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 Boy 27

[不指定 2010/05/28 13:05 | by 月下珠 ]
| |

第二十七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你确定假期中你一切都不会有问题?”Ron一边将行李扔到礼堂走廊里的小手推车上一边问道。

“没错,当然,”Harry耸肩说。

“还好只有这个礼拜。你会有很多工作要做的。”

“这就是我留下来的原因,”Harry说道,谎言的滋味真不怎么样。

Ron舔了舔嘴唇,打量四周。“你可以跟我一起回家的,伙计。有我们那么多兄弟在,妈妈绝不会注意到家里多了一个男孩。”Ron眨了眨眼。“虽然你的黑发或许会带来点疑问。还好你不是棕褐发色的。”

“我可不觉得那会有什么问题,”Harry大笑着说。

“并不是说棕褐发色怎么了,”Ron说,挪了挪自己的行李,明显试着掩饰脸上蔓延的红潮。

“不,当然不是。当然也不是跟Granger小姐有关。”Harry窃笑着看到Ron脸上的红晕加深。

“抱歉,Ron。你知道我没有恶意的,对吗?”

“当然,你这蠢小子。我又不是笨蛋。我的意思是,你有见过Fred和George吗?”

Harry再次大笑,记起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Ron狡猾的双胞胎哥哥们的情形。“我还是没法相信他们做过你说的那些事情。”

“他们做过,”Ron挂上严肃的面孔。“相信我,伙计,他们做过。”

Harry微笑。

Ron清清喉咙。“我得走了——我可不想错过镇里的长途汽车。你一个人不会有事的吧?”

Harry翻了翻白眼。“我会呆在学校里,Ron,又不是被扔进热带雨林。”

“只是……”Ron犹豫。“你最近变得……你知道。”

Harry僵硬。“变得,怎样?”

Ron耸肩。“你知道。安静、消沉……呃……你只是有点不太一样,我猜。”

Harry将头侧向一边,希望自己的身体放松,同时装出一个懒洋洋的假笑。一个标准的Harry Potter姿势,一个他再次开始、并且逐渐增多的在使用的姿势。真好笑。他曾经以为来到Wolsord意味着他不需要再做这样的事情了。

“我很好。”Harry轻笑。看到Ron担心的表情减缓,他放松下来。“你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好妈咪的。”

Ron推了推Harry的肩膀。“该死的混蛋。那么,好吧。再见。”

“再见,”Harry说,目送Ron离去,因为自己又一次巧妙的逃脱而松了口气。

他看着其他的学生们离开,大部分上了高档轿车,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选择搭长途公共汽车去镇里坐火车。他多希望自己也能是那些拖着行李、躲避着母亲热情拥抱的男孩们之一。

手指滑过他的身侧,让他轻颤。“大厅的壁龛,”Draco经过时对他耳语。

Harry叹了口气——他正看着一个男孩爬进车后座,脸上咧出大大的笑容——然后转过身保持安全距离跟上Draco。

他等了片刻,确定没人能看见才钻进壁龛中。他一进去,两只手就抓住他将他推抵在墙上。

“上帝,Draco,”Harry在Draco开始亲吻他前惊呼。“有人看起来很兴奋。”他在亲吻间低喃。

“现在得把该干的都干了,在我走之前。没多少时间了。”Draco说,将Harry的头推向一侧,好让他能亲吻他的喉咙。他退开,双眼闪过一抹惊惧。“没人看到你,对吗?”

“没人看到我。”Harry说,伴着一声苦涩的叹息。Draco的突然袭击和随之而来的惊惧已经开始变成一种例行公事。

“很好。”Draco说,他的手开始爱抚Harry的阴茎。“操,我们得过一辈子才能再做这个。”

Harry发出一声愉悦的嘶声。“只——只不过一个礼拜,”他在完全放弃交谈前勉力说出。

*******

最终不知怎么地,他们喘息着倒在地板上,裤子被解开,Harry的套头衫也被半脱下来。

“我永远没法厌倦这个,”Draco说,懒洋洋的靠在墙上。

“唔嗯,”Harry回应,苦恼并困惑于为什么自己会觉得烦乱。

“禁欲七天。我们要怎么受得了?”

