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 Boy 20

[不指定 2008/10/01 23:14 | by 月下珠 ]
| |

Chapter 20:  会话游戏



  

Harry躺在厚厚的草坪上。他浑身赤裸,但这已经不再让他惊讶——在连着做了几周同样的梦之后。他喜欢被阳光温暖的草坪抚慰他赤裸的肌肤的感觉。树木、小鸟和摇摆的茉莉花藤环绕着他。他微笑。如果不是因为内里嘈杂着的渴望,他可以永远满足的躺在这里。但他正等着某个人加入他,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柔软存在。

周围的树篱伸展分开,Harry等待着的人逐渐浮现,静静的环绕着他。Harry的的胃部搅动,肌肉紧绷,随着那个人的接近,一股不可名状的渴望变得越来越明显。他热切希望着能从这渴望、这疼痛中解放出来。

那个人慢慢走近。Harry颤抖,用嘴唇的蠕动、双颊的晕红以及张开的双腿乞求着。一只手指纤长的手掠过他赤裸的胸膛,向下滑去,捧住他的双球。手指在他的阴茎上收拢环绕起来。

“没错,”Harry低语,稍稍放松,同时催促那只手再多动动,再多碰碰他,再多做些什么。

那只手回应了。它上上下下的拉动着Harry的阴茎。Harry努力想要向那手中挺动来使得自己感觉更好,但他的四肢因为睡意和梦而无比沉重。

那个人他身侧躺下蜷近,同时手上仍然进行着慵懒的动作。一缕柔软的金发搔动他的胸口,使他的乳头坚硬起来。他听见自己的呻吟和抽气。那个存在喜欢他这样,它愉快的声音透过肌肉无声的颤动传达过来。

他不知道那是谁。他知道那不是Pammy。她没有金色的头发,并且她的味道像是栀子花,而不是Harry梦中这种混合着青草阳光和泥土气息的味道。也许是Cho Chang?不——她闻起来是甜瓜味的。那么,也许是Cecilia?

在Harry能想到更多之前,柔软、干燥的嘴唇开始戏弄他。带来电击般感觉的碰触——完全不像是亲吻Pammy、Cho或者Cecilia的感觉。Harry想要大叫,想要知道谁正在亲吻他,但却不敢。他不想醒来,不是现在。

“Harry,”那人低语着,戏弄着他。Harry不能分辨出这个声音。太小、太轻了。“Harry,”它再次说道,同时手上的动作更快更用力起来。“Harry,”它呻吟,紧接着一道明亮的光线闪过,剧烈的愉悦感伴以兴奋的波浪冲刷过Harry全身。

当最后一波快感褪去,Harry粘腻喘息着醒来。正是午夜。他在寝室中。他能听见Ron的打鼾和Blaise的翻动声。Harry呻吟。这是这周第三次的春梦了——他过去几周中不断增加的春梦记录又将添上三笔。

“操,”他低咒,努力在不蹭上床单和毯子的情况下清理自己。“该死的,该死的操,”他羞愧于自己像思春期少年般发春梦的举动。他有年余没做过这种梦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做。又不是说他没有和女孩们约会并愚蠢的和她们热吻过。

在第一次别墅派对后,Harry终于有了足够的勇气去约会其他女孩。他先遇见了Cho Chang(后者现在在Collenton拜访朋友)。他们很合得来,并在别墅的玫瑰花园中热情约会过一晚,直到她含着眼泪呜咽着一个叫做Cedric的男孩的名字跑开。

接着他遇见了Cecilia,Hermione的一个朋友。迄今为止,他最喜欢Cecilia。她不会咯咯傻笑,也不会带着奇怪的味道。最棒的是,她不会在被他亲吻时哭起来。令人愉快的激情,他们在万圣前夕的别墅派对时热切的彼此摸索过。那应该是很棒的,Harry觉得。但是……少了些什么。

冰冷粘腻的感觉将他从沉思中唤醒。他还得擦去梦中遗留的痕迹。他脱去衬衣,努力抬起臀部以方便拽下睡裤,好用衬衣清理自己。抬起屁股真不是个好主意。他痛苦的抽了口气,沉重的倒回床上。Draco说他会在最初几次骑术课后浑身酸疼可不是开玩笑的。当然,他能承受这些。毕竟,他曾经过过比这糟得多的生活。不,他的骑术课程中几乎让他难以忍受的部分只有在他骑马时持续不断的勃起。上下的颠簸摩擦,马匹小跑时肌肉平滑的蠕动——这些几乎已经足够让他发狂了。他希望——不,操,他乞求——自己能快点习惯这一切,好不用再摇晃着爬下马并蹒跚冲进更衣室假装呕吐,以此来避免被Draco注意到自己有多硬。

