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 Boy 30

[不指定 2010/09/16 19:01 | by 月下珠 ]
| |

第三十章      我们是一家人





Harry终于明白什么叫做等着另一只靴子落下(注1:)。他曾经以为在Vernon姨父家的生活已经让他明白了这种感觉——看着他的愤怒逐渐累积,担心着它们何时会爆发。不过后来他对此已经不再在意,因为Vernon不过是一堆恶心的肥肉。也许,在他仍然认为自己值得被爱,在他还不清楚这个世界的运行准则时,他曾经在乎过Vernon的看法。

他看向远处墙上的时钟。刚早上七点。该死。

他还没见到过Snape教授和Draco。想到Snape教授会有多么愤怒让他不安的扭动身体。还有Draco会怎么样?他很可能已经厌恶Harry到完全不愿来看他了。

“今天你应该能被允许出院了,Harry,”护士愉快的说,将Harry从他的思绪中惊醒。

“呃,抱歉?”

护士咋了下舌,同时在他的病历上写下了些什么。“可怜的小羔羊,打赌你现在很累了。我明白被戳戳刺刺一晚上没有任何乐趣可言。同时我也确信你的肩膀一定很疼。我的天哪!距离你上次使用止痛剂已经差不多八个小时了。”

Harry麻木的点点头,这只让肩膀和头部一直存在的刺痛感更明显了。上次服药时他拒绝了止痛剂。他觉得——同时他的理智并不能理解这种感觉——痛感会减轻他的内疚。他做了些错事。他不该为此得到奖励。

“我们现在会给你点镇痛的,好吗?”护士没有给Harry拒绝的权利。“我明白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们。不要抵抗困意。我想你小睡一会儿会好些。”

Harry再次点头,感激任何能让他不要去想Snape教授和Draco的东西。

“好了,”她说,同时Harry感到一阵柔软温暖的感觉席卷全身,减轻了疼痛。“你——好吧,我不确定她是你什么人,也许是你姨妈?”

冰冷的恐惧感抓住Harry,夺走他的呼吸。‘Petunia姨妈?’他想着。

“她有我见过的最华丽的金发。打赌那是天生的。对吗?”

“什么?”Harry嘶哑的问道,心跳仍然加速。

护士再次咂了下舌。“可怜的小羊。你真的累了,对吗?你姨妈的头发?Narcissa,我想她是这个名字?是天生的吗?”

Harry瞪视着护士,不确定她想知道什么,或是说为什么他得操心Malfoy夫人的头发是否是天生的金发。也许是因为它是那么的浅淡,就像是能折射光线——而不仅仅是反射它一样。最终,他点点头。

满意的,护士对他咧嘴一笑。她拍了拍他的枕头,拉展他的床单并调整了下的他的脚和肩膀的位置——迅速的,她做了自己能做到的所有可以让他感觉到舒适的举动。

Harry一边陷入沉睡一边想着为什么她要做这些事。她不知道他想从学校里逃跑吗?不知道他会在医院里都是因为自己的错吗?不知道他把自己的生活弄得该死的一团糟吗?






现在是十一点半。还需要几小时Snape教授才会过来,因为今天是学期末最后一天。他会说些什么?更重要的是,他会做什么?还有Draco呢?他现在肯定能看到Draco了。为什么他周末没有过来看他?为什么他没有来坐在他的身边?Harry又不会整天都睡觉。惊恐感在他的脊背处上下爬动。Draco是在避开他吗?好吧,为什么不?他难道不是在做同样的事吗?该死的地狱,他完全搞砸了所有的事情。

“Harry?你还好吗?你有哪里疼吗?如果有的话,我会打电话叫医生来。”

“等等?”Harry叫道,终于从自己的恍惚中清醒过来。

Malfoy夫人转过身,脸上挂着让人窘迫的意料之中的微笑。

“我很好。我的意思是,我……我什么都不需用。”

“哦,”Malfoy夫人说,看起来有点失落。“好吧,那么,你想看本书吗?你的一些学校里的朋友们给你带了些东西——从学校里。”

“呃……我——他们在这里吗?Draco在这里吗?”