“只是一个礼拜。”

“是的,没错,这段时间你将一个人独占整个学校。而我得跟着妈咪踏上某个蠢极了的旅途,去拜访一些我从未听过的表亲。”

Harry讨厌去想Draco的旅行,它是那么突然,而且他未被邀请。他讨厌它,几乎就像讨厌每一次幽会后在他心里逐渐积聚的困惑和狼狈感一样多。他站起身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Draco随之而起,小心整理自己的衣领和袖口,直到他认为一切看起来都像样了。“我猜时间差不多了,”他说,手指滑过Harry的手臂。

“那么你要离开了?”

Draco咬住嘴唇,点点头。“我很抱歉。我没想到妈咪会把这个‘必需的家族旅行’排定在这个假期。你会照顾好自己吧?”

Harry喷气。“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停止问我这个问题,并且没错,我会好的。只是一周,Draco。又不是一世纪。”

“我知道。我本来以为我们可以一起渡过这个假期。”

Harry挥挥手,微笑,努力维持住无动于衷的假象。“我们会有一大堆假期可以在一起。另外,Snape教授还有很多工作要交给我。”

“他能叫你去他的温室帮忙真是太棒了——这很能说明他有多看重你。”

Harry点头,转开视线。他没有对Draco说过自己丢掉的学分或Snape教授的惩罚。感谢上帝他在Filch那里的劳动服务也因此取消了。

“我会给你带维也纳的纪念品的。”

Harry舔舔嘴唇。“来点巧克力,也许?”

“已经在计划中。我太清楚你对巧克力的迷恋了。也许我可以带些液状的?”Draco微笑——一个只对Harry展现的微笑。

“呃,行啊,”Harry说。他在精神上踢了自己一脚,希望刚刚说出口的是自己心里盘绕的那些温柔的话。

Draco大笑。他伸手捏了捏Harry的肩膀。“一周后见。”

“好的。一周后。”

Draco凝视着他,仿佛想要在转身离开壁龛前记住他的每一道线条、每一根发丝。Harry目送他离开,呆在壁龛的暗影中,直到整个学校静谧下来。

*******

“我需要它被剪得非常精确。两公分,一分不能多,一分不能少。”

“是的,先生。”

“并且只能从尖端切。任何低于这个位置的剪枝都没有用处。”

“是的,先生。”

“选择每个标本上最健康的枝条——我不需要任何枯萎的的枝条。”

“是的,先生。”Harry说,伴着一声激怒的叹息。“最健康枝条尖端的两公分。我明白了。”

Snape教授从正在读的书上抬头望过来。“留点神。另外不要忘记将他们放入溶液中。”

Harry点点头,咕哝道,“是的,先生,”同时他将一小根剪枝放进一个小烧杯的保存液中。

“你的课题项目怎么样了?”

“很好。左边的苔藓看起来跟右边的一摸一样。”

“没有任何创造性的发挥?”

“没有,先生。”

“很好。注意那根剪枝——它看起来有点不是太好。”

Harry注视手中的剪枝。在他看来这根剪枝和其他所有的没什么不同,而他也愿意相信自己在诸如剪枝这么重要的事上是非常认真的。耸了耸肩,保证他会‘留意手中的剪枝’,Harry继续工作。

他们在友好的寂静中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剪切声成了一个让人舒缓的背景音。直到Snape教授开始大口吞咽空气,仿佛他正打算说点什么。Harry偷偷瞄了Snape教授一眼,想知道什么时候他能把自己一直在避免说出口的话说出来。这让Harry紧张不已。

“校长提到他和你谈过话。”

Harry瞪着他正准备剪下的枝桠,一动不动。“没错。有趣的家伙。”

Snape教授怒视他,但Harry只不过耸耸肩作为回应。

“你有没有填写什么申请?”

Harry继续瞪着那根枝条,没有做出任何剪下它的举动。“申请去哪里?”

Snape教授很长时间里什么都没说,转而全神贯注的观察一株精巧的嫁接植株。“如果我是你的话我讲话会非常小心,”很长时间后他说,精准的剪下一根枝条。“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都多。”(注1)

Harry的脸困窘的红了。

“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有没有填写什么申请?”

Harry摇摇头。

“为什么不?”

Harry再次耸肩,这场谈话的趋势让他觉得焦虑。“不需要。”

“为什么不需要?”

