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 Boy 23

[不指定 2009/12/29 13:12 | by 月下珠 ]
| |

第二十三章      一如平常




Harry看着车窗外翻滚后退的山岗。狭窄通道上的餐车传来轻轻的滚动声。Draco在看着《米德尔玛奇》,时不时发出低低的厌恶声,同时手指不耐烦的搓着书页。Malfoy夫人轻柔的声音掩饰了她讨论的假期计划的严格,Snape教授简洁的评论着这个社交季节无聊透顶。所有的一切都十分普通——就像什么都未改变。Harry的胃部充满了恐惧的痛苦。他更深的沉入座位中,将精神集中在窗外不断退后的光秃树干上。

“好吧,我们没法接受Squire家二十三号的邀请,同天下午我们还有Smith家的邀请。”Malfoy夫人说。

“为什么不?他们又不是同一时间的。我确信你有足够的精力在同一天出席两场派对。你甚至曾经在同一天内出席过五场或者更多场派对。不过不管你想去哪里都别算上我。每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大量的朗姆酒、永远吃不完的烟熏大马哈鱼、以及用俗丽的丝绸和荒谬的羽毛装饰的馅饼。这提醒了我,请告诉我你神智已经正常了不会拿着你那可怕的鸵鸟毛手包出去晃。”

“那个手提袋是意大利手工制的。它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能搭配任何衣服。”

“翻译:你为它花了非常多的钱,以至于银行拒绝兑现你的任何支票,除非你承诺以后永远用它。”

Malfoy夫人嗤之以鼻,非常不符合身份的动作,Harry认为。“嘴长在你身上。我们是不是该穿着你去年精心呵护的白色小花们去,嗯哼?”

“那些是Cypripedium candidums(注),Narcissa。那时候它们是我研究的标的。没有它们的话我没办法完成我的计划。并且你知道我为了从美国把它们带来都经历过什么吗?你知道吗?我不得不——噢,算了。让我们回到更重要的主题上,就像你为什么不能在同一天出席两个派对。”

“你每年都这样。抱怨着这些事情,但同时也会认真的陪同我出席每一场。”

片刻紧绷的沉默,然后Snape教授再次开口。“你不该单独出席,特别是在那样的环境下。”这是Harry第一次听到Snape教授的声音中有着不确定。他想着这意味着什么,同时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在刚刚闪过的结彩邮筒上。

“你是个可爱的陪同者。一直都是。谢谢你。”Malfoy夫人的声音中有着Harry无法辨明的古怪音色。他瞟向Draco,但后者仍然沉浸在书中,没有注意到他母亲和教父间的轻声闲谈,以及隐藏在他们的言辞之中古怪未明的事情。

“解释下为什么你不能同时接受这两个邀请。”Snape教授的声音听起来和Harry平时听到的一样平缓。

“Smith家和Squires家互不来往。我认识Smith家的时间更长,不能像这样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虽然,我必须得说,我从不觉得Mildred Smith的卷心菜沙拉像Tandie Squires嘲笑得那么糟——它能稍好一点。”

Harry克制住因为想象Snape教授的手指握紧方向盘而爆发的笑意。“所有这些——所有这些夸张的表现——都是因为一道黏糊糊的卷心菜沙拉?我永远无法理解你在这些荒谬的鸡毛蒜皮上花费的精力。”

“而这也是你能成为如此优秀的陪同者的原因,Severus。你不明白,你也不想明白,”Narcissa紧接着说。她在座位上动了动。“Harry?”

Harry转过身,惊讶于听见自己的名字。他抬头看向Malfoy夫人,带着疑问的表情。

“我们不出席Squires家的派对可以吗?”

Harry点点头,震惊于自己被询问。“我甚至不认识他们,呃,对吗?”

“Thomas Squires和你同班,我相信。他和Draco关系不错。”

Harry转向Draco,后者刚因为自己的名字被提及而短暂的从书中回神过来。他随意的耸了耸肩,继续阅读。

“并没有很热切的想要参加,是吗?”Malfoy夫人问。

Harry摇摇头,想着这些荒谬的社交游戏到底会不会有对他来说有意义的一天。他不喜欢卷心菜沙拉,但他也不认识Squires。“我是否,呃,我的意思是,我是否需要写信去道歉?”他问道,不确定一个人怎么能——客气的——好吧,不管客不客气,邀请一个不认识的人去参加派对。

“不需要。我会替我们大家回信接受邀请或道歉的。我的朋友们都很清楚你在Malfoy家的身份。”Malfoy夫人突然脸红并嗓音颤动了下。“并不是像……像那样的,当然,只是清楚你和Draco是亲密的……亲密的朋友,所以你也是Malfoy家亲近的朋友。就像Severus——哦上帝——不像那样。我并没暗示……”Malfoy夫人将脸侧到一旁了片刻,并不安的抚平着自己衬衣的前端。“我确信你清楚我的意思。我只是想要确定在做这类决定时你也参与其中。你对我,对我们来说一直很重要。即使……”