“不,我很抱歉。学期结束日他们必须回去。Draco晚点就会回来了。”

“噢。”

“那么,一本书?”

“什么?”

“你想要本书吗?我可以整理一下它们挑本书给你看。也许再给你拿杯果汁?护士说她给你准备了些你喜欢的口味。”

“我……你不需要留下的,或者做其他这些。”

“你也不希望我留下吗?我确定我能……好吧,Draco和Severus很快就会过来了,我只是觉得——”

“不,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你不需要觉得自己必须得留下。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强迫自己。留下,我是说。除非你想要。”

“Harry——”

“我很好。真的。别,呃,别为此觉得负有责任什么的。”

Malfoy夫人强迫般的走回他的床边——没有其他的方式可以描绘她奇特的决定——坐在椅子上,小心的握住他空着的手,并凝视他的双眼。棒极了。很好,真的。是时候说清一切了。

“看,Malfoy夫人。我明白的。”

Malfoy夫人眨眨眼,表情困惑。“你在说——?”

“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

“什么?Harry,你——”

“我知道你认为我对他来说不够好。特别是在我做了那些事后。”

“立刻停下——”

“我的意思是,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和你们一起渡过假期的原因,对吗?”

Malfoy夫人的视线柔软起来。她上去就像是要哭了。上帝。Harry希望她不会哭出来。

“噢,Harry。难道所有的青春期男孩都像你一样傻吗?”

“什么?”

“胡乱猜测。他们都是。我觉得这是所有年轻人们的一个强迫般的特质。年轻男人们——好吧,在这种情况下,稍长一点的也一样——都傻得可怕。”

“到底该死——”

“注意用词。”Malfoy夫人给了他一个她特有的怒视——一个在小时候被发现他和Draco一起恶作剧时会让他畏怯的怒视。“现在,我们要把一切弄清楚。我要开始讲述,而你得好好听,明白吗?”

Harry点点头。

“我非常、非常关心你。我为你和Draco能找到彼此而喜悦。而说到春假,我知道你因为纪律处罚而被要求呆在学校里。”又是一个怒视。“我十分怀疑你会告诉Draco这件事,因此,为了把你从困窘中拯救出来,Severus和我认为让Draco和我一起去参加家族旅行是个明智之举。清楚了吗?”

Harry再次点头,很难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Malfoy夫人伸手抚平他的头发。“你是个很棒的年轻人,一个让我开始当作自己家人的一份子的孩子。而因为这样,我更愧疚于几年之前我对你的错待。我非常非常抱歉。”

Harry转开视线,十分肯定自己的脸一定涨得通红。上帝,他们能不能不要沉浸在这种充满泪水的感伤情绪中?“没关系。那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

“但它是的。我一直在想如果那时我做了该做的事,如果那时我把你送来这里,送到医院的话会怎么样。”

“停下。只是——我不想谈这些。那已经过去了。”

Harry转开视线,凝望窗外。他听见Malfoy夫人叹了口气。椅子刮擦地板的声音响起。

“好吧,”Malfoy夫人开口。“我去拿你的药。医生说你今晚或许能够出院。”

Harry听到门被打开,一阵懊悔感涌上心头。

“Malfoy夫人,等等!”