Harry深呼吸。“我申请去智利了,”他说,没敢抬眼看。

Snape教授没有回应。

“如果不能去的话,我会和Draco一起渡过假期。”

“校长鼓励每一个申请去智利的学生同时申请其他机会,一样的。你不是唯一一个。”

“是,我知道,”Harry说,他的心在胸口中怦怦直跳。

“我不愿看到你浪费你的假期,特别是当你有机会学到某些可以在以后帮助你的东西时,不管是在Wolsford还是你以后的职业生涯中。”

Harry用自己的剪刀狠狠的剪了一剪子,试图用行动表明他不想说出口的话。

“留意你的剪枝。”

“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也去不了智利了,对吗?这不就是你想告诉我的?”

“我已经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过你了,现在任何决定都还没有做下,并且你会和其他所有申请去智利的学生一样被平等考虑。但这将会给你一个退路——Draco可不是什么退路。他是放纵。”

“他不是。他爱——”Harry及时住口,很高兴自己没有说出什么荒谬的话——诸如……诸如……不,他甚至不能去想那个词。Draco都不曾说过它。那他为什么要说?Draco可不想任何人知道他们的事。

“他,什么?”Snape教授问道,仿佛他之前已经问过几次,而Harry刚刚注意到。

“什么?”

Snape教授重重放下手中的刀子。“你怎么了?吸了迷幻剂吗?Draco是不是给你吃过掺了些什么的东西?”

“没有!你怎么能这么想他?想?怎么,因为我这辈子总是被踢来踢去,所以我就自动变成了一个废物?瘾君子?好吧,非常感谢。”

“别在我面前打悲情牌。你刚刚坐在那里望着空气,两眼无神表情呆滞,完全不回答我重复数次的问题。你已经这样焦虑、精神不集中好几周了。我还能想什么?”

“也许——也许——看,别说话了好吗。”

令人惊讶的,Snape教授照做了。他的嘴唇抿得那么紧,以至于Harry担心它们会不会掉下来,但很长一段时间他什么都没说。Harry本以为他会喜欢这样,但这反而给了他时间思考。

“为什么Malfoy夫人不要我和他们一起去?”过了一阵子他突然问道。

Snape教授的手抽动了一下,几乎切错了手里的标本。“抱歉?”

“她是不是也不想要我假期去她们家里?这是一切的缘由吗?”

“你有病吗?如果不是吸了大麻,那你是不是真的精神错乱了?别介意——不用回答。不管她邀没邀请你,你是不会被批准在春假期间离校的,所以这又有什么关系?”

Harry没有错过Snape教授完全避开了他有关暑假的问题,这让他更加焦虑了。“所以?这对我来说很有关系。为什么她不想要我?我对Draco来说不够好,对吗?”Harry冷嗤。

“你到底怎么了?跟你说话就像在对付不讲道理的小孩。”

Harry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他只是胸中充满了愤怒和各种混杂的感觉,却完全不知道要做什么,除了他想要将它们释放出来外。

“我不是!”他回嘴,这声音即使在他自己听来,也感觉像个小孩。

“我拒绝在你像这样子时跟你谈话。离开。你可以晚上回来一个人工作。”

这些字句刺进Harry的胸口,深深刺痛了他。Snape教授甚至无法忍受他的存在。“随便怎样,”他愤怒的说,随手推开自己的样本盘。“我他妈的不能更赞成了,”他咆哮着重重摔上温室的门,全力奔跑起来。

*******

Harry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他停下,大口大口的吸进空气。当侧肋不再因呼吸而灼痛时,他才打量了下四周。应该说他会跑到这里完全是意料之中。

“来这儿,Harry,”Hagrid先生正站在马厩前,一看到Harry他就大叫起来。

Harry挥手致意,内心希望Hagrid先生要是没注意到他多好。他只是……他想要独处一会。想独处到底碍了谁的事?

Hagrid先生用一个大大的笑容示意他过去。Harry叹了口气,走过去。

“Hello,Hagrid先生。”

“我看到你从那儿跑出来。像是匹小惊马。像在哭的老Buckbeak。我看到你,然后问自己‘是什么让这小伙子跑来这里’?你还好吗,Harry?”

