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Night And Forever

[不指定 2011/08/29 16:21 | by 月下珠 ]
| |
CP本本子文,时隔很久后想起问宁宁放出了,连废渣后记一并搬上…………




“Hi,伙计,今天干得不错!”刚从赛场上退下来,迎接Harry的是队友欢快的夸赞。

脸上仍然洋溢着克制不住的兴奋,Harry与队友用力一击掌,“你也不错,Willy,150分时那枚进球简直太关键了。”

“别谦虚了,”Wood从后面过来,用力揉了揉Harry被赛场上的风吹得更加凌乱的黑发。“老实承认吧,你现在开心得要死——从Krum手中抢到金探子——要知道这才是你签约后的第一个赛季。”Wood的声音里有止不住的骄傲,毕竟Harry可算是他一手教出来的。

脸上咧起一个大大的笑容,Harry的声音里有着克制不住的骄傲和热切。“Krum真的很厉害,真正面对他才感觉得到,他飞行的速度和对扫帚的操控都太……”

“行了行了,不管怎么样都是我们的小Harry更棒,你在赛场上证明了这点不是吗?”Kevin带点酸味的开口打断Harry对对手的称赞,作为上个赛季中英格兰巫术队的搜捕手,他一次也没从Krum手中抢到过金探子。

注意到Harry有点尴尬的表情,Kevin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Harry的头顶。“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不要想那么多,我只是……呃,要知道上季比赛后Krum可从来没夸奖过我,”说着,Kevin滑稽的挤了挤眼睛,“这伤透了我的心。”

“得了吧,Kevin,你这样说就像是爱上了他一样!”有人戏谑的起哄。

休息室中爆发出欢快的大笑,抚平了Harry作为新人的些微紧张。



Harry微笑,加入英格兰巫术队真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好吧并不真算是什么选择,他只不过是乖乖的等着Ron和Hermione对那些发来邀请函的球队的审查结果罢了,顺便一提,他们足足审查了三个月。

总而言之,这支经过他的好友们千挑万选最终雀屏中选的球队,果然一如预期中美好。优渥的酬劳,融洽的团队气氛,很有实力的队友,充满活力的队伍,没有人会因为他‘大战英雄’的身份而给他特别待遇,并且还有学校时期非常照顾自己的学长Wood在,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完美的最佳选择,除了……



Wood突然搭在他肩上的手臂打断了他的思绪。

“……可惜最后两年因为大战的关系没有再举行魁地奇,要不真想看看斯莱特林们连败后沮丧的嘴脸。”Wood愉快的说,并未注意到休息室里突然的沉默。

“喔哦,那说不定很有趣,毕竟我们早就看腻了格兰芬多们连败的嘴脸。”懒洋洋的腔调在门边响起,Harry猛然转过身,不出意外的看到熟悉的金发。


除了Draco•BLOODY•Malfoy!


谁知道命运到底是在开怎样的玩笑,加入球队不到一个月,英格兰巫术队的经营者就易主了,新上任的东家是战后由魔法部宣称‘作为间谍’付出了‘巨大牺牲’并为战胜伏地魔做出了‘杰出贡献’,声望如日中天的Malfoy家族。作为Malfoy家族的现任族长,Draco Malfoy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球队的新东家。

哦该死,在学校里斗了7年的死对头——好吧后面两年其实Malfoy并没在学校里出现——突然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再没有比这更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好在Malfoy除了偶尔来看看他们的练习和比赛外,并未做过任何干扰球队运作的事情,也未曾像Harry暗自警惕的那样做出任何针对他的举动,甚至可以说根本不与Harry做任何额外交谈,学校里的针锋相对仿若过眼烟云。


毕竟两年未见,也许他们都已长大,学校里的恩怨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有意义。


不知为何,这想法让Harry心里隐隐不快。

转过身,丝毫不同于队友们有些戒惧的表现,Harry模仿Mafloy的招牌表情挑衅的扬了扬眉。“格兰芬多们连败的嘴脸?没记错的话,Malfoy你可是一次也没有看到过吧,真是可惜。”

言辞间毫不掩饰的暗指Malfoy一直以来从未赢过他的事实,却没有如预期的反击,Malfoy只是轻描淡写的撇了撇嘴,直接转向队长Bennie——让蓄势准备迎接一场久违的唇枪舌战的Harry十分失望。

“Bennie,跟我来下。”



随着Bennie和Malfoy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休息室里又恢复了平时的活跃,队友们大声互相打趣着,仍然沉浸在刚刚胜利的兴奋情绪中。

Harry却怎么也没法像刚才一样欢乐起来,不知为什么,Malfoy的无视竟然让他十分失落,并不仅仅是挥出的拳落空那样的感觉,有点好像被熟悉多年的老友抛弃了一样——呸呸,谁跟那个臭鼬老友了!