Harry几乎又昏睡了过去,直到散布在他小腹的冰冷粘液提醒他还有事情没做。然而,在他处理这一切之前,他的床帘被拉开了,一个熟悉的金发脑袋探了进来。

“你还好吗?”Draco问道,并没在意Harry惊吓的抽气。

“是-是的,”Harry结结巴巴的说,微微移动,将自己的毯子拉高了点,模模糊糊的体会到了Ron曾经有过的感觉。

Draco皱眉。“听起来可不像,”他低语。“我听见你了。呻吟并一遍遍的抽气。你是不是还因为骑术课而酸疼着?”

Harry很困窘。Draco听见了他的春梦——他令人厌恶的、青春期的、棒极了的春梦。“呃,是的,”Harry终于说道,双眼因为忧惧而睁得又大又圆。

Draco从喉咙底部发出一个声音,回到自己的床上。

Harry放松下来。认为Draco是回去睡觉了,他拽下睡裤的前端,将自己擦净,然后把衬衣扔到一边。深吸一口气,手指扫过汗湿的头发,他准备再次沉睡。

“翻过身,”Draco手里拿着管不知道什么东西爬回Harry的床上,耳语道。

Harry吓了一大跳,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嘘!你会弄醒其他人的。现在,翻过身。”

“什么?操,你怎么了?为什么你在我的床上?”Harry愤怒的压低声音质询。

“我烦透了听你的呻吟和叹息。后背下方和大腿上部,对吗?这是刚开始骑马时最难受的部位。看起来热水澡没起到什么作用。是时候用点更有效的调节方式了。现在。别让我再说了,翻过身。”

Harry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古怪的要求,并且也几乎说出来了,但他能跟谁讨论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古怪的行为?Draco似乎完全没在意,那么为什么Harry要想东想西?他叹了口气,翻过身,仍然十分紧张。在他摆好姿势之前,Draco跨坐到他的腿部,然后散发着肉桂油味道的冰冷滑腻双手开始按压Harry的脊椎下部。这疼得要命,他努力想要挣扎开。

“停下,”Draco嘶声,更用力的揉捏着。

“疼死了,你这混蛋,”Harry反斥,仍然在试图挣脱——不仅仅是Draco双手带来的疼痛,还有这荒谬可笑的场面。

“当然会疼。你的肌肉都打结了。但这是必须的。妈妈明天会过来,我想让她看看你现在能骑多远。Severus叔叔有一匹可爱的栗色母马,我想你会喜欢骑它的。”

“我只上了三节正式的骑术课,你知道的。”

“没错,那么这是谁的错?我不敢相信你告诉Hagrid你要先学会所有照顾马匹的知识。那是他在这里的工作,Harry。他得到该死的很多报酬来保证我们不用操心刷洗饲喂和清理马厩的工作。”

“我想知道,”Harry咕哝。“Hagrid先生对我非常好——让我在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拜访。而且这看起来是了解Eloise的一个很棒的方式。”

Draco嗤之以鼻。“没错。并且这完全不关刚好在它旁边的Buckbeak什么事。”

Harry拧过身(在这么做的时候他畏缩了一下)。“那么我喜欢Buckbeak又怎么样?Hagrid先生说也许我总有一天能骑上它的。”

“躺回去,”Draco训道。“你在浪费我的努力。”

Harry不满的咕哝,但听话的躺了回去。

“你还没准备好骑它,Harry。我是认真的。我的意思是,如果小Eloise都能吓到你,那Buckbeak将会直接把你甩下来。”

“我得告诉你多少次?我不是被吓到了!它是打算把我扔到池塘里,”Harry愤怒的嘶声。

Draco吃吃笑起来。“它是打算低头喝点水。”

“好吧,我的感觉完全不是这样的。”

“当然不是。”

沉默降临在他们之间,Draco集中精力对付着一块特别顽固的肌肉,而他越是俯身用力Harry越是畏缩挣扎。

“那么,你现在和Cecilia,”Draco开口。“你们似乎相处得很好。”

Harry点头。“我猜是的。她邀我冬季假期去滑雪。”

Draco的双手停顿了片刻。“准备去了?”他问道,声音和手上的动作都变得有些粗暴。

“嘿,留点神,”Harry一边说一边因为疼痛而扭动。“还有,不,不我不这么想。首先我完全不会滑雪,而且……我不知道。我猜她很好,但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我的意思是那些亲吻很棒,但却并不像它应该的那种感觉。”就像我梦中的那些,Harry在心里补充。

“别又是那些废话了。我得告诉你多少次,Harry?亲吻是没有任何魔法的。”

“那为什么人们总是要亲吻?为什么Ron会在他和Hermione亲吻后像喝醉酒一样蹒跚?”

