时间花在一个他不认为会成功的人身上。

这些坦诚相见的时刻,还有附带的最美妙的亲吻,融化了Harry胸中的某些东西。Harry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有价值的时刻。

而昨晚,Harry确定无疑的发现Severus眼中的就是他,而不是他父亲的儿子。

他喜欢Severus那么那么多的地方,但也有同样多的地方让他恼火到死。Harry忍不住微笑。

他们的谈话总是聪明又具有挑战性。他们开始研究一种新的睡眠魔药。这刺激极了。因为有良好的魔药知识,Harry能够看到Severus的脑海中是怎样构建创造一剂魔药的,而这让他敬畏。

Harry几乎要大笑出声了。Harry Potter为Severus Snape疯狂?谁能想得到?Sirius绝对会对此狂吠不已,但Harry担心这可能太迟了。

连堂魔药课一如既往。Severus因为不集中注意力吼了他三次,还因为他和Hermione说话扣了Gryffindor五分。这是他们商量好的部分,让Harry每周五晚上的禁闭更自然。

他离开魔药教室时他的同学们都在怜悯他的坏运气,他却略觉得意,同时完全无视了Hermione洞悉的笑容。

他们刚走到通往上方的楼梯时,Harry的包松开了,里面的东西掉了一地。

“该死,”Harry一边抱怨一边捡起他的东西。“走吧,Hermione,”Harry对她说,同时抽出自己的魔杖。“变形课上见。”

“好吧。”

Hermione离开去找Ron,Harry用魔法修复了自己的包。他正将自己的东西塞回包中时,两只脚出现在他面前。他以为会看到Malfoy,抬起头却惊讶的发现Zabini站在那里。

站起身,Harry打量四周。空无一人。

“嘿,Harry,”Zabini十分和气的说。

“你好,Zabini,”Harry谨慎的回应。

Zabini对他皱眉。“你可以叫我Blaise的,你知道。”

Harry猜疑的打量他。“好吧,Blaise。”

一个大大的微笑浮现在Zabini唇边。“我喜欢听你说我名字,”他说,接近Harry。Harry后退,碰到了墙。Zabini一只手撑在Harry头边的墙壁上,走得更近了。Harry紧紧握住自己包的背带,另一只手里还攥着魔杖。

“我要去上课了,”Harry直接说道。

“我也一样,”这个Slytherin说。“我只是想看看你是不是一切都好。”

Harry眨眨眼。“什么?”

“好吧,Snape今天真是非常恶劣,”他解释。“我只是——”

“我承受Snape的废话好多年了,”Harry说。“我完全有能力应付他。”

“说的好,”Zabini说,侧了侧头。“你知道,如果你愿意,我或许能让他稍微放过你一点。”

Harry的眉毛扬起。“噢?怎么做?”他发问。听起来不错。

“好吧,如果他发现你对Slytherin的态度好些了,”Zabini解释。“他也许不会再把折磨你当作他的天职。”

Harry克制不住的露出反讽的微笑。“我很怀疑,”Harry说。“这似乎已经成为他的专职。”

“别这么悲观,”Zabini说,回以微笑。

“好吧,多谢,但算了,”Harry说。“我认为我能——”

Zabini压上他的嘴唇打断了他的话,同时他的身体将Harry压到了墙上。片刻后Harry才回复神智将Zabini推开。Zabini被推得坐倒在地,Harry举起了魔杖。

Harry下意识的释出一个诅咒。

他注视Zabini在诅咒下翻滚了一会,然后才停下咒语。Harry让他从全身爬满昆虫的感觉中恢复了一会,然后俯身贴近他。

“再敢碰我,Zabini,”Harry胁迫的说,“我用的下个诅咒将会是割掉你的蛋蛋。”

Zabini的双眼恐惧的睁大,强撑自己坐起身。

Harry这才召唤自己的东西,让它们落入包中,然后扣紧包走开。

************

Severus用力摔上办公室门,听见所有的东西被震得嘎吱作响。该死的杂种。他私人房间的门在他通过后同样被摔上。

我确信那没什么。

没什么?怎么可能没什么?Zabini个该死的漂亮男孩。

Harry喜欢

并且和Harry同龄。

Harry不在乎。

Blaise将Harry抵在墙上,他们的双唇贴在一起的景象再次浮现。

Severus挥手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扫了下去。

那只是Harry的一个实验性尝试。

Harry可爱的微笑盛开。Zabini回以微笑。书架是下一个,它倒在地上,架子上的书散落一地。

“Harry是我的,”Severus咆哮。

Harry是你的。

甚至还没有一个月,这个小崽子已经看上别人了。更多的小瓶子碎掉了。Severus曾经以为这一次他每一件事都做得很好。

你应该在有机会的时候让Harry以他想要的方式碰触你。

但Harry已经太过接近Severus的心了。

一个大釜横飞过房间。

反正他离开更好。

该死的绝对不行。

Severus深呼吸。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然后轻轻将手上贵重的高脚杯放回架子上。

他仍然需要你。

或许吧,但并不足够。Harry和他结束了。

不!