Anyway,一个斗了多年彼此视对方为宿敌的对手突然抽身而退应该是件好事,Malfoy他肯定是知难而退自动认输了!——乐观的小狮子如是想着,将刚刚的失落抛到一边。



Lamb and Flag,伦敦最古老的酒吧,同时也是巫师们私下喜欢混迹的麻瓜场所之一。在这里不但可以观察到有趣的麻瓜文化,而且因为酒吧本身的古典风范,不会有人对巫师们奇怪而不合时宜的着装产生不必要的兴趣,因此广受欢迎。

不过虽然如此流行,Harry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理由是球队BOSS对本场胜利的奖励,今晚所有消费BOSS签单。虽然球队待遇优厚,可有人请客总归是件愉快事,更别提现在是赛季中,按以往规矩是要禁酒要赛季结束的,BOSS的直接放行可让球队的家伙们乐坏了,Harry‘我不喜欢喝酒’的抗议被直接无视,连Wood都放下了对斯莱哲林的成见,跟Kevin一起架着Harry幻影移形到了酒吧门口。


早说了我不喜欢喝酒啊!

队友们都在兴高采烈的碰杯,只有Harry愁眉苦脸的看着眼前的麦芽酒。对于只喝过黄油啤酒的他来说,俗称苦啤酒的麦芽酒口感实在难以接受。

“Hi,伙计,怎么不喝?麦芽酒不合你胃口?”一个醉醺醺的家伙扑了过来,拿起Harry的酒杯一口喝干。

干得好,Willy!

还没等Harry在内心欢呼完,Willy俯身一把拉起他,“这么淡的酒的确是没什么味道……嗝……难怪你不喝。这里,”Willy把他拉到吧台边,向酒保叫道:“Long Island Iced Tea(注1)。”

长岛冰茶?酒吧还卖茶?Harry狐疑的接过酒保递过的杯子,颜色很漂亮,看起来的确像茶。在Willy的催促下,Harry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但立刻皱着脸将杯子放下了。又涩又辣,根本没有一点像茶!

“喔哦,小Harry连一杯酒也喝不了?麻瓜们可都是用冰茶来称呼这种酒的……嗝……Bennie——”看到Willy扭头打算把队长叫过来大肆宣扬,Harry急忙扑上去捂住队友的嘴。

“谁说我不能喝了!”事关男子汉的面子问题,Harry努力挽回局势。

“好吧,这只是一杯小小的冰茶,战场上的大……嗝……大英雄不会连这都对付不了吧?”

Harry怒视过去,但对方醉醺醺的显然并不会注意到他的不悦,仍然口齿不清的催促着他喝。

头疼的叹了口气,看来这个醉鬼暂时不会放过他了。

犹豫的将视线转向吧台上那杯颜色很漂亮其实很难喝的酒——既然叫冰茶,那度数大概不会很高,就当在喝Snape的魔药——这么想着给自己鼓了把劲,Harry拿出格兰芬多的勇气举起酒杯一口吞了下去,转身对上目瞪口呆的Willy。“不就是一杯酒吗……@@”

语音未落,Harry已经趴倒在吧台上。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来到酒吧时,Draco Malfoy还是忍不住揉了揉鼻梁。

喝得不太醉的英格兰巫术队队员们正在表演类似‘喷火’‘物品漂浮’之类的小把戏来逗乐麻瓜客人们,烂醉如泥的几个则要么是搂着一脸不情愿的麻瓜大谈特谈魁地奇,要么就是东倒西歪胡言乱语着,还有时不时抽出魔杖似乎想要做什么的。倒是Potter,出乎他意料的,却是当中最清醒的一个,现在正坐在吧台前看似认真的和酒保讨论着什么。

有点好奇的,他凑近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所以说,你这个……这个什么?血色马里?(注2)(酒保小声纠正:血腥玛丽)对就是这个名字,这个血腥马里的味道一点也不血腥,建议加入一点岩壁灰蝙蝠的血,可以改进它的颜色和口感。”Potter一本正经的提议道,同时拿起吧台上的又一杯酒一口喝下。“啧,”Potter咋了下嘴,“这个叫什么?粉红佳人?这个名字不好,而且味道偏甜,建议加入疙瘩藤粉末中和甜味……”

