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in the sun 02

[不指定 2011/08/29 16:23 | by 月下珠 ]
| |

第二章     入学





回学校的路上一如既往的无趣。

被母亲责骂后,James也失去了继续恐吓小Abi的兴趣,找到包厢放好行李后,无视Albus坐立不安的表现,倚在座位上假寐。

到不是说他对Albus毫无兄弟爱,只不过以他平时的行径来看,这个时候认真安慰Albus反而有可能让对方的惊恐更加严重。

好吧,James撇撇嘴,反正这事也用不着我操心。

果不其然,没多一会,Rose、Teddy、Victoire走马灯般的来晃了一圈,无非就是安慰第一次离家的小Albus。

我当初怎么没这待遇。James有点吃味的在心里嘀咕,不过很快又想到自己当初是父亲亲自送到学校的,不由得意的挺了挺胸。

虽然知道跟弟弟吃这种醋很幼稚,不过心里还是偷偷自我满足了下——比起Abi,父亲还是最重视我的!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结束了。一下火车,就听见海格大嗓门的喊着:“一年级的新生到这里集合。”

小Albus明显很犹豫。他从小就怕生,虽然海格也是家里的老朋友,可对陌生环境的恐惧还是让他鼓不起勇气离开哥哥身边。

鼓励的拍了拍Albus的肩膀,James却故意说道:“小Abi不敢离开哥哥吗?喔哦喔哦,果然是还没长大的妈妈的宝贝……”

“才不是!”Albus涨红了脸,近旁的Rose也投来不赞同的视线,James却只是耸了耸肩。

“谁知道呢,毕竟我可不是那个不敢去新生集合处的家伙啊。”

“谁说我不敢去……我只是在整理行李!”愤怒的瞪了James一眼,Albus气鼓鼓的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向海格走去。

Rose走过来碰了碰James的肩,满眼笑意,“欺负弟弟就这么好玩?”

James夸张的做了个惊讶的手势,“不要说你没享受过这种乐趣。”

Rose嗤之以鼻。“不要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行了行了,新生都已经出发了,我们也该去搭马车了。”

James不置可否的哼哼了两声,提起行李跟着Rose向马车走去。经过车前时,James顺手拍了拍站在那里的长相恐怖但却温顺的夜骐,引来Rose疑惑的注视。

“你看得到?”

“什么?”

“夜骐。”

“一直都看得到。”

Rose皱了皱眉,“这可真奇怪,我听说只有见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到夜骐。”

“或许又是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什么能力吧?”James对这个问题并不在意,“……不过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像Hermione阿姨了。”

Rose又拧着眉头思索了会,才摇摇头放弃。“回头我去图书馆查查看。”

“哦天哪,饶了我吧!”James夸张的哀嚎,换来Rose怒视。“行了行了,我们快上车吧。”接过Rose的行李扔上马车,James率先跳了上去。

无奈的叹了口气,Rose紧跟在James身后爬进了马车。



开学晚宴进行得相当不愉快。

早知道就不要吓小Abi了。

James看着坐在Slytherin餐桌角落里泫然欲泣的Albus,忍不住呻吟一声,用额头重重敲上了餐桌。“天哪,我会被家里的猫头鹰烦死。”

不知道分院帽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在长时间的犹豫后居然将Albus分入了Slytherin。梅林知道,小Albus可一直是个纯良又胆小的孩子,到底哪里让分院帽看出Slytherin了——可怜的小Abi,今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伙计,”肩膀上挨了重重一下,Rick幸灾乐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恭喜你,这下你们家又有机会上预言家日报的头条了。”

James头也不抬的回了一拳,有气无力的说道:“让预言家日报见鬼去吧……这机会让给你了。”

“敬谢不敏。”

战争结束十九年,战后创伤和大战英雄早已一起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最近几年他们家已经很少被预言家日报的捕风捉影所打扰了,但Potter与Weasley家的孩子居然进了Slytherin这种事情可不同寻常,不知道又会被预言家日报写出些什么来。

还有Albus,虽然父亲已经一再安慰过进哪个学院都一样,但他现在肯定难过害怕得要命——真不该吓他。

虽然爱欺负弟弟,可James本质上还是一个好哥哥,想到之前吓唬弟弟的话居然成真,不由得隐隐有些愧疚。

扭过头,朝Albus所坐的一角望去,发现对方身边不知何时已经坐下了一个金发男孩。

James眯起了眼……是那个在站台上见过的男孩,名字似乎是什么星座的那个。

男孩跟Albus不知在说些什么,不一会,就见刚开始还沮丧的低着头的Albus猛的扬起了脑袋,脸上染着愤怒的红晕。

喂喂,好像不太妙……

正想着,Albus已经扑上了对方,金发少年似乎愣了一下,紧接着就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James吃了一惊,从座位上跳起奔过去,和Slytherin的高年级们一起分开了两人。

