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icious As Sin(24、25完)

[不指定 2008/09/25 23:50 | by 月下珠 ]
| |
Chapter Twenty Four                           译者:月下珠



Harry在张开双眼前深呼吸了一下。他忧惧的注意到自己的情形——被绑在Dumbledore办公室的一张椅子上。‘Dumbledore的办公室?’他完全迷惑的想着。他微微移动手臂,测试着身上的束缚。他发现自己完全不能移动。当Tom进入房间时他的头猛然抬起。

“嘿,这里,”Tom微笑。

“发生……发生了什么?”Harry问,试着假装无辜。Tom立刻看穿了。

“你知道发生了什么,”Tom说,他的声音安静,几乎是冰冷的:他常常置于声音中的友善消失了。

“你怎么活下来的?”Harry问。

“哦你该知道,现在我已经习惯于从死亡中逃脱,”Tom拖长声调说,他的微笑伴随着眼中几乎疯狂的闪光回来了。“Dumbledore……很不幸没有这么幸运。”

“一堆狗屎!他比你更强大!”Harry大叫。

“我向你保证,”Tom懒洋洋的说,牢牢扣住Harry的脸,“我是完全诚实的。”

“不,”Harry抽着气退开。泪水开始在碧绿的眼中汇集。

“亲爱的,如果他还活着,我们不会在这个老蠢材的办公室中。在密室中他试着营救他可怜愚蠢的学生们,当然,我从背后偷袭了他,真是……畅快,”Tom耳语,得意笑着。“你知道——一场令人惊异的谋杀后难以置信的快感。”Tom的手指描绘着被深深的伤痕毁坏的一侧面孔。“他的反抗非常厉害……我几乎死去,”Tom拉长声音说。

“你这婊子养的!”Harry咆哮,Tom殴打了他,那么用力,以至于见了血。

“你没有任何立场对我说这样的话,”Tom表情恼怒的说,但他似乎很快平静下来,表情缓和了。“一个多么强大的巫师,一个多么杰出的敌人……几乎使我在他手下的数次死亡值得了,”Tom说。

“他将永远是一个比你更好的巫师,”Harry说。

明显决定他已经受够了,Tom向Harry身后移动,走出了他的视线。Gryffindor清楚听见门被打开,然后听见Tom说,“把孩子们带进来!”他大叫,Harry的表情十分惊慌。

他看着两位带着面具的食尸者抓来三个蒙着脸的学生并将他们扔在地板上。他们中的一个用力踢了一个学生,而Tom不赞成的嘶声。

“停下!我们不能损坏货物,不是吗?”他问道,抬头对Harry微笑。

他轻轻拉掉这些学生的兜帽,Harry抽气。他短暂的闭上双眼,抑制住自己纯粹的愤怒。他努力深呼吸,但没有任何帮助。他看向Draco、Blaise和Hermione的面孔——被绑着并塞着口的。Harry检视着每一个人。Draco金色的头发杂乱纠结在前额。一个深深的伤痕从脸颊划到下巴,但他眼中保持着可怕的镇静。Blaise表情狂怒,她拼命和自己的束缚搏斗,并挣扎着怒视Tom。Hermione看起来是其中最糟的。他试图捕捉她的视线,但她只是看向一边。他一瞬间想起Tom大叫过钻心剜骨而Hermione倒下了。

“唔嗯……这是我决定留下的那些中的一部分,”Tom说,双手捧着Hermione的脸,“相信我,我不会留下太多,”他说着对Harry眨眼。“无论如何,你的生命或是他们的,”他说。

“什么?”Harry问。

“我杀了你放掉他们,或者我杀了他们放掉你,你喜欢哪一个?”Tom就像在问Harry想吃什么晚餐一样平淡的问道。

“我怎么能相信你?”Harry问。

“哦,来吧,你知道比这更好的。你不能相信我,”Tom说着从长袍中抽出一把小刀。他的手指划过刀锋,Harry看着一缕鲜血出现在Tom的手上。

“我,”Harry说。

Hermione在塞口物后想要说话。她发出一声绝望的号叫。

“很好,Potter,但是让我们看看是什么使麻瓜种如此愤怒,”Tom说着扯掉Hermione的塞口物。

“我认为……在Harry下定决心前我们应该被允许和他说话,”她深呼吸,说。

“他已经做下决定了,”Tom有趣的指出。

“一切都很好很棒但是至少允许我们在他死去之前和他说说话,”她说。她看起来就像想要对Tom板起脸。Tom叹气,同样除去了Draco的塞口物。当他扯去Blaise的塞口物时,Blaise咬了他的手。他因疼痛尖叫,这使Blaise大笑起来。