Malfoy夫人咬住自己的嘴唇——就像她在过去几天中时常做的一样。

他突然间感受到了车中的寂静。Draco屏住了呼吸,他的手指稳稳的翻过一页,就像他并没在听车中的谈话。Harry看到Snape教授从后视镜中注视着他,只在必要的时候转到前方去看路。他们在担心。他们像Harry和Malfoy夫人一样清楚这些平常的表现只是一种应付突如其来的巨大转变的伪装。Harry在心中微笑了下,庆幸于自己从未梦想过一切都会在这个假期中解决,也庆幸于所有人都有着一样的感觉。

Harry伸手碰触她的肩膀,手指很快的滑开。“谢谢你帮我们道歉和做其他那些事情。如果没有我和Draco的话,你可能会给自己找到更有趣的派对,现在却只能在卷心菜沙拉和不高兴的朋友间抉择。”

Snape教授讽刺的声音插入了谈话中。“没错,Narcissa,你能在这里帮我们安排社交时间表真是太明智了,否则的话,我们将会迷失在有关难吃蔬菜的可耻谣言中,并失去看到社交圈高级主妇们用星星和羽毛装饰的酒杯的荣耀……以及诸如此类的东西。”

Malfoy夫人大笑起来。她对Harry微笑了下然后转回身。“我明天会寄出我们的道歉信,”她说,然后和Snape教授开始了一场新的谈话。

Harry继续凝视窗外,努力吸收着Malfoy夫人和他们之间关于性、约会、卷心菜沙拉和假期派对的非常直白的谈话。

他胃部仍然有痛苦的感觉,他发现。他漫不经心的想着什么时候这感觉能消失。当他们驶过一道倒塌的石墙时,他担心着是否——何时——Malfoy夫人将会不再喜欢他,并停止邀请他参加那些高档的排队。他担心着Ron和Blaise会说些什么。他担心着学校,Dursley家,以及作为一个同性恋青少年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他担心着何时Draco会发现他什么也给不了他,转而找到其他的什么人去关心。

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他的,用力捏了捏,将Harry从他的思绪中唤回。他转过头。Draco微笑着,朝着他母亲的方向看去,翻了翻白眼。Harry回以微笑。Draco再次握了握,然后松开手继续阅读。

“伪君子,”Draco一边嘀咕着一边翻过一页——指的是Eliot,Harry猜测。

Harry继续看着窗边不断闪过的风景。

*****

“别再踱步了。你让我头疼,”Draco说。他坐在他的床上,后背挺的笔直,脚踝僵硬的勾在一起。

“我控制不住。Blaise和Ron很快将会回到宿舍。而——而我们准备告诉他们。上帝,我们准备告诉他们什么?”

“你太紧张了——为什么你不过来这里让给你放松下?”

Harry冲Draco挑动的眉毛翻了翻白眼。“这就是你全部在想的?”

“没错。或许你忘记了,我15岁——几个月后16岁。脑子里一直转着的当然只有荷尔蒙。”

“好吧,能把你的精力转个方向吗,帮我想想该怎么婉转的跟他们说。”

“无论如何,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告诉他们?我的意思是,这似乎不关他们的事。”

“我们必须告诉他们——他们和我们住在一起。如果你认为他们不会发现我们之间有什么古怪的地方的话,那你肯定精神不正常了。另外,我记得你妈妈说过的话,即使你不记得。如果她认为我们在半夜偷偷爬到对方床上的话她必定会让我们中的一个搬离,我不能冒着这个风险。”

“你不是真的相信所有这些吧,对吗?我的意思是,基督,她让我们去做检查并且还买了避孕套。她只是反应过度了。她不会让我们搬开的。”

“她会的。我不能冒这风险。我们要告诉Blaise和Ron发生了什么事。”

“看,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好吗?我知道我同意我们应该告诉他们。但为什么是现在?为什么是要马上就说?不能等等吗?”

“不能。”

“不,可以的。”

“不,不能。”

“基督,Harry,这有什么重要的?为什么现在一定要?为什么你这么坚持这点?”

“我刚刚对你解释了为什么。”Harry用手揉揉前额。他都要头疼了。“我不能明白为什么你不想告诉他们。你是不是……你是不是需要重新考虑所有这些?”

Draco低声嘀咕了些什么,Harry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他知道那可不是什么好话。“你那顽固的脑子什么时候能接受我不会重新考虑这些的事实?”

“也许当你心甘情愿的表现得像你……像你……像我们……你知道的……像我们能大方的站在人前。就算不是在其他人面前,至少也是在我们的室友面前。”

“很好。那么,告诉他们。我不会阻止你。我告诉过你我想要再等等,但你坚持要现在,所以告诉Ron和Blaise的任务我全交给你了。”

“告诉我们什么?”Blaise一边走进房间一边问道,Ron紧随其后。

Harry非常快的转过身,差点摔倒。“什么时候……怎么……你们回来了。”

“没错。我认为我们的存在已经证实了这点,以及我提出的问题。那么,你们准备告诉我们什么?”Blaise将自己的手提箱放到地板上,倒在床上。

Ron,Harry注意到,保持着低头的姿势并笔直的走向自己的床,脸颊几乎和他的头发一个颜色了。“你还好吗,Ron?”Harry问道,拖延着时间。无论如何Draco是铁了心不帮忙,保持冷淡,就像他很享受自己的床似的。

“很好,Harry。你和Draco有什么话要告—告诉我们,对吗?很好,很好。不错。”

“Ron?”

