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 Boy 22

[不指定 2009/12/29 13:10 | by 月下珠 ]
| |

第二十二章     残留的问题




当Harry踏上探访Moraea的路时,太阳刚刚爬上地平线。他需要一个思考的地方,需要做些凝视Draco的睡颜之外的事。Draco。想到他,Harry的胃部产生了一阵欣喜的颤抖。陷入沉思中,他差点被一块石头绊倒。他大笑起来,眩晕而不安的。他不能停止想到Draco,或者Draco在五匹马前亲吻他的事实。他们接吻 了。Draco吻了他。Harry又踏空一步差点摔倒。他现在笑得像个白痴,像个刚和‘梦中情人’约会回来的傻姑娘,但他发现自己不在乎。没有什么能比和Draco亲吻感觉更美妙了。他想象中初吻应有的感觉全部都有——稍微有点湿漉漉的,但那些魔法的感觉是一摸一样的。

Harry走进马厩,他的视线停留在Draco亲吻他时他所靠着的地方。Moraea喷喷气,轻嘶一声,踏了踏前蹄。她现在焦躁不安着。就像Harry。

“早上好,姑娘。我给你带了几个苹果。”

Moraen摆了摆鬃毛,就像是在说,“当然你带了,你这蠢男孩。你可不敢什么美味都不带就到我这里来。”

Harry翻进它的厩栏,抓起一把马刷刷着它的鬃毛。Moraea拍拍尾巴,晃了晃头。

“你被惯坏了,你知道吗?我打赌你认为你值得一个更好的刷子。”

Moraea用鼻子轻推Harry的肩膀。

“好吧。先刷,然后是苹果。”

Harry让自己沉浸在这有节奏的动作和马刷刷过Moraea光滑皮毛的声音中。他的思绪回到了之前那个夜晚,那个吻。他从未想过亲吻其他男孩。当然,四个月前,他也从未真的想过亲吻其他女孩。有关身体的亲密接触的整个概念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他曾经猜测自己在别墅派对之前从未像Blaise和Ron一样在夜晚兴奋过是因为他从未体会过一个Collenton女孩的女性魅力。现在他明白更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她们是女孩,或者说这之中最重要的是,她们都不是Draco。他的胃部再次抽搐了一下。他微笑。

稍后,在喂过Moraea苹果后,Harry想着亲吻Draco是不是让他变成了同性恋。他还未想过这个,还未认真的想过。如果他是同性恋的话,他是对男孩们都会有兴趣,还是只对Draco?他安抚的拍了拍Moraea的身侧,离开厩栏。他坐下,靠着‘那个厩栏’,决定某些研究验证是必须的。

Harry闭上双眼,深呼吸,让自己陷入沉思。他将精神集中在Draco让他感受到的一切上,摒弃掉所有其他的人称之为‘正常’的一切。他想着和Draco的那个吻,想着Draco探入自己口中的舌,想着他的拇指抚摸Harry脸颊的方式。他的肌肤弥漫起热度,早先体会到愉悦感现在忠实的在下身反应出来。他的手滑进裤子中,在阳物上上下滑动。上帝,他想要手淫。记起Draco掌控着那一吻的方式,还有那之后自己看起来是多么易受攻击,Harry的手更紧的握住了自己的阳物。他呻吟着仰头靠倒在厩栏上。手淫从未感觉如此舒服过。他现在明白Ron为何对此如此沉迷了。他闭上双眼让自己高潮。

***

Harry猛然惊醒。他还在马厩里。他低头看到自己的手覆满了粘腻的精液。上帝,他刚刚在手淫后睡着了。他绝对是个蠢货。皱了皱眉,他四处找寻着干净的毛巾,俯身在身边的一个储物箱里抓出了一条亚麻织物。他摇摇头,清理干净自己。

“好吧,这是成功的,”他对自己咕哝着,四下寻找一个藏匿这条肮脏毛巾的地方。他并没有达到自己原本的任何意图。他已经知道自己喜欢Draco。他整个“研究”的目的是为了分辨出自己是否会喜欢其他的男孩。