“混帐!”她仍然笑着说。Tom只是看着她。

“迟点我会对付你,”Tom说,意有所指的看向Harry。

“我……大家……是我,我不得不死,一直都该是我,”Harry平淡的说。

“STUPEFY!”Blaise大叫,Tom撞到一个书架上。

“你是怎么——你这小婊子!”Tom怒吼。他试着站起,但Blaise将魔杖指向了他的胸前。

“放下魔杖,否则他就会死,”她对抽出魔杖的食尸者们说。他们不敢移动,而她嘶声,“这样很好,不过当我离开的时候我会带着这杂种和我一起。”

“放下你们的魔杖。”Tom命令他的奴才们。然后转向Blaise,“你是怎么保住你的魔杖的?”他柔声问。

“噢!他太忙于看我的屁股了以至于没注意到。解开Harry,”Blaise说。

“你该死的——”

解开他不然我就杀了你!”她尖叫。

Tom走到椅子边松开Harry的束缚。当他退开时Harry看到他拿到自己的魔杖。

“BLAISE!”Harry尖叫,然后在Blaise躲开那个咒语时放松的叹了气。似乎Draco和Hermione也解开了他们自己。咒语左右射过来,Harry躲到了一张桌子下。‘我没有魔杖,’他惊慌的想着。

停下!”Harry听见一个声音说。他从桌子侧面看过去,看见每一个人都僵住了。

Ginny站在门口,食尸者们跟着她。

“Red,我知道你恢复健康了,”Tom说,Hermione给了她一个杀死人的怒视。Ginny走向他,就像这个世界是她的。她停顿了几秒,给了Harry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视。她的视线向上移,朝向Harry上方一个架子上的Gyffindor剑。她将Blaise手中的魔杖抽出,微笑。她拥抱了一下Tom然后退开。

“杀死Dumbledore……Tom——我不得不说——真是场艺术,”Ginny低喃,手指描绘着Tom的后背。

“Percy是怎样错过他高度重要的魔法部会议的情景真让人迷醉,”Tom对她眨着眼说。

“我能说什么?我不知道杀死自己的家人会如此……令人愉快,”Ginny说。

“你这婊子!你这个背叛者。你怎么能越过所有人选择他?!你放弃我们选择了他!”Harmione尖叫,Tom扇了她一巴掌。Ginny退缩了一下。

“就像你看到的,我得处理这些,”Tom说着指向Hermione和Draco。

“我们能处理他们,”她以着悠闲的声音说——Harry知道她并没有那么悠闲。她的魔杖指向Blaise,Blaise的双眼睁大了。

“Ginny……什么……你到底在做什么?”Blaise柔声说。

“在做我很久以前就应该做的事。”Ginny说。她旋过身用拳殴上Tom的脸。她将他的魔杖拽出手并折成两截。Tom尖叫,Ginny将Blaise的魔杖扔给她并从长袍中抽出Hermione和Draco的。食尸者们涌入并从四处掷来咒语。Harry跳起,将Gyffindor剑握在了手中。他惊慌的看见Tom跑向门口。Hermione和Draco设法将食尸者们推出房间并汇合了数量相当的傲罗。这是一场平等的战斗。Harry带着剑绕到Tom身边,他将剑加上Tom脖子,自己压向Tom的后背。Tom握着的小刀落在地板上。

“小猫吗?”Tom温柔的问,试着转过身,但Harry扣得更紧了。

“别叫我小猫,杂种,”Harry嘶声。

“你能杀了我吗Harry?你真的能?”Tom问。

千百个思绪在Harry脑海里打转。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时间,那些梦,Tom带来的那些疼痛,以及那些愉快。