Malfoy夫人转回身,带着询问的表情。

“我——我+”

“嘘。睡一会。回家的旅途很长,我希望你能尽可能休息好。”

Harry点点头。

“会好的。”

她微笑离开,轻轻关上身后的门。




Harry看了看钟。现在是四点半。最后一堂植物学课应该在一个小时前结束。Snape教授最快应该能在半小时前离开学校。不用怀疑,Draco一定是和他一起。他的最后一堂课结束得更早一点,所以这不会耽误Snape的时间。Harry估计他们开车到镇上需要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今天停车位可能会比较难找,但停好车后他们只需要几分钟就能进到医院,问清他的楼层,然后抵达。Snape教授随时可能推门而入……随时,立刻。Harry给自己做着心理准备。

差不多15分钟后,像预期中的一样,Harry病房的门打开了。听到上光皮鞋精准的敲击地板的声音,Harry给自己做好面对战斗的精神建设。

“Potter先生,”Snape点头说道。

“Snape教授。”

决斗礼仪已经交换过了。现在只需要站定他们的位置。Vernon几乎不曾注意过绅士决斗的礼仪,所以Harry必须准备好面对Snape可能会用的任何诡计。

Snape注视了他很长时间——仿佛是在探寻他的弱点——然后转过身注视窗外。

“你的期末报告非常好。虽然还没达到满分,但仍然是值得赞扬的,”他轻声说道。

这并不是Harry预期中的话题展开。“呃,多谢,”他谨慎的说,双眼一会儿瞟向门一会儿瞟向仍插在手上的输液管。

“Draco十分好心的帮忙交上了你的报告。Longbottom先生一听说你进了医院就立刻接管了你的实验。”

Harry的脸羞愧的红了。于是Snape准备开始他的羞辱路线了,对吗?Harry做好了准备。“感谢您的告知。我会写个便条过去的,”他说,满意于自己声音中尖刻的讽刺。

Snape一点也不会喜欢这样的表现。Harry等着,准备着迎接一直在他脑海中晃荡的另一只该死的鞋落下。但他只看到Snape下颌的线条微微紧绷了下。

“感谢信在当前的情况下是可取的。你有Longbottom先生的地址吗?”Snape问道。

“没有。”

“我会给你的。”

Harry不知如何回应。

Snape将自己的嘴唇抿成一条线。“医院对你照顾得还好吗?你现在有哪里在疼吗?”

“哇,教授,我不知道你也会关心。”

“回答问题,Potter。”

“No(没有)。”

“什么?你是在拒绝回答我的问——”

“我在给你我的答案。No(不)。”

Snape剧烈的吸了口气,紧握住拳。

“我该理解为你没有被好好照看,但是你也没有任何地方在疼吗?”

Harry假笑。“No(不)。”(注2)

Snape旋过身大步走向前。Harry紧紧贴在床垫上,拒绝让自己冷淡的表情有任何改变。

“我知道你做了什么。这些游戏不会起作用的。绝不再会。”

“什么游戏,教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Potter,”Snape警告的低吼。

Harry挂上他‘无辜得让人恼怒’的表情。Vernon最喜欢这个表情。“抱歉,先生。我只是在试图回答你的问题。我答错什么了吗?”

“饶了我吧!你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Snape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会,然后继续。“告诉我,Potter,你差点死掉这件事难道对你没有影响吗?”

“对不起。我不——”

“你应该看看Draco的样子。悲痛得几乎失去理智。他几乎以为你死定了。”

“Draco?但是——我没有看到——他没有——”

“他找到的你。躺在山丘下,毫无意识、血流不止。”

这句话刺穿了Harry,划开他破碎不堪的防御。他面孔扭曲,咆哮起来,“噢,好吧。我摔了下来。来了个小小的撞击。那又怎么样?”

“来了个小小的撞击——难道你注意不到自己在哪里吗?难道你不知道这些白墙、仪器以及绷带代表什么?或许医生让你出院的决定太草率了。很明显你的大脑仍然在混乱中。”

“你不过是个需要躺躺的老蠢蛋,”Harry冲口而出,他的愤怒剧烈而不顾一切的想要向任何可能的目标物爆发。

“如果你认为这会伤到我,那你肯定会失望的。我没想过在这场对话中这么快就能触到你怯懦的底限。”

“我不是胆小鬼!”

