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 Boy 26

[不指定 2010/05/28 13:03 | by 月下珠 ]
| |

第二十六章       角落暗影





Harry一边凝视手上的一小片奶油色纸张一边在Wolsford的石质走廊上走着。

一个来自校长办公室的传唤绝不会是好事。从不。他的脑海快速运转,过滤自己最近的违规行为,考虑其中的哪个会成为他被传唤的原因。毫不惊讶的,几乎所有的都和Draco有关——半夜偷溜出去、躲进扫帚间、在没得到Hagrid先生允许的情况下不合理的使用马厩。有人看到了吗?如果被人发现,Draco会不会拒绝见他?他会被开除吗?送回Dursley家?

“你好,有什么我能帮助你的吗?”

Harry惊跳。他打量四周,眨眨眼,惊讶的发现自己正站在综合办公室,面对一个脸部线条有如灰白雕像一般的驼背老女人。

“呃,是的。我收到这个,”他说,将那张纸递给她。

她接过,非常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点头。“稍等。”她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消失在大办公室里。

Harry右边的一扇门咔嗒一声打开。Harry激动的转过身,想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他咬住自己的下唇。

“行了,你还在等什么?”那个老女人问道,眯缝双眼,紧抿嘴唇。“让校长等待的行为可不好。”

Harry僵立片刻,双眼大睁。

老女人发怒。“真是的,现在的青少年们啊。你还在等什么?又不是说需要什么密码才能进去。”看到Harry仍然站着没动,她走向前,用皱巴巴的苍白的手做出驱赶的动作。“进去,进去,你这愚蠢的男孩。”

Harry摇摇头,从恍惚中清醒过来,走向办公室。门在他身后被关上。

“啊哈,Potter先生。如果可以的话能来加入我吗,”校长从角落的一张大办公桌后叫道。

“遵命,先生,”Harry结结巴巴的说,同时走向校长的桌子。他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去盯着闪光的墙壁、地板上厚重古旧的地毯,以及陈列在室内的大量昂贵却无用的艺术品和装饰品。

“请坐下,”校长说。他是一个枯瘦的老头,有着厚厚的白发,戴着半月形眼镜,系着Harry见过的最奇怪的领带。“毫无疑问,你现在肯定在想为什么我要叫你来这里。”

Harry点头,抚弄裤子上的褶皱,仿佛这就能减缓他的焦虑。

“现在已经到了学期中。像你知道的那样,学生们将有一个短暂的假期,而我注意到你尚未决定任何旅游计划。”

Harry眨眨眼。这就是他被召唤的原因?

“我……我不能留在这里吗,先生?”

“你完全可以,当然,但我们需要你的监护人——”校长拿起一份文件翻了几页,“Dursley家,我相信——允许你留下,并为你指派在学校时的临时监管人。我们无法联系上他们。你是否知道他们其他的电话号码或者地址?他们是在渡假吗?”

Harry的脑海旋转。他不知道Dursley一家会去哪里,但更重要的是,他不能想象校长会为了某些如此琐碎的事情拨冗见他。

“我……不,先生。这是他们一年中最繁忙的时间,我想。也许他们没空回复?”

校长摸了摸自己的短胡子。“没错,我也这么想过。”

办公室里有一座古老的黄铜钟敲响报时,同时校长右边的朱红色的小鸟鸣叫出轻柔的旋律。校长继续抚摸自己的胡须,显然陷入了沉思。

“呃,打扰一下,先生,但是……这么微小的事情似乎不值得您操心。”

“唔嗯?哦,是的。非常正确,Harry。非常正确。”他拿起一个装满了黄色糖果的小盘。“果汁柠檬糖?”

“啊,不,谢谢您,”Harry说,想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

“你的暑假计划是什么,Harry?”

“呃,我申请成为Snape教授的助手。他得到了一笔拨款去智利研究一种新的植物。”

“没错,我听说过。我不知道他已经选定助手了。”

“他还没有。但是——”

“那么你另外的计划是什么呢?”

“我……抱歉?”

“你的暑假计划。你另外还计划过怎么渡过暑假?”

“Draco Malfoy邀请我和他一起渡过暑假。”

校长倾身。“Dursley家会同意吗?”

“我……我不知道。是的,我猜会。”

“我们将需要这方面的书面声明,当然。”

“是的,先生。我想……我相信Snape教授正在和他们联系这方面的事情。”

校长伸手从那碟柠檬果汁糖里拈了一个,塞进自己口中。他向后靠回自己的皮椅上,后者发出舒适的咯吱声。

Harry揉了揉后颈,从校长的注视下转开视线。

“Harry,有件事让我很担心,你今年从未和你的家人一起渡过假期。我理解你和他们或许相处有些困难,但哪个青春期男孩不是这样?”