“说出那个句子,我们就能改变这一切,”Tom诱惑的呢喃。

虽然Harry那么想用剑捅穿Tom,他的思绪去停留在他们一起渡过的美好时光上。Tom拥有他的一部分,杀死他意味着活在痛苦中……每一天的折磨。‘不,我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他拼命想着,而Tom利用这个机会挣脱了。那把剑掉下插入地板中。Tom看向Harry的双眼。

“我们中的一个必须死去,”他说。

Harry深呼吸,抓起落在地上的小刀插入Tom的心脏。

“对不起。我爱你。”他贴着Tom脸颊耳语。

Tom发出小小的笑声,“我爱你——但我也一样会杀死你的,”倒下的时候他抽着气。“真讽刺……黑君主被一个男孩打败。我从没想过我会看到这天。我对你的信任不够。”血液从他嘴角一侧涌出,Harry拭去一滴眼泪。他立即惊讶于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哭泣的。他调整姿势,将Tom枕上他的膝盖。他前后摇晃着,眼泪从他脸颊上滑下。他从Tom身体中轻轻抽出小刀,放声大哭。

“主人!”看见Tom倒下的身体,一个食尸者尖叫。

“我们的主人倒下了!”另一个食尸者尖叫。

“Stupefy!”Blaise对着一个食尸者施咒。

撤退!”一个食尸者大叫。在他们试着逃跑时这个食尸者被傲罗们拦在门口。

Harry透过泪眼模糊的双眼看见Draco举起魔杖对着这个食尸者的胸前。

“不父亲,我不这么认为,”Draco用冰冷的声音说。

“你不会的,”那男人拉下面罩。Draco凝视着他的父亲。

“阿瓦达喀瓦达,”Draco说,Harry一半震惊、一半迷乱的看着那绿色的光芒从draco魔杖射出,Lucius Malfoy随着一声令人作呕的撞击声倒在地板上。Harry闭上双眼,当他再次睁开时,一个傲罗试着将Tom拉出他的怀抱。

“不!”Harry说着更拉进Tom。傲罗奇怪的看着他,Hermione跑了过来。到处都是血和杂乱倒在地上的尸体。年轻的、年老的、虚弱的、强壮的……那么多将他们的忠诚交给黑君主的人。他们中的一些为了贪婪选择他,一些为了力量,还有一些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的。那些是Harry同情的。他明白黑暗的吸引力,Tom的吸引力。他有能力将自己印在一个人的每一分意识里并让他们明白什么使他们活着。

“他是最棒的,”Harry低语。

“Harry,”Hermione轻声说。

“Hermione,”他说。

她沉下膝盖,亲吻Harry的脸颊。

“让他走吧,”她耳语,“让他走。”她握住他的手。她的手掌柔软的贴着他染满鲜血的手。他们都承受够多了。他感觉到Tom的身体从他的膝盖上被抬起,而他将自己的埋入Hermione臂弯。



Chapter Twenty Five                               译者:月下珠



Harry闭上双眼,深深叹息。他感觉到温柔的手指玩着他的头发,一个微笑出现在唇角。他张开双眼看向Hermione甜蜜的微笑。翻了个身,他将头枕在她膝上。

“结束了,”她柔软低语。

“我们终于离开那里了,”Blaise咕噜,吸了一口香烟。

Harry张开一只眼注视着坐在他周围的人们。他们都坐在湖边,Draco背靠着一棵树,Ginny倚在他脚边。Blaise坐在Hermione旁边,Zack躺在附近的草地上读书。Harry再次闭上双眼,深呼吸。他们的再有不到一星期就毕业了,每一个人的情绪都达到了最高点。悲伤、苦恼、痛苦,每当想起过去的那个事件以及他们失去的东西时,他们都会经历这些情绪。他们因学校生活快要结束而放松和快乐:他们活下来了,但很多人没有。

“Harry?”Hermione柔声问

“唔嗯?”他回应。

“只是想确定你还和我们在一起,”她说。他的手指缠绕住她的,将她的手拉下压在心脏上方。看向他片刻,Hermione继续转向和Blaise的交谈,但她让他一直握着自己的手。