在让自己再次放松下来之后,他闭上双眼在脑海中调出认识的男孩们的名单。Blaise。Harry微笑,扬起一边眉毛。的确有一阵喜悦感,但并没什么特殊的。Ron。没什么。但Harry从未对任何红发的家伙有过兴趣。Neville。一声轻笑从Harry嘴边溢出。好吧,对Neville没有兴趣,不过这只是因为他是Neville。其他一些面孔和身体急速闪过,每一个都激起了不同的反应,但在Harry之前的中学里的那个男孩出现时,Harry终于确认自己是同性恋。

他的名字叫Raker。Harry确定这是那个男孩的姓,但这是他唯一知道的。他留着总是束在脑后的褐色长发,右耳上带着一枚银质的头骨耳钉,是Harry偷偷羡慕着的我行我素的人。Harry羡慕Raker从不为任何人所左右,羡慕他和教师们说话的方式,羡慕他应付女孩们的方式。Harry在某个下午曾经撞见过他亲吻一个女孩。他将她按在砖墙上,用他粗糙的大手捧着她的脸。Harry就是知道他的双手是粗糙的。Raker的皮质摩托夹克随着每一个动作皱起,并在他俯身亲吻女孩时刷过她的颈部。

Harry想象自己被抵在墙上,想象自己的脸被捧在粗糙的大手中,想象冰冷的皮革刷过肌肤时的感觉。当幻想中的嘴唇落下时,Harry感到自己再次硬了起来。他的嘴角勾起一个懒散的微笑。Harry喜欢男孩们。

“是什么让你一大早就这么开心?”

Harry被Draco的声音吓得跳起。“你吓到我了。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Draco移动自己的重心。“刚刚。我醒来看到你不在,所以我以为……”他耸耸肩,仿佛这就能说明所有事。“你在做什么?”

“思考。”

“关于什么?”

“你,主要是。”

Draco再次动了动,并在自己牛仔裤上蹭着手。他点点头。

“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很紧张,”Harry说。

“我——昨晚我吻了你。”

“没错。我记得。实际上,这就是我正在思考的。”

“你是。什么,呃,你在思考什么?”

Harry向前倾身,欣喜于Draco的紧张。他喜欢看到自己能这样影响到Draco。这让他觉得强大并有吸引力。自信。Harry从未有过自信的感觉。“我正在思考我到底有多喜欢它。”

“真的?”

“当然。”

“你不会觉得这古怪或是怎么样?”

“我应该吗?”

“我们是男孩,Harry。男孩们通常并不会亲吻男孩。”

Harry的胃部再次抽搐起来,不过这次是非常疼痛的抽搐。他的第一本能冲了出来,让他防护自己,但根据他所学会的,这通常并不是应付事情的最佳方法。取而代之的,他开始思考Draco的话。他想着Draco是多么努力的力求和其他人一样,努力的想要变得平常。他上下打量Draco,再次注意到他有多紧张。Harry将头偏向一侧。“这没什么,Draco。真的。仅仅是不同寻常并不意味着就是糟糕的。呃,你喜欢它吗?”

“我当然喜欢。我告诉过你。我只是……基督啊,Harry,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上上下下的。”

“我知道。我只是在思考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是吗?得到任何答案了吗?”

“没错。比起女孩,我更喜欢男孩们。并且——并且你是所有一切中我最喜欢的。”Harry紧绷,害怕着Draco将会如何反应。Draco认为亲吻男孩是件可怕的事吗?试着将自己的心从这一切中抽离开,以防任何人能轻易碾碎它。才是真正可怕的事。

Draco的嘴角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Harry放松下来,拍拍自己身边的地板。“我正在实验的中途。想要加入吗?”

Draco走上前,双眼中闪烁着好奇。“什么样的实验?”

“我正在试图分辨出自己是不是同性恋,或者我只是刚好喜欢上你。”

“哦是吗?你要怎么分辨出?”

“我在想象亲吻其他男孩。”Harry因Draco的怒容而大笑起来。“你也应该试试。”

“我真的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不是?”

“因为所以。”

“因为所以,因为什么?因为你并不应该亲吻男孩们,所以你也不能想象亲吻他们?”

“差不多类似这样。为什么你无所谓?你以前就知道吗?你是不是只不过没告诉我,或是怎样?”

