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 Boy 19

[不指定 2008/10/01 23:13 | by 月下珠 ]
| |

第十九章:无法理解




Harry第五次试图弄平自己的头发。当然,这又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他瞟了眼在房间的另一端擦自己鞋子的Draco。后者完全无视他。Harry叹了口气,抚平自己的牛仔裤,弹开黑色开士米羊绒套头衫上看不见的线头。这条牛仔裤感觉太紧了,套头衫也是一样,但Blaise向他确保全部都十分合适。然而,Blaise也告诉他不要再试图弄平头发,反而应该把它们揉得更乱,因为“女孩们会为叛逆的造型疯狂”,这使得Harry更加怀疑他的时尚品味。

“我们能出发了吗?”Blaise慢悠悠踱进房间,问道。

“呃,”Harry开口,重新考虑着自己是否前往。

“别再表现得那么幼稚了,”Draco呵斥。“我们走吧,”Draco对Blaise说,像Harry不存在般从他身边掠过。

Harry在冲出房间时想要推开、或踢打、或是对Draco尖叫。但Blaise正注视着他,就像在问他有没有胆量做这些。如果Harry能简单的忘掉Draco、假装他不存在,那一切会简单些,但Harry发现自己做不到。他没法再一次做到。他关心Draco。他想念他的朋友。

“还在怄气,我看,”Blaise研究着自己的手指甲说道。“不管你做了什么,可是真把他给惹火了。”

“我该死的什么也没做,”Harry一边说一边旋过身,“Draco Malfoy是个被宠坏的混蛋并且会因为所有我关心的东西发火,”Harry大叫,希望Draco能听见他的声音。

Blaise翻了翻双眼。“随便你们。听着,我们5分钟内就要出发。如果到时没下楼,你就会被留下,”他说着从墙边直起身。“不过,你应该来的。最好的报复就是渡过一段愉快的时间,”Blaise在离开前眨眨眼说道。

“没错,”Harry对自己的镜中反影说道。“因为我将要愉快的渡过一个让我感觉局促不安、环绕着我不认识但他们互相彼此认识的人的派对,同时还得整晚想着为什么自己最好的朋友会表现得像个混蛋。”

***

Blaise没走多远就被Draco拖进一个小小的拐角里。“嘿Draco,我可不知道你对我有这种感觉,”他忽闪着睫毛揶揄道。

“别蠢了,”Draco怒斥。“看,我已经和Ron谈过了,现在轮到你了。”

“好吧……你是否要跟我进行‘男孩女孩们可以玩一些特殊的游戏但必须是在带着他们的特制小套套的情况下’的谈话?需要在跟小宝贝Harry谈话之前练习一下对吗?”

“去你的,Zabini,这是严肃的。”

“真的?这可真难说。你过去几周对Harry大哥哥般的照顾有点超出界限了,坦白的说,这有点让人厌烦。而现在你们又彼此不说话。无论如何,你到底在折腾什么?”

Draco发怒。“这和你没关系。”

“当然没有,”Blaise咕哝。“那么到底什么事?你想干嘛?”

Draco拉扯着自己的袖子,这是他极少表现出来的不安姿态。Blaise立刻注意到了。“一切都OK吗?认真的说,Draco,到底怎么了?”

Draco放下手,深呼吸,然后抬起眼。“答应我你今晚会留意Harry。”

“什么?”

“答应我你会留意Harry。别让他喝多了。让Pammy或者其他女孩们离他远点。就是这类的事情。”

Blaise眨眨眼,又眨眨眼。“抱歉,可我刚听见你叫我带Harry去参加一个派对,但同时又要防止他在这个派对上找到任何乐子。喝醉酒和干一场是我们在这种派对上要做的事,Draco。并且Pammy对我们的Harry非常着迷。介意告诉我为什么他是特例吗?或者你只是不想看到Pammy和其他任何人在一起?”Blaise带着会意的微笑问道。

“Harry不会喜欢那些的,”Draco冲口而出。

Blaise的双眼眯起。他可没放过Draco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这个事实。“那Harry到底喜欢什么,Draco?”