Harry感觉自己的脸颊变热了。“我得说这比相处困难要严重得多。”

“也许分开的时间会有助于治愈过去的创伤?”

“不。没有。”

“你确定没有消除的——”

“不,”Harry在想起自己所在之处前大叫出声。他坐回到椅子上。“不,先生。没有任何消除的可能。”

校长叹了口气,转向他的小鸟,看着它在自己的镀金鸟笼里鸣叫翻飞。“如果在学期结束时你的暑期计划还未确定,你必须回他们那里渡过暑假。你明白我说的吗,Potter先生?”

一阵惊恐扼住了Harry,夺去他的呼吸,让他觉得心脏似乎要跳出胸腔。“您不能逼我回去那里。”

“我恐怕我们别无选择。”

“无所谓。我会去智利的。”他鼓起全副声势宣称。

“你还未被选中。也许你应该寻找其他机会?”

“您在说什么?您是在说Snape教授已经选好他的助手了吗?”

“镇定下来,亲爱的孩子。我并未参与Snape教授的选拔过程,但我更愿意认为你提前为没被选中的可能做些准备比较好。你在Wolsford还要学习好几年。而你班上的大部分年轻人不是。Snape教授很自然会更倾向于选择某些更年长、更有经验的学生。”

Harry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觉得像是被重击了一下。他注视着校长翻动文件自言自语。最后,他从一叠纸中抽出一个彩色的小册子,递给Harry。

“不过,我知道Snape教授已经向所有希望被列入考虑的学生要求过要寻求双亲或监护人的许可,并且在此默契下,不到接近学期末,助手的人选是不会定下的。你知道这个情况吗?”

Harry点头,垂眼注视自己的脚尖。他知道。Dursley一家将会毁灭他生活中的一切。每一次他觉得自己也许将有机会时,每一次他觉得自己也许真的有某些价值时,他们就会出现并碾碎它。

“那么,我是不是已经被剔出角逐了?这就是所有这些谈话的目的?”Harry问道,他的大脑急速运转,想着如果回答是肯定的话他该怎么办。

“不,亲爱的孩子,当然不是。”校长犹豫道。他在糖果盘中拨来拨去,挑出另一颗合他口味的糖果。Harry此刻觉得自己就像那盘中剩下的糖果,那些并不很合胃口的糖果。无论如何,现在还不是。

“对于一个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学习机会,”校长继续。“我只不过是在建议你多考虑你的选择。这个世界很大,不仅仅有智利。”

但Harry不想去其他任何地方。他想去智利。确切的说,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是知道他想去。他想要和Snape教授一起渡过这个暑假,想要证明他和Wolsford的任何男孩们一样好。

“……有些学生离家近,有些学生离家很远。不过申请表需要在这周或下周内递交。”

Harry的头猛然抬起。他意识到自己刚才并没留神。“什么?”他脱口而出,畏缩于自己的语气是如此粗鲁。

“申请表,Potter先生。你必须填写你的申请表。我知道Snape教授并未提及,所以我会见每一个对这次智利之行有兴趣的年轻人。一个像这样的研究机会对学校来说大有裨益,但同时也需要谨慎处理。”

“但是我——”

“并且请不用担心费用。”

“去智利的费用?”

校长轻笑。“你非常坚决的想要去,是吗?”Harry猜校长应该是想要表现得慈祥,但对他来说听起来却有如施恩。“我是在说所有的这些规划。不需要担心费用,我说过。基本来说我们还有奖学金项目可用。”

Harry的脸颊困窘的晕红。“我不需要这些小册子。”

“我相信你不需要。没错,当然。”校长凝视他,双眼中闪烁着好奇。“你的同级同学也许会对此有兴趣?大概是叫Longbottom先生?这是一个非常棒的牛津园艺及植物学学习计划,你不介意帮忙把这个给他吧?”