Harry摇摇头。“从未想过。不过,这并不会改变我本身。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它让我更像我自己,我猜。并且我从未真正融入群体中过。”Harry耸肩。“我已经习惯成为,呃,异样者,我猜。我并不介意,特别是在有人一起分享这一切的时候。”

Draco抓抓颈后。“我仍然在努力想要分辨清楚。”

“我也一样。我只是……”Harry再次耸耸肩。“我猜我并没觉得这是很糟的一件事。”

“我并不是将这看做是糟糕的事。也许我是。我不知道。这只是……我从未想过……我甚至不确定……”

Harry抓住Draco的手,给了它一个轻轻的挤压。“我刚刚正在想象一个原先中学里的男孩。他留着束在脑后的褐色长发。他总是穿着旧皮夹克。我正在想象亲吻他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喜欢它。”

Draco尖锐的吸了口气。

“但并不能和亲吻你相比。”

Draco面向他,注视了很长时间。

Harry没有移开视线——他带着一点挑战迎上了Draco的注视。直到他感到Draco的手指刷过他的脸颊时他才看向了别处。

“我以为我才是我们之中自信的那个。”

“你是。大部分时候都是。我只是……我不知道。更能接受现状,更有适应力,或许?”

Draco点点头,仍然抚摸着Harry的脸颊。

很长时间里谁也有说话。他们只是坐在那里,凝视着彼此,偷偷的互相碰触,直到Draco最终开口说话。

“上学期末,当妈妈在机场接我时,曾经有一个男人,他穿着非常漂亮的衣服,十分适合他。”Draco喷气。“那时候,我以为我只是对他衣服的裁剪印象深刻。”

“你能想象亲吻他吗?”

Draco让自己的手指落下。他闭上双眼。“我能。但——”

“怎么?”

“此时此刻我唯一想要亲吻的人只有你。并且我也不喜欢你想象亲吻其他人。”

“这只是个实验,Draco。只是个验证结果的小测试。”

“是的,没错,实验该死的已经很好的结束了。”

“作为一个甚至不确定是否要承认自己喜欢亲吻男孩的人来说,你的占有欲强得可怕。”

“也许我只是需要一点更有力的证据。”

Harry大笑。“用我的话来对付我,是吗?”

“当然。”

“也许我也同样需要一点更有力的证据。”

Draco微笑。他倾身,探出一只手臂环住Harry的肩膀,同时另一只手扣住Harry的头。Harry同样倾身,双手环在Draco的身后。这次的犹豫时间很长。仿佛他们正在询问彼此——用静默、凝视和踌躇的呼吸——是否想要继续这举动。不知为何,在日光下亲吻比午夜里在晕红的煤气灯下的亲吻要真实太多。

Harry首先向前动了一点。Draco跟从了他的步调。他们的嘴唇相触,亲吻的魔力让他们同时呻吟出声。这是和前晚一样潮湿而又完美的吻。沉迷于正在进行的亲吻中,他们丝毫未听见马厩的门打开、以及Narcissa轻声抽气的声音。

****

Narcissa非常高兴。她在Severus的房子里闲逛着,希望能找到人一起分享她的好消息。这会儿仍然很早,她想男孩们应该还在睡觉。但他们的房间里只有没有叠好的被子和到处扔着的袜子和鞋。Severus也不在,但这没什么好惊讶的。Narcissa确信他在温室里,忙碌于某些可笑的实验什么的,这意味着男孩们很可能在马厩中。知道Severus毫不关心她对男孩们的假期安全负有责任,Narcissa动身向马厩走去。

伦敦之行非常成功。她替男孩们拿到了Stanard家渡假节的邀请——一个非常不错的收获,真正的。Smythwick家的女孩也同样会在那里,另外还包括其他一些来自良好家庭的女性们。Narcissa的脑海中旋转着无数可能。男孩们差不多16岁了。已经是他们开始认真对待罗曼史的时候了。在真正经营一段感情之前,他们只有短短几年可以用来嬉闹玩乐。她叹了口气,想象自己的小黄发孙子们和他们的小黑发表弟们一起玩耍。她希望Draco能拥有的是那么多,对Harry也是同样。