“我不同意,”Snape说,他的表情放松下来,双眼中燃着在Harry看来像是胜利的得意之火。“我认为你是我悲惨人生中遇见过的最怯懦的人。”

“我不是!”Harry尖叫,知道——但并不在乎——自己正让一切失去控制,自己正盲目的胡乱攻击着,而Snape却在冷静而精准的挡下他的攻击。

“事情变得困难,因此你就逃开了。你将你的朋友们置于极度危险中,将你自己置于更可怕的危险中,而现在你在这里,不得不躺在病床上,却仍然在玩不成熟的游戏,对你的老师掷出虚弱、幼稚的诅咒——仅仅是因为你害怕承认你的惊恐,害怕承认你需要帮助。这是一个胆小鬼的具体体现。”

“你该死的完全不知道有关我的事。你才是他妈的胆小鬼。垃圾!每天每天,除了植物外什么都没有,甚至看不到有个女人需要你,哦也许你知道,但你怯懦得不敢对此做些什么。”

“如果我之前不知道你是一个被荷尔蒙控制的青春期少年的话,现在我明白了。你认为所有的事情都绕着性——”

“——我打赌你甚至都不知道跟个女人怎么做,对吗?我打赌你完全不知——”

“够了!”Snape教授大步向前,脸上带着怒不可遏的表情。就是这个。Harry等的就是这个。“不准再说了!”Snape嘶声,逼近Harry。“再说一句,我就会——”

“你打算怎么做?揍我?”Harry倾身向前扬起下巴,同时Severus后退,眉毛惊讶的扬起。“来吧。揍我,结束一切。”

Harry闭上眼睛,等着拳头的袭来。

“Harry——”

“我受得了。我会让你看看我不是个他妈的胆小鬼!你还该死的在等什么?揍我!”Harry尖叫。

Snape教授不为所动。他什么都没说,只是退后一步,交叉起双臂。他注视着Harry,就像是在看一只需要健康的食物和温暖的毯子的小狗。Snape在同情他。他在同情他。

另一只靴子落下了。

“现在谁是胆小鬼了?”Harry嘲弄,拼命想夺回自己的优势。

Snape教授冲上前抓住Harry的右肩。Harry惊讶的抽了口气。

“我绝不会打你,如果在我能力范围内的话,我也不会让任何人碰你一根手指。那并不是一切应有的方式——”

“但是——”

“我绝不会打你。”

“不你会的。你会看到的。我将——”

“听我讲,愚蠢的男孩!”

Harry预期Snape的手指会扣进他的肩膀,捏得他疼痛不堪。但取而代之的,它们滑到Harry的颈后,温柔的扣住他的脑后,几乎像在捧着他一般。

“我不会比此刻更生你的气了。你偷了一匹马!你难道不明白你是在犯罪吗?更糟的是你试图从学校逃跑,并且在这过程中几乎弄死你自己。我是那么生你的气,我现在只想用力摇晃你,直到理智从天堂里掉下来渗进你的大脑——”

“看?我告诉过你,你就像那——”

“你胆敢将我和那堆恶心的肥肉一起类比试试!我绝不会打你。我绝不会饿你。我不会随便放开你,因为你是个人,还是个愚蠢的少年。如果说我能保证什么的话,那就是没人能再对你做那些事。”

“但——”

“不,Harry。不。再也不。

“但——”

“绝不。”

“但是我——我偷了匹马,还逃跑,还弄得——谁要为所有这些负责?你怎么可能——为什么会有任何人——我只是——我——我不明白!”

“Harry——”

“我——我以为会被惩罚的。那并没有太大关系,你知道。大部分时间那甚至并不让我觉得疼。不太疼。然后一切就会结束。事情会走上常轨。但我不……我不明白你想要什么。”

“Harry——”

“我会做你让我做的任何事。你可以做你想做的任何事。只是——请别把我送回那里。我知道那是我应该去的地方。我只是……求你了,不要是那里。我会——”

“Harry,停下!”

Snape教授在Harry床边的坚硬塑料椅上坐下。“我要你听听我的话。你不会回去Dursley家。我已经——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一切。”

“但智利——”

“不准再打断我,清楚吗?”

