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Have and To Hold 02

[不指定 2009/06/16 09:48 | by 月下珠 ]
| |

第二章  Awakening


Harry恢复知觉并立刻感觉到了身体上的不同之处。他觉得——休息过了?Harry简直不能相信。他实际上睡着了并睡得很好。过了多久了?

该死,那剂魔药应该——

他的双眼猛然睁开、完全清醒过来。

魔药?Snape?

所有的一切潮水般回溯,而无论Harry多么努力的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梦境或幻觉,他内心深处十分明白那不是的。

Harry几乎仍然能感觉到印在他嘴上的温暖、潮湿的双唇,探寻着他的强势的舌头,以及从他的下颌一路细碎啃到喉头的牙齿。仅只这些记忆就能让他呻吟起来。

而他那时只是站在那里,像个顺从的小玩具,全然接受着那些在他皮肤上游移、带着急迫的热情印上的亲吻。

Harry再次呻吟,坐起身,或者更恰当的说,尝试坐起身。但他失败了。他的身体感觉像是灌了铅。这也是不自然的。这里好像有某种抑制咒在阻止他——

该死的他到底在哪里?

他微微扭头打量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只有模糊的轮廓。他的眼镜?不,他已经不再需要他们了。为什么他不能看清楚?

再一次的,他试图辨明这个房间。这是一个类似起居室的地方。他能辨别出离他躺着的沙发不远处有一个壁炉,在那附近还有一张椅子。房间中其他稍远点的家具都是模糊难明的。

让Harry感到安慰的是,房间里没有任何在动的东西。此刻他是独自一人。他真的应该离开。他的大脑锁定着逃跑这个看上去最明智的主意。但要怎么跑,在他甚至不能移动的时候?

如果他能召唤自己的魔杖,那么他至少能尝试解除自己身上的咒语。

“勇敢的Gryffindor绝对不会想要溜走,不是吗?”

Harry短暂的闭上双眼。上帝啊这声音是裹着电流的糖果,带着居高临下的味道。

“你的粉丝俱乐部会怎么说?”

如此深沉如此丰厚。有如旋律般在他身周振动。

“Potter先生,我知道你能听见我。”

Harry张开双眼努力想要锁定Snape的形体。那黑色的模糊剪影正逐渐接近。Harry聪明的决定装傻。

“教授,”Harry设法说。“发生了什么?我在哪里?”

Snape逐渐逼近,并在Harry身边坐下,俯身直到他脸部的轮廓在Harry眼前清晰起来。他黑色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明了的光芒,唇边勾起嘲弄的假笑。

“得了,Potter,你可以比这做得更好点。”

Harry决定他像Snape总是说的那样,是对自己的聪明才智评价过高了。

“很好,”Harry反斥。“我很抱歉自己闯进你的实验室。我发誓我会归还龙肝。现在扣掉那该死的分数,给我留堂处分然后让我离开这里吧。”

Snape的眉毛有趣的扬起,Harry皱眉。

“我怎么不能起身?”他问道。

“因为,Potter先生,”Snape说。“我在你的调配物中加了菟葵。”

“莬葵?”Harry皱眉,在脑海中分析这个原料。它含有毒性,但与黄姜根及犀牛角粉末混合之后会产生类似瘫痪的效用,并阻止魔力作用在身体上,包括魅惑咒和他眼睛上的视力矫正咒。“这解释了我为什么看不清,”他嘀咕,接着怒视Snape。“为什么?”

Snape对他眨眨眼睛。“因为你精疲力竭了,Potter,并且你需要休息。”

“我在自己的宿舍里可以该死的休息得很好。”

“你再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试试看,Potter?”Snape说,再次沉下脸,虽然他的声音中似乎好笑比愤怒的成分更多。“这么对一位教师说话?”

他语气中的好笑让Harry困惑不解,所以他只是呆呆的瞪着。

“你已经证明了你毫无能力照顾自己,”Snape继续。“因此,我将代替你做这些。”

现在轮到Harry眨眼了。“我请你再说一遍?”