Ron拉开衣物箱的拉链开始挂起他的东西。

“到底该死的发生了什么?”Blaise大声呻吟着问道。“你们认为你们中的一个将要……哦,我不知道,供认某些黑暗隐晦的秘密吗。”他笔直坐起,眼中闪过一抹了悟。“是那个,对不对?坦白一切对灵魂有好处的,你知道。嘿,Harry,你终于打算承认自己是个杀人犯或者其他什么了吗?杀过人,对吗?某个打算抢你的地盘的家伙,对吗?”Blaise转过身询问Ron。“警匪剧里是这么说的吗?抢地盘?”

“不知道,”Ron说,简明的回答。

“我认为就是那个。那么,没错,某人打算抢你的地盘,对吗,Harry?这没什么,你可以告诉我们,你知道的。我们都这么猜过,想着你是不是某个混黑道的,或者其他什么。”Blaise眯起眼。“不过,想想看,卷进这些麻烦中的你真是可怕的消极。不,你让我想起另外一种类型——独行侠而不是混混头目。另外,你真是太沉溺于那些植物中了。”Blaise搓了下自己的手指。“没错!你在种植某些可疑的植物,对吗,Harry?嗯哼?是这样,对吗?”Blaise吃吃笑着问道。

“没错,Blaise。你发现了。我是个潜伏在精英寄宿男校里的毒枭,躲避着我以前的搭档,他在上次交易中被我背叛了。我实际上33岁了。你知道吗?”

Blaise大笑。“哇哦你这个偷偷摸摸的小混蛋。现在我认为你是个甜蜜的小男孩般的男人。”

“Harry不是什么麻药贩子,你这可怜的蠢货,”Draco说,很明显并未被Blaise奇异的幽默感所逗乐。

“他只是想要消除的我紧张。镇定点,”Harry对Draco说。“停下吧,Blaise。我是认真的——这里真的有些事我,我们,需要告诉你们,”Harry说,虽然他意识到没有人在听他说话。

Blaise用手指抵住下颌。“唔嗯,那么不是麻药贩子。噢!一个小男妓。你曾经是个小男妓,对吗?是不是Draco在街边捡到了疲惫、饥饿又寒冷的你?”Blaise小声吹了个口哨。“我打赌你打扮得非常迷人。哇,Potter先生,你的行李箱底部是不是压着皮裤?你的常客中的一个是否”——Blaise再次转向Ron,问道,“他们是那么叫的,常客,对吗Ron?在警匪剧里?”接着转回身面对Harry——“你常客中的一个是否会对你暴力相向?”Blaise对着Harry扭扭眉毛,揶揄的。“这就是你的过去为什么这么隐秘的原因吗?”

Harry开始歇斯底里的大笑——一方面是因为Blaise荒谬的想象,另一方面是因为房间中回旋的紧绷感。要么大笑,要么就只能开始四处扔家具发泄了。大笑似乎是个较好的选择。不幸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觉得,Harry发现。

Draco扑向Blaise。“收回那些话,你这该死的婊子养的。你怎么敢用这么恶心的说法来说Harry!”

“镇定点,热恋男孩,”Blaise大笑着说,仍然认为这全部都只是个大玩笑。“怎么,你想要他只属于你一个人,嗯哼?”

Draco尖叫着冲上前将Blaise踢倒在他的床上,准备扑上去殴打。

Harry和Ron同时扑上去,将Blaise和Draco拉开。

“镇定下来,你个蠢货,在你不小心折断你那该死的指甲并呜呜咽咽的抱怨着要去找医疗室的医生治疗前,”Harry一边叫着一边努力将Draco从Blaise身边拉开。

“你到底怎么了?”Blaise问道,接着因为差点避不开的一拳大叫了起来。“停下,你这发神经的混蛋。我只是在开玩笑。所有人都知道Harry仍然是个会脸红的小处子——你可是很彻底的确保了没有一个Collenton的女孩能碰他,可怜的杂种。”

“他不是杂种,”Draco怒吼,仍然试图挥拳打过去。

“操你的,Zabini。我不是什么——什么……我没有过性经验可不意味着我不能把你揍倒在地,”Harry说,已经厌倦于让他的性经验——或缺乏性经验——成为交谈的话题。

“你们全部,停下!立刻停下!”Ron怒吼,终于将Blaise扯了回来。“现在,”Ron终于说道。“这全部都是为了什么?”