马厩的门是打开的。她听见里面有声音——Harry和Draco的。微笑着,她步入进去,准备宣告她已经到家了。她猛然停住。她看到的一切难以理解。男孩们正坐在地板上。Harry靠着一根柱子坐着,而Draco正——倾身靠向他。他的手放在Harry脸上,仿佛正捧着它。Narcissa想也许Harry有哪里不对,比如说他眼睛里进了什么东西,但Draco移动了,而Narcissa清楚的看到发生了什么。

Draco正在亲吻Harry。他们正在接吻。男孩们正在接吻……就像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这么做。

Narcissa的手飞快的捂住了嘴。泪水在她眼角汇集。她慢慢后退,希望他们没有注意到她。当她终于移动到门外,她站在那里,注视着门口,希望自己从未走入过。

Severus。她必须找到Severus。他会解决这一切。他能搞清它的。他会解决它的。

****

“Severus?你在这里吗?”

Severus因为Narcissa的声音惊了一下。他一直在担忧着Narcissa的回来。而现在她声音里奇怪的波动说明他的担忧并不是杞人忧天。“我在后面。”

很快Narcissa进入到视线中。她的脸色泛着灰白,嘴巴紧抿成一条线。Severus猜自己知道这是为什么。“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早上刚到。”她踌躇的向前踏了一步。“我……没人在房子里。我猜你在这里,而男孩们应该是去骑马了。我想要跟Draco和Harry都说下话。我替他们弄到了Stanard家渡假节的邀请。”

“你找到他们了吗?”

Narcissa咬住嘴唇点点头。

Severus紧绷了。“他们说什么?”

“你能解释在何种情况下我的儿子会——会——”她闭上双眼,明显在努力找寻恰当的词汇。

“Cissa?”

“他们正在接吻。Draco——他,他正在吻Harry。而Harry看起来并不介意。该死的这到底是怎么了?”

Severus转回身面对他的实验桌。他能感觉到Narcissa注视的热度。

“为什么你看起来并不惊讶?”

“什么?”

“你看起来似乎并不惊讶,Severus。为什么?”

Severus转过身,脸上挂着冷笑。“因为我的确不惊讶。”

“什么?你说你不惊讶是什么意思?怎么——怎么……等下,你知道?你知道一切却什么都没对我说?”

“我猜测。我并不知道。直到昨天。”

“昨天发生了什么?”

“他们有了一些领悟。”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们告诉了我。”

“而就这样你也没把你的猜疑告诉我?或者他们的领悟?我是Draco的母亲。我有权利知道这些事。”

“你想要我说什么,Narcissa?做什么?跟着你跑到伦敦并且说,嗨,我相信你的儿子和他最好的朋友是同性恋并且他们迷恋着彼此。这真的是你想要我说的吗?”

“没错!不。我——我不知道。”Narcissa在温室地板上来回踱步。“你有没有至少劝告他们不要这么做?”

“我当然没有。”

Narcissa停住,脸上带着不敢相信的表情。“你疯了吗?你鼓励他们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鼓励他们这么做?”

“我没有鼓励他们亲吻彼此,我鼓励他们拥抱真实的自己,不要再自欺欺人。”

“你这不负责任的杂种!他们才十五岁,难道你注意不到吗?他们不知道自己该死的到底想要什么,也不清楚自己的感觉。当我不在的时候阻止他们犯下这么大的错误是你的责任。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什么也没做,除了帮两个非常困惑的男孩理解他们的感觉。他们对彼此的举动已经失去控制了。整个学期我看着这一切逐渐升级,而现在局势已经变得不可忍受。他们要么杀死彼此要么亲吻彼此。在你和我之间,我更希望他们是活着的同性恋,而不是死于性挫折。这就是我所有能做的。”

“这就是所有能做的?这是全部?你让这一切听起来就像这个世界是整个巨大同性恋游行,只是在等着人们发现自己并加入进来。”

“这真荒谬,即使对你来说。”

很长时间里,Narcissa什么都没说。“你应该纠正这一切。”

“为什么你要断定这是错误?我从不知道你是同性恋反对者,Narcissa。你儿子是同性恋很让人困扰吗?Harry是同性恋很让人困扰吗?”