“你将留在这里直到我确信你——不会意外的从活动楼梯上跌下。”(原文"You will remain where you are until I'm satisfied that you - won't take an accidental dive down one of the moving staircases." 其中 I'm satisfied that you有‘我满足于你’的双关意思,所以后文有提到‘Snape暗示性的停顿’——于是教授你真邪恶啊XD)

Harry完全没注意到Snape暗示性的停顿。“该死的,Snape,”他咕哝,尝试强迫自己的肢体配合。“你是故意的——”

Snape的眉毛暗示性的挑起,Harry僵住,他的脑海终于抓住了所有细节。从Snape故意将莬葵加入他的魔药,并且知道它将会造成这些效果来看,他肯定知道Harry在酿造什么,已经放入了些什么原料。意外的从活动楼梯上跌下?Harry有用过同样的短语吗……

Harry觉得胃里有什么沉甸甸的坠下。

“你在实验室里呆了多久?”Harry屏息问道。

一只手伸到他脸旁,修长手指温柔的沿着他下巴的弧线描绘。Snape注视着自己的手指在Harry脸颊上移动,然后抬眼再次对上Harry的视线。

“足够久。”

***********

以梅林之名,这男孩是无价之宝。Severus注视着他醒来的瞬间,柔韧身体在完全放松中释出罪恶的情色。啊哈,魔药。

然后他看到模糊的认知回到男孩混乱的大脑中。不,并不混乱,如果他之前偷听到的一切可以相信的话。这其中有些东西Severus需要调查。

没错我们必须探查出那些他隐藏的才能。从亲吻开始吧。

但当完全想起前晚时,男孩的脸上一瞬间充满了如此之多的情绪,在失去眼镜防护的情况下暴露得一清二楚。认知、羞耻以及全然的恐慌。Potter最开始假装无知的表演以他来说是杰出的,并且是完全无用的。He really was a master of that particular look and Severus couldn't help wondering if there was some reserve of innocence that the boy did possess which enabled him to tap into it so easily.

Potter非常迅速的撤掉了那个面具,变回Snape熟悉的那个烦躁无礼、坏脾气的小子。但Severus已经能很清楚的看出这也是男孩数个用于自我保护(或隐藏自我?)的面具之一。这个面具在Severus提及莬葵时也落下了,同时Severus不能不注意到Harry明悟的表情流露出的对魔药学的了解。Severus甚至能从Harry脸上看出信息被处理直到最终认知的过程。

那瞬间所有的面具都落下了,Severus得到了看到纯粹的Harry的机会,就像前一晚他看到的那样。而再一次的,那充满了精致之美的男性面孔震惊了他。这让Severus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出碰触。

如果他不是亲耳从那丰满、诱人的嘴唇间听到,不是亲身从那柔软身体的回应中感受到,他绝不会相信如此美妙的生物会对他有任何兴趣。但他听到并感受到了一切,那些认知像一个威力强大的咒语般穿透他全身,震颤着每一处器官、每一根神经末梢。现在他的意识、身体和灵魂都在要求着他,要求他占有这不可思议的存在。Harry Potter将会是他的。

这将会越过很多道德问题和学校规则。在将男孩从实验室带到自己房间里时,Severus就下定了决心。

清理实验室很容易,因为Harry并没弄出多少脏乱之处,魔药也好好的装在了瓶子里。他确定如果这些药品被毁的话男孩会狂怒的。当他打包男孩的背包时,他被彻底震惊了。如果Harry真的自己酿造了这些魔药,那么他真的需要跟这男孩谈谈,以及Albus。

所有的事情他都奋力独自完成。勇敢的酿造自己的魔药,努力保护自己。独自承受疼痛。忍受着不断出现的幻视。该死的这小子到底怎么了?