Harry十分不情愿的接过小册子,将它们塞进书包中。“就这些事吗,先生?”他不耐烦的说。

“Severus说过你很有活力,”校长自言自语的嘀咕。“是的,Potter先生,就这些事。跟你假期计划有关的事请随时来我办公室讨论。”

Harry对他简短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一走出门,他就全速奔跑起来,拼命想要跑出去。一跑出大门,他就靠倒在墙壁上,慢慢滑下,努力喘息着。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之前一切都还很好。但是,当然,他是Harry Potter。他从不被允许轻松的生活。

Harry想着该做些什么。他是不是应该联系Snape教授,问问他有关智利的事情?为防万一,他是不是该申请其他的学习计划?他喷了喷气,手指抠进草地。不,他不会去做这些事。他也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和校长谈话的事情,虽然Snape肯定会知道。同时他也绝不会回Dursley家。

*****

Harry带着逐渐增长的恐惧瞪视自己的苔藓培育项目。左边的苔藓看起来和右边的没有一丝一毫相同之处,虽然它们应该是一样的。这个项目的目标是繁育苔藓,而不是杀死它。

这都是那该死的校长的错。如果一周前他没有召唤Harry去他的办公室开愚蠢的秘密会议,Harry绝不会跑出去找消遣。Draco是个很棒的消遣伙伴,但Harry的课题项目就遭殃了。Severus教授绝不会接受它。

他疯狂的回顾自己的实验笔记,祈祷自己能找到这场不幸的原因,并在四个小时内纠正它。他已经精疲力尽了——他之前整晚都泡在实验室努力完成自己的最终报告。

“Harry?”

惊了一跳,Harry转身,撞翻了几个大烧杯,因它们在石头地板上发出的清脆撞击声和破碎声而畏缩。

“你来这里做什么,Neville?”Harry问道,手忙脚乱的拾取玻璃碎片。

“抱歉。我没想吓到你。我只是来查看一下我的课题项目。让我来帮你,”Neville说道,跪在地板上开始拾取碎片。

“我想这些东西不该被打破,”Neville嘀咕,猛抽了口气,一块碎片扎进了他的手指。

“真抱歉,Neville。谢谢你,呃,帮我清理这些。”

Neville耸肩。“我当然会帮你。”

男孩们在沉默中又清理了一会,直到Neville停下动作,注视着Harry问道,“你还好吗?你最近变得,呃,有点易怒。”

Harry叹气,擦擦手上的灰尘。“没错。只是有点担心课题。我——好吧,事实是,我已经完全毁掉了它,并且我不能……没可能……再四个小时就要交报告了,Neville!我不能……我现在能做什么?”

Neville站起身,将玻璃碎片扔掉。“好吧,让我们来看看。事情不会那么糟的。”

当Neville看向Harry的课题项目时,他倒抽了口气。“你做了什么?”

Harry呻吟。也许他可以不被任何人注意的溜走。他存着Malfoy夫人坚持每月寄给她的所有零花钱。他也许可以在上课钟响前溜上火车。

“Harry?”

“呃,抱歉。我——我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这就是问题所在。它上周看起来还很好。”

“你上次检查它是什么时候?上周?”

Harry困窘的羞红了脸。“我最近有些忙。”

Neville叹气。“你的日志在哪里?”

Harry不发一语的将实验日志递给他。

Neville开始阅读它们,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他在快翻完时停下,抬起头。“你确定你的湿度、光线和热度模式调整的正确吗?”

“我——我认为是的。那上面不都记着?”

“好吧没错,这是——非常完美的记录,顺便一提——但是如果你都是照这上面写的做的话,左边的这块苔藓不会长成这种像是在撒哈拉沙漠中烤过的样子。你是否,呃,你上周是否对它做过什么?这本日志,呃,只记到上周六。”

“我最近有些忙,”Harry重复,想起自己最近到底在忙什么,他的面孔晕红了。

Neville叹气。“好吧,为了纠正这个问题,你必须想起自己做过什么。”

Harry回想。过去数周他一直都在认真的监测湿度、光线和热度控制。他抽了口气。热光灯——之前那个周二他将它调多了一个小时,因为那时候Draco突然有热情想要吻他,而他也沉溺其中忘记了一切。

“Neville,在灯下多照射一个小时会不会带来什么问题?像这样的问题?”

Neville咬住嘴唇,闭上双眼。“没错。我想那很有可能,特别是如果你在那之后设置了保持热度并且,呃,也许某天忘记浇水的话。还记得Snape教授说过这个生态系统非常、非常的脆弱吗?我打赌像这样的变化可能会造成极大的不同。它会……它会——”

“被烤得面目全非?”

Neville的肩膀垮下。“没错。我想它会的。”

Harry用自己的手揉了揉头发。“该死的,”他诅咒。“现在我能做什么?我没法把它救回来。他会在全班面前羞辱我,他会判我不及格。”‘他不会带我去智利了。他会后悔带我来到这里。他再也不会喜欢我了。’

“好吧,还有一件事你可以做的。你知道他一遍又一遍的提到过生态系统平衡的脆弱性,而这也是他暑假去智利的主要原因,不是吗?你可以说你改变了课题,用以展示一个微小的变化是怎样对生态平衡造成极大破坏的?”