“Ron?你用Ron来举例?”

“闭嘴。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无论如何。”

“另外,你和Patricia怎么样了?她看起来十分迷恋你。并且,呃,你似乎也很喜欢她,”Harry说着,同时感到某种无法形容的东西——不管那是什么,都不是令人愉快的。

“她很好,我猜。不过我不会跟她结婚或者怎样。她只是一场娱乐,我对她来说也是一样。没有誓言。没有永恒的爱的宣言。你应该学学。”

Harry翻翻眼睛。沉默重新降临。持续不断的按摩让他变得平静。他放松下来。感觉不再那么疼,肉桂油也变得温暖并缓解疼痛。

在沉入睡梦之前,Harry猛然惊醒并张开双眼。他扫了眼房间,注意到月光在整理好的小提箱上泛着光。所有人都准备好在明天离开去渡秋季假期。“你确定我和你一起渡秋季假期合适吗?”Harry轻声咕哝着问道。他的眼皮又开始垂下。

“别再问了。妈妈才不会管你想不想去。顺便说,我会尽可能挡住她的唠叨的。她一直在抱怨你的信不够详细。”

“那不是真的。我告诉她所有有关我课业的事,我交的朋友们和Neville,我成为了Snape教授的助手,还有我种在学校后面的小花园,和Hagrid先生——所有的事。我还能给些什么信息?”

“女孩子们和社交日程。这是你信里没有的,你这笨蛋。现在停止扭动。我不想再对你说一次了。”

“这很古怪,”Harry嘀咕着让自己放松,再次想起现在正是午夜,而他最好的朋友正跨坐在他身上同时揉搓着他的大腿和后背。

Draco没管这评论。他可没觉得这有什么古怪。Harry需要一点按摩。Draco是他最好的朋友。这是最好的朋友会做的事情。他从未和Ron或Blaise如此亲密的事实完全没被算在内。Harry是特别的。

“另外,”Draco像他们之前关于Severus Snape的话题并未被打断过一样自然的接续下去,“你还没见过Severus叔叔的房子。它很棒,虽然有点古旧和乏味。那是真正会有财宝埋藏的土地。想想看吧。”

“我很期待——哇哦!上帝这真疼,Draco,”Harry抱怨。

“抱歉。这里比我料想的还要紧张。明天你会为此感谢我的。另外,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有些基本的骑术能力,Severus叔叔是不会让你在假期骑马的,而你没可能在明天这么僵硬的去骑马。”

Harry努力克制住不断冒起的歇斯底里的笑意,但还是有些小声的咯咯声泄了出来。‘僵硬’的骑马对Harry来说意味着和Draco不同的某些东西。那是一个如此让人羞愧的场景,以至于Harry甚至发现它的好笑。

“什么事这么有趣?”

“没什么。”Harry说。“你,呃,弄得我痒痒了。”

“哦。抱歉,”Draco说,手上的揉捏比之前更用力了点。

“没什么,”Harry咕哝,完全放松下来。

Harry无法抵挡再次涌上的睡意。他发现自己的意识开始飘远,就像平时他快睡着时那样。规律的按摩安抚着他,将他带到沉睡的边缘。Harry睡着,再次陷入梦中。他又回到了那片柔软的草地上。他能闻到茉莉的香味。熟悉的觉醒感搔动戏弄着他。梦的迷雾像薄纱般包裹着他。温暖、手指纤长的双手伸出。Harry向前走了一步,接着让人惊惧的坠落感突然袭来,将他从梦中惊醒。

他猛然一惊的醒来,抽着气想起来自己在哪里,发生了什么。操。这已经超出控制了。他该死的到底怎么了?他怎么能在Draco正——正给他按摩的时候想到那些东西?