Harry看向Draco,后者正避开他的视线。他翻了翻白眼张开嘴准备开始一场肯定会非常曲折的解释,这时Draco打断了他。

“你是对的,Ron,”Draco低语。

“什么对的?”Harry问道,Blaise同样重复了他的问句。

“我是?”Ron问Draco,无视Harry和Blaise。

“没错。你是。”Draco深呼吸了一下,握住Harry的手。“你是对的。”

Harry一小股电流从Draco握住他的温暖掌心传来。他微笑,转头对上Draco的双眼,这时Blaise插嘴了。

“这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Blaise问道,从Ron手里挣脱,伸出一根颤抖的手指指着Harry和Draco的手。

“那是两只手,Blaise,握在一起——在大多数文明中都是一种表示喜爱的信号。”Draco说。

“是,我知道,我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操,Draco,为什么你的手扣着Harry的?他妈的为什么你握着Harry的手?”

“因为我想要。你对这有意见吗,Zabini?”

“我……基督,Draco,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是个他妈的同性恋?你们俩都是?我之前只是在开玩笑,小男妓那件事。哦,操,基督,我不是……我是说,那不是真的对吗?”

“不,当然不是,你这白痴。”

“好吧,他妈的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这是不是某种玩笑?不好笑,伙计们。完全不好笑。”

“这不是玩笑,”Harry说。“我们是,我们是……好吧你能看到我们在一起了。我们想要告诉你们,这就是全部。”

Blaise摇摇头。“我不是……操,这是真的吗?”

“是,没错。并且就像我之前问过的,你对这有意见吗?”Draco问道。

Blaise再次摇摇头,接着转向Ron。“你没有和他们串通吧,对吗?这真的不是个玩笑?”

“不是玩笑,Blaise。想想看。想想看想想看所有那些时候我们谈论到,好吧,你知道,Draco在Harry身边时表现得多么古怪,”Ron说。

“嘿!”Draco大叫。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Ron对Draco说,接着转回明显正在思考着什么的Blaise面前。

“你是指,关于Jordan的事情?”Blaise问道。

“没错,部分的。”

Blaise走向Harry贴近仔细的观察他,但在Draco从喉咙深处发出不悦的声音时适时退后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Blaise说,终于。“所以,你们都——好吧,你们知道——你们是,好吧,你们那样。”

“我们仍然是和之前一样的人,你这白痴。”Harry说。

Blaise张嘴打算回应,但Harry打断了他。“别忘记,我仍然能把你那软趴趴、皮包骨头的蠢屁股揍倒在地。”

“嘿。我明白了。”Blaise努力装出气呼呼的声音。他指向Harry,粗声粗气的说,“你,粗暴并愤怒的——呃啊——为性取向不计后果的爱情小花。”Blaise指向自己。“我,该被踢屁股(ass-pounding)的出气筒。”片刻后Blaise意识到自己的用词。他的双眼大睁,脸颊迅速变红,并用手捂住自己的嘴。“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从指缝间嘀咕着。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然后四个男孩一起爆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Blaise向后倒到自己床上,哀嚎着。Draco靠在墙上,用胳膊捂住肚子,好像这样就能克制住这有损形象的大笑。Ron不停的吃吃笑着,视线一直在Harry和Draco之间徘徊。最后,大笑声终于停下。

Blaise点点头。“所以,你们是同性恋,”他说,注视着Draco,后者现在正盘腿坐在地板上。

Draco不安的揪着裤边。“我猜没错。”

“你猜,还是你知道?我的意思是,Draco,可是你怎么能从跟每一个视线里的女孩上床转变到现在这样在这里握着Potter的手?”

Draco耸耸肩。“不知道,我只知道……知道——听着,我就是知道,好吗?就这样可以吗?”

“你不需要表现得这么防备。”

“我没有,对吗?你是怎么叫我的?一个该死的同性恋?”

“你吓到我了!上一秒我们还在开玩笑说Harry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小男妓,下一秒你就握住了他该死的手,就像他是个羞涩的处子。哦没错,他的确是。”

“停止那见鬼的处子玩笑,”Harry在周围轻声的窃笑中怒斥。“那么,我是不是处子怎么了?重点是,一个处男同性恋?我有没有跟人上过床关你什么事?”

“我只是在开玩笑,”Blaise在窃笑中说道。“另外我好像没有其他什么把柄可嘲笑你了,不是吗?好吧我猜我可以嘲笑你变成了同性恋,实际上很有可能以后将会,但目前处男这个话题已经足够了。另外,诚实的说,我们并不知道有关你过去的任何事,并且我——”Blaise严肃了下,“并且我猜有些事情并不适合拿来开玩笑。”

Harry转开视线,没注意到Ron和Draco之间交换的视线。他想起所有那些时候他看到过的Blaise用Hermione的事情来嘲笑Ron,还有讽刺Draco的衣服,然后明白了些什么。他翻翻双眼。“这是某种……某种表明我们是朋友的古怪方式,对吗?”

“当然,你这家伙。”

“你不会停下的,对吗?”