Harry点头。

“你不是去智利的最好选择。”

Harry张开嘴想说什么,但Snape教授眼中的神情——一种大叫着‘你敢!’的眼神——让他立刻闭上了嘴。

“智利对你来说并不是恰当的选择。我为你安排了一个去我同事在伦敦附近的实验室帮忙的工作,这让你可以和Draco以及Narcissa住在一起,同时也能丰富你的知识并让你在这门课上更加进步。”

震惊的,Harry的嘴大张开,眉毛高高扬起。

“我很抱歉。我应该早点告诉你,但直到上周这一切才完全安排好,而你在我课上狂怒的举止没给我机会告诉你。”

“但是——”

“但这并不能作为我什么也不告诉你以至于让你整日整日生闷气的借口。”

Harry叹了口气,突然间觉得精疲力尽、头疼欲裂。他永远没法理解这个世界。“这没关系。”

“不。有关系。我应该告诉你的。然而这不能为你做的、为你已经做过的事情开脱。你失去了控制,你的行为必然有应当承受的后果。你明白吗?”

Harry点点头,转开视线。好吧,Snape不准备打他。但他会被开除,那么以后他能去哪里?

“那么,我会被开除。远远送到——到——你打算把我送到哪里去?”

Snape教授看起来十分疲惫。“你不会被开除。”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的意思是……这怎么可能?我不明白。”

“我知道你不明白。这就是问题的一部分。”

“什么?”

Severus教授叹了口气,站起身,再次注视窗外。

“你不会被开除。尽管你有纪律问题,但你的成绩相当可观。”

“可观?”

“没错。其他人应该会说非常棒。了不起的,如果在这里的是Narcissa的话。”

Harry喷气。

“从学业上说,你在Wolsford做得很棒,而且不论我还是校长都没有任何意愿和计划想要开除你。然而,在你九月返校时必须做一些事。首先,一旦你完全治愈,你将接受真正的骑术课程,一周三天。”

“什么?不,多谢。我短期内不想接近任何一匹马。”

“是什么让你觉得你有权利讨论你返校后这个学期的安排的?”

“我。”

“什么都!不准!再说!”

Harry转开视线,脸颊因羞愧晕红。

“你将回到马背上,你将学会怎样恰当的掌控自己。更重要的是,你将学会怎样去跌倒,这样的话,才会有很大可能防止类似这样的事再发生。你听懂了吗?”

Harry点点头,惊讶于Snape教授的声音最后几乎嘶哑。

“很好。下学期每个晚上你将不能进入马厩。并且不准骑马,除非在我或者Hagrid的陪同下,每周一个小时。”

“Buckbeak怎么样——”

“因为你的行为,Buckbeak将被学校弄走。”

“你不能杀死——”

“安静!我没有提到任何杀死它的字眼。但它很明显不再属于学校。特别是校方知道有人竟然给了青春期男孩自由进出马厩的权利。这提醒了我,你将被命令归还你的钥匙,并正式的对Hagrid先生道歉。当面的。”

“但我写了封信——”

“当!面!的!明白吗?”

Harry点点头。

Snape教授似乎在纠结着还要说什么。他的嘴张张合合好几次。

“Snape教授?”

就像没有听到Harry的提醒一样,Snape教授继续道。“还有,最后,你需要参加每周一次的心理谈话,并且,很可能,需要从下周开始参加附加的团体治疗活动。它们会持续到我认为不再需要的时候。”

“我不需要心理治疗。我只需要我周围的成年人们会告诉我每次都他妈的有些什么事正在发生。”

“你不准用这种方式对我说话,另外,是的,你必须出席心理治疗——如果你下学期还想回到Wolsford的话。”

“但是——”

“不。你——我知道你看不到,知道你不明白,但他们对你做的——Dursley一家——仍然……仍然在影响着你,在你认为自己已经战胜了它、战胜了他们的很久之后。它从未离开你,Harry。并且你没有在成长,你只是在应付着。我——我们——我们希望你能做到不仅仅是应付。”

“它已经过去了。它已经结束了。我不需要谈论它。”

“没有结束。你还停留在其中,你早先说的那些话就是证明。并且,坦白的说,这并不是什么讨论。你必须去。你必须谈。你必须听。然后你将会摆脱它的大部分影响。”

“而如果我不去呢?”