“我只是说。看,他过去一直过着非常,呃,封闭的生活。他从未参加过这样的派对,你知道那些母鲨会千方百计的吞掉他。我想——看,我只是请你帮忙留意他,就是这样。我只是不希望任何坏事发生在他身上。

Blaise大笑。“喝些好酒还有亲吻女孩们会是坏事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我也做这些,但这不是Pammy感兴趣的。只是盯着点他,好吗?别让他陷入太多麻烦中。这就是我全部请求的。”

Blaise摇摇头。无数个疑问在他脑海中飞转,但他知道Draco不会回答其中的任何一个。“为什么是我们?为什么不是你自己?”

“我想很明显我和Harry之间现在正有一场争执。”

“没错,Draco,我们注意到了。当这里只有我们4个一起生活时,很难不去注意到其中的两个正在假装对方不存在。”

“关于这点很抱歉,”Draco说,再次开始拉扯着他的袖子。“这有点复杂。”

Blaise喷气。“复杂完全不能用来形容正在发生的一切。无意冒犯,Draco,但如果你烦到不愿意和他说话,那干嘛还要关心他会发生什么事?”

“听着,我们不说话不意味着我希望他发生任何事。无论如何,这些问题是什么意思?你到底要不要照我说的做?”Draco发问。

“呃,我会,”Blaise说,困惑于Draco的反应。

“那么很好,我们说的很清楚了,不是吗?”Draco一边说一边从拐角中走出,将充满的疑问的Blaise留在身后。

“你还好吗?”

Blaise猛然旋过身。Harry就在这里,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看着他,同时不断拉扯着自己的套头衫,就像反复拉扯这布料就能让它变大一两码似的。

“停下,”Blaise无意识的说道。“你会害它起皱的。相信我,那不会好看的,伙计。”

Harry叹了口气,用手拨了拨头发,使得它向四处乱翘起来。“我不认识任何人。”

“说谎。你认识我、Ron和Draco。”

Harry翻了翻白眼。“你知道我的意思。这不是——我从未——看,这是个坏主意。我正准备回去。我打算做点功课什么的。”

Blaise打量着Harry,重新回想Draco刚说过的。下定决心,他走向Harry,在后者能退开之前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肩膀。“听仔细。这将会是你学过的最难的课程。我们将会去参加一个派对。派对很有趣。你必须找点乐子。如果你没找到乐子,那我将有责任确保你找到乐子。派对里会有酒、跳舞以及醉醺醺的姑娘们。你知道醉醺醺的姑娘们最棒的一点是什么吗?”

Harry摇摇头。

“她们喜欢接吻。”

“噢,”Harry轻声说着,拉拉自己的套头衫。

Blaise翻翻眼睛。“放松,Potter。她们不会吸取你的灵魂或者其他什么的。”

Harry咬住嘴唇,点点头。“好吧。那么。派对。乐子。酒——呃,我真的不喝酒。好吧,实际上,从来没。我的意思是,我没喝过。还没,我是说。”

Blaise吃吃笑。“啊哈,多么甜蜜可爱的小羔羊。别担心,Harry,今晚我们就会解决这个问题。你找到乐子的。我发誓。OK?”

Harry释出一大口气。“好吧,OK。”

Blaise捏了捏他的肩膀然后走开。“这正是我想听的。现在,来吧,我们该走了——我哥哥Kevin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我相信你准备好了。别担心,Potter。我们会照顾你的。”

Harry再次点点头,想着自己正在陷入什么样的情况中。

***

当Harry懒洋洋的挂在沙发上,用歪斜的笑容向每一个经过的人致意时,他还在想着这个问题,但发现自己此刻并不太在意这个了。他感觉自己就像飘在一个温水游泳池里,小小的波浪柔和的拍打着他的意识。他的手指戳着沙发的条绒布面,惊叹于那使他手臂感到刺麻的触感。他感到轻松,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很有趣。