“他会气疯的。”

“没错,很有可能。但至少这可以掩盖你,呃,因为分心而失误的事。和,呃,Draco。”

Harry的头猛然抬起。“你说什么?”

Neville转开视线。“我看到你们俩了,上周,在三楼。别担心,没其他人看到。”

“看到什么?”Harry问,他的心脏怦怦作响,十分清楚Neville看到了什么。

Neville耸耸肩,咬住嘴唇。“忘记我说的。”

“你看到了什么?告诉我。”

Neville摇摇头。“没什么。我——我一定是……我没看到…什么都没有。”

Harry深呼吸。“抱歉,我——好吧,Nev,我不会生气的。我发誓。”

Neville抬眼看向Harry。“发誓?”

“没错,当然。这很重要——我真的需要知道你看到了什么,呃,你认为自己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他正在……他正在吻你。”

Harry吞了吞口水。他什么也没说。

Neville将Harry的沉默当作赞同,匆匆继续。“他看起来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看起来像是吻过你无数次一般。”

Harry转开视线。

“我没有跟踪你们!真的!我需要从图书馆借本书,但不知为什么转错了方向。错跑到三层的。我很抱歉,Harry,我——”

“没什么。我知道你不会跟踪的。只是有点震惊,我猜。听着,你不能对任何人提到这件事。他会——一句也不能说,Neville。”

“那么这都是真的了?我看到的。”

Harry咬住嘴唇,点点头。“你不能——”

“我一个词都不会说的,Harry。相信我,我,呃,我知道作为一个被环境所不容的与众不同者是什么样的感觉。”

“你是否——?”

“不。不是你……你这类的问题。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不是什么问题。我只是不喜欢那样,我是说。”

“不是同性恋,你指?”Harry说。

Neville大笑。“不。我只是愚蠢、笨拙的Neville。”

“对我来说不是,你不是。别让人们那么说你。别相信他们,Neville。别。”

“你——你甚至从未理会过那些,对吗?”

“什么?”

“你很明理,Harry。而这将你这里其他的人们区分开。你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即使——这里——你身在这里面。”

“我不关心那些狗屎。”

“我知道,但Draco在乎。我认为他十分在乎。我不得不说,我曾经很惊讶你们俩……好吧,我是说……你们俩是朋友,我猜。”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不应该是?”

Neville耸肩,转开视线。“他从没给过我好脸,对其他很多人也是,真的。他在11岁的时候就是个小恶霸了,脾气很坏。但你一直都是那么和善。Draco的名声很糟——或者说曾经很糟,”Neville赞赏的看了Harry一眼。“但他最近的确表现出了好得多的一面。”

Harry转开视线,脸红。“Draco很好。他只是……有点挑剔。”

Neville大笑。“这么说也行。不过认真的说,在三楼看到你们那天,他注视你的神情……”

“怎么?”

Neville脸红。“你会笑话我的。”

“不,我不会。”

“他—他注视你的样子仿佛你是这世界上他唯一在意的……能看到他的这一面很棒,我猜。能知道还有东西对Draco Malfoy来说是无比重要的。”

Harry拨弄自己的实验报告,嘴角挂着微笑。“我一直没看出来你是这么罗曼蒂克的人。”

Neville耸肩。“我又没打算让这点变得众所周知。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

“你的秘密在我这里的是安全的。”

“你的也一样。所有的都是。”

也许是Neville眼中的了解,或是他声音中的严肃,又或者是因为此刻是凌晨四点,总之Harry突然间有了一种冲动,想要告诉Neville所有那些关于Dursley的事情,关于他对暑假的恐惧,关于Draco的事情。关于他自己的事情。他张开嘴,甚至不清楚自己口中会说出什么,但Neville打断了他。

“好了。那么我们只需要调整这里的几个条目——感谢上帝你用的是铅笔——然后我们需要重写你的最终报告。你是手写的吗?”