Draco的下巴掉了下来,Potter?在提供魔药学方法的调酒建议?跟一个麻瓜酒保?梅林,这是他经历过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看到麻瓜酒保不胜其扰的可怜表情,Draco咳嗽一声,

决定在Potter做出更可怕的建议之前打断这场荒谬的对谈。

“Draco!”转过身来的Harry惊喜的尖叫,无视Draco受到惊吓的表情,送上一个大大的微笑。“真高兴见到你!快坐下一起喝一杯!”

“Potter,你还好吗?”Draco警惕的问道,老实说,Potter老朋友般的表现吓了他一大跳,如果不是Malfoy的教养在克制着他,他差点都想伸手探探Potter额头的温度了。

他到底喝了多少酒……

“嘿,伙计,别这么见外,叫我Harry,我们都认识……”Potter歪起脑袋算了算——不得不承认,这个动作非常可爱。“8年了不是吗?”拉拉Draco的衣角,“你怎么能对一个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以姓相称!快坐下,一起来喝一杯。”


老朋友。


脑海中一瞬间闪过霍金夫人店里的初遇,火车上伸出但被拒绝的手,第一次飞行课上的针锋相对,学校生活中每一次辛辣的互相讽刺,以及五年级圣诞假期,接受父亲的安排转校前,带着无法名状的渴切和失落,深深凝视过的那个身影。

也许将是仅此一次……

想到这点,Draco毫不吝啬的对Harry回以微笑。“说得没错,Harry。”



那晚之后的时光对Draco来说如梦一般美好,不,或许在梦中都未曾有过。

他和Harry愉快的闲聊,回忆彼此的学校生活,为学生时期的胡闹而大笑,就连当时最恶劣的恶作剧,此刻看来也像是无伤大雅的小把戏一般可以拿出来随意谈论——就仿佛他们不是分隔了两年多,而是分隔了二十多年,以至于旧日光阴都已成美好回忆一般。

就那样不知聊了多久,喝了多少杯酒,直到魔法部来人处理‘巫师大规模引起麻瓜注意’的事件,两人还意犹未尽的幻影移形到了Harry家中继续‘叙旧’。

接着,在酒精和Harry朦胧碧眸的双重诱惑下,他失去控制的吻上了Harry——渴望了那么多年的,甜美柔软的嘴唇。

Harry仿佛被小小的惊了一下,接着就顺从张开了嘴,投入到这个吻之中。

直到Harry在他身下,脸上布满情欲煎熬的红晕,口中不断释出醉人的呻吟,他都有些不敢相信一切居然会这么顺利。安排球队去酒吧确有私心,但他从未想过能得到这样的盛筵作为回报,最好的猜想,也不过是借此和Harry缓和关系。

而现在,他正疯狂的侵占着这具美妙的身体,过去两年中一直在梦中折磨着他的翡翠绿蕴满朦胧水雾,仿佛正在渴求着他的每一下抚触。


太过美好以至于缺乏真实。


身下Harry发出喜极的尖叫,收缩的紧窒让他喘息着高潮。捧着Harry的脸颊热切的亲吻,几不可闻的低喃后,两人肢体纠缠着陷入沉眠。



Harry呻吟着清醒过来,头痛欲裂。

小心的张开眼,看到熟悉的天花板和空荡荡的房间,不由得松了口气。

看来昨晚真是喝太多了,Harry迷迷糊糊的想着,居然梦到和Malfoy愉快聊天并且还……还……

因为某些浮上脑海的尴尬记忆而涨红了脸,Harry鸵鸟状的拉起被子蒙住自己的头,想将尴尬的回忆一并埋葬在黑暗中。

为什么会做那种梦啊,还那么真实,他确定自己从未有过那方面的想法和倾向的!而且对象还是那个Malfoy……哦上帝,他梦里还一直叫他Draco……

头更疼了,同时四肢的感觉逐渐恢复,刺痛感阵阵袭来。Harry忍不住蜷缩了下身体,随之而来的是,下身某个难以言说的地方被牵动带来的钝痛。

身体整个僵住,不好的预感笼上心头,犹豫了片刻后,忍着身体的抽痛,Harry小心翼翼的坐起身,拉下被子,低头看下去——

目光所及之处,隐约可见几处淡色的痕迹,即使没有过性经验,也不难推断这便是传说中的吻痕,更别提扣在胯部两侧的青紫手印……


Draco•BLOODY•Malfoy!这个混蛋!!