当一个小时或更久之前Blaise强行把他从角落里拉出来并将一个冰冷的瓶子塞进他手中时,他觉得很烦恼。现在看来那烦恼真是无聊。

“这会有帮助的,”Blaise那时说。

“哪方面的?”Harry回问。

“你太紧张了。紧张的时候是找不到乐子的。并且我不得不说,你正在小小的破坏气氛,缩在阴影里、皱眉、怒视所有人……这对你我都没帮助。所以喝点吧,Potter。我保证过你会有一晚上的乐子,实际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上这液体的勇气。”

Harry喝完了那瓶。接着又喝了一瓶。在那之后,其他的客人们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可怕或造成威胁了。他呆在他的角落里和他们聊天。当Pammy向他的方向挥手时,他甚至对某些Collenton的女孩们微笑了。

现在,他手脚伸展的靠在沙发上,观察着其他所有人在做的疯狂的事,因为条绒布而咯咯笑个不停。很久以来的第一次,Harry感到了舒适。

然后此时他看到Draco站在房间远处的另一个角落里,臂弯中环着某个纤巧的黑发女孩。一阵急剧的疼痛在Harry体内蔓延,将他的快乐驱散。他成功的无视了Draco这么久——他希望Draco会来找他并和他谈谈——但看起来Draco唯一感兴趣的事是和某些愚蠢的女孩聊天。Harry没办法移开视线。他看着Draco俯身亲吻她。Harry的嘴巴变得干涩,转开了眼。Draco,看起来,完全不在意周围的环境。

“嘿呀,Harry!”Ron在他和Blaise一起接近时叫道。他们俩都醉醺醺的乐着。

“嘿,Ron,Blaise,”Harry说,感觉房间在他站起时似乎有点在转动。

“好玩吗?”Blaise问道。

“当然,”他挂着懒洋洋的笑容说。“非常棒。”

“很好。这个,”Ron一边说一边递给Harry一杯琥珀色的液体,途中差点泼了他一身。“Blaise说这……这个……等等……你说了什么了?”

Blaise大笑着走上前。“我说这——这个——这个……等等,我说什么了?哦!我想……想……呃,现在想起来了。我说Harry今天晚上只喝了两瓶啤酒。”

“所以,”Ron接过,“所以我们带了点果汁给你喝。你刚刚看起来有点难过,Harry。在别墅派对上不能难过。是时候喝点快乐果汁了!”

Harry接过杯子警惕的嗅了嗅。闻起来有点像苹果汁。“苹果汁?”他问道。

“没错。果汁。苹果汁,还有苏打和……快乐液,”Ron说。“只不过,你必须……你必须一口喝下去。”

“为什么?”Harry问道,仍然嗅着杯子里的液体。

“为什么?为什么?因为这是传统。伙伴间的庆祝仪式,”Ron挥舞着手中的啤酒说道。

“噢,”Harry说,感到有点不清楚状况。“那么,我们是不是该叫Draco一起?”

“不行!”Blaise尖叫,然后和Ron互相做着‘嘘’的手势。“不行,”Blaise耳语。他蹒跚走上前,用手笼住Harry的耳朵。“他正忙着,”Blaise严肃的耳语。

Harry望过去,看到Draco和那个黑发女孩还在亲吻着。“没错,我猜是的,”他皱着眉说道。

“波证……呃,我向他保证过我会照顾你,”Blaise在Harry耳边说,明显认为自己正在耳语。“而你现在需要喝一杯。”

“你保证什么?”Harry问道,试图弄清Blaise说了什么。

“嘘!”Blaise警告,然后举起自己的杯子。“行了,来吧。这是传统。”

“好吧,”Harry说着举起自己的杯子,注意力分散在Draco和眼前的祝酒这两件事上。“祝伙伴们,”Harry说,同时让自己手中的塑料杯跟Ron和Blaise手中的啤酒瓶碰了下。

“祝伙伴们!”他们大叫,喝干剩下的啤酒,带着阴谋者的快乐注视Harry一口吞下他的‘果汁’。

Harry用手背擦擦嘴,皱起眉。“它在烧我的喉咙,”他嘶哑的说。

Ron和Blaise交换了一下视线。“呃,没什么。那是苏打水的缘故。”