很明显他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负担。

他不用独自承受所有一切。强迫自己——

但他试了。并且你欣赏他——他的毅力和他的坚韧。

没错,Severus下定决心。

Severus同时也很清楚那个无礼的小混蛋——认为挑衅所有的一切是他的责任和权利的家伙——将会全力反抗。

可能会反抗所有的一切,但不包括那个亲吻。

然而现在,男孩的表情展现出清楚的困惑。他的手臂抽动着仿佛想要移动,不管是想触摸Severus的后背还是想要将Severus的手推离自己的脸颊。理所当然的,他尝试失败了,这要感谢之情的特别酿造。

Potter的绿眼睛再次转向他,眼中闪过一抹好奇的光芒。

“你—你吻了我。”

不是疑问,不是谴责,更像是疑惑。

“我是,”Severus承认,他的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到Potter的嘴唇上。Potter的舌头微微探出润泽了下嘴唇,而Severus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想要吻上那嘴唇的冲动。他的身体因这私密的想法而愉悦,他内心的声音在催促着身体的行动。

他提醒自己不断高涨的性欲这男孩现在正被药效麻醉着,而占有一个毫无行动能力的身体将不会带来任何满足感。但他内心的声音完全无视这一切。

“为什么?”

Severus视线回到仍然折射着迷茫的双眼上,但同时那之中也暴露着他身体的疲劳。这男孩已经睡过了但完全还没休息好。

“你又在求我了,”Snape简单的说。

困惑的表情再次浮现,眉头皱起,红润双唇因为惊讶的抽气而微微分开。

“我求你?”

Severus并没有心情解释Potter单纯脆弱的表情是怎样变成一种乞求的,也不想解释Potter的抽气是怎样成为对他的诱惑的。

“你承认了,对吗?”

Severus希望他能嘲笑他的吃惊,但实际问题是这小子又在乞求了。那碧绿、因疑惑而张大的双眸,召唤着他。

他的头一点点接近,嘴唇因期待而刺痛。Potter吞了吞口水,将Severus的视线拉到他苍白喉头的曲线以及Severus之前留下的印记上。Severus的手从Potter的脸颊下滑到颈部柔滑的皮肤上,手指轻轻磨蹭着他的嘴唇之前留下的占有的痕迹。

一声嘶哑的呻吟让Snape的视线再次回到了Potter的脸上,正好看到他的眼半闭起,头颅微微仰起。

哦没错。完全是在乞求。

Severus将自己的嘴狠狠压上那微分的双唇,舌头毫不客气的探入那新近占领的领地。另一声欢迎的呻吟在他耳边响起,一条舌头缠了上来。

这回应引得了Severus的的呻吟。尽管在魔药的麻痹作用下,Potter仍然在努力回吻他。这提醒了Severus。

抬起一只手放到Potter的胸膛正中,Severus努力抽身而起。Potter的胸膛急遽起伏的深呼吸着,而他的表情,仍然那么毫无防备,展示着亲吻留下的影响。

红肿的双唇,渴望又混合着惊讶的碧绿双眼。如果男孩有能力移动或碰触到他,Severus将会无法控制自己的举动。

在此刻,Severus不得不提醒自己如果他要将Potter变成他的,他希望对方并不仅仅是被动接受。他想要、渴望、需要Potter能给予的所有热情的回应,展示他所有能做的。

这会是值得的,他安慰自己热切的身体。即使是他邪恶的内心声音也承认Potter的注意力正在逐渐涣散。他的眼皮缓缓搭下,但并不是因为他们刚刚分享的激情。

“睡觉,”Severus严肃的命令。

Potter的下唇在齿间拉扯,再一次的,Severus被这纯洁的举动所诱惑。

“现在我能对自己邪恶的一面感同身受了。”

Severus回想起之前的声明。是否有可能,这里真的仍然有着纯洁?这个想法十分可疑但又令人充满兴趣。他不可能是完全未被碰触过的,但同时这想法又猛烈的抓住了Severus,让他的每一根神经为之颤抖。

“睡觉,”他再次命令Potter,后者的睫毛颤抖的合上。

Severus注视着他逐渐陷入沉睡,让自己的双眼徘徊在他放松的身体上。他的手,仍然放在男孩的胸口,感受着他沉睡中的每一下呼吸,渴望着想要不受妨碍的探索面前的肌肤。

耐心。

他将手移回到Harry的脸颊,用手背摩挲着他平滑的肌肤,指节刷过棱角分明的下巴。

很快,这个完美的包裹着Gryffindor的诚实、勇气和正直的孩子,这个未来的救星和巫师世界的渴望将会属于他。

********

Severus假笑的看着两个霍格莫德周末的落伍者进入大厅吃晚餐。他们的外表看起来都有点憔悴,但表情尤甚。

就像他预期的那样,他们小心的走到职员餐桌前,在校长面前停下,耐心的等待着Albus注意到他们。

“啊哈,Mr. Weasley, Miss Granger,”校长说。Severus甚至不用抬眼去看就知道这老傻瓜的双眼一定又在闪耀着。“我能为你们做什么?霍格莫德的旅行还愉快吗?”