Blaise微笑。“见鬼的当然不会。”

“好吧,那么……好吧。”

Blaise拍了拍手。“很好。现在,开始更微妙一点的话题。你们两个不准备在这个房间里亲吻或者干点什么吧,对吗?”

“这也是我们的房间,”Draco说。

“没错,但我真的对同性没兴趣,并且我猜测Ron也一样。所以,不准在房间里亲吻和干小勾当。除非我们,你知道,要离开很长一段时间——比如暑假——因此不会有任何机会撞见正在干着点什么的你俩,”Blaise用手做了个古怪的动作,“那就随便你们做什么。”

“很公平,”Harry在Draco有机会抗议前开口。

Blaise点头。“你们准备告诉其他的学校同学吗?”

“不。”Draco说。“只有你们俩,所以如果你们不将它透露出去的话我们会十分感激。”

“放心,伙计。照你的意思。好吧,现在事情已经变得够古怪和让人不适了,我准备去图书馆。我猜我能在离开前完成我的历史作业,”Blaise一边说着一边收拾起他的学习用具,离开了房间,留下坐在地板上的Ron、Harry和Draco。

“那么,你认为一切都会好转吗?你认为Blaise能接受吗?”Harry问Ron。

Ron抿紧嘴唇,侧过头,思考着。“我不能想象他会不能很好的接受这一切。我认识Blaise很长时间了——跟Draco一样长。他总是在开玩笑,但他对他的朋友们是很认真的。忠诚。非常的忠诚。”

“那么你认为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的?”

“能多正常就会有多正常。当然,这会有点震惊。你不能否认这点。但不用担心,伙计。一切都会好的——最终。只是……只是稍微小心点,好吗?这里有很多其他的家伙并没那么,呃,思想开放,我猜。”

Draco点点头。“这也是开始为什么我什么都不愿说的原因。”

“总会有人反对、总会有人有偏见、总会有人认为自己高人一等。我们永远无法摆脱这一切,真的。我们不能将自己的生活建立在其他人对我们的看法上。我们已经做得够多了,”Harry说。

Draco捏捏Harry的手。“会好的。Blaise和Ron都能接受,所以我们只需要小心行事。”

Harry喷气。“你的意思是,我们需要躲在些漂亮的扫帚间里。”

“差不多像这样的,”Draco挑挑眉毛,说道。

Ron呻吟。“该死的地狱,这感觉就像在Charlie身边。”

“蠢话,你知道你不在乎。你在假期前的热烈演讲说明了一切,”Draco说。

“这都是真的,你知道。我为你们高兴。我真的希望一切都能明朗起来。只是……好吧,这会是一条艰难的路,我猜。一条很难维持关系的路。但这个家伙,Harry,”Ron冲着Draco的方向比了个手势,“我确信你把他弄得有点占有欲太强了。”

“真的?我从没这么猜想过,”Harry面无表情的说。

“闭嘴,你们两个家伙,”Draco说道,同时玩笑般的推了一把。“那么,现在该干什么了?”

Ron耸耸肩。“玩把纸牌游戏?”

Harry感觉也许——只是也许——一切真的会好转。

****

第二天早上Harry像平时一样的早起并向浴室走去。他放下自己的东西,并小心的放好毛巾,然后小心的调整好喷头的角度,让自己尽可能的被浴室的瓷砖挡住。Blaise习惯在早上闲聊并喜欢在谈话时直视对方的双眼。不止一次的,Harry被Blaise说话时挥舞出的洗发液泡沫沾到。

他踏入喷头下,开始洗澡。洗到半途时他意识到他仍然是独自一人的。咬住下唇,他继续清洗着自己,花费了比平时稍长的时间,但Blaise一直没有出现。叹了口气,Harry洗完澡,擦干身体,慢吞吞走回他们的房间。

****

“我在第五层发现一个扫帚间。看起来有好几年没用过了。我认为我们应该在早餐后给它一次彻底的检查,”餐厅里,Draco在Harry身边坐下时耳语道。

Harry没有抬头,仍然用叉子戳着自己的炒蛋。自从他和Draco对Blaise和Ron表明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周。不仅仅是Harry每天早上都单独洗澡,而且Blaise开始在盥洗室换衣服。甚至连Ron在他们身边时也显得有点犹豫。只有Draco似乎从未注意过身边发生的一切。他的精神完全集中在临近的假期、亲吻、以及找到可以探索用的长时间未使用过的扫帚间上。

“Harry,”Draco顶了顶他,问道。“你听见我在说什么了吗?没使用过的扫帚间。在五楼。又好又宽敞。”

“我厌倦了躲进扫帚间里,”Harry咕哝着。

“好吧我们没法回去马厩,不是吗?上次Hagrid差点抓住我们了,并且Eloise也好笑的看着我们。那太让人身心疲惫了。”

Harry嗤之以鼻。“Eloise是匹马,如果你忘记了的话。”

“但是她仍然好笑的看着我。扫帚间要好点。更隐秘。没那么冷,也没有四散的干草。要跟McLaggen解释为什么我的衬衣上面沾着干草真是件麻烦的事。”