Harry,正因为Draco带那个黑发女孩去了另一间房间而心烦意乱,所以只是点了点头。

“我再给你弄点过来怎么样?”Ron一边问一边从Harry手中接过杯子,匆匆走开。

Harry转向Blaise,而他周围的房子突然有点倾斜。“哇哦,”他说,向后倒回沙发上。

“啤酒上头了,伙计?”Blaise带着微笑问道。

“嗯。我想是的,”Harry说道,感到一阵愉快的眩晕感涌遍全身。他咂了咂嘴唇,感到有点麻木,喉咙也感觉到干渴。

“渴了?”Ron回来了,问道。

Harry点点头,伸手接过果汁。他再次一口吞下,注意到这次几乎没有烧到喉咙。耸耸肩,他举起杯子要求更多。

Ron和Blaise交换了下视线。“呃,你可能需要慢点喝这果汁,伙计。”

“为什么?”Harry问道,想着为什么一切都听起来很遥远。“这只是果汁和苏打水,不是吗?”

“当然没错,”Blaise尖声回答,同时和Ron彼此搀扶着摇摇晃晃走开,留下迷惑混乱的Harry倚在沙发上。

***

在Harry看来,似乎有人在他和所有人之间隔了一个巨大的毛玻璃墙。他看见的所有一切——听见的所有一切——都是扭曲不清的。如果能办到的话,他一定要起身抱怨。而现在,Harry只是满意的靠在沙发上,双眼半闭。他又喝了几杯‘快乐果汁’,想着为什么啤酒能让他醉得这么厉害。一会之后,他就不再关心这些,只是享受着这舒适的条绒沙发。

此时他感到柔软的手在挤压他的胳膊。有人试图拿回杯子。他将头转向那边——这个动作似乎花费了大了不可思议的努力——并张开双眼。

“嗨,Harry,”Pammy咯咯笑着说。

Harry的双眼挣扎着闭上了片刻。“嗨Pammy,”他含糊的说,想着为什么让自己想说的话出口是如此困难。他用无神、过于闪亮的双眼看着她。“你的帽子呢?”他皱眉问。“你没带帽子。”Harry让自己的脑袋落回沙发上。“Pammy总是带着帽子。总是帽子,”他咯咯笑这对自己嘀咕。

Pammy蜷到他身边,伸手环住他的肩膀。“今晚没有帽子,Harry,”她在他耳边低语。“它们可能会造成妨碍。”

Harry努力想要抬起头睁开双眼。他发现这不可能同时做到。他集中精力睁开眼睛。“妨碍什么?”他问道。

“这个,”Pammy说,同时倾身,停顿了一下。Harry模模糊糊的注视着她,想知道她正在做什么。她的嘴唇开始撅起,一边仰起头。Harry被过熟栀子花甜得发腻的味道所侵袭。他张开嘴想要咳嗽,但被压上来的冰凉、丰满的嘴唇封住了。这碰触柔软、贞洁,尝起来就像樱桃,在开始之前就结束了。

她退后打量Harry。Harry注视回去,嘴唇仍然保持着在发觉自己被亲吻——第一次——时的撅起。Pammy Smythwick刚刚亲了他。Harry完全没什么感觉。

“你喜欢吗,Harry?”Pammy耳语。

“是的,当然,”Harry说,同时想着为什么自己会在整个事件中感觉如此冷淡。这完全不像他曾经想过的那样。没有闪光没有烟火,没有人们常常用来描写初吻的其他任何感觉。那只是嘴唇的接触——冰凉、丰满、黏糊糊的嘴唇。“这是……这是为什么?”他含糊的问。

Pammy耸耸肩。“我感觉想要亲吻你,所以我亲了。你有做过只是因为想做就做的事吗,Harry?”