Harry点头,他想说的话从嘴边溜开,重新和Neville一起投入了拯救他的报告的工作中。

********

Snape教授大步在房间中巡视,审视每一个人的课题,一如既往的打出苛刻的分数。Harry一生中从未觉得如此紧张过。当Snape教授最终走到他和Neville的实验桌前时,Harry转开了脸。Snape教授发出了清晰可闻的吸气声,这是唯一让Harry知道他已经看到他的课题的信号。

Harry快速的瞟了一眼,畏惧于Snape教授脸上凶狠的表情。他走向Harry的课题,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Harry注视着那修长的手指伸向他的报告,但又犹豫的微微抽回。

Snape教授深呼吸。

Harry鼓起勇气。就在他觉得自己实在难以再承受的时候,他看见那些修长的手指收了回去,听见Snape教授转向Neville。

Harry感觉就像从高塔上被扔下,却意外的很快掉落到柔软的橡胶垫上。从某种自虐的角度来说,这让人沮丧。

“还行,Longbottom先生,”Snape教授在用一段时间审视他的课题和报告后说道。

Harry的心跳在Snape教授再次回身站在他的课题前时剧烈的加速了。他短暂的抬头瞄了一眼,立刻垂下头微微后退以逃避Snape教授视线的重量。

“不要再用逃避来更加激怒我了,”Snape教授嘶声。

Neville抽气。Harry听见身后传来一片嘈杂的低语。

Harry抬起头直视Snape教授的双眼,勇敢面对他将要到来的羞辱,等着Snape教授叫他的名字,说他是个毫无价值的垃圾。如果Snape教授想要争论,Harry会给他的。

“这有什么意义,Potter先生?”

“哪个部分,先生?”

Snape教授以一个迅捷的动作俯下身,看起来就像正在狩猎的毒蛇。Harry一动不动。

“我不会容忍傲慢的。解释一下你课题的完全失败。”

Harry吞了吞口水,开始他准备好的解释。“给我带来灵感的是地衣——像大多数苔藓类植物一样——有着极端敏感的生态系统。”

“令人印象深刻,Potter先生。我相信就在两周前我刚说过一样的话。”

Harry身后传来一阵窃笑。他无视那些,继续发言。

“是的,先生,我知道,就是这点——就是这点让我深思。好吧,是这点和您的智利课题让我深思。在我看来,温度因素——诸如温室效应、全球变暖等等——也许会是您将要去研究的样本自然转变的原因。我想知道高温会对这种苔藓在多大程度上造成影响,以及在这种环境转变下是否可能有残存的样本。也许会有些新发现。”

嘈杂的低语声响起。Harry认为他听见有人在问“为什么我没想到这些?”

“安静,”Snape教授呵斥,并未将视线从Harry身上移开。“不过,你现在在所说的这些方面都失败了,Potter先生。这里只有一堆干枯的杂草,相比之下,这更应被称为疏忽而不是创造性。”

“我在努力做更深层的课题,先生,”Harry在肾上腺素的控制下反驳道。

“而现在你甚至在简单的指定课题上失败了。多么让人失望。并且,让我提醒你,你下定决心所做的如此有创造力的研究,并不是你的课题,不论简单与否,Potter先生。你的作业是培育你的苔藓样本,并创造适宜其生存的环境。你失败了。”

Snape教授大步离开。“同时,让这给你们所有人都上一课,不要认为你们做超出作业范围的事能得到我的好评,以免你们得到和Potter先生一样不及格的分数。”

一股尖锐、无法承受的疼痛刺穿了Harry胸口。他觉得自己似乎要昏倒了。他不及格。他在一堂对他来说分外重要的课上不及格!

“下课。Potter先生,留下。”

Harry点点头,瘫倒在他的椅子中,等着其他同学们收拾好自己的课本和报告离开。

当教室再度安静下来,Snape教授走回到Harry的实验台前。

“你要在春假期间重新完成这项作业。不过只有一半学分。”

Harry点头。

“另外因为说谎——”

“我没有说谎!”

Snape教授的手重重拍上桌面,吓了Harry一跳,使得他从凳子上站起身慌乱的后退。他觉得似乎看到Snape教授眼中闪过一抹悔恨,但转瞬即逝。

“不准再打断我!”

“是的,先生,”Harry咕哝,双臂环抱住自己。

“另外因为说谎,你将在接下来的两周里每个晚上去找Filch先生劳动服务。我想他最近有些特别繁重的工作一直留着的。”

“很好,”Harry冷哼,仍然拒绝看向Snape教授。

“如果你胆敢再犯,如果你胆敢再用报告来掩饰你所犯下的任何神奇的错误,我会让你从这学校被开除。清楚了吗?”

Harry感觉自己无法呼吸。所有的一切都太痛了。“是的,”他愤怒的说。

“不准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遵命,先生。”

Harry听见Snape教授叹气。“坐下,Harry。”

“我很好。”

“这不是请求。坐下,立刻。”

Harry慢吞吞的走上前,坐在他的实验凳上,警惕的观察着Snape教授。

“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为什么你要说谎?”