“这不公平。你从未对我吐露过一切同时也没期待过我的反应。并且他们并不是你可以用来观察看看会发生什么的实验品。你应该立刻告诉我你正在猜测的类似这样的事情。”

“或许是吧。”

Narcissa用手掌压住自己的双眼。“上帝,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不该发生的。”

“它已经发生了,我向你保证。”

“并且现在他们正在接吻。”

“并且现在他们正在接吻。”Severus重复。

Narcissa在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注视着地板。Severus回到自己的实验桌前注视自己的实验,但却并没真的在看任何东西。沉默蔓延了如此长的时间,以至于Severus都准备拿起他的镊子再次开始尝试,但这时候Narcissa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他们进展到什么地步了?”

“什么?”

“他们都做了些什么?他们是否……哦上帝……是否进展到私密的地步了?”

“和彼此?不太可能。和其他人?我相信有的——至少是在Draco的部分。我不认为Harry有进行到爱抚之上的地步过。”

“你是在说我的儿子是某种性攻击者吗?你是在宣称他逼迫Harry开始这段关系吗?你怎么敢这么说!”

“镇定下来!我没有说任何这类的话。Draco是有经验的。Harry没有。但他们两个都没有和男孩在一起的经验。至于说Draco强迫Harry做任何事,你应该知道这有多么困难。Harry可不会友善的回应任何强行要求。”

“噢,那么现在你是在说我儿子在强行要求。”

“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你现在根本没办法讲得通!”

“如果我有点烦乱的话我为此抱歉,Severus。你看,我的老朋友刚刚告诉我我的儿子是个同性恋者并且对他情绪不太稳定的男性朋友有浪漫的企图——这还是我的朋友已经知道、或者至少猜疑了有数月的事情,但却一直没能告诉我。原谅我如果我有一点失去控制的话。”

“我抱歉。我……我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否是真实的。这是一场很难进行的谈话,即使是在确定的情况下。进行这场谈话至少应该有确实的证据。”

“但你似乎却在和男孩们讨论这个上没有任何问题,而他们中的一个是我的儿子。”

“除非我确定的话,否则我不想说任何事。如果我错了——”Severus摇摇他的头。“我很抱歉。我应该说点什么的。”

“没错。你应该。但也许我不会听进去。也许我会告诉那是你的错觉。如果没有亲眼看到的话我是不会相信的。哪有母亲会想要发现她的儿子将一生生活在残忍和痛苦中——因为其他人将会视他为肮脏的、邪恶的、或者在最好的情况下,会视他为古怪的人?”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这里面会有哪些情况发生。”

“没错,好吧我不知道这里面会有哪些情况不会发生。”

Severus对此没有做任何回应。取而代之的,他转回身面对自己的实验桌,整理他的工具和实验笔记,让沉默再次包裹住他们。当Narcissa清楚的表现出短时间内不会再说或做任何事时,Severus尝试再次开始他的实验。他很快陷入了着色分析以及吸收速率计算中,几乎忘记了Narcissa正坐在他身后,纠结着她的儿子是个同性恋的事实。

*****

Draco靠坐在整齐的码在马厩地板上的干草堆上,感激于他们将自己的行动转移到了更舒服的位置上。他看向Harry,因为自己所见的而露出笑容。Harry的头发比平时更凌乱。他的脸颊上泛着粉色的红晕,双眼看起来有点无神。Draco用自己的肩膀推推Harry的。“没时间小睡了,Harry。你说过你今天早上会去温室帮Severus叔叔忙的。”

“啊,唔嗯。”Harry打了个呵欠,微微凑近了点,这样他就能靠着Draco了。

Draco微笑,握住Harry的手,用手指描绘着Harry的手背。“我是认真的。你越快做完,我们就能越快开始实验些新的东西。”

Harry喷气。“我看你感觉需要些更多的证据?”

“我猜是的。但你得承认,这一切或许有点奇怪、不同寻常。在昨晚之前你真的有想过会和一个男孩在一起吗?”

“没有。但这并不意味着这有什么错。我的意思是,感觉这么棒的事情不可能是错的,对吗?”

Draco同意。他们在沉默中坐了一会,Draco注视自己的手指描绘着Harry的皮肤,而Harry依偎着靠近并闭上了眼睛。Draco微笑于Harry半趴在他身上小睡一觉的想法。Draco发现,讽刺的是,他从未拥抱着任何一个曾经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入睡过,他觉得那很恶心,但现在他无法想象还有什么能比和Harry坐在一起看着Harry小睡更可爱的事情了。这个世界运行的方式太古怪了。

“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你妈妈?”