他没再听她们的交谈,回到自己的思绪中。他大部分的记忆还是那么鲜明,让他震惊。每一次他闭上双眼都会看到Tom破碎的身体,那记忆刚刚开始褪色。当他记起走进医疗室看到那上百具静止的躯体时,泪水开始在他眼角汇集。虽然Tom的面孔已从记忆中褪色,Ron覆在单薄的白色床单下的情景仍然让他伤痛。他闭紧双眼防止泪水落下。学校里半数的人去了……死去。他能记得在战争中永远离去的每一个人。自从Ron死去后,Hermione和Harry更接近了,她很快溶入他的朋友群中。她甚至没有诉过一次苦,他微笑着感激这点。

一根手指拭去他渗出的眼泪。他张开双眼。

“噢Harry,现在那些都结束了,”Ginny在他上方低语。他的视线微微模糊,试着说话时,他的声音是破碎的。

“我只是一直在想着那些事Gin,我没办法克制自己。那些……如果我能更努力的战斗……如果我能更早的做某些事……如果我能……所有的一切在我脑海里盘旋。我只是……我们活着我们毕业了,所以我想着如果能做更多……但……他们离去了,”他低语,双手捂住脸。Ginny双臂拥住他,他露出一个羞怯的笑容。

“我知道……我知道,”她说,一根手指压上他的嘴唇。

在Tom死后,Ginny的谋杀控诉撤销了,甚至没人询问过他们,Percy的消失是静静的,没有再被提起。‘她做这些是为了救我们,’一个声音提醒他。他退开自己曾有的任何怀疑,深呼吸。

“你是否有点痛苦?”Harry轻声问。

“哈!我杀死了我的父亲Potter。真他妈的白痴,我应该再森林那夜后就杀了他,”Draco平淡的说,耸耸肩。

“我们都在承受痛苦,Harry,”Blaise说。

“痛苦是一部分,但我的意思是我们还能做什么?坐下看着人们被谋杀。我们已经做得够好了,”Blaise说。

“嘿,你们会迟到的,我们得去打包行李,”Hermione说着站起,拍平衣服。Harry站起身伸了个懒腰。

“不去了,我在这里呆得很舒服,”Zach说。

“你们两个去吧,”Ginny微笑着说。

“OK,一会见,”Hermione说。进入城堡后Hermione转向宿舍的方向。

“我需要去Snape那里一下,Hermione。我一会去见你,OK?”Harry说。Hermione看了他一眼,点头微笑。

Harry安静的向地窖走去,脑海里满是思绪。他敲了敲Snape的门,等待着,头靠在墙壁上。

“该死的是谁,”当他看见Harry并开门示意他进入时,Snape拉长声音说。

“Potter,”他点头示意,然后坐下。Harry坐在面对他的长毛沙发上。微微蠕动几下让自己坐得舒服,Snape一直带着有趣的表情在看他。

“我只是想在毕业前谈一次话,你知道,”Harry没精打采的说。

“没问题Harry,毕竟你已经挣得了我令人嫉妒的尊重,”Snape说着站起身走向架子。Harry轻声大笑,但在一杯白兰地伸到面前时突然停止了。

“嗯,教授?”

“我相信你已经足够成熟到能喝一杯了,Harry,”Snape说,Harry接过了酒。他正准备毁坏Snape愉快的情绪。

“我真的会想念你的,”Harry带着苦涩的微笑说。

“不过这里会有一大群新的小崽子替代你的位置,”Snape说。

“哦,没错,校长,我忘记了那些年轻的生命将会置于你的保管中,”Harry说。

Dumbledore的死对每一个都带来了深刻的影响。Tom杀了Dumbledore,一个传说。他毁灭了处于第一位的男人,为了夺得Hogwarts。这是疯狂的,Tom的力量已经强大到能毁灭Dumbledore,但却被一群十几岁的孩子打败。最终是傲罗们救了他们。Harry摇摇头,一口吞下白兰地。

“以他的那种扭曲的方式,他关心你,并且可能当你放弃他时,他情绪上混乱了,”Snape说,再次看透了他的想法。

“我……抱歉我并没打算勾起回忆的,”Harry低语,Snape微笑。

“已经很完美了,Harry。你到这里来是因为你要毕业了,而那些逝去的人们没在这里。你认为应该有什么方式让你拯救他们全部而我将安慰你然后让你回去,但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不是这样的Potter先生,”Snape说。

“即使在所有这些之后,你也没有一点改变,”Harry微笑着说。

“我该改变吗?”