“是的,先生。呃,抱歉。我只是,嗯——”Harry摇摇头。“我刚才正和Snape教授一起工作,然后——”

“啊哈。不用再说了。Snape教授这个词就已经足以说明所有问题了。有时候他就像个该死的老蝙蝠一样四处转悠。”

Harry的下巴掉了下来。他从未听过任何一个成年人用脏话谈论Snape教授。但Hagrid先生的形容感染了他。Harry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努力想要控制住因为想象Snape教授身后扇动着大大的蝙蝠翅膀而翻涌的笑意。

Hagrid先生完全没打算隐藏他的欢乐。“行了,孩子。别忍了。一点笑声不会给人带来任何伤害。即使是Snape教授那样的刺儿头。哇哦,他就像他养的某些长满刺的植物一样。”

Harry忍不住咯咯大笑起来。Hagird先生吃吃的笑声伴他一起,直到他们终于一起停止。Harry感觉好很多了。

“他就是个刺儿头,我说过,但别误会了Snape,”Hagrid先生说道,突然间声音非常认真。“他非常关心你。我从没想过会看到这个男人关心任何人。但是你——脏兮兮、乱糟糟的像是这里的这些小马驹一样的你,他关心。这些你都没注意过吗?”

“什么?你在说什么?”

Hagrid先生挥开他的问题。“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他总是会过来,确认你没有准备骑难对付的Buckbeak,确认你很清楚怎么使用这里的一切,确认你没有在应该学习的时候浪费太多时间在这里。”Hagrid先生摇摇头。“就像我说过的,从没想过这个男人也会有心。”

“他展现这一点的方式可真有趣,”Harry嘀咕。

“而你肯定好好展现了一下自己的伶牙俐齿。”

“我没有!”

Hagrid先生给了Harry一个眼神,眼神里非常清楚的在说‘我清楚得很,别想瞒过。’这就是Harry喜欢Hagrid先生的地方。他是诚实的——没有空谈、没有势力的言辞——他只是Hagrid先生。而在他面前,Harry也只是Harry。他不需要假装。

“他让我非常生气,”Harry说。

“也许他跟你一样生气。”

Harry张嘴想要反驳,但Hagrid先生重重放在他肩头的手吓了他一跳。

“这是年轻人们会做的事——所有的年轻人。想要撕裂世界,渴望着走自己的路,那么确信自己了解所有的一切。哈哈。但是Snape能让你不走弯路。他注视着你、留意着你,他一直是,就像我说过的。从没想过我也会看到这么一天。”

“嗯,为什么你要对我说这些?”

Hagrid先生耸肩。“因为像你这样聪明的小伙子有时候会在自己的事情上太过聪明。”

“我不……这是什么意思?”

Hagrid先生假怒。“你得自己弄明白,知道吗?”

在Harry继续追问下去之前,Hagrid先生已经推他离开了。“你该走了。我还有工作。你也有那些麻烦的植物要对付。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明天过来,我会让你照顾Buckbeak。”

“多谢,Hagrid先生。还有,嗯,多谢。”

Hagrid先生点点头,转身回去做自己的工作。

Harry开始慢慢往回走,想着Hagrid先生想要告诉他的到底是什么。

******

细长光滑的叶片,呈现亮丽的青柠色,中央斑驳点缀着的金色斑点仿若花仙子洒下的精灵粉末。高挑优美的茎,笔直矗立着,如帝王般骄傲。小巧柔软的花朵在顶端盛放,犹如从红宝石般颈项中喷薄而出的白色星爆。

Harry的手指从叶片的边缘滑下,甚至不敢去碰触其他的部分,他被这植物迷住了,同时完全分辨不出这应该是什么植物。他多么希望自己在Dursley家屋后的秘密花园中也能有一株像这样的植物。他会将它小心仔细的保护起来,对着它沉迷,完全不管素馨花和紫茉莉是否会嫉妒。

他闭上双眼,想起自己的花园,想起他的植物还是自己的逃避所的时候。他怎么会偏离自己的轨道这么远?

植物们不会有所期待,但人们会。甚至连Harry都会开始期待些什么,希望些什么。他想念自己以前简单的生活。不知何故,在时光迷雾的笼罩下,那些最坏的部分都变得可以忍受了。的确,他的房间狭小,他的姨妈和姨父简直难以忍受。没错,他总是吃得不够,而且那里,当然的,还总是需要与Vernon姨父的拳头和脾气相抗争。但大部分时候他都是透明的。没人对他的未来有一点点关心。当他逃避时,他可以逃避得完完全全。那并不是那么糟,不是吗?

就在此刻他又重新想要那种生活。就在此刻他甚至渴望着那种生活。这吓坏了他。

Draco怎么办?Malfoy夫人呢?Snape教授?如果Harry想要回去以前那种恶劣的生活,他们会怎么说?