他让Zabini碰他。怒火再度闪现,痛苦几乎要将Severus撕裂。为什么他不能保有任何纯粹美好的事物?为什么每一个人终将离开他?

Severus打开防护咒,并且,无视自己造成的满室狼藉,转身走向他的威士忌储藏间。

*************************

总体来说,这是个不错的夜晚。Harry有些庆幸今晚他不必要去地窖报道。他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他在Severus的床上的确睡得很好,但在那里的睡眠总是常常混杂着其他什么。

做完了大量的家庭作业后Harry非常高兴终于能睡觉了。Ron试图用缺失每晚的性爱来打趣他,但Harry只是简单的耸耸肩咧嘴一笑,弄得Ron挫败得要命。

****************************

Lucius站在Voldemort的王座前,等待他早前和Draco的谈话的回应。他刚刚将他们的谈话内容如实汇报黑君主,现在正期盼能得到好点的回应。

“他确定?”黑君主问道。完全无法分辨他到底是怀疑、好奇,还是仅仅在拖延他用诅咒痛苦折磨Lucius之前的等待时间。

“是的,主人,”Lucius简短回答。“他正和某人交往中。他表现得完全无视Draco的接近。”

“谁?”

“我们尚不能确定,”Lucius说,然后匆忙加上保证,“Draco正在尽全力探查。”

黑君主的视线直接而强烈。Lucius毫无动摇的对上他。

“很好,Lucius,”黑君主最终叹了口气说。“我相信你。Draco限期延长。不过,我并不高兴。”

真是个大惊喜。“我知道,我的主人。”Lucius垂下双眼。“我很抱歉没有带来更好的消息。”

Voldemort从王座上站起身,挥去他的道歉。“毫无疑问,”他说。“来吧,我需要为我的失望找个发泄口。”

糟糕透顶。“去哪里,我的主人。”

“我相信我们应该去拜访Surrey。”

******************

Harry感到自己正得意非凡的注视女贞路四号。这让他迷惑,因为他从未在观察他亲戚的房子时有过类似的特殊感觉。

两个穿着黑袍的身影出现在他视线的前方。他们同样面对着房子。

“开始,”Harry说。

开始?

这两人举起手臂,Harry能清楚的看到他们的魔杖。光芒从魔杖尖端射出,但似乎被房子周围某种看不见的屏障挡住。这两个人继续向房子施放魔咒,没过一会儿又有其他人加入,但那屏障始终巍然不动。

“毫无反应,主人。”

主人?

Harry举起自己的魔杖,嘶吼出他从未听过的咒语。那是一种让Harry希望自己从未听过的冰冷、尖利的声音。但这个诅咒同样什么也未做到。

Voldemort挫败的怒火在Harry体内涌起,Harry开始挣扎。他努力探向自己和Voldemort之间的意识连接,决心要断开连接。

Voldemort的动作更快。

“非常好,”Voldemort说,“一个小小的缓刑。不过我现在已经获得你的注意了,Harry,并且我意欲充分利用这一点。”

不!Harry的意识在尖叫,但他能感觉到Voldemort冰冷的思维触觉收紧了对他的掌控。

“Nott,McAbe,”Voldemort叫道。“去二号地点,立刻。”

Harry一边努力集中精神一边模糊的意识到他们移形幻影到了另外的某个地方。他试图将他们屏蔽在外,但Voldemort的存在带给他的持续不断的头疼使他无法集中。

一个男人被拽到他的面前,扔在他脚边的地板上。Voldemort问候这男人,但Harry开始惊恐。Harry非常清楚Voldemort想要做什么以及为什么。

Harry和自己的精神防卫以及此刻的自责做斗争,不懈的努力切断连接。Voldemort举起自己的魔杖。

当第一个魔咒射出时Harry尖叫着从梦中惊醒。但疼痛并未停止。Voldemort牢固的掌握着精神连接,而现在Harry无力摆脱他。

天啊这简直太糟了。那么多的疼痛。无止境的持续。Harry翻腾挣扎。Voldemort怎么能做到?那个可怜的男人被强迫承受了多少痛苦,仅仅是为了折磨Harry?

平息的片刻,Harry强迫自己离开床蹒跚走向自己的包。他需要魔药,任何能让一切停止的东西。但包里没有任何有帮助的东西。该怎么——

Severus。他必须去找Severus。

套上长袍,他摸索着走下台阶,在另一个咒语开始发作时摔下了两阶台阶。他挣扎着站起,全凭纯粹的希望支持自己的身体。

他设法抵达了地窖,虽然他不知自己如何办到的。Severus的门没有对他开启。他敲门。没有回答。他又敲了敲门。

疼痛再度来袭,Harry双膝着地。用外套裹紧自己,他继续敲和抠挠着门。Severus在哪里?

哦,上帝。也许他被召唤了。也许他就在那里。

另一波痛苦袭向他,让他全身僵硬。Harry等它缓解后再次敲起了门。

他持续不断的敲击那扇门,虽然他的拳头变得绵软,他的抠挠变得无力。门上的木头碰破了他的皮肤,他的指关节开始流血。

强烈、抽动的疼痛再次袭击他,他跌靠在门上。

Severus在哪里?为什么他进不去?