“不,你这样就很好了,”Harry说。

“你不可能救出他们,Harry,即使你杀了他,另一个不同类型的Voldemort将会夺得控制,然后是什么?一样的故事,新的敌人,你已经在自己的战斗中做得很好了,”Snape说。

“是的,是的我知道。全世界都是这么说的,但他们的面孔出现在我每一刻清醒的意识中不是我的错,”Harry愤怒的嘶声。

“这是治愈的一部分,你必须学会治愈你自己。没人能为你做这些,”Snape说着站起。Harry捂住脸,然后他感觉沙发移动,Snape坐在他旁边。

“我很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Harry停下,看向Snape。

“也想着一样的事情,Harry,”Snape说,Harry的心脏冻结了。

“我很抱歉,”Harry说。

“没有抱歉的必要。这就是为什么我对学生们那么苛刻,因为生活是苛刻,当他们面对真实世界时庇护没有任何用处,”Snape说。

“我知道。”

“我希望……我希望Dumbledore能在这里。我恐怕我不是建议你未来的最合适的那个人选,但我会尽力的,”Snape说。

“你做得很好,校长,”Harry说。随着一股突然的冲动,他伸出双臂拥抱了一下Snape。他的双颊红了,盯着地面咕哝。

“我不能告诉你我有多感激你的教导,教授……关于生命,关于……所有的事。我不知道没有你我能不能完成那些事。”

Snape以大笑作为回应。Harry敬畏看着笑声逐渐高昂。这是他第一次看到Snape脸上闪过这么多表情。

“如果你不是该死的毕业了,我一定会为你的小马屁给你一个禁闭的。”

“我不是在拍马屁!我是完全诚实的!”

Snape似乎在克制自己平静下来。

“愚蠢的孩子,你能拯救自己的,只需要面对现实,说完想说的然后回你的寝室,已经很迟了,”Snape斥责。

“因为我一直是个受规矩的人,”Harry讽刺的说。

“Potter,如果你不能结束你该结束的一切,那么我就要扣你的学院分了,”Snape说,Harry站起。

Harry伸展了下身体,向门口走去。他柔和的对Snape微笑。

“我真诚的说,教授,不,校长,谢谢你,”Harry在离去时说。

Snape叹息着在Harry身后关上门。

当Harry到宿舍的时候他看见Hermione坐在她惯常的位置上——一把靠近壁炉的长毛绒座椅上。他在她旁边坐下,使得她向一侧蠕动。

“嘿!这是张单人座椅,”她叫着调整自己的位置。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Hermione……我不知道我是否准备好了。我只是……我不知道我能怎样移动,厉害Hogwarts。我想永远生活在这些墙壁后面,”Harry低语着闭上双眼,头枕在椅子靠背上。

“Harry,有时候你得放松自己的安全网,”她安静的说。

“他给我所有的一切。”

“他将杀死你,他自己说的。”

“如果我放弃就不会。”

“然后你就会在他毁灭人们的时候站在一边。”

“我只是……想念他。”

“噢Harry,”Hermione说着转身,让Harry能将头靠在她颈侧。

“我想念所有的人。”

“他们已经离开了。”

当一滴眼泪滑下脸颊时,他的嘴角向上翘起。Hermione已经变成了一个处理他随时崩溃的情绪的专家。他们可以对彼此倾诉,而她绝对不会为所有人的死责备他。他有一年没有提及这些事,直到毕业邻近,记忆在他脑海中闪现。他再次环抱Hermione,他们彼此依靠在一起,因为对方是他们过去的唯一残留。

~~~

当他查看着肮脏的地板时,红头发的男孩带着好奇的表情看着他。Harry凝视他,敬畏。

“Ron?”他小声问道,就像一个简单的句子会打破这幻象。

“我最好的朋友让我死去了,”Ron用流泪的双眼看着Harry说。

“不!我没想要……那不应该发生的!”Harry急速大叫。

“真可怜,我是怎样惊异于他的名望,并活在那阴影之下。我以为最少在死后我会被记住,但没有,我的名字和其他死去的人们融和在一起。”

“别这样说!每一个人都会永远记住你的。你是令人惊异的,Ron!你是每一个人能找到的最好的朋友,我只是,”Harry想要说完,但Ron打断了他。

“我在他恐惧和孤单的时候接受了他,他却和敌人睡觉。他甚至没有烦恼着救我……多么渺小的我,”Ron低语,Harry惊恐的看着血液在Ron身下蔓延。

“他不知道被折磨和殴打是什么感觉。他是黄金男孩。我最好的朋友不知道尖叫着停止呼吸但却没有泄漏他任何一个秘密是什么感觉。我猜你能说……我最好的朋友杀了我。”

当Ron蜷缩在一起开始腐烂时Harry大叫着试图冲向前。他的皮肤消失,骨骼慢慢变成灰烬。Harry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尖叫。