“上帝,我讨厌那家伙,”Harry说道,开始用自己的叉子按碎炒蛋。“你知道两周前他对我说什么吗?你知道吗?他叫我‘马童’。”

“好吧,你当时在Buckbeak的厩栏里,不是吗?我的意思是,这可能只是个误会。”

“得了吧。他很清楚我是谁。我们擦肩而过无数次了。”

“我相信他只是在开玩笑。”

“我不知道哪个更恶劣,是你真的这么相信呢,还是你相信了的这个事实。”

Draco叹气。“看,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最近心情这么恶劣,但我很期待去……你知道……和你做点有趣的事。这简直隔了一世纪了。”

“只不过三天而已,你这蠢货。不是一世纪。”

“行,好吧,今天是周六,我们没有任何事情做,而那里有一个很棒的扫帚间在等着我们。”

“为什么总是扫帚间,”Harry发牢骚,用力扔下叉子,放弃了他的炒蛋。“抱歉。我知道我有点情绪化,我只是……我不觉得Blaise对一切接受的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好。”

“好吧。我不确定这想法是怎么来的。”

“只是……他……不用在意。那没什么,我猜。”

“他会好的。我保证。他只是……好吧我想这有点类似于Hermione突然和我们一起生活,你明白吗?”

“我不准备跳到他床上。他也很清楚这点。”

“没错,他的确是,但……该死的,Harry,顺其自然,好吗?别想太多。让我们讨论些有趣点的事,比如在妈妈家里的新年。我已经说服她我们都是好男孩,那天晚上可以单独留下。所以,没什么能阻止我们整晚在沙发上亲吻。我甚至能弄得到点香槟。”

Harry咧嘴笑道。“你这可怜虫。”

“小心点,要不我可能会不愿意和你一起分享我的香槟。那么,扫帚间的事情你现在怎么想的?”

Harry大笑。“好吧,OK。”

****

寒假的前一天。Harry很早就起来了——就像之前的每一个早晨——然后慢吞吞的走向盥洗室。他没有搭上浴巾或调整喷头来遮蔽外面的视角。这没有任何意义,真的。他踏进温暖的水花下,叹了口气,沉迷在水流中。

“你已经学会骑马了吗?”Harry右边的某处传来问话声。他惊跳了下,差点在光滑的瓷砖上滑倒。他转过身眯眼查看。是Blaise。

“Blaise?”

“还会有谁?那么,你什么时候准备去学骑马?Draco肯定是个糟糕至极的老师。”

“什么?你在说什么?”

Blaise拧过身大步向前,在行进过程中粗心大意的将肥皂泡甩到了Harry身上。他指向Harry的臀部。“这有一大片淤青。又从马上面掉下来了,对吗?”Blaise咋了下舌,俯身贴得更近了,似乎想要更仔细的研究那片瘀伤。

Harry惊跳,支吾着退后,避开Blaise的审视。“我在练习跳跃。不幸的是,Eloise并不配合,”Harry磨着牙说道。

“已经开始练习跳了?我还以为Draco会一直强迫你做那些他一直沉迷的古怪马术训练。刚好你没在他们那队里。McLaggen那个家伙已经够难以忍受了。我不知道Draco怎么能忍得了他。”

“McLaggen是个蠢货,”Harry说,仍然因为Blaise在他正对面洗澡而感到尴尬。

“噢,所以你和他撞上了,不是吗?我猜你本来并不会冲进他的场地的。”

“我在马厩碰上他的。那时我正在刷洗Buckbeak。他叫我‘小马童’。”

Blaise爆发出一阵好不留情的大笑,靠在分隔开他和Harry的矮隔板上。“他不是吧!真经典。你是不是愤怒的跳出来了?威胁说要揍他——让我想想,事情后来应该是怎么发展的?哦没错——你是不是威胁要踢破他那女孩子气的瘦屁股?”

Harry大笑,放松下来。“不。我把这留给我最亲近的朋友们。”

“别在意他,Harry。McLaggen是个蠢货。总是在校园里四处吹嘘,穿着他的骑装就像——随时都有可能发生需要他立刻出现在马厩的紧急状况。”

Harry大笑。

“你知道前几天我听见他说什么吗?提醒你,他非常的认真。他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学校要有奖学金政策。穷人都在加工厂之内的地方干活。因此,英国文学对他们有什么用处?’那个蠢货。”

Harry不能更同意了,并同时更加讨厌McLaggen。

Blaise踏进淋浴喷头下,冲洗身上的肥皂和洗发液泡沫。“上帝,我想死每天早上的晨浴了。我,呃,最近有点睡过头。头天睡得太晚了之类的。再不会这样了,我可不想再这样了。”

Harry对自己微笑。“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

“那么这个假期你会跟Draco还有他妈妈一起度过吗?”

“没错。你呢?”

“去奥地利和我的表兄一起滑雪。我每年都会去的。”

“那你的爹地和妈咪呢?”