“我以为你睡着了?”

“没有。只是在休息。”

“噢。”

“那么,什么时候?”

“什么?”

Harry叹了口气。“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你妈妈?”

“我不知道。我没想过太多。”

“今天晚上如何?晚餐后,也许?”

Draco的手停住了。惊恐感扼住了他。“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不是?”

“因为我们刚开始这一切。在告诉母亲之前我需要时间理清这一切。另外,为什么她需要知道?”

Harry坐直身体,眨眨眼。“因为她是你母亲。并且我以为你完全能接受这一切。之前那所有的实验都是为了什么?”

Draco挪开,急躁的。“我当然能完全接受一切,你这蠢小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要立刻大吼出一切。”

“谁说了要大吼?我只是在说你的母亲。你不认为Snape教授会告诉她吗?”

Draco僵住了。他完全没想过。

“即使他没有,如果你母亲以其他方式发现了呢?你要否认吗?”

“不。不我不会。看,我不想为这个吵架,好吗?”

“我也不想吵架,但我想知道你并没有因为我而感到羞耻。”

Harry试图站起离开,但Draco比他更快。Draco不得不一直提醒自己Harry有多么容易激动。他抓住Harry,用双手捧住他的脸,用力的亲吻他。没有犹豫、一盎司的不确定都没有。Harry最初反抗着他,但很快就在亲吻中放松下来,开始争夺控制权。Draco微笑着感觉到他的舌探入Harry的口中,清楚的说明谁在控制这个吻。上帝,他爱死Harry在被吻时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了。当确定自己的信息都传达到后,Draco放开Harry坐直身体,看着Harry的双眼鼓动着睁开。

“当你想要的时候,你可以变得非常有说服力。”

“那是事实,Harry。我没有因你感到羞耻。我并不为此羞耻。这只是……我想要按自己的时间进度来做这些事。如果妈妈在此之前发现了,那么我们一起来应付。好吗?”

“没错。好吧。”

“不过,在学校,我想我们应该,呃,好吧——”

“我明白。我们应该真的非常小心。不过我不打算因为不想让整个学校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而停止亲吻你。”

“完全正确。”

Harry微笑着站起,同时帮Draco也站起。“来吧。让我们先把工作做完,好让我们能,呃,玩耍。”

****

当一阵刺耳的笑声响起,划破沉寂时,Severus正将最后一片切片放入架子中。Severus震惊的旋过身。“Cissa?你还好吗?”从她进来,他们争吵过之后已经过了一个小时。Severus害怕今天这些事情的压力终于让她崩溃了。

Narcissa挥开Severus的关切。“我正在想象我会很高兴告诉Stanard夫人Draco和Harry都很期待见到她的儿子们,并且他们或许会喜欢做点小运动来渡过冬季假期。”Narcissa咯咯笑着,在Severus看来稍微有点歇斯底里,但立刻就克制下来。“哦上帝,我正在开我的第一个同性恋玩笑。我正在开这个的玩笑。”Narcissa用手压住自己的眼睛。“这真的发生了,是吗?”

“没错,是的。”

“现在呢?我能做什么?”

“这取决于你。”

“我不准备与他脱离关系,Severus。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不准备责骂Harry。上帝知道这孩子现在都在经历着些什么。”

“如果他们希望能和彼此在一起呢?”

Narcissa叹了口气,将手放到膝盖上。她摇摇头。“事情要一件一件来,Severus。我不会说不行,只是……我需要再多点时间来思考。我希望自己能有点时间应付这个眨眼间颠倒的世界。”

“你不能将这比作——”

“我不能?我一直以来认为我儿子会拥有的人生已经消失了,Severus——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直率的说,你似乎对这一切太过镇定了。”

“我拒绝因为某些无法改变的事而变得歇斯底里。”

“需要我提醒你吗,他们才15岁。他们会在一小时内改变自己的主意。”

“在这样的事情上不会,Narcissa。Draco不会,当然Harry也不会。”

Narcissa抚平自己的裤子。“我知道一件事,现在需要定些规矩了。非常非常多的规矩。特别是‘不能睡在一起’这件事。这意味着,当然,男孩中的一个将不得不搬到新的宿舍去。Draco,我想。他认识年级里其他男孩们的时间比Harry久,他更容易适应过来。”

“停止。没有理由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搬走。”

“你疯了吗?冲动的十几岁男孩,被彼此吸引着,住在同一间房子里,一起洗澡,看在上帝的份上,而你说没有理由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搬走?”