~~~

Harry掀起床垫一角。

“Commonstro,”他低语,看着一个边角圆滑的桃花心木盒子出现。

他念了数个解锁咒,然后将盒子轻轻放在床上并打开它。当他看见眼前的景象时一阵颤抖穿过他全身。一把镶嵌着红宝石的小刀躺在盒子里厚重的天鹅绒衬垫上。他小心举起它,红宝石在烛光中闪烁。这是Draco给他的十八岁生日礼物。他知道……他明白Harry想要什么。

Harry迅速低语了一个寂静咒,同时将床帘拉上。小刀从他的手腕一直割到肘部,他解脱的将头甩向后方。他没有被折磨过,但他现在知道了疼痛的感觉是什么样的。‘这比死去的那些人所要忍耐的疼痛要少几千倍,’当他向后倒下,前往他的天堂世界时Harry这么告诉自己。

~~~

一条长长的红色蛇将自己环绕住Harry的腿并紧压,直到他畏缩。

“这意味着他喜欢你,”一个情色的声音在他附近说。他看向阴影中,想看清是谁坐在床边,然后他遇上了一双仍然折磨着他的绿眼睛。

Harry感觉到全然的惊恐,同时他看到自己的双手被绳索绑在床头。

“别惊慌,这不会比我的食尸者们对你朋友做得更糟,”Tom甜蜜耳语。

“你这杂种,”Harry用尽全力挣扎,再一次的。

“不,这并不是折磨或者复仇什么的……我只是……我能说什么?我想念干你的感觉,”Tom说着将手滑上Harry的大腿。Harry的身体轻颤而他为这讨厌自己。“我看见我仍然对你有影响,小猫,”Tom说着,露出牙齿得意的微笑。

听见这些句子,Harry诅咒他死去。

Harry陷入了一个甜蜜的恍惚中。他能感受这些,这是个让人深思的情形。想起他死去的朋友们以及他的疏忽使他清醒过来。这是惩罚。他闭上双眼片刻,感激这寂静。他感到一双手滑进并分开他的双腿,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在他耳边低语。

“如果我想让你明白,我可以干你,Harry?”Tom嘲弄,句子几乎是含糊的,他舔去一滴Harry自己都不知什么时候落下的泪。

Tom用力咬他,使得血液泛出表皮,在他身体上留下漂亮的小瘀痕,提醒他Tom决不会放走他。有片刻他想着,即使只有一秒,自己要怎样在没有Tom那能留下瘀伤的碰触下生存。他爱Tom控制他的方式,这使他忘记他应该去考虑的事情。

“我可爱的小天使有时候喜欢被弄伤,不是吗?”Tom问。

Harry的怒火沸腾起来,他要报复。

“你仍然是那个小小的孤儿男孩,渴望着有人碰触你,有人关心你,有人来爱你,”Harry窒息着说,Tom的手用力击上他的下颌。

“不是这样吗Tom?没人会爱你,所以你不得不强行占有我!你永远不值得我的爱!”

Tom毫不留情的干着他,羞辱他一遍又一遍。他试着去想那些美好的时间……他几乎就要毕业了。他看见他的朋友们微笑的脸,他想象着Snape将会在毕业演讲上说什么。这些都毫无帮助,Tom殴打他直到Tom成为他唯一注意的对象。那条紧紧环绕着他腿的红色的蛇似乎厌倦了这个游戏,它邪恶的将牙齿没入了Harry的大腿。



FIN
Tags:
翻译 » D.A.S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