“呃——”

“像这样的事?”Pammy一边问一边再次亲吻他,只不过这次轻咬(nibble)着他的下唇,邀请他张开嘴。

Harry退后,非常迷惑。“你咬(bite)我。为什么你要咬我?”他问道,同时看向四周,希望能找到Blaise,或者,更重要的,能找到Draco。他已经没法思考。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此时此刻‘独立’也不再感觉那么美妙。

Pammy咯咯笑。“我没有咬你。我是轻咬。这是人们在亲吻时会做的事。你肯定知道的吧?”她挑起眉问道。

“好吧……我的意思是……呃,什么?”Harry结结巴巴的说。

Pammy翻了翻眼睛,直击主题。“我喜欢你,Harry。你不喜欢我吗?即使只是一点点?”

“当然,”Harry说。“我的朋友。喜欢你。特……特别……特别是没有那些帽子的时候,”他大笑着说,认为自己聪明得可怕。可能他反应过度了。他可以应付Pammy Smythwick的。

“你非常可爱,Harry。你知道这点吗?”Pammy一边问一边偎紧他,用手抚摸着他的胃部。

Harry的呼吸噎在了喉咙里。让人如此接近并用这种方式碰触他——令人愉快的方式——感觉很古怪。他的注意力集中在放在他身前的柔软的手上,感觉它来来回回的移动着。一股陌生的感觉涌起,使得他微微蠕动并发出了奇怪的窒息声音。

Pammy倾身亲吻Harry的颈侧。这很痒,Harry试图移开。“是的,非常、非常可爱。你知道,这里所有的女孩们都这么认为。但我是你唯一喜欢的一个,对吗?”她一边问手一边向下探得更深,握住了Harry的阴茎。

“操!”Harry惊叫,几乎跳下沙发。那感觉就像他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末梢都活跃起来。他从未有过任何类似的感觉。没人曾经碰触过他的那里。此刻Harry知道他没法应付Pammy Smythwick——她的动作太快,并且十分清楚怎样做能使他感觉身处冰火两重天。他再次抬头——希望能看到Draco。他不在这里。Harry不知道该做什么,并且他的大脑和双腿——他注意到自己扩散的惊恐使得Pammy更加容易接近他——对他的困惑和忧虑完全无动于衷。当她再次挤压,Harry呜咽着将头后仰。他投降了。

Pammy咯咯笑道。“你喜欢这样,对吗?”

Harry‘哼嗯’着作为回应。“以前没人这样碰触过我,”他承认,他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变硬的阴茎上。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个处子。其他女孩们都不相信我。并且都认为我在独占你,”她用歌咏般的声音说,同时手以某种Harry弄不明白的令人挫败的节奏摩擦挤压着。

Harry抽着气发出混乱的声音,克制住想要用自己的手握住她的手让她快点的冲动。他的脑海里一片迷乱。不管Pammy在做什么,这感觉很棒,感觉这么棒的事一定不会带来任何坏处的。

“我想你是时候上一课了,不是吗,Harry?嗯哼?你想上课吗?”

Harry希望——拼命的希望——Pammy能够闭嘴。她的说话声、咯咯笑声、樱桃味的唇膏和恶臭的栀子花香水和正发生的事混在一起造成了他从未经历过的最不思议的感受。“什么?”他在Pammy重复了一遍问题后终于说道。“我们在派对上。我没带笔记本,”他咕哝,希望Pammy能挤压得更用力点该死的更快点。

“这没关系。上这课你不需要带书。来吧。我们去更私人点的地方,”她一边说一边站起,将Harry从沙发上拉起来。

Harry哼哼着,因为Pammy的手拿开而感觉非常不爽。Pamy一定明白,因为她咯咯笑着向Harry保证他会非常、非常喜欢她将教他的东西。所以Harry从沙发上起身默默的跟着Pammy,大脑被酒精和欲望所遮掩,完全没注意自己正往哪里去。

“我们到了,”Pammy说着将Harry引向一张小床,并关上身后的门。她注视Harry在床上躺下,摇了摇头,窃笑。她猜Blaise和Ron给了Harry双胞胎们的‘快乐果汁’喝——一种混合了苏打水、苹果汁和酿酒的烈性酒。明天早上他会宿醉得可怕,但她将会在她能做到时间里享受他。没什么能比一个可爱又顺从的男孩更棒了。她漫步上前,解开他的皮带和裤子纽扣。