“疼吗?”Draco问道,因为Harry的抽气而皱眉。

Harry惊慌起来。“呃,不。抱歉。呃,痒……只是,呃,痒痒。”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Draco问道,更用力的按压。

“我想这已经足够了,”Harry说着翻过身,让Draco也翻了下去。“我感觉好很多了。多谢。”

“我还没弄完。”

“好吧,我说你完成了。这很怪,Draco。我不是……我的意思是……看,我很好,好吗?感觉好多了。”

“别这么拘谨,Harry。这只是小小的揉搓一下。如果能让你感觉好点的话,我猜你可以付我钱,”Draco开玩笑。

Harry从喉咙后部发出一声压抑的声音。他的脸因为困窘而燃烧起来。因为Draco无意识的影射,这个晚上变得越来越糟。“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已经觉得好了。”

“你确定?你看起来还是紧张得要命。”

“没-没错。没错,我确定。感觉很棒。多谢。”Harry结结巴巴的说,害怕Draco也许会发现他的半硬状态。他完全不想Draco有错误的想法。

“我可不那么确信,”Draco开口,但被Harry打断。

“可以了。我很好。”Harry嘶声。

Draco后退爬下床。“坏脾气的混蛋,”他低声嘀咕着走回自己的床上。“晚安,”他一边拉好毯子一边说。

“晚安,”Harry说道,祈祷自己不要再做任何梦了。

Harry和Draco都没有注意到,Ron醒着看到了所有的一切。Ron叹口气。他拖延得够久了。明天傍晚他才会离开。是时候和Draco进行一次延迟的长谈了。

***

Draco醒来。寝室中不同寻常的安静。他坐起身打量四周。Blaise已经走了。他的床收拾得整整齐齐,放在床脚的行李也消失了。Ron和Harry的床也已经折好,但他们的行李还在。Harry,他知道,是去参加他的植物学研究。Draco打了个呵欠爬下床,在去浴室的途中遇见了Ron。

“早安,”Draco咕哝。

“早安,”Ron回应。他用手抓住Draco的肩膀,阻止他向前走去。“你有时间吗?我的意思是,洗完澡后。”

“呃,当然。一切都还好吗?”

Ron点点头,虽然他的表情背叛了他。“只是需要和你谈谈。”

“那么,给我几分钟。”

Ron再次点点头,漫步走向自己床边。

Draco看着他过去,想着该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

精神饱满的洗好澡穿上衣服,Draco在Ron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Ron坐在床上,用锐利洞察的视线打量Draco。

Draco伸长腿架到床沿上。“到底什么事,Weaselbee(注1)?”他讽刺着双手交叠在脑后,希望能打破这奇怪的紧张感。

“我想我们已经达成协议你不会再这么叫我。那时候我11岁,而那个黄蜂该死的大的可怕,”Ron抱怨,双颊困窘的晕红。

Draco耸肩,唇边挂起戏谑的微笑。“那是只大黄蜂,Ron,而你那时候正穿着那件可怕的黄黑相间的外套。这名字很适合。”

“好吧,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小心点。我可知道你很多故事,可以叫你很多外号,白鼬脸。要说哪个呢,Harry听过白鼬杀手的外号吗?你知道。那个小小的白色家伙,才三周大,我想,为了得到你用来逗弄它的饼干而爬上你的裤腿?真是令人讨厌的绒毛畜生啊,”Ron窃笑着说。

“你赢了。你到底要干嘛?”Draco语气生硬的问。

“今天早上脾气不好啊,我看。睡得不够?”

“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昨天晚上我睡得并不怎么好。”

“我猜就是,”Ron低声嘀咕,又拖延了一会时间,希望能找到打开‘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可能是同性恋?’的话题的方式。

“Ron,严肃的说,你到底想要跟我谈什么?我妈妈很快就会到这里了,我还得去马厩帮Harry骑上Eloise。那傻瓜还不能正确的给马上鞍——他怕他会伤到它。”

“实际上,这正是我想要和你谈的,”Ron说道,猛然严肃的倾身向前,使得Draco放下了脚,正坐在椅子上。

“你要谈Eloise?”Draco问道,迷惑于Ron奇怪的行为。

Ron翻了翻白眼。“不,你这蠢货。Harry。我要和你谈谈Harry。”

Draco的背部僵硬起来。“Harry怎么了?”

“不是坏事,”Ron一边说一边内心呻吟起来。这可不是最好的开始话题的方式。他本来打算用更迂回的方式进行的。“呃,期待这个假期吗?Harry是不是和你一起去?”