*****************************

Severus醉醺醺的走进他的实验室。感谢梅林他没有在怒火中烧的时候进到这里。他胡乱摸索着直到他找到自己想找的小瓶,一口吞下里面的药剂。Severus自己把自己灌醉到如此地步。

他厌恶自己。他早该知道不应相信一个Gryffindor,特别是一个年轻、毫无经验——

美丽、忠诚的——

Severus嗤之以鼻。忠诚,千真万确。
“Severus?”

棒极了。

Severus一边整理自己的外表一边走回办公室回应壁炉。

“我在,校长?”Severus疲倦的说。

“我很抱歉这么早打扰你,Severus。”校长的表情像Severus的一样疲倦,这让Severus立刻警醒起来。“但Harry似乎失踪了。”

痛苦再次穿透他的胸口,Severus吞咽了下喉头的肿块。这可不是Zabini第一次用Draco的级长室安排自己的约会了。

Severus疲劳的叹气。“他现在17岁。我相信他只不过是——”

“Severus,”Albus打断他,声音严肃。“Harry姨妈家的房子昨晚被袭击了。”

梅林保佑。

“然后?”Severus屏息追问,祈祷没人受伤。他不认为Harry能承受得起,即使他并不喜欢那里,他知道Harry不希望他们受到伤害。

“Dursley一家没有受伤,”Albus告诉他。“他们进不去那栋房子,但Voldemort的魔力记号出现了。”

“这意味着他去过那里,尝试过了。”

“是的。”Dumbledore肃穆的点头。“这还意味着他有隐藏意图。他可能试图建立起和Harry的精神连接并强迫他观看。”

Severus战栗。

“我们还收到匿名举报说昨晚有一场食死徒袭击。”

“噢?”Severus没有听到任何有关Harry的家或是暗杀计划的消息。“谁?”

“核保部的Babbit先生。”

“黑君主也出现在那里了吗?”他很少出席个体暗杀,除非目标非常重要。

“是的,并且我恐怕场面非常残忍。现场的损坏的和黑魔法残留表明他们折磨了他们的牺牲品数小时。”

Severus困惑。Babbit肯定并不那么重要。除非他只是想——

通过连接折磨Harry。

“Weasley先生说Harry和他们大概十点左右就上床睡觉了。但他现在并不在宿舍或者公共休息室。城堡内的大范围搜索已经做好准备,当然必须是谨慎的,但考虑到他可能会趋向于找你——”

Albus的声音减弱,而Severus的胃部猛然紧缩。他感到血色从脸上褪去。黑君主杀死Crabbe的幻像曾经穿透Harry的防御。Harry是否来找他了,就像Severus曾经告诉他的那样,或者他去找Zabini寻求安慰?Blaise不可能知道怎么应付一个尖叫、痛苦的Harry。Blaise应该会来寻求帮助。

“我会去搜寻地窖,校长,”Severus保证。

“谢谢你,Severus。”

Albus从壁炉中消失,Severus飞快的穿好衣服。他冲到门口,猛地打开它,差点被滑倒在脚边的身体绊倒。

梅林啊。

Severus小心的翻过Harry的身体,在看到他脸上明显来自于疤痕的干涸血迹时忍不住瑟缩。Harry的右手同样沾染着血迹,关节和指尖上伤痕累累。

当Severus用防护咒封闭自己的房间时,他忘记加入Harry的进入许可。

Harry进不来。

Severus小心翼翼的抱起失去意识的躯体,将他抱到自己的私人卧室里。

他来找你,就像你反复要求的那样,而你将他关在门外。

Severus心中涌起自责。不管Harry是否有性伴侣,不管他是否与人私通,照顾他仍然是Severus的责任。

你告诉他你会帮助他。

Severus努力想要无视那声音,那将每一句刻骨的指责在他脑海中回响的声音。他将Harry放在床上,迅速找来一条微湿的毛巾,擦拭他脸上的血迹。

Harry惊跳,用力的抽了口气。

“嘘,”Severus说。“会好的。”

碧绿双眼大睁,混乱的打量四周。“Se—Severus?”

“我在,Harry。放送。”

“进不来,”他喘息,声音嘶哑。“好累。进不来。”

“我知道,Harry。”Severus痛苦吞咽。“抱歉。”

仍然喘息着,Harry耳语,“那么疼。”他的肌肉伴着Severus用温毛巾在他前额持续不断的擦拭而放松下来。“不能进来找你。”他的眼帘颤动着闭上。“好累,”他低语。

Severus抚摸着Harry的头发看他再次入睡,诅咒自己的脾气和该审判的占有欲。他将Harry拥入怀中,像抱着救生索般紧紧搂住。

他应该在他身边的。他应该能控制住自己的。

他所遭受的这一切都是你的错。

“我很抱歉,Harry,”他在纠结的黑发间低喃。Severus持续的抚摸Harry的头,轻轻摇晃着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他的双眼烧灼、喉头紧绷。“那么抱歉,”他哽咽。

这就是你这一生的故事,不是吗?

Tags:
翻译 » 'To Have' Series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6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