“那么我就会对你放手。我不会执着的帮助不愿拯救自己的人。”

“什么?”Harry尖叫。

“清楚无误,Harry。我——我非常关心你,但我不会站在一旁看着你因为自己的自尊而破碎。”

“你不是我父亲。你不能为我做这些决定。”

Snape教授闭上双眼,用力吞咽。“不,我不是。但如果你——如果你是我的儿子的话……我会做同样的事。”

一阵巨大的温暖感淹没了Harry,让他想要哭泣,想要因欣喜而尖叫,又想同时大笑。他不能理解。但也许……也许现在是时候去学着理解。也许他会想要理解为什么Malfoy夫人为他拍枕头、那个护士为他高兴、以及Draco对他的微笑会让他的心里变得甜蜜。还有为什么Snape教授的双眼在无声的恳求着他的理解。

Harry叹气。“行。好吧。我知道了。”

Snape教授点了下头,眼中闪烁着某些Harry很想去理解的东西。“好孩子,”他用只有在高兴时用过的柔软低沉的声音说道。

门口传来轻敲声。

“哦,打扰一下,”护士说。“我要来为Harry检查一下,然后开始帮他做出院准备。”

Snape教授点点头。“我这里刚结束了。”他转向Harry,一只手滑倒他的颈后,轻轻揉捏。“你有能力让任何父亲感到骄傲,Harry。任何父亲。”

然后在Harry能说任何话之前,Snape教授退后离开了。

护士喋喋不休的说着出院证明需要多长时间来签字以及他是不是期待暑假之类的话题。Harry仅仅在恰当的时候点点头,应和几句自己都不记得是什么的话,而在这整个期间,他都在思考Snape教授说过的话。




Draco瞪着眼前的门。他知道他应该进去。实际上,他推测他的母亲和教父现在还逗留在大厅中讨论‘一些事’其实是在尝试给他和Harry一点独处的时间。他曾经因为等待而发疯。但现在他可以见到Harry了,他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该做什么。

从走廊传来的声音惊醒了他。他回头看到母亲向他的方向投来奇怪的视线,不用怀疑,一定是在奇怪为什么他还没进去。Draco也这么质问自己。他吞了吞口水,打开门。

他的第一感觉是无限的安慰。Harry已经醒来了,正透过病房小小的窗户注视外面。他活着。

“Harry?”

Harry转身。“嗨。”

“嗨。”

Draco凝视Harry,审视他此刻柔软的微笑和带着些许焦虑的双眼。上帝,Harry是那么苍白。他的头整个被绷带包着,胳膊吊在绷带里,另一边的手腕也被包扎着。一旁立着嘀嘀作响的医疗仪器和点滴架,猛然间,所有的一切回到他眼前。

Harry逃跑了。Harry试图骑一匹对他来说难以应付的马并且几乎杀死自己。

Draco愤怒了。他大步冲上前。“你他妈的到底以为自己在做什么?”

唇边的柔软微笑消失,焦虑的双眼闪动。Harry开始转开视线。

“你敢!你再敢把我关在外面试试!不要再来了,永远不要了。”

“我不需——”

“你明白吗?你可能会死。你可能会一直昏迷。你可能会瘫痪!”

“只不过是摔——”

“不止是摔了下来,你这蠢货!你……上帝,Harry,你那时候已经失去意识了。你的血流得到处都是。你是那么冰冷。我以为……操!不准再做任何类似的蠢事了。”

“这是你和Snape教授计划好的吗?上帝,我得说多少次对不起?”