“是的没错。重点是什么?”Draco双臂交叉在胸前,问道。

Ron点点头,咬住嘴唇,无视Draco的问题。“我会回家。Charlie也会回去。我有很久没见过他了。你见过我哥哥Charlie吗?”

Draco的眉毛高高挑起,试图摸索出Ron到底什么意思。“没错,Ron。我见过Charlie。这和Harry有什么关系?”

Ron继续。“你知道Charlie,呃,我有没有跟你谈过Charlie?David也会一起回家。呃,你知道,Charlie和David的事情吗?”

Draco抿紧嘴唇怒视Ron。

“我的意思是,好吧,我是说Charlie和David是一对。你知道吗?”

Draco叹气。“没错,Ron,我知道Charlie和David是一对。我知道Charlie是同性恋。到底怎么了?”

“你知道他们是在学校里认识的对吗?这个学校。”

“没错。”

“好吧,之前他们是朋友。你知道,呃,特殊的朋友。”

“没错。”

“你对这有什么想法吗?发现一个像这样的特殊的朋友。在学校里。”

“我真的没怎么想过,Ron,”Draco一边说一边站起,厌倦了这场古怪的谈话。“我现在要走了。”

“等等!我还没说完。”

Draco转过身,不耐的拍打着脚。

“你认识Harry多久了?”Ron脱口而出,挣扎着想找一个合适的过渡。

Draco因为话题的突然转变而眩晕。“到底是——,哦算了。从我八岁起就认识了。怎么了?你到底他妈的有什么问题?”

“只是……求你了,Draco。只是……这很重要,好吗?”

Draco翻翻双眼,低声咕哝了句什么。“好吧,”他说,再次回身坐下。

“那之后你们一直是朋友,对吗?”

Draco瞟向一边,在座位上挪了挪。“或多或少吧,”他避免正面作答。

“最好的朋友?”Ron紧逼。

“没错,你可以这么说。”

“Harry是个很棒的家伙,对吗?我的意思是,你——你似乎很关心他。非常的。”

“我是。听着,我没时间再玩提问回答了,Ron。到底是什么事?”

Ron仅仅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这没什么,你知道,有个——有个特殊的朋友,Draco。我的意思是,你知道的,对吗?”他问道,双眼仍然紧闭着。

当Ron张开双眼时,他看到Draco的头侧向一边,带着毫不掩饰的好奇注视Ron。

“你到底在说什么,Ron?”

“我—我—看,我只是说,你有没有想过……好吧,也许你从没想过……还有Harry……我的意思是……他……我—我—”

像闪电一样快的,Draco猛冲向前胁迫的贴近Ron。

“你想要个特殊的朋友吗,Ron?”

“什么?”Ron嘶哑的问,同时大脑停顿了片刻,思考着Draco问话的方向到底是什么。

“是Harry吗?”Draco无情的逼问。

“Draco,你完全弄错——”

“是Harry吗,是不是?这才是他抓住你手淫时你会发火的真正原因?”

“不,我—我不是在说—”

“这才是你和Granger还没做过的原因?她是你的烟雾弹,对吗?”

“噢,操他妈的!”Ron大叫,“不是我,你这该死的杂种。我不是在说我自己。你!我是在说你!你想要个特殊的朋友。你想要Harry。”

Draco倒回到椅子上,双眼瞪大。“这—你—现在,看着—你怎么能—这太过了—我不是同性恋!”他气急败坏的说。

“你确定?”Ron用接近耳语的声音说道。“我不在乎。Blaise也一样不在乎,”他补充。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为什么你会认为我是gay?”Draco询问。

Ron叹了口气。“你和Harry。那只是……看,Draco,我和五个哥哥一起长大。有时候,根据爹地的工作情况,我们会住在很窄的公寓里。因此我们是很亲近的家人。但我得告诉你,伙计,我和我的哥哥们从未像你和Harry一样亲密过。”

“你到底在说什么?”

“昨天晚上。我看到你们了。”

“你到底看到什么了?”

“你给Harry按摩。在他的床上。在午夜。当然,是在他梦遗之后。”

“到底怎么——等等,等等。梦遗?你发疯了吗?你弄错了。我给Harry上了骑术课。他是在痛苦中。无论如何,你干嘛要偷听?只是某些反常的怪癖吗?”