“他们无关紧要,”他大声说,手指仍然描绘着叶片的边缘,胡乱推开脑海中嘲笑他是个自欺欺人的说话者的声音。

“什么无关紧要?”

Harry惊了一跳,不小心撞翻了几个花盆。他匆忙站起,转过身。“您吓了我一跳。”

Snape教授的视线放到打坏的花盆上。“我看出来了。”

“我很抱歉打坏这些花盆。”

“没什么要紧的。”

Harry点点头,在漫长的沉默中开始不安的拉扯自己的衣角。他抬起头,看到Snape教授审视着温室。

“你做了些打扫。”Snape教授说。

“我完成了剪枝,然后猜我可以找点事来做。”

“剪枝在哪里?”

“在最远那个角落里。差不多是这个温室里我觉得光线最好的地方了。我移动你的东西时非常小心。”

“我看出来了。”Snape教授走向剪枝,仔细审视。“那些空的器皿呢?”

“这里。放在后面。靠近那些,嗯……其他植物。”

“你是指,靠近我失败的实验品们。”

热度爬上Harry的脸颊。他垂下头。

“你做得很好。谢谢你。”

Harry耸耸肩。“这没什么,真的。只不过是搬动下东西、擦洗器皿。”

“不管怎样,你并没有被这么要求过,所以你是出于本身意愿这么做的。这值得一声感谢。”

“是的,先生。”

Snape教授在温室中四处走动、审视,不时对这里那里发表评论。谈论所有的事情,只除了今天稍早时发生的一切。

这是一场奇怪的舞蹈,但Harry非常熟悉它。当Petunia姨妈几乎对Vernon姨父做的某些事情感到抱歉时就会像这样子。她从不会说这么多,但在某些特别痛苦的夜晚后,她偶尔会给Harry布丁,或者赞扬厨房的地板非常干净。这是他得到过的最接道歉的表示了。他猜这也是他打扫温室的原因,这是他唯一知道的在这种情况下表示歉意的方式。特别是在Hagrid先生说过那些之后。

“我看你找到了我的嫁接pleurathalis marthae(注2),”Snape教授说,挥手比了一下早前抓住Harry视线的白色花朵。

“是。我发现它在其他……呃,我发现它在这后面。”

“这没什么。你可以直接叫它应有的称呼——无数失败实验品中的一个。”

“但它很美。”

“而同时,仍然是一个失败品。”

“为什么?为什么它是失败品?”Harry听见自己的声音提高,厌恶于自己的哀鸣。不用想为什么Snape教授会把他当做孩子。

“因为它并没有达成我需要的样子。所以这个实验是失败的。”

“只是因为它并没有表现出你想要的样子,所以它就是失败品?但是它做到了其他的事,看看它,它像——它像达成了你的期望的一样好。”

“我知道,Harry。”

“呃,什么?”

“我说,我知道。我知道它很美,即使它没有像我像我想要的那样,或者说不符合我的期望。”

“噢,你知道?”

“你以为为什么它还在这里?明显经常被照料,没有像其他那些一样杂草丛生?”

“噢。”

“我的实验失败了。但这株植物没有。你明白其中的不同之处吗?”

“我——”

“你可以照料它,我想。它的美丽不该被锁在这里,不该被忽视。它需要明亮的光线、每天洒水、每三周一次浸透浇灌。氮元素对它来说非常重要,所以它的土壤必须适量施加肥料。花期快结束的时候,必须在花朵开始凋谢时就立刻摘掉它,底部的叶片也需要去除。你都能记住吗?”

Harry点头,双眼大睁。

“很好。我期望你能好好照料它。它总是让我感到怜惜。今年暑假你可以带走并照料它——不管你在哪里渡过暑假。”他在Harry用更多有关智利的问题打断他之前说道。“我知道,它的外表看起来很脆弱,但在某些方面它像针叶树一样坚强。它可以在任何环境下生存。”

“是的,先生。”

“很好,那么。我想你该回去睡觉了。明天我们将开始我们的下一场实验。”

Snape教授没有等Harry的回答就大步走出温室。Harry转回身面对pleurathalis marthae,抚触它柔软、低垂的叶片,感激于Snape教授的道歉——看起来这也同样是Snape教授唯一知道的道歉方式。