“当我找到你时,你在小山丘的下面,那匹该死的马在旁边徘徊,我以为……我相信你已经死了。”

Harry仰起头翻了翻白眼。“别表现得这么戏剧化了。我很好。”

“你能说这叫好?缠着绷带,到处瘀伤,还得卧床休息上帝知道多长的时间?这叫好?”

“听着,我说了我很抱歉。如果这对你来说还不够的话,那——那……”Harry迟疑起来,闭上双眼,额头上皱起一道皱纹。“我不知道你想要我做什么,”他用压抑、疲惫的声音说道。“我一遍又一遍的努力成为你想要的,但我甚至不知道你想要什么。”Harry将头转向Draco的反方向。“我累了。你出去吧。”

Draco一动不动。他不打算让Harry再次把他推开。

当Draco拒绝离开时,Harry翻过身对他冷嗤。

“你没听到吗?我说出去!”

“我听到了。你可以一直大叫下去,但我不会离开。不是此刻。”Draco审视房间。“没有玻璃。很好,”他对自己说。

Harry叹了口气,闭上双眼。“为什么你会想要留下?”

Draco把这当做一个邀请的信号,坐了下来。“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吗?当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

“记得。你在Dursley家的后花园附近偷偷摸摸的监视我。”

“我没有在监视!我是在观察。在观察你是不是值得去交往。”

“现在呢,希望自己当时做了不同的选择?”

“上帝,你就不能——该死的,Harry。不。不是这样。我——我现在比那时更想要你,我想。”

“喔哦。真古怪。”

“操他的闭上嘴收起你那些狗屎防备好好听我说!”

Harry的双眼大睁,看起来像是希望能深深嵌进床中被床整个吞下去。他看起来是那么像Draco多年前认识的那只小狮子——又勇敢又怯懦,埋藏着巨大的秘密。

“你跟他们一点也不像,跟Dursley一家。这是我最喜欢你的一点。你是……你在工作时轻哼那些小调,你对四周的蝴蝶们说话,偶尔有那么一会儿,你会把脸上伤感的面具打破。每到那时候,我几乎会忘记呼吸。”

“这几个月来我看到的都只有你的面具,而我恨它。”

“Draco——”

“不。我还没说完。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抱歉!我为让你做出这么愚蠢的事而抱歉。我为没有站出来,为没有把McLaggen那个蠢屁股扔走,为教你骑马而抱歉。我为所有的一切抱歉,但请你不要把我关在外面。告诉我怎么去改。求你了。”

“这不是你的错!是我,我只是……我不能……太难了,太多了,太——”

Harry越继续下去,Draco就越明白自己想说什么。但那句子太难出口了。他会听起来像个Pansy。Harry可能会嘲笑他,会对他指指点点,会把他看成表演余兴节目的小丑。

“——没什么需要改的!只是……我不属于这里。和你。和你们中的任何人。我只是——”

“我爱你。”

Harry的嘴猛然张开。Draco心跳如鼓。哦上帝,哦上帝。操!他刚干了什么?

“你说什么?”

“我说……我说……”来吧,男人。你经历过比这更困难的情形!“我说,我爱你。”Draco做出蔑视的表情。“也许我们应该找医生来检查下你的听力。”

Draco惊讶于第二次说出口是如此容易,惊讶于自己是如此认真。

“你不需要强迫自己说——”

“废话!我是Draco Malfoy。我不会说任何违心的话,Potter。或者你忘记了?”

Harry的脸上挂着Draco见过最困惑的表情。“呃,不。我没忘记。”

“好。很好。”现在呢?Draco该要怎么继续下去?他应该说什么?他是不是该亲吻他?他是不是该抚摸他,或者做点别的?不,Harry并不是需要这些的类型。“嗯,你大概需要开始准备穿衣服,或者别的什么。”

“大概吧。没错。”

“我是认真的。这不是……我真的是认真的。”

Harry脸变得深红,Draco完全确定这是从未见过的景象。他低下头。“好的。我知道了。”

“好吧,呃……是的,行,很好。至少这很清楚了。”

“我不是——”Harry咬住自己的嘴唇,看向Draco。“我——我……我也是。”Harry温柔的微笑,立刻转开了头。

感觉就像是那天看到Harry在后花园追逐蝴蝶时一样。Draco被涌上喉头的欣喜若狂卡得几乎无法呼吸。“太棒了。”

“真的?”