Ron忍住一声窃笑。“没错,他是在痛苦中,好吧。并且就像Harry在学期开始时十分和善的指出过的,这是个很小的房间,而天鹅绒床帘并不能挡住很多太多声音。”

Draco张嘴再次打算争辩。

“五个哥哥,Malfoy。五个年长、荷尔蒙冲动的哥哥。我知道我听见的是什么。”

“荒谬,”Draco嗤笑。“你只是不明白。你听错了。并且无论如何,这又有什么关系?他是又怎么样?这和我突然变成同性恋有什么关系吗?”

“这不是突然的!你对他非常有占有欲。你总是在碰触他,顺便一提,你是他唯一容许如此接近的人。当他注意其他人时,你总是脾气暴躁。再加上第一次别墅派对的时候你几乎想把Pammy Smythwick的头咬下来的表现。哦,并且当然,还有Jordan的事情。”

“操他妈的基督,Weasley!别又是那些狗屎话了!”

Ron伸手探向床头柜,在抽屉中翻找出一张照片。他将这张照片拍到Draco手中。Draco看了一眼,抢在他之前开口。

“那么,这算什么证据?仅仅是我的手臂搭在Harry肩膀上可不能证明我是同性恋!”

Ron的双眼眯起。“这不是Harry。”

“这当然是。看到吗?很明显是一次别墅派对。Harry穿着——”Draco将照片贴近脸前。“好吧,我不知道他穿的是什么可怕的东西——该死的他怎么会穿着我从没见过的衣服走出门去的。”

“那不是Harry,”Ron提高了点声音说道。

“用你的白痴眼睛仔细看看。那就是!”

Ron从Draco手中抢过照片。“这是去年照的,Draco去年!那时候Harry还不在这里。这是Jordan,你这蠢货!看看角落里的日期。”

Draco的脸上拧出一个讥笑的表情,同时创造性的尖刻词汇在他舌尖汇集起来,然后他看到了。那个日期。这张照片是去年照的。在照片中的不是Harry。操。在照片中的不是Harry。在照片中Draco用手臂环着的不是Harry。

“我不是同性恋,”Draco咕哝着用手指抓住照片的边缘,视线搜索着任何伪造的痕迹。

Ron叹气。“Draco——”

“我不是同性恋!听着,你只是不能理解。你不能理解我和Harry之间的友谊。你只是在嫉妒。”

“那么向我解释。他妈的你们两个将他的过去隐藏得太好了。到底是什么,难道他是少年犯吗?”

“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也许是吧。但我知道这些:你可以给他穿所有你喜欢的高档衣服,教他所有不成文的‘规矩’,但他并不是出自一个有钱或者有地位的家庭。他有过某些痛苦的过去,我确信。我不能确定的只有你在这所有一切中到底扮演的是怎样的角色。”

Draco转开眼,因为Ron的洞察力而感到不安。“这跟你没关系,”他咕哝。

Ron叹了口气,用手揉揉后颈。“听着,我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对他有任何轻视,并且我怀疑还有其他人注意到,但你们之间有些东西很古怪。如果你说你不是同性恋,那很好。但肯定还有些什么。”

Draco咬住脸颊内侧,拉扯着椅子坐垫磨损的边缘。“他……他住在我家隔壁。他是个孤儿。他的父母在他小时候去世了。他的家人……他们……他们对他不好。”

“就是说他被虐待,”Ron猜测。

Draco站起。“我没这么说。”

Ron给了Draco一个让他移开视线再度坐回到椅子中的注视。“是的,他是,”Draco说。

“那么发生了什么?你做了什么?你妈妈知道吗?”

Draco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压抑的声音,摇摇头。“当我们11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故——正好在我来这里之前。一个男人,我父亲的一位合伙人,”Draco满含愤怒和恶意的吐出,“试图诱拐我——我们俩,也许。至少,我认为他会这么做的——妈妈总是这么说的。无论如何,他……我父亲过去……他不是个好人,我猜。Harry被卷进来了,你知道吗?”