想要质问Albus为什么刚开学就惹事,却在看到弟弟紧闭的嘴唇和涨红的双颊后放弃——虽然平时懦弱爱哭,可真正下定决心的时候,除了父亲是没人可以从他嘴里撬出真相的。或许是吓唬弟弟的负疚感发作,之后James认真叮嘱了番诸如‘学院不分高低,父亲是不会生气的。’‘进Slytherin要小心安全,跟同学要好好相处。’之类让人惊讶的好哥哥发言,但从Albus泪汪汪的双眼来看,很难说这番讲话是否有发挥任何作用。

到最后,James也只能怀着隐隐的担心赶在宵禁前回了寝室。



果然接下来的几天并不轻松,虽然家里对Albus进Slytherin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平淡,父亲还特意写信叫James好好照顾弟弟,想必Albus那边也去了信安慰,只是每一次见到Albus,对方的脸上都带着伤。自己的弟弟自己欺负可以,可Malfoy家的小兔崽子要动他可得掂量掂量。James咬牙切齿的开始计划要为Albus报仇。

然而还没等到他动手,就听到了Albus和Scorpius魔药事故双双入院的消息。


James一边诅咒着一边向医疗室走去。不用想,这次肯定又是那个天蝎小子搞的鬼,他可不信Albus有这本事把自己炸到入院。

这会正是上课时间,走廊上空荡荡的,秋日下午的阳光从外侧墙壁上的格子窗铺洒下来,在地面上印下一个个金黄的光斑。空气中传来好闻的清新气味。

James的愤怒奇妙的缓和了下来,微微放缓了脚步,边走边想着要怎么对父亲说Albus的事情。不知道大战英雄的身份能不能让学校破例给Albus换个学院。

正沉浸在思绪中,突然间传来的一阵低声谈话让他不由自主的顿下了脚步。

听起来,像是父亲的声音。

James迟疑了一下,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没有直接走上前去确认,而是轻轻向声源处走近,躲在一个盔甲塑像后悄悄张望。

的确是父亲。虽然背对着他,但父亲的身影和那头标志性的乱发他不可能认错。而在他面前,站着的赫然是James曾在站台上见过的那个金发男人,Scorpius的父亲。

“……你到底叫我出来想干什么,Malfoy?”Harry的声音显得十分不耐。

“老朋友叙叙旧,不行吗?”金发男人——似乎是叫Draco Malfoy,他隐约记得——的脸上挂着一副看起来就很欠揍的懒洋洋的表情。

“哦?”Harry的尾音上扬,James几乎能想象到偶尔出现在父亲脸上的眉毛上扬的表情。“我可不记得我们之间曾有过任何可以称之为友情的东西,从前没有,想必今后也不可能有。”

“是吗?”Malfoy的声音中毫不动怒,反而有着一丝戏谑。“没有友情,总有点别的什么吧?比如说,现在躺在里面……”Malfoy朝医疗室的方向比了比手势,“……的那个。”

空气突然紧张了起来,虽然看不到父亲脸上的表情,但从他绷紧的双肩,可以感觉到他的怒气——这从Malfoy警惕起来的表情也可以看出。隔了似乎有一世纪那么久,Harry压抑着怒火的声音才传出来:“管好你的儿子,Malfoy,我不希望看到Albus再受到任何伤害!”说完便转身想要离去。

James听见Malfoy极不贵族的咂了下舌,眯着眼注视了一会儿,突然快走几步追上Harry,伸手扣住他的手腕,将黑发男人按在墙上——狠狠的吻了下去!

James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脸涨得通红,血液在体内愤怒的奔腾,克制不住的几乎想要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咒语统统掷到那个无耻之徒的身上!

然而Harry的反应比他更快,只是一秒的迟疑,Harry已经一拳揍到了Malfoy的肚子上,并趁着后者吃痛弯腰的瞬间迅速抽身离开,魔杖已经稳稳在手,指向金发男人。“Malfoy,不要逼我动手。”

Malfoy抽了几口气,才站起身抚平长袍,脸上闪过一抹难以辨明的情绪,冷嗤。“Potter,你表达久别重逢的喜悦的方式还真……特别。”然后挺直脊背,昂首离开。

Harry的魔杖一直警惕的握在手中,直到看到Malfoy远去才松了口气放下,静静站立了片刻,才向医疗室走去。

而盔甲的阴影中,James怔忡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脑海中一片混乱……


Tags:
原创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48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