“真的。”

一阵柔软的沉默降临在他们之间,但并不是让人不适的。这给了Draco一个机会去意识到他刚刚对Harry说了他爱他,而Harry——以Harry自己的方式——对他说了同样的话。人们要怎么才能渡过如此令人眩晕的时刻。他抬起头,看到Harry眼底的黑眼圈。因为刚刚的真心告白,他几乎忘记了Harry仍然在重伤中。一阵很长时间没在他心底出现过的保护欲在他体内升起。Harry,Draco决定,是他自身最糟糕的敌人。Draco必须要为此做点什么。他们都需要做点什么。

“那么,呃,我要回去了。过一会儿,妈妈和我会来接你。她为你收拾好了一个房间——装修了快有一年了。那并不糟。比我的好,我觉得。妈妈——好吧,你知道她的——她有点太过操心了。”

Harry轻声大笑。“没错。”

Draco站起身,轻轻吻了Harry一下。“一会儿见。”

Harry从喉咙深处发出一个可爱的声音。

哦亲爱的上帝!他刚刚听见了Harry最可爱的声音,他刚刚对Harry说过他爱他。他会变成个傻瓜的!

Harry让自己的脸颊贴近了Draco一点,然后亲吻了他。

好吧,那么,这没什么。Harry也是个傻瓜了!Draco微笑着再次吻了Harry。




“你的出院证明都办好了,”护士一边拔下Harry的点滴、包扎他的手臂,一边说道。

Harry点点头。Draco爱我。

“你需要注意自己的脚踝,并且在医生说可以之前不要想取下胳膊上的吊带。”

Harry再次点头,自顾自的微笑。

“你需要卧床休养一段时间。我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你们总是认为离开医院就意味着得到了许可可以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四处乱跑。最好不要让我看到你也这样。”

Harry从喉咙深处发出一个声音——听起来模模糊糊的像是赞同——同时想着Draco之前给他的那个充满占有欲的吻。Harry并不总是喜欢这样,但被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

“Harry?”护士叹了口气。为什么?Harry不明白。“好吧。按照要求你只能穿粉红色的睡裤,并且必须用唱歌来回答所有的问题。哦,对了,请无视那只肯定会去拜访你的跳芭蕾舞的小象。”

“呃,什么?小象?”Harry问道,猛然从充满Draco的思绪中回归。上帝,他居然变成了这样的傻瓜。

护士大笑。“你的意识大概跑到了几千里外。我不得不做点什么把你弄回来。”

“噢。好吧。嗯,抱歉。只是——我——抱歉。”

“不需要解释。你是时候离开了。我们弄了个很漂亮的轮椅,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Harry呻吟。“我不能就……我不知道,走路或者别的什么吗?”

护士回应的大笑和脸上毫不相信的表情告诉了Harry她对这个主意的看法。

“噢,好吧,”他抱怨,缓缓从床边离开,同时暗暗感激自己只需要摇摇晃晃的几步就可以走到轮椅边。

“这不会很久,”她一边说一边将他退出房间。

Malfoy夫人,Draco和Snape教授正在走廊里等着他,他们带着期待和快乐的表情看到他。这就像他总是想象的一样。一个真正的家。

Harry相信现在自己终于拥有了它。





注1:这里用了个老故事的典故。没看过的人百度一下‘单身汉丢靴子’好了。
注2:这里Harry连用几个No,其实是在跟教授玩文字游戏。所以说,词义太多也不好嘛╮(╯_╰)╭
Tags:
翻译 » Draco's Boy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45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