“你……你在做什么?”Harry一边含糊说着一边试图坐起。之前的亲吻、碰触和走动使得他感觉更古怪了。他的意识全然模糊,之前就有的眩晕似乎变得更明显了。

Pammy温柔的推倒他并嘘声。“我保证你会喜欢的。你喜欢我触摸你,不是吗?”她一边问一边暗示性的挤压他的阴茎。

Harry的双眼向后翻起,呻吟着。“哦,操,”他低语,身体开始放松。

“我也这么认为,”Pammy说,同时开始拉下Harry的裤子。

***

Draco正经历着一段悲惨时刻。即使愉快的小饮也没能将他从沮丧中解脱出来。他仍然在生Harry的气。他怎么敢一到学校就将他推到一边?Draco总会第一时间出现,Harry不知道吗?Draco将他放在第一位。他特意将自己的学习计划围绕‘教Harry骑马’而安排。他甚至为Harry做介绍——清楚的表明Harry是他的朋友,并且,同样值得尊敬和重视。而Harry做了什么?背着他参加学习小组,接受Draco不知道的邀请,交Draco不认识的朋友。他低吼着摇了摇头。他不要再想到Harry。想到Harry的感觉很痛。另外,今晚Harry不是他的责任。

他从厨房又拿出一瓶啤酒,扫视着人群。他看到,那个黑发女孩已经走开了。他试图和她搭讪,甚至进展到了亲吻的地步,但是——尽他所能——他还是没办法让自己产生兴趣。很好的解脱,他暗自想着。他喝了一大口啤酒,看向四周,寻找另外能引起他兴趣的人。这时候他注意到哪里都看不到Harry。‘干嘛就不能想点Harry之外的事,’他想着,一边低声诅咒一边找着Blaise。

“Blaise,”Draco在找到他时叫道。

“啥?”Blaise偏着头寻找声源,努力转过身。“Draco,”他过于大声的叫道,脸上挂着一个荒谬的笑容。“Draco、Draco、Draco……我最最好的朋友,”他大叫着用力拥抱Draco,无视后者的抗议。

“放开我!上帝,你闻起来像是在啤酒里洗过澡,”Draco一边说一边挣脱。“Harry在哪里?我想我告诉过你注意他。”

Blaise动作夸张的转了一圈,寻找Harry,像叫闹脾气的小猫一样的叫着他的名字。“没有。哪里都没看到Harry。”

Draco挫败的咆哮。“我知道,你这白痴。我问你的是他在哪里。Harry在哪里?”

Blaise再次看向四周。“不知道。”

“以他妈基督的爱的名义,”Draco低声诅咒。“你最后看到他是什么时候?”

Blaise放下手中的酒以便于自己能够思考。他闭上双眼皱起脸沉思。“Pammy!”他终于说道。Blaise倾身向前,抓住Draco的双肩支撑他。“她在亲他,”他带着密谋的咯咯笑声说道。

炽热、难以辨明的愤怒在Draco体内沸腾。“该死的,Blaise。你怎么能让那个小妓女接近Harry?”

“伙计,Harry看起来可并不介意,”Blaise说道,在这一瞬几乎表现得像是清醒着。“无论如何,你到底在担心什么?看起来可不像你对她有兴趣。你是吗?”

“操你,”Draco怒骂着转过身,下定决心要在一切难以挽回之前找到Pammy和Harry。

找到他们并没花很长时间。别墅并没有那么大,这里也没有太多地方他们可以去。Draco十分清楚Pammy打算做什么,但这仍然没能使他做好承受看到眼前情形时的震惊和愤怒——一间小小的卧室中,Harry仰躺在一张床上,醉得失去意识,而Pammy正准备给他口交。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Draco尖叫着冲向Pammy并将她推开。

