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volity 无聊之举(完)

[不指定 2009/12/29 13:26 | by 月下珠 ]
| |
XQ五周年版庆邀稿贺文

标题:Frivolity(无聊之举)
作者:empathic siren
译者:月下珠
配对:SH
声明:一切归于JKR.
原文链接:http://www.geocities.com/thetwobroomsticks/Frivolity.html
翻译授权信节选:
月下珠:
This time, I hope you can give me translate Frivolity and Vixen into Chinese's permit. Please let me try! I will do my best!

Empathic siren:
Yes, absolutely!  Thank you so much!



无聊之举



“看,这是有点红——”

“我说不。”

“但这是圣——”

“不准说完这个词,Potter。我说过没有装饰品,就是没有装饰品。我们每一年都必须这样争论吗?”

Severus冲出房间。Harry从壁炉架上取下红色的花环,那明亮的颜色仿佛正在嘲弄他。

***

“你给圣诞老人写礼物清单了吗?”

Severus从他的书前转过身,无视Harry声音中的紧张。“你是蠢蛋吗?我45岁了。究竟为什么我要给圣诞老人写信?只有小孩子和可笑乏味的成人们会给圣诞老人写信。另外,他什么时候曾经将自己的慷慨向我展现过?”

Severus拒绝为Harry双眼中黯淡熄灭的光彩而感到懊悔。Harry离开了,一张揉皱的羊皮纸落到地板上。Severus的手指紧紧抓住书的封皮。书里面写着很多单词——很多详细列明浸液和酊剂的单词——但他所能看到的只有Harry写给圣诞老人的梦想清单。愧疚在他体内盛开,自以为是的怒火熊熊燃烧。

***

Harry注视着Severus胸膛的起伏。现在是凌晨三点,但他睡不着。月光洒入屋中,将一切都镀上银边。

Harry倾身亲吻Severus的嘴角。Severus一动不动。

Harry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在不能收回的话语脱口而出伤害到自己之前又闭上了。Harry缩回被单下,偎入Severus怀中,希望能用碰触传达自己害怕说出的话。

***

勺子叮当碰撞着碗的边缘并刮擦过Harry的盘子,拢起一堆土豆泥。

“你安静得可怕,”Severus很长时间之后说道,无法再忍受Harry脸上的愁容和沉重的无话。

Harry耸耸肩,仍然在搅着土豆泥。“没太多想说的,我猜。”

“啊哈。”

Harry转向煎豆。

“看,如果这和你声称为圣诞树什么的该死的植物有关的话,我说得很清楚——”

Harry打断他。“和那树无关。”

“那么,这闷闷不乐是为什么?”

“没什么。”

“Harry——”

“没什么。”

Harry推开盘子,离开了餐桌。


***

Hogsmade充斥着急急想要完成圣诞购物的人们。Severus嘲笑他们,就像他们是他能用靴跟碾碎的蚂蚁。

他轻拍口袋,感受着里面那笔用魔法缩小的财富。Harry需要新的鹅毛笔和笔记本,如果他刚好碰到Harry喜欢的深红色怎么办?

他在拥挤的人群中穿梭,用手肘推着向蜂蜜公爵接近,去买几罐药用性巧克力。他看见Harry站在街道上,专心致志的看着一个老女巫手推车里的某样东西。

Severus停下了。他在观察。

即使隔着这么远,他也能看到Harry双眼中的闪光和迷恋。有什么在反射着光线,使得阳光在雪地上跳动。Harry转过身追踪着它们,脸上挂着惊人快乐的微笑。那从Harry身体中辐射出——那快乐——并用温暖和渴望缠绕住Severus。Severus希望自己能加入他——直接体验那快乐——但仿佛有堵玻璃墙挡在他们之间,一堵他无法冲破的墙。

Harry转回到小推车前,手伸出,触摸那个吸引他注意力的未知物体。他咬住嘴唇。老女巫说了什么。Harry摇摇头,抱歉地微笑,然后转身离开。

Severus注视着Harry穿过街道,肩膀垂下,曾经的快乐从体内流泻殆尽。

老女巫转过小推车,刚好让Severus能看清她的货物。小玩意和小饰品——再没什么了。镶嵌着宝石的铜质吊饰在阳光下灿灿发光。只不过是些无聊的东西。

***

Severus欣赏着在自己实验室后面发现的新魔药瓶。这是今天早上他发现的第三件礼物了。他微笑,默默祝愿Harry圣诞快乐。

Harry不折不挠的期望着和Severus分享圣诞节,不管Severus的抗议和明确反对。这只不过是刚好碰上了这个时候,他告诉自己,Harry在12月底会需要新的笔记本和鹅毛笔。他只不过稍微有点懒惰的让它们仍然包裹着店里的包装纸,用细绳系着,放在了Harry的桌上。放在其中的小小纸片也不过是礼节性的说明而已。

实验室的门被猛然撞开。在Severus能好好训斥Harry的礼节之前,Harry已经将他推在了墙上,用舌头和牙齿亲吻他的嘴唇。拉到卧室,扯掉触手能及的所有衣物,Harry将Severus推倒在床,跨上他身,沉坐到他坚硬的勃起上,用尽全力,和他做爱,用身体的碰触诉说那没有出口的话。Severus向上挺起,回应着他的诉说。他正直接体验着快乐。那面看不见的玻璃墙粉碎了。

***

破晓。闪耀的光线在房间中舞蹈,反射着挂在窗户上的镶着宝石的铜质吊饰。

Harry在他身边醒来,猫咪般磨蹭Severus的颈侧。

“圣诞快乐,”Harry说。

“圣诞快乐,”Severus回应。他向窗户比了个手势。“它需要个合适的钩子。”

Harry的手指沿着Severus的手臂上下滑动。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将一个微笑印上Severus颈后。


~fin~
Tags:
翻译 » 短篇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3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