炽热的眼泪从Harry的眼角渗出,很快伴以羞耻的脸红。他擦掉自己的眼泪。“我只是想把这个课题做好。”

“你以为你是第一个让自己的课题在热度、湿度、或温度方面控制失败的学生吗?你认为你自己能完美到用谎言掩盖住失败吗?或者有其他什么在其中起了作用?Draco吗?他把你从你的学习中拉开?”

“Draco和这没有关系!”

Severus教授看起来就像是想要再次用力拍击实验台。Harry不自觉的缩了缩。

“除非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否则我将考虑让你退出这个课程。”

Harry抽气。“你不能……你不会——这不公平!”

Snape教授从实验台上俯身,双手撑在桌面上。“你说的没错。这不公平。如果你是其他任何学生,我们甚至不会有这场谈话。如果你是其他任何学生,你现在已经在回宿舍收拾行李的途中了。我不认为你真的想要我公平,现在你说呢?”

Harry用力摇头。他垂眼盯着自己的膝盖。

“我在等着。”

“就像我说过的,我——”

“住口。不要让问题更复杂了。不要对我说谎,Harry。我只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实话。你到底怎么了?你最近在课堂上一直精神不集中、情绪低落还易怒。”

Harry转开眼,吞了吞口水。他对自己许诺绝不会将回去Dursley家的愚蠢恐惧说出。他对自己发誓绝不会提及和校长之间的谈话——虽然Snape教授很可能已经知道了。在Snape教授审视的视线下坐着使他有一种想要吐露一切的冲动。但他不能。他不是什么需要安慰的小宝贝。他可以眼都不眨的承受重击。他愤怒于自己竟然考虑过对Snape教授哭诉他的恐惧。

“好吧,让我们从更简单的问题开始。你的课题作业到底怎么了?”

Harry叹气。“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意思是,我做了,我只是……有一天我让苔藓在热光灯下照射了太长时间,在那之后一切都完蛋了。我没法把它挽救回来。您应该……”

“什么?我应该,什么?”

Harry耸肩。

“我应该在你的同班同学面前羞辱你?我应该让你粗心的研究方法引起注意?我应该暴露你无力完成课题?”

Harry点头,最终扬起下巴表示不服。

“好吧,无论如何我做到了,不是吗?你低劣的谎言帮不了你。从结果上来说有什么不同吗?”

Harry咬住嘴唇,从喉咙深处发出某种不置可否的声音。

“是什么让你以为你能逃脱这一切?让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十分正确,这是一个简单的课题,至少对我来说。我知道这些样本会有的所有反应,我能瞬间分辨出过量因素。你不可能相信我会接受你荒谬的借口。”

Harry再次耸肩,强行压下自己拒绝说出口的话,同时也找不到其他可说的。

Snape教授叹了口气,坐下。“为什么青少年们会这么难开口,”他低声咕哝。

“我没想失败,好吗?我不想你这么认为——”

“什么?认为你是一个第一次做自己的苔藓课题的学生吗?还是认为你有能力制造错误?”

Harry抿紧嘴唇。“我不想毁掉自己去智利的机会,”他低语。

这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Harry紧紧闭上双眼。长久的沉默——就像来自校长的召唤一样——从不会是好消息。

“每个人都有同等的机会,Harry。这就是说,每个人都会因他自己的优点被考虑进去。一个课题不会让你被赶出赛场。”

“但是说谎会,对吗?”Harry接口。

“坦率的说我现在并不知道这最终会造成什么影响,”Snape教授说,听起来他正在非常谨慎的选择自己的措辞。

希望再Harry心中重新升起。“这是否意味着我仍然在赛场上?”

Snape教授的表情是难以捉摸的。“就像我说明过的,所有人都有同等的机会。但要明白,在这情况下我会不讲情面的公正。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Harry点头,他的脑海里迅速盘算着要怎样确保自己完美完成接下来的所有作业。他会向Snape教授展现他可以是完美的。展现他强烈的需要参加智利课题的机会。展现他可以赢得公平竞争。

“你看起来糟透了。你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Snape教授问。

Harry惊慌的回答,“呃,两天前,我猜。”

“跟我怀疑的一样。疲劳过度,情绪过激——你需要小睡一下,你现在就像个坏脾气的学步小童。我猜我能给你找个小婴儿床。那才是最适合坏脾气学步小童睡觉的地方,对吗?”