******

上一秒,Harry还正走在走廊里,思考着自己还需要为文学作业准备的资料。下一瞬间,他就被用力拉进了一个扫帚间,被狠狠按在墙上,淹没在Draco亲吻中。

“他妈的怎么回事?”他努力在亲吻间发问。

“想给你个惊喜。”

“你怎么知道——停下——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

“很简单。假期快结束了,我知道你会把你的文学作业留到最后。”

“胡说,”Harry说,努力想要推开Draco。

“好吧,另外我看到你在走廊里来回走动,完全无视周围的一切。”

Harry转开身体,不小心正面撞上了一个发霉的拖把。“噢,上帝——所以你,怎么,躲在这里?等着?猜我会再次出现?”

“非常正确。”Draco的脸上闪耀着自豪。他再次倾身亲吻。“你话太多了,你知道吗?”他抓住Harry的衣服,试图解开他的裤子,但这空间太过狭小,他在动作中撞倒了几个金属水壶。

Harry想要出去。

“学校里没人在,Draco。你可以在走廊里拦住我。如果你想的话你还可以在那里亲吻我。”

Draco退开一点距离。“这是什么意思?”

“并没有什么深层含义。”

Draco拉直自己的外套,抚平头发。他的脸上挂上了Harry所不喜欢的冷笑。“很好。再一次。好吧,有人没那情绪。”

Harry叹气。他不想争吵。他在这个假期中已经受够了和Snape教授之间的紧绷情绪。他不想和Draco也这样。

“我只是想说,难道没有别的稍微,呃,舒服点的地方来让我们说hello的吗?”

“比如哪里?”

“我们的房间,作为一个开始。Blaise和Ron明天下午之前都不会回来。”

“我忘记了。”

“是的,好吧,你把我弄到这儿来为所欲为真是很棒的举动。”

“混蛋。”

“但你似乎没法把你的手从我身上拿开,不是吗?不管是混蛋还是什么。”

“哦,所以事情就这样了。”Draco的声音中带着一抹笑意。

Harry大笑。“没错就是这样。你得为此努力。”

“这可不是什么问题。”

Draco倾身再次亲吻,缓慢而安心的一个吻。Harry呻吟,更紧的抓住他,尽可能的贴近他。他能感觉到Draco的勃起,同时他的内心的一部分催促他在这里释放彼此,就在此刻。但内心里更大的一部分却想要在开放的环境中做这些,就像拥有正常关系的正常人们一样。他已经厌倦了偷偷摸摸,厌倦了扫帚间里的秘密约会。

“回房间,立刻,”Harry声音嘶哑的说。

Draco直起身,打开门,抓着Harry的手将他拉进走廊。Harry注意到,一离开密室,Draco就放开了他的手。空旷的指尖让Harry感觉冰冷。

“假期过得不错?”他们肩并肩走在一起时Draco问道。

“还行,我猜。你呢?”

Draco翻翻白眼。“真他妈的美妙透顶。”

Harry窃笑。片刻后他停下脚步。“嘿,你提早回来了。”

“才发现?”

“讨厌鬼。为什么?为什么你提早回来了?”

Draco看起来有点不自在。“没事什么原因。只不过提早结束了,”他说,明显的含糊其辞。

“但这不可能。你的票、行程和酒店都订好了。你还有些表亲要见。这些怎么可能结束得这么早?”

Draco的嘴唇紧抿成一线。“我得完成我的文学作业,不是吗?”

“但你完成——哦。哦。”Harry微笑,知道这可笑又羞耻,但他刚明白为什么Draco会提早回来。他拉他半转过身,给了他一个响吻。“你想我了。”

“也许吧,”Draco说,并没完全承认,这只让Harry的微笑更深。

“想展现给我到底有多想吗?”

Draco以微笑回应。一个冷酷又狡诈的微笑,使得Harry以某种极妙的方式颤抖。他俯身啃咬Harry的耳垂,低语,“你绝对想象不到。”他抓住他的手拉他前行,绞紧的指尖印证着他的话语。

********


注1:原文I've been playing games much longer than you've been alive,我……恶趣味了一把(捂脸)
注2:查证了一下,此处拉丁文应做pleurothallis marthae,兰科叶心兰属。兰科植物属种丰富,这个植物查不到种名的中文翻译,多以属名叶心兰来指代这个属下面的所有种。
Tags:
翻译 » Draco's Boy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