Blaise耸肩。“他们都太忙了。这样安排是最好的。另外,我的暑假将和妈妈环希腊旅游。我们好几年没这么做过了,于是决定是时候回去了。你呢?有任何暑假计划吗?”

Harry浑身冰冷。他从未想过暑假的事情。他是不是一定得回去Dursley家?他不可以请求Malfoy夫人让她整个暑假都留在Malfoy家,不是吗?他打消自己的念头。他不准备让任何事情烦扰到自己。一切正在好转。一切正在恢复正常。他可以迟点再考虑暑假的事情。“呃,现在还没有任何计划。”

“好吧,我相信之后会有的。”Blaise关掉喷头,抓起自己的毛巾,擦干身体套上长袍。“祝你过个愉快的假期,如果一会碰不上面的话。我将在早上的课程结束后离开学校。一月见,”他一边说道一边走出淋浴间。

“再见,”Harry叫道,微笑着。

*****

Harry坐在沙发上,裹着自己最喜欢的绿色毯子,读着一本植物学书——Snape教授送他的圣诞节礼物之一,并喝着Malfoy夫人离开去参加她的新年晚会派对前坚持做好的热苹果汁。感觉到Draco在旁边坐下,他向上瞟了一眼,看到对方的脸孔不悦的皱起。Harry疑问的挑起眉毛。

“她只给我们留下了够每人喝一杯的香槟。一杯!诚实的说,她到底认为我们会做什么?”

“也许是喝香槟喝到醉然后在她的起居室里发情?虽然我完全不清楚为什么她会猜测我们会做这样的事情。”

“狗屎,”Draco说,Harry低笑。“好吧,至少还有一杯。我们得把它留到午夜,我猜。”

“你不是认真期待过她会留给我们一瓶香槟吧。我很惊讶她没安排人每半小时出现一下,借点糖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之类的,以此为借口检查我们。”

“我猜你是对的。”Draco没精打采的扫视着房间,直到他的视线停驻在Harry手中的书上。“这是Severus叔叔送给你的其中一本吗?”

“没错。它太棒了。它提出了一种新的芽接理论还有——呃,你明白的。”

“唔嗯。那么,你是否……圣诞节愉快吗?你一直……真的很安静。”

Harry放下他的书,下意识的将裹着自己的毯子拉了拉紧。“圣诞节棒极了。是不是我忘记感谢你和你母亲的礼物了?该死的,”Harry低声诅咒。“我忘记什么了,是吗?那是——好吧,我的意思是,太多礼物了。我的确想过——”

“镇定,Harry。你没有忘记说谢谢。你只是似乎太过……”Draco耸肩。“很难看到你如此的……不确信,就像你以前从未过过圣诞节一样。然后当我认真思考的时候我意识到你的确没有过。”

Harry叹气。“那一切现在都结束了,”他说,拒绝去想那个不确定的即将来临的暑假。“看,我不想让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都被打上‘以前从未拥有过’的烙印。无论如何,那都不再要紧。没有关系。”

“但是——”

“如果你不能忘记,如果你母亲不能忘记,操,甚至如果Snape教授不能忘记,那么我也无法忘记那一切。圣诞节很棒。我很开心。现在是新年了,并且我们正在独处。你真的要浪费时间去谈论那些再也无关紧要的愚蠢过去吗?”

Draco偷瞟了Harry一眼。“我猜这是个有价值的提议,”他慢吞吞的说。

“我希望你是真的这么觉得。”Harry掀掉毯子,挪近Draco身边。“有那么多其他的事情我们可以讨论的,”他一边低语着一边贴近,用自己的嘴唇刷过Draco的。“那么多其他的事情我们可以做的,”他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指插入Draco的发中,下滑扣住Draco的脑后。他再次贴近,用嘴唇摩挲着Draco的,纯洁的亲吻了一遍又一遍,继续戏弄着,直到他们的嘴唇狠狠压上彼此,潮湿而深切的,用力亲吻彼此。他们的双手在彼此身上徘徊,抚摸着彼此的背部,呻吟、抽气、并低喃着不连贯的话语。

Draco接过了亲吻的主控权,将Harry推倒在沙发上。Draco紧随着倒下,一路亲吻、细咬直到他压在Harry身上。

他们继续着亲吻,沉迷在这感官的世界中。Harry扭动并不经意的抽动他的臀部,碰触到Draco的臀部和他非常坚硬的阴茎。Draco微微惊跳——惊讶的——然后闭上双眼呻吟起来。

“上帝啊,”Harry惊呼,一股战栗感在他身体内燃烧。

“让我们再来做一次。这么做的感觉太棒了。从不知道——这么棒,”Draco说,同时用他的勃起摩擦着Harry的来加强重点。“上帝,你跟我一样硬。”