“你怎么了,Malfoy?”Pammy怒斥,不再是那个咯咯笑着的学院女孩。“你很快就能用这个房间了。给我们个机会完成剩下的事,”她一边说一边往回走。

“想都不要想,”Draco咆哮,插进她和Harry之间。

Harry感觉非常不好。他的胃在发出奇怪的‘咕噜’声,他的心脏怦怦跳着,并且他的头晕比之前更厉害了。同时,时间似乎在玩着奇怪的恶作剧。上一秒Pammy正在沙发上和他说话(毫不在意他无法清晰回应),而下一秒他就躺在了一个自己不认识的房间里的床上。上一秒他还穿戴整齐,下一秒,不整齐了。他不知道Pammy正在做什么,或者正在发生什么。每一次模糊他意识的薄雾稍稍散开,让他有能力发问时,Pammy就会用巧妙的碰触和拉扯让他再次意识分散。想出口的话退化成呜咽和呻吟,缺乏理性的思考,Harry只能让一切就那么发生。

房间里嘈杂的声音让他头痛。Pammy停下了触摸他——停下了使他感觉舒服的动作。为什么Pammy不再让他感觉舒服?她正在和其他什么人说话。听起来像是Draco。Draco!Draco会知道该做什么。Draco会告诉Harry他是否做错什么,他是否需要做些别的什么事,或者他为什么没再穿着鞋子、裤子和内裤。为什么Draco会在这里?他是不是也想要Pammy摸他?他是不是因为Pammy正在摸Harry而发怒?

Harry努力想要坐起身询问,但整个世界——片刻之前还令人愉快的旋转着的世界——变得剧烈颠簸,让Harry想要呕吐。他想要蜷起来,希望这能使他感觉好点,但只成功将上半身扭向一侧。“Draco?Pammy?”他叫道,但没人注意到他。

“哇哦,Draco,”Pammy扇着睫毛说,“我不知道你还对我有兴趣。让我先在这里‘照顾’好Harry,然后我们可以另外找个地方。他会很快的,我确信,”她咯咯笑着说。

Draco狂怒起来。“你这低贱的小婊子!占了Harry的便宜,现在还以为我会让你碰我?你以为我是什么?”

“一个在秋季假期之前都没机会接触其他女孩的性欲旺盛的15岁男孩,”Pammy无关紧要的说道。“另外,Draco,上一次我知道的时候,Harry可并不需要一个照看人。”

“Harry喝醉了,Pammy。并且他从没做过这样的事。”

“我知道!可怜的小家伙。你能想象吗,Draco?15岁的处子?别担心,我将会纠正这点的。”她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想要走回原来的位置。

“将你个鬼,”Draco咆哮,将Pammy推开。

这巨大的声音让Harry的耳朵疼痛。“噢,”他尖叫,再次想要挪成更舒服的姿势。然而,这一次,他翻到了错误的一侧,重重的从床上摔了下来。“操,”他闷哼,抓住自己的头,并再一次想着自己的裤子和内裤到底在哪里。现在所处的奇怪环境完全没有影响到他——唯一值得他注意的神秘事件是他消失的裤子和内裤。该死的它们到底哪里去了?

Draco和Pammy因为Harry从床上落下的声音转过身。Draco跑过去。“出去,”他扭头对Pammy吼道。“告诉Blaise和Ron我要见他们。立刻。”

Pammy翻了翻眼睛,叹气。“怪人,”她低声嘀咕着,然后拉展裙子,抚平头发,就像刚经历了人生中最棒的一场性爱般走出房间。

Draco完全没有留意Pammy,他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Harry身上。“Harry?Harry?你能听见我吗?”他问道。

“Draco?”Harry可怜兮兮的呜咽。“疼。找不到内裤。我……我感觉不到我的嘴唇。为什么我没穿内裤?”他问道。

Draco叹了口气,拉Harry躺得舒服点。“该死的,Harry,我该拿你怎么办?”

“找我的裤子?”Harry问道,他的双眼终于睁开,表情一片茫然。

“该死的,”Draco诅咒。“躺下抬起你的双腿。”Harry顺从了,Draco开始拉上Harry的内裤和裤子,它们都挂在Harry的脚踝上,并且这很有可能是他从床上落下的原因。

Draco的视线下移,注意到Harry仍然半硬着,他的勃起因为Pammy的离开而开始消退。在Harry努力抬起腿时,它前后晃动着,就像是在对Draco眨着眼睛。Draco的手僵住了。他凝