“总之,妈妈把我送到了这里,以保证我的安全。从那时起我很久没有见过Harry了。当我再次遇见Harry时,Severus叔叔注意到——他注意到Harry身上有什么不对,注意到他们对Harry不好。没有人帮助Harry。所以我们决定帮助他。”

“所以你带他来这里了,”Ron说。

Draco耸肩。“他需要照顾,并且他了解我——比我认识的任何人都了解我。他需要知道自己在被关心,需要知道有人能理解他。我能。”

Ron点点头。他现在比之前更确信自己是正确的。但Draco——和Hary——需要自己发现这些。他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我明白了。好吧,我猜我得走了。”他站起身提起行李。

Draco挡住他。“你不能告诉任何人我告诉你的一切。”

Ron点头。“当然。我明白的。”

“并且,Ron?我不是同性恋。真的。”Draco说。他搜寻着Ron的双眼,希望他能相信他。

Ron能在Draco的双眼中看到那么多的恐惧、那么多的不确信。也许Draco是对的,但是……好吧,这不是Ron该指出的。他点头。“你是不是都没什么要紧的,伙计,”他说,同时拍拍Draco的肩膀,转身离开。“再见,”他大叫,想着他们将会走向什么样的未来。

***

Ron是个该死的蠢货,Draco一边想一边冲过走廊,向外走去。

他不是同性恋,他一遍又一遍的向自己保证,同时努力将那张照片推出脑海。“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像,”他低声嘀咕着踢开一块他认为挡了他的路的小石子。

Draco不喜欢男孩。他不喜欢。并且他特别不喜欢Harry——不是那种喜欢。她们很亲近,像兄弟一样。这就是全部。Ron,就像他常常做的那样,弄错了。Draco会证明一切的。

他一路走向马厩和跑马场。在他接近的时候,Hagrid正帮Harry给Eloise上鞍。他的妈妈也在,忙前忙后嘘寒问暖,弄得Harry看起来快发疯了。Draco应该会大笑,如果他的胃部没有在Harry转身挥手的时候感到沉甸甸的话。

“妈妈,”Draco说着站到她身边,视线紧锁Harry。“脚跟放平,脚尖套进去!”Draco猛然呵斥道,吓了所有人一跳。“我到底得告诉你多少次?”

Harry翻了翻眼睛,低声嘀咕句在Draco看来像是‘操’之类的话。不过,他还是放下脚跟,稍稍动了下脚尖。

“Draco,你怎么了?”Narcissa不赞同的问。

“他需要学习,妈妈,”Draco一边说一边继续注视着Harry,审视着所有细节,评估所有特征,并在内心列明着Harry和Jordan之间的不同点。他的大脑中分析出了比不同点要多得多的相同点。Draco不稳的吸了口气,继续凝视着,确信自己是正确的。

“他需要骑装,”Narcissa一边看Harry骑马一边漫不经心的说。“这些牛仔裤并不适合。穿上合适的骑装的话他会看起来更加英姿飒爽,你觉得呢?”

这是Draco最不想去考虑的。他无视自己的母亲,转而向Harry大吼要他拉紧自己手里的缰绳。

“他的骑乘姿势(注2)不错,”Narcissa在Harry驱动Eloise慢跑的时候评论道。

“你在说什么?”Draco惊骇的抽气。

“他的姿势。在马上的姿势。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我以为你在说别的什么。”Draco转回身继续他专注的审视。但没多久他就只是单纯在注视Harry骑马了。尽管还有所迟疑,但Harry属于马背——他随着Eloise一起移动的动作是让人赞叹的。他会是个天然的骑师,Draco打赌。他的双腿纤长结实,他的身材苗条不会给马匹太大负担,并且移动得如此自然优雅。看着Harry随着Eloise的移动自然的起伏,Draco嘴角挂起一抹赞赏的笑意。

当发现自己的视线开始下移——并且仍然赞赏着自己看到的一切——Draco惊慌失措的移开了视线。他不喜欢男孩。他不是同性恋。Harry跟Jordan完全不像。Draco只是需要更留神点。没错,就像这里,Harry的腿比Jordan的长。他的皮肤更苍白。奶油色的。看起来很柔软。操。

“这匹马比Severus的马小多了。我担心Harry没法应付它们,”Narcissa咕哝。

“他骑Moraea是没问题的,我会和他一起的,”Draco说,没有将视线从Harry的身上移开。

“今天你看起来似乎非常暴躁。也很苛刻。并且你还用这么糟的脸色注视Harry——顺便一提,非常粗俗的表情,我的小龙——难怪这可怜的男孩会犹犹豫豫的。我也想知道你会不会因为脚跟和脚尖的位置向我大吼。”