“我不需要婴儿床。”

“那么就别表现得像个小孩子。”

“是的,先生。”

“这会影响你的年终成绩,你明白吗。”

“是的,先生。”

“我的大温室需要一点帮助——没什么刺激的——主要是修剪枝桠、清理杂草、以及监测试验。也许如果你做这些事情,并写几份额外的报告的话,可以弥补这次课题的失败。”

这感觉就像是施舍。Harry从不喜欢被施舍,但他是如此绝望,他知道自己会接受Snape教授提供的任何帮助。但是尽管如此,这样的感觉仍然让他难以释怀。

“你会为Neville这么做吗?会为其他任何人这么做吗?”Harry问道。

“一般来说,我不会。但情有可原的情况应该会被考虑的。”

“是吗?那我是什么情况?”

“你是一个生命中几乎从未有过第二次几乎的年轻人。一个需要稳固的手指引、而不是伤害的年轻人。我害怕在这堵墙之外你会堕入远不称你的生活中。”

那炽热、刺痛的眼泪再次汇聚在眼角。“我并不虚弱或——或是易碎。我可以照顾我自己。”

“对于这点我毫无怀疑。只是你为做到这一点所采取的方式让人烦恼。”

Harry张嘴,准备发出一阵激烈的反驳。

“这个话题不要再讨论下去了,”Snape教授打断他。“你现在需要回你的房间睡觉。我会通知你接下来课程的教师你病了,没法出席今天剩下的课程。这也同样意味着不准偷偷跑去马厩。或者在上课期间见Malfoy先生。我说得够清楚吗?”

“是的,先生。”

“很好。我相信我们不会再有类似的谈话了。”

“是的,先生。谢谢您,呃,没开除我。”

“那么做达不到任何目的。而采用其他的方法,我相信你将会非常、非常努力的提高自己的成绩……以及获取我的信任。这是很严肃的,Harry。我现在对你十分失望。”

Harry想要缩进桌下让自己消失。Snape教授责难的分量击倒了他,让他被绝望包裹。他厌憎自己变得如此依赖于Snape教授的赞许。在此之前,他从不关心别人的看法。依赖会导致软弱,他在很久之前就从Vernon Dursley手中学会了这点。但Wolsford使他变得柔软,让他降下了自己的戒备。他已经不知道要如何回到过去那隔绝的心态中。他甚至不十分清楚自己是否想要回去,因为这意味着失去Snape教授的关注、Malfoy夫人可爱的便条和小饰品。意味着失去Draco。

Harry不知道人们要怎么在同一时刻处理所有这些感觉。他筋疲力尽。但首先,他还有自己的暑假要保卫。在那之后他才有时间担心其他所有的事。

“我很抱歉,先生。真的。我只是——我很抱歉,”Harry说,希望他没有一并毁掉自己去智利的机会。“我会照你说的做,任何事。不管什么工作。”

Snape教授的表情似乎十分悲伤,这让Harry难以理解。“我相信你会的,”他在让他离开之前说道。

******

Harry慢慢醒来,享受着被窝的温暖。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并不怎么关心时间。在他的床上,在紧闭的床幔中,他觉得自己安全的与整个世界隔绝开。就像……在某种程度上就像他的碗橱。Harry是多么憎恨承认他也会觉得那里舒适。

“Harry?你还在睡觉?”

一只手伸进垂幔中,拉开它们。铂金色的头探了进来,灰蓝双眸好奇的凝视着。

“Draco,”Harry咕哝,声音中仍然充满睡意。

“你还好吗?Severus叔叔说你生病了。现在差不多到晚餐时间了。你需要我给你带点什么东西回来吗?”

快到晚餐时间了?Harry不敢相信他竟然睡了一整天。他坐起身揉揉眼睛。“不。我马上,呃,给我一分钟,我马上起来。”

Draco关心的注视变得色迷迷的。“需要帮把手吗?”

“哈,除非我不想穿衣服。”

“你会穿上衣服的,最后。”Draco说,已经开始爬上Harry的床。

Harry举起双手,就像要推开他。“呃,抱歉。我……我现在没这情绪。”

Draco保持单膝跪在床上的姿势,停住了。他向一侧偏过头。“你肯定病得不轻。也许你应该去医疗室看一下。”

他伸手触摸Harry的前额,但Harry猛然避开了。

“你怎么了?”Draco问道,他的脸颊晕红,Harry猜测那是因为尴尬。

“真是充满问题的一天,”Harry嘀咕。

“什么意思?”