Harry一脸怒色的瞪视着自己的更衣柜。

路过的Willy好奇的往里看了一眼,忍不住吹了个口哨。“玛格丽特,这是这周来的第几束了?Harry,你有个浪漫的秘密倾慕者。”

浪漫……见鬼的浪漫!这是羞辱!

Harry愤愤的抽出花束扔到地上,用力关上更衣柜的门,不理Willy的打趣,抱臂靠在柜门上生闷气。

上次那件意外后——没错,那是意外!——他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两天,才说服自己一切都是酒精的错,而且他是男人,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没什么大不了的,Malfoy那个混蛋也不会经常出现在球队,一切都会和从前一样。

第三天,在球队经纪人的不断的催促后,勉强回到球队准备恢复训练,没想到一开更衣柜就被从里面滚落的大把花束当头砸个正着,一回头,正对上Malfoy似笑非笑的眼神,怒火中烧的Harry差点当场制造一起‘战争英雄Harry Potter对现任球队老板施咒’的新闻。

Wood为此还以学长身份对他私下进行了一场‘不要把学生时期的学院纷争看得太重’的训诫,让他无比沮丧。

这一切明明都是那个Mafloy的错!他在羞辱我!!他就是想看我出丑!说不定他已经跟预言家日报通风报信,告诉他们Harry Potter是个该死的同性恋,而且还是下面的那一个。

心惊胆战的等了几天,没有任何这方面的动静,预言家日报上一如既往的刊登着他的第N任根本没见过的心爱女友的访谈,回忆他们之间让人心醉的甜蜜爱情——恶~~~~~

Harry这才放下心来,也许Malfoy也并不想将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出来。但烦心的事并未就此结束,他的更衣柜里每天都会出现新的礼物或花束,并且从不留下任何片言只语的说明,队友们戏谑的称他有一个神通广大的秘密爱慕者,甚至不用通过猫头鹰,都能把礼物直接放到他的更衣柜里,却从不现身。

只有Harry知道,这一切绝对都是那个Malfoy搞的鬼,就从他看他的眼神和最近出入球队训练场的频率都能猜出来。

该死的,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Harry回想他和Malfoy长久以来的相处。学校岁月里,一直以来所做的似乎就只是互相的攻击和取笑,Malfoy从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将他击倒的机会,有时候他觉得这甚至与学院纷争都没有多大关系,只是单纯的,Malfoy和Potter不对盘。

噢梅林,天知道他有多讨厌Malfoy那种懒洋洋的高高在上的腔调。

不过在某个时候他的这种腔调也挺性感的……

脑海深处一个小小的声音说道,Harry迅速因为脑海中出现的某种画面而红了脸。怎么会想到那个的,Harry忍不住挫败的呻吟了一声,引起刚换好衣服出来的Wood的注意。

“怎么了Harry?你脸好红,生病了吗?”看到队友不太正常的状态,Wood走近俯身察看,“发烧了吗?”说着伸手碰触Harry的额头,身体也因此更贴近了点。

“我没事,”不安的动了动,Harry并不习惯被人如此接近,“我……”

“Potter、Wood,可以解释下你们现在在做什么吗?”

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听到熟悉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Harry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微微侧过头,之前被Wood挡住的视线中出现Malfoy倚着休息室墙壁的身影,不知为什么,虽然他此刻面无表情,但Harry总觉得灰蓝的眼底似乎蕴満了风暴。



Draco的手指掐进了掌心。

Harry的脸颊晕红,双眼仿佛受惊般的大睁着,那么可爱——只是,与他无关。

Wood仍然贴的那么近,是舍不得放开吗?

没错,没错,那么可爱的、纯洁的、诱惑的救世主,谁会舍得放开?

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挫败和愤怒,Draco冰冷的命令道:“Wood先生,请你出去一下,我有事需要和球队的搜捕手谈。”

Wood转过身,张了张嘴想要抗议,随即想到对方是球队BOSS,如果是球队事物的话他并没权利过多过问。

叹了口气,他拍拍Harry的肩,轻声叮嘱了句‘注意身体’,离开了休息室。



一阵难耐的沉默。

Draco一直靠在墙上注视着Harry,不动,也不开口。Harry的视线左飘右移的不愿与Draco对上,那会勾起他更尴尬的记忆,但Draco的视线沉重的仿佛要在他身上钻出洞一般,让他坐立难安。

该死的Malfoy,到底想要干什么?