Weasley点点头,吞了口口水,但Severus注意到男孩的双眼瞟向他的方向。

“是的,先生。”Granger,永远的勇于发言者,开口道。“我们只是想知道,好吧,您是否有看到Harry。”

“弄丢了某人,是吗?”Severus无法克制自己的话以及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

两人的视线立刻转向了他,明明白白的表现着不满。

现在,Severus,如果你准备拥有他,你真的应该对他的朋友们好点。

该死的绝对没可能。

“你对他做了什么,你——”

Granger伸手捂住Weasley的嘴。毕竟,她算是比较聪明的一个。

“啊哈,没错,”Albus打断,永远是圆滑的。“看起来Potter先生经受了某些不愉快的噩梦,并向Snape教授寻求无梦魔药。”

两个Gryffindor再次看向Severus,就像他们十分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并要求得知后果一样。

噢,告诉他们那个吻!我会很高兴看到Weasley被吓呆的。

“但是他在哪里,先生?”Granger问道,转向Albus。“他既不在格兰芬多塔也不在医疗室。”

“是的,没错,看起来,”Dumbledore告知他们,“那剂魔药是即效性的,所以教授非常亲切的让Harry睡在了那里。”

“还有,嗯,”Granger的视线再次闪向Severus。“他在哪里?”

Severus翻翻双眼。“Granger小姐,”Snape几乎是在咆哮了。愚蠢的小孩们,难道他们认为他是个怪兽吗。“我可没有无情到将一个学生,即使那是Potter,留在地窖实验室的地板上。”

“那么,你把他放到了哪里?”

诚实的说,一个Weasley嘴里从未吐出过任何有智慧的话。

“他在睡觉,Mr. Weasley,”Severus无法克制自己的嗤笑,“非常舒适的在邻近我办公室的书房里的一张沙发上。”

另一种说法是在你房间邻近卧室的起居室里。

讲话技巧。“当他休息好后,我确定会立刻将他赶走,”Severus说。“同时会为他潜入我的实验室及打开原料储藏柜而扣去恰当的分数。更不要提他昨晚打破的其他种种规定了。”

例如乞求一位教师亲吻他。例如拥有如此美味的喉头。例如成为如此美丽的——

“我相信Potter先生很好,”Albus说。“去吧。你们迟点会见到他的。”

Severus看着那一对向Gryffindor餐桌走去,彼此间低声耳语着。他的思绪漫游回在他的地窖中沉睡的天赐的小囚徒。

Severus,这说法是多么的哥特式。

Severus嗤之以鼻。

*********

Harry小心的在地窖中移动着。魔药的效果还没完全褪去,受它的效果影响,他的实现仍然是模糊的,他的身体仍然觉得虚软无力。他并不准备在所有的一切发生后从移动楼梯上‘意外坠落’以至最终不得不躺在医疗室中。

然而,‘其它的所有事’使他不得不选择了移动。他只是无法再承受与Snape的另一场对抗。

上帝啊,Snape吻了他。两次。Snape!而Harry却毫无其他经验只有该死的……

是叫Helen还是Helena或者Helene的?不管她的名字是什么,她肯定有什么地方没做对,因为那感觉根本无法与之相比。也许这只是意味着Harry的喜好是偏向另一方面的。

Ron曾经说过这没什么,甚至都不必写信对家里提起。

也许Ron也说错了。也许只是因为那是Snape。也许——

也许他应该立刻停下自己正在想的事情。

但当他仍能感觉到男人的碰触留在他的颈项和咽喉的热度时,他要怎么停下自己的思考。他漫不经心的抚触自己的颈部,因刺痛而畏缩了下。废话。该死的他要怎么解释这个吻痕?Hermione肯定会——