“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Draco反唇相讥,同时继续注视着。“他太瘦了。我们需要把他养胖点,”他宣布。“我们能不能同样让他再长高点?有没有什么维生素或者这之类的东西能刺激他长高?还有他的头发——太长了。需要好好剪下。我们能不能试试弄直它?他看起来该死的像个女孩。”

“Draco!注意用词。你和Harry吵架了吗?这些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你必须要介入所有的事情中吗?这和你没关系。”Draco咆哮。Harry现在面向他们了——他的双颊因为寒冷和愉快而晕红,唇边卷起一个柔软的微笑。他现在看起来非常像Jordan和他做完……做完——Draco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窒息的声音,转开脸。“我去收拾行李,”他一边说一边跑开,完全不顾妈妈的叫声。

***

“如果你不想我和你一起去,那么这是告诉我的最不戏剧化的方式,”Harry一边大步走进寝室并甩上门,一边怒吼道。“在马厩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他妈的怎么了?”

Draco紧绷。他保持着背对Harry的姿势。“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别装傻了。我不得不安慰你妈妈将近半个小时。她认为我们在吵架。这是你告诉她的吗?”

“当然不是,”Draco嘀咕,甚至在他自己听来这都不太有说服力。“你知道我妈妈的,她只是想太多了。”

“那你像盯着块烤焦的肉一样盯着我的事呢,只是我的想象?她的想象?操,还是说是Eloise的想象?你是想这么说吗?”

“别这么招人烦,”Draco一边说一边扣上小提箱。

Harry喷气。“很好,”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同时冲到自己的床前,打开行李,开始将东西扔出来,完全不在乎它们被扔到什么地方。

“你在干什么?”Draco问道,因为鞋子落到地板上的声音而转过身。

“看起来像什么?我在打开行李。我非常清楚自己什么时候是不被需要的,”Harry嗤笑着说,转身面对Draco。

Draco的呼吸停顿了片刻。Harry站在那里,气喘吁吁的,双眼闪耀,双颊因为愤怒和受伤而晕红,头发杂乱,并且衬衫上的大部分扣子是解开的。Draco被一阵无法抵挡的想要知道Harry的颈侧尝起来是什么味道的欲望所侵袭,他几乎要大叫起来。

Draco紧闭上双眼,膝盖发软。“该死的地狱,”他诅咒,接着稳住自己。

“Draco,你还好吗?怎么了?”

Harry声音听起来慌乱不安。并且太接近了。Draco张开双眼,惊吓的蹒跚退后——所有他能看到的只有Harry巨大、碧绿的双眼。所有他能感受到的只有Harry的手抓住他前臂时带来的电击般的烧灼感。

“Draco?你还好吗?你生病了吗?到底怎么了?”

Draco从Harry身前退开,将头转向一边。他吞了吞口水。“我头痛得可怕。疼了一整天了。呃,醒来就是这样。抱歉,”他嘀咕着,想着这个理由其实与事实所差不远。

“别傻了,”Harry一边说一边在房间中四处走动,搜索他扔乱的行李。“我有些扑尔敏药片不知道放哪里了。”

“我刚喝过了,”Draco撒谎,意识到他必须修补这个谎言,刻不容缓。“我会好的。抱歉在跑马场朝你吼叫。你——你看起来很棒。在马上,我是说。”

Harry叹了口气,坐在地板上。“我可以留下的,你知道。我有很多可以忙的事。我的意思是,如果你需要时间和自己家人一起渡过的话。”

而这是Draco无法忍受的。不管那席卷他的古怪又让人惊恐的感觉,Draco绝不会让Harry有一刻认为自己不是他们家庭的一份子。“别傻了,Harry。不是我的家人——是我们的家人。”

Harry低头脸红。“别这么说。”

“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非常感谢。让我们再把你的行李收拾好吧。”

“我——我想我应该留下。”

“不,”Draco咆哮。“你要去。讨论结束。”

Harry咬住嘴唇,点点头。

Draco转开视线,吞了口口水。他没有任何不对,他对自己说。Ron只是又弄错所有的事情了。引起了不必要的疑惑。Draco会理清一切的。没有理由可以毁掉任何人的假期。完全没有理由。


TBC


注1:其实我觉得这个应该都能看出来,小D对ron名字的侮辱叫法。非要翻译过来的话,臭鼬蜂?黄鼠狼蜂?
注2:seat,这边Narcissa是指小哈的骑乘姿势,但这个词在俚语里还有‘屁股’的意思,很显然D同学想歪了……

Tags:
翻译 » Draco's Boy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2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