Harry的臀部再次弓起,震惊于Draco的臀部磨蹭着他的的感觉。他战栗着又一次弓起,渴求着任何能使他感觉如此美好的接触。

“上帝,你真他妈的火辣,”Draco咕哝着再次抽动臀部,紧紧压向Harry。

Harry抬头抽气。Draco看着他的方式让他觉得胃里有种古怪的焦虑感。他的双手环住Draco的后背,拉他更加贴近,一遍又一遍的磨蹭着自己的臀部,努力想要找到某种节奏。他并不确切明白自己正在做什么,只知道不管他们在做的是什么,他想要更多。

Draco推起身体,将手探入他们之间,放在Harry的胯部上。当那只手开始解开他的裤子时,Harry的呼吸急促了起来。Harry颤抖。

“我想尝试点新东西,”Draco耳语,同时他温暖的手探入了Harry的内裤中,握住了他的阴茎。

Harry尖叫出声,抽动着作为回应。“什么?”他开口问道,但问句中断在那只手开始移动,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从上到下。他无法自已的开始随着那动作抽动。

“别那么用力,”Harry低喃。那只手放松了点。“好些了,”Harry说,颤抖于那兴奋的电流贯穿全身。

像来时一样迅速的,那只手离开了,留给Harry空虚的感觉。“怎么,”他再次开口,但紧接着一只手指压到他嘴唇上,让他噤声。Harry张开双眼。他侧过头,在模糊的视线中看到Draco正在解开裤子抽出自己的阴茎。他转过头看向Harry。Harry抽气,Draco充满占有欲的视线紧紧盯着他。

无声的,Draco将自己压上Harry。Harry能感觉到Draco肌肉的轻颤。这是Draco唯一表现出些许犹豫的地方,但同时他的手灵巧的移动着,视线强烈的凝注在Harry脸上。

“啊啊,”Harry在Draco压到他的一侧睾丸时叫道。“换换位置。”

“抱歉,这样呢。”Draco挪动。“好点了?”

“没错,”Harry说道,自己也同时在移动。“不过这到底是哪种类型的实验?”他在抽气间歇问道,努力想要吐字清晰。

Draco停顿,俯身。“刺激类型的,”他耳语,他的吐息轻柔的抚过Harry张开的双唇。

Harry抬起身,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到底是什么,他并不确定——但这没关系,因为他知道的下一件事,是Draco的嘴唇迅速压上了他的,然后他们都开始了移动。

Harry的身体弓起,头向后仰嵌入沙发中。像这样一动——他们的阴茎彼此毫无间隔的摩擦着,就像是天堂。

“喜欢这样?”Draco耳语。

“是的。操,是的,”Harry大声呻吟着回答。

Draco给了Harry一个扭曲的微笑——一个毫无防备并紧张的微笑。

他们的动作是笨拙的。他们不得不偶尔停下调整节奏。许多的‘抱歉’和‘没关系’在他们之间咕哝着。尽管所有这些,他们摩擦着彼此的感觉仍然如此惊人。他们的手在对方的发中摩挲,拉扯着。

“哦,操,”Draco尖叫,感觉自己的高潮逼近了。

Harry还未接近,但他知道那并不久了。

“等不住了,”Draco喘息。

“不要,”Harry说,突然有了一股难以解释的冲动想要啃咬Draco的脖子。

“哦,操,”Draco再次大叫,弓起身体贴向Harry的嘴,贴向Harry的身体。他颤抖着,眼睛后翻,双手紧紧抓住Harry的头发,以至于Harry因疼痛而抽气。“抱歉,抱歉,抱歉,”Draco咕哝着,但无法放开双手或停下自己的高潮。

Harry感觉到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喷洒在他身上,使得他们两人的阴茎的摩擦变得更加、更加棒。他贴向那片粘腻,更快更快的挺动着,在Draco仍然紧窒的怀抱中喘息着。他在一阵激烈的电流中射出,整个身体因为袭来的剧烈高潮而颤抖着。

Draco松开Harry的头发,无力的倒在他身上。

“哦,”Harry因这突来的重量惊叫了下,仍然喘息着。“就是,就是这样,”几分钟后他说。

Draco嘘声让他安静,并摇了摇头。他从Harry身上翻下,并在周围找着有没有什么东西来清理。什么也没找到,他扯下自己的裤子和内裤拭净自己并将它们扔到一旁,然后示意Harry做同样的事情。很快,两个男孩都躺在沙发上,腰部以下赤裸着,并感觉有点眩晕。

Harry仰面躺着,而Draco侧身躺着,单手支着头。他空闲的那只手抚摸着Harry的头发。Harry能感觉到Draco手指的微微颤抖。他转过头看向Draco,后者仍然像之前一样热烈的凝视着他,虽然现在那有一点点模糊。

“Draco,”Harry开口,恰在此时座钟开始鸣响。午夜了。新的一年开始了。Harry从未想象过自己的生活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有了这么大的改变。但现在他在这里,身体大部分赤裸着,心满意足的,并比记忆中的任何时候都感觉更加温暖。

Draco俯身温柔的亲吻他。“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Harry回以祝愿,喜欢这样开始一年的方式。

*****
注:白色凤仙花
Tags:
翻译 » Draco's Boy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