“我只是说——”Severus因传来的笑声和温室门关上的声音而猛然停住。

“嘿!我告诉过你我向Snape教授保证我会来帮忙的。的帮助只会让事情花费更长时间,”Harry说道,他的声音含着笑意在温室中回响。

脚步声在温室前响起,一大排棕榈树将Severus和Narcissa的身影隔挡在男孩们的视线外。

“胡说。我能帮忙的,你知道的。另外,我们越快完成,就能越快开始做其他事情,”Draco说。

“比如什么?”

“噢,你知道的,”Draco用歌唱般的声音说。他的声音听起来仿佛正打算详细说明,但这时两个男孩绕过了棕榈树,看到了Narcissa和Severus。Draco猛然停下,差点因为毫无所觉的Harry撞到他身上而绊倒。很长一段时间内,Draco和Narcissa注视着彼此,互相打量着彼此。“母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Draco的声音颤抖着,双眼睁大了。Harry,Severus注意到,脸色变得苍白。

Narcissa看着两个男孩,双眼中明显的有着意味深长的味道,同时她说,“今天早上。在房子里我没找到任何人。我去了马厩。”

花费了比应有的更长的时间,男孩们才意识到这些句子里有什么是如此重要的。Harry抽了口气,比Draco更快反应过来。但Draco的反应让Severus想要冲到他身边向他保证一切都好。他看着恐惧和决心在Draco脸上闪过,最终变成混合着两者的古怪表情。

“我知道了,”Draco说,下巴挑衅的扬起。“你生气了吗?你要和我断绝关系吗?我让你恶心了吗?”他问道,他的声音因最后一句话颤抖。

Narcissa冲到Draco身边。“小龙,一切都会好的。会的。我没有生气。我保证。我爱你。”

Harry后退了几步,他的表情一片空白,双臂环绕着自己的身体。但在他跑开之前,Narcissa走到他身边拥抱住他,对他说了同样的话,这让Harry非常震惊。

Narcissa退开。“好吧。我猜这里有很多需要讨论的。Draco,即使你认为这谈话会羞辱你,你也什么都还没开始听不是吗?”

“你不是认真的吧。妈妈,我们不能在这里进行这场谈话。在Severus叔叔的面前。”

“我们可以,并且我们将会。我们都以自己的方式感觉到了一切,在这里,并且我们将会一起理清这一切。这需要一场坦率的谈话,关于……关于你们到底,”Narcissa用手做了个手势,意图表达她不能说清的话。“你们知道我想说什么,而温室并不是个谈论这些的恰当地方。”

“那么,你是——你能接受这一切?接受我?还有Harry?”

Narcissa闭上双眼。“这并不是我希望你过的人生。我并不完全相信你们两个清楚你们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然而,我很愿意和你们讨论它,并且对这种可能性持开放态度。”

Draco和Harry交换了个视线。Draco点点头,这个举动仍然是犹豫的。“好吧,我假设我们应该回去房子里了。”他转回身向温室门口走去。走到Harry身边时他停了下来。用Severus非常熟悉的动作扬了下头,Draco抓住Harry的手。“还好吗?”

Harry微笑,而Severus觉得这就像突然展现的阳光一样灿烂。“没错。还好。非常棒。”

Draco回以微笑,和Harry一起走向房子,手握着手,Narcissa和Severus跟在他们后面。

他们安静的走着。男孩们似乎很紧张,但Severus并不为此惊讶。他想知道他们交握的双手有多少是为了挑衅,又有多少只是简单的想要安抚彼此。Severus的注视转向Narcissa,后者也不同寻常的沉思着。他害怕着当他们回到房子里后这会意味着什么。

“Narcissa——”

“我会好的。我们都会好的。不管怎样我们都会经受住这一切。我们是Malfoy,是Snape,是Potter——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都是幸存者。即使其他什么都不是,我们也是这样的人。”
Tags:
翻译 » Draco's Boy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