终于忍耐不住了,Harry抬头对上Draco的双眼,张口欲言……

“这就是你的回答?”Draco的声音中有着不易察觉的痛苦,“你选择……?”

“……什么选择?”Harry迷惑不解,“你在说什么?”

“你们在亲吻……”仿佛没有听见Harry的疑问,Draco直起身缓步逼近。“我看到他在吻你。”

“你在发什么神经!!”Harry受到侮辱般的大叫,“谁亲吻了!!Wood只不过——”

接下来的话被封在了Malfoy毫无预警的压下来的嘴唇间。柔软的唇瓣,带点凶猛的吸吮和啃咬,灵活的舌尖从微分的双唇间探入,纠缠刮搔着口中柔软的内壁和舌头,直至将Harry的呼吸都夺去。

记忆与那一晚重合。

第一个落下的吻是那么小心翼翼,仿佛怕碰碎了什么一般。

之后是热情的深吻,仿佛能燃起火焰般的唇舌,徘徊在肌肤上的柔软指尖,紧扣着身体的强壮双手,燃烧着火焰般的灰蓝双眸……


Harry的喉间释出呻吟,身体迎合的贴近,双臂仿佛有自己意志般的环上Draco颈间。Draco的身体微僵了一下,接着便是更加狂热的亲吻袭来。

不该是这样的,心里这样想着,身体却完全不能配合,双腿虚软得仿佛要支撑不住,只能任由Malfoy不断印下亲吻。

耳畔传来Draco‘Harry…Harry’的不断低喃,脑海里模模糊糊的想着似乎何时曾听见过这样的声音,绝望而又甜蜜。

似乎有些很重要的事没想起来。

想推开Malfoy,大声质问他的目的和意图,想怒斥他叫他滚开,想让自己表现得更像个Potter一点。

可是,到底是什么被遗忘了……

一直逃避着的,模糊的记忆不断轮转,终于定格在最后那句低喃。

是错觉吗?隐隐约约间,似乎曾听见有人在耳边低语‘I love you’。


I love you.

I love you.


那么美妙的,甜蜜的。


适时浮现的遥远记忆,得知Draco转校时心中难以言明的遗憾和失落,偶尔会忍不住模仿的懒洋洋腔调,再见面时心底的小小喜悦。


突然无法再防备和抗拒。


Harry低叹一声,手指紧紧扣住Draco的衣领,迎向又一个亲吻。

睫毛低垂,唇瓣微动——


Draco,Draco,如果是你的话……





注1:长岛冰茶,一种看着像茶的鸡尾酒,口味辛辣,度数比较高。说起来身为巫师的Willy会知道麻瓜世界流行的调酒还是蛮奇怪的,于是作者本人对此硬伤的解释是‘为了剧情发展!’——好吧,此文中任何硬伤以此类推(不负责任逃)。

注2:血腥玛丽,一种鸡尾酒,你要原谅小哈他记不住麻瓜鸡尾酒的名字。




后记:

我有预感宁宁会掐死我orz

拖到最后一个交不说,结果选了一夜情的题材却写了清水文,明明全部情节都是狗血老梗套路还能写成开放结局(好吧其实我觉得不怎么开放……),我的脑子一定是废掉了,废掉了啊!!!H之神快来个雷劈死我吧!!

说回正题,开放结局也是不得已的,毕竟本文时间跨度比较小,因为背景的关系,插入人物却又太多,不知不觉就把有些部分写得太细了,废话多到死,除了上床上得快外,感情进展真是缓慢到自己都想唾弃自己的地步,完全不是短篇该有的设定啊!!

所以断在这里,我觉得该交待的事情差不多已经交待完了,小哈或许还不会立刻接受小D,但他的举动很明显的表现出他不会轻易拒绝。而小D呢,一旦那个所谓的‘吻’的误会解释清楚,想必已经尝到甜头的他绝对不会再放手观望的,毕竟,有些东西,一定要捏在掌心才安全呢。

另外补充一点本来想好但写着写着就忘记在文里插入的设定……小D他是故意买下英格兰巫术队的,理由嘛,大家心照不宣XD

完文感想:我果然是彻底废掉了…………orzzzzzz
Tags:
原创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48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