更加废话了。Snape肯定听见了整个该死的谈话。他等于实际上当面承认了他想要亲吻Snape。

Harry撞上一根柱子前停下了自己脚步。

不用想Snape为什么会说他在乞求亲吻。他实际上乞求被吻了。Harry挪动着绕过圆柱慢慢向前移动。那么这解释了一切。Snape在用魔药和亲吻帮助他。

上帝啊他真是个白痴。想想看,第二次时他甚至回吻了。Snape在余下的一生中都不会放过这个把柄的。

Harry终于走进宿舍,疲倦的倒在床上。他的身体精疲力竭,但精神仍然集中在男人的吻上。他无意识的描绘着嘴唇。

说实话,到底什么能让Snape着魔般的亲吻他?

也许乞求并不像听起来那么糟糕。如果这能带给他更多亲吻的话。

也许Harry正在发疯。他已经精疲力尽了,他告诉自己,同时手指顺着Snape吻过的路线下滑,回忆着。他的另一只手保持着同样的动作。

他希望……

睡神终于降临,Harry肿胀的唇边挂着微笑陷入沉睡。

*********

“Harry?Harry?”

Harry模模糊糊的听见Ron的声音。“唔嗯?”

“你还好吗?”

他无法克制唇边的微笑。他的梦境是如此甜美。“没错,我很好。”

“你确定?”Ron摇摇他的肩膀。“Snape说你昨晚在他的实验室里。”

“我被抓住了。撞个正着,”他轻声说。“他把什么东西加进了我的魔药里。让我当场给喝下去了。”

“那东西让你立即昏迷了,”Ron指出。

“嗯。立竿见影。”

“Ron,让他睡会,”Hermione的声音低得像耳语。“我们迟点再跟他说话。”

“没错,好吧,”Ron嘀咕。“至少他从地窖里出来了。”

********

Snape打量自己的我是,怒火逐渐攀升。那混账小子跑了!

你在期待温顺的表现吗?

Severus叹气。实际上这是意料之中。如果不做点挑战规则的事情的话那就不是Potter了。即使对Snape有一点点的感激也不会改变他的行为。他一定得为这男孩的缺少礼貌而狠狠教训他一顿。

他可不是在你沉迷时打扰你的人。

Severus畏缩于自己的思绪。梅林,他被那男孩影响得太快了。

Potter?

好吧,也许影响是个错误的用词。惊吓?扰乱?不安?然而Severus无法克制。他不带任何面具真诚的看向Severus的景象带来一阵颤栗,甚至是荣耀感。他怀疑Granger或Weasley在过去几年间是否曾看过他脸上如此赤裸的表情。

赤裸不错。

当然,Severus已经决定要打开他那该死的茧。但如果Potter有能力掩藏他现在已经掩藏起来的一切的话,那么一点小小的相互欲望又算什么?

仍然,他考虑着,他需要谨慎的进行下去。并且他仍然需要找出Potter真实的感觉。

*********

“Harry,你不是认真考虑想要回去那里吧?”

“我必须把我用掉的龙肝还回去,”Harry说道,打开自己的行李。他掏出一对瓶子,放松的叹了口气。他知道他还有盈余。“如果我动作快点的话这不会太难。即使他改变了守卫魔咒,我也可以很快出来。”他翻找着行李中的东西。“我的斗篷在哪里?”

Hermione大声抽了口气,Harry抬眼看去。她用双手捂住嘴,双眼大睁。

“怎么?”

“噢Harry,我忘记它了。”

“忘记什么?”

“你的斗篷,”她匆促的说。“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偷偷借用了它,所以我把它塞在了Snape实验室外的雕像后面,然后我——”

“你忘记了它!”Harry猛然站起。“你怎么能忘记它?”他再次顿悟。“不用想为什么我没有听见他进入。他肯定是拿了它然后跟着你进来了。他听见了所有的一切。”

至少现在Harry清楚了Snape听见了什么以及怎么听见的。

“好吧,这男人可是个间谍,Harry,”Ron说。

Harry白了他一眼,然后询问的看向Hermione。“你听见我说的了吗,Hermione?”Harry说。

“是的,他听见——”她的下巴掉了下来,句子骤然而停。“甚至——”

“甚至那个。”

“哦上帝,他发火了吗?”