“没什么。抱歉,我只是……我不知道,有点失控,我猜。我现在只是没兴趣做任何事。”

Draco咬住嘴唇,转开视线。他垂下头,细碎的发丝滑落,遮住他的表情。“我们可以,呃,你知道,单纯躺在彼此身边,呃,谈谈话或做点别的什么。”

“什么,像是拥抱之类的?”

Draco从床上起身。“不,蠢货。我只是想说——算了忘记它。”

Harry扔过枕头砸向Draco的头。“别犯浑了。”

Draco双手抓住枕头扔回,窃笑的看着它扫过Harry的头,将他的头发弄得更乱。

“嘿!”Harry大叫。

“哦,闭嘴,”Draco一边说一边爬上床,在左侧躺下。他转向Harry,一手撑住自己的头。

Harry偎进,整天里第一次觉得满足起来。他深深吸气,嗅着Draco身上洗发水、洗衣剂及古龙水混合的味道。他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厌倦这味道。

“那么,你那乱七八糟的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Draco问,手指滑下Harry的手臂。

Harry耸肩。“一些蠢事。没什么好担心的。”

“如果你这两周表现正常的话我会相信你的。但你没有。是不是……是不是因为我?你是否——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后悔我生日那天的事了?因为我们不该——”

Harry坐起身用手捂住Draco的嘴。“我从不后悔那天的任何一个瞬间。和那无关。只是……就像我说的,一些蠢事。一些我需要想清楚的事。”

“哦。”

Harry回身躺下,让Draco柔软的手指安抚他。

“你可以和我说的,你知道。”Draco说。

然而,Harry不能。之前几天,他几乎要跟Neville、Snape教授、甚至Ron吐露些什么了,但他不能告诉Draco。也许,Harry想,这是因为他确信Draco会在了解到他是一个多么可怜、说谎、一团糟的混蛋的瞬间离开他。他是那么努力的想要融入,想要表现得像Wolsford的其他人一样,但事实是他和其他任何男孩都完全不同。他永远没法做到。

“Harry?”

“抱歉。”

“怎么了?”

“噢。嗯,是有关Neville。”

“什么?胆小鬼Neville又做了什么?抱歉——抱歉,顺口了。”

“他,嗯,他看到我们了。”

Harry看着Draco困惑的表情消褪,代之以恐惧。

“怎么会?什么时候?他告诉了谁?”Draco一口气问道。

“三楼。上周。他没告诉任何人。他不能——不会。”

“该死,”Draco诅咒,爬下床。他用手揉了揉头发。“该死,”他再次诅咒,开始在Harry的床前踱步。

Harry躺在那里,看着他,随着Draco烦恼的踱步,他的胃部感觉越发沉重。

“先这样。在学校里再也不要亲吻或者什么了。太多人知道了,现在连蠢货Neville都知道了。他很可能在晚餐或其他什么适合胆小鬼的时候说溜嘴。”

Harry叹气,突然厌倦于不被信任。“他什么都不会说的。他不是那种人。”

Draco停下踱步回到Harry床边。他用手指玩弄着Harry绿色毯子的一角。“他最好不好,”他闷闷不乐的说。

“他不会的。”

Draco点头,但并没有抬起头,也没有停下手指蹂躏毯子的动作。

“他不是个坏人。他真的很好。如果你有稍微花一点时间了解——”

“Harry,我不准备和Longbottom成为朋友,OK?只是——换个话题。”

“事实就是这样,好吧,他还说了你些好话。”

Draco抬起头,脸上挂着疑问。

“他说……呃,好吧他说你——你还是个孩子时有点像小恶棍并且……好吧我猜我应该说好的部分。”

“没错,请说。”

“他说当他看到我们——在三楼时——你,嗯,你脸上……的表情很棒。”

“什么?”

Harry脸红。他垂下头。“他说当——当你,呃,看着我时。就像是我很重要。他觉得这很棒,你能把我当做很重要的人。”

Harry绷紧身体,责骂自己怎么能说这么蠢的话。滑下他脸颊的柔软手指让他惊讶。他贴向那碰触,转头面对Draco。Draco脸上的表情几乎夺走他的呼吸。

“你很重要。而我……我并不完美,Harry。我做过很多如果有机会重来的话绝不会再做的事。”

“你不需要完美,”Harry说,发自内心的。他不想去想自己配不上如此的恩赐。

“是吗?”Draco问。

“没错。我发誓。”Harry低喃着倾身亲吻Draco。他已经厌倦于想太多。此刻他需要再次遗忘。


TBC
Tags:
翻译 » Draco's Boy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