“什么?”Ron跟不上话题的问道。

“呃啊。”

“Harry,不管怎么说他最后都会发现的。”Hermione说。

Harry做了个挫败的手势,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头发。Hermione将之作为一个赞同的表示。

“Ron,”她小心的开口。“Harry说他想要亲吻Snape时是认真的。”

“哈,哈,”Ron说。“真好笑。”但来回的看了他们几眼后他皱起了眉。“你们是在开玩笑,对吗?”他看到Harry摇了摇头。“你不是在开玩笑。”

Harry点头。

“并且他听见你和Hermione讨论这个了?”

Harry再次点头。

“然后他亲了你,对吗?”Ron的声音很确定,Harry无法分辨那是愤慨还是困惑。

Harry畏缩了下,Hermione惊讶的看向Ron。

对着Hermione,他说,“好吧,谁不会?”对着Harry,“他亲了,对吗?”

Harry只能再一次点头。

现在,Ron好奇的问,“感觉如何?”

“Ron?”

“Ron,我们在讨论同一个话题,是吗?”Harry担心的问。“你清楚我们是在谈论Snape?”

Ron点头。“不管你们相信不相信,我并不是个完全的白痴,”他告诉他们。“我分辨出来你告诉我的是真话,所以我有了一些时间去考虑它。你比我们了解他,你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比我们多,并且我曾经有几次注意到你凝视……”

Harry只能眨眨眼。“而你可以接受?”

“该死的当然不,”Ron说,“这男人会把你活生生撕成碎片。即使他不会比已有的更讨厌你,但他仍然是Snape,并且除非他完全发疯了,否则他绝对会利用这一点。你该看看早先时候他看起来是多他妈的洋洋得意。”

Harry严肃的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他肯定会羞辱我。”

“我不认为他会,”Hermione说。

“他怎么不会?”Ron想要知道。

“因为他是个教师,”她强调。“他乘机利用Harry(注)——呃并不是听起来这个意思,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肯定有某些师生之间关系的限制规定。”

“他说到点子上了,伙计,”Ron说。

“为什么你昨天没有提起这点?”Harry询问。

Hermione脸红。“我很抱歉,Harry。我只是并没真的想过会发生什么。我的意思是,你自己说过你并不准备为此做什么。”

Harry考虑了下。“好吧,那现在怎样?我忘记发生的一切?”假装,也许。忘记?就是一忘皆空也做不到。

“先看看会发生什么。”Hermione劝告。“我打赌,Snape不会对发生过的事情多说一个字。”

“那我的斗篷呢?我不能把它留在他那里。”

“你发疯了。没搞错吧?”Ron怀疑的看着他。“你不能偷偷潜回那里。或者你还想要被抓住一次?”

“好吧那真是个该死的不错的吻,”Harry嘀咕。他刚刚在说什么啊?“看,我很抱歉。我只是真的还有些累。”

“很明显,”Ron说,就像他正努力将整件事情都归结于Harry的疲惫。“好了快去睡吧。你可以在明天课后要回斗篷。”

Harry不轻易的让步,然后他们向Hermione道了晚安。她回去自己的寝室,Harry合上行李箱。现在已经很迟了,房间里的其他人即使没睡着也都在床上了。他们换过衣服爬上自己的床。Ron几乎立刻就睡着了,从他床上传来的轻微鼾声说明这点。

Harry翻来覆去,思绪仍然混乱不安。当第一波幻视袭来时他只来得及投掷了一个静音咒。

Harry虚弱的意识屈服了,同时他忧虑的意识到他余下的魔药还在Snape手上。今晚注定无眠。


TBC

注:原句‘He took advantage of Harry’,take advantage of 另有‘占……便宜’的意思,所以Hermione特意解释了下——欲盖弥彰啊姑娘!

Tags:
翻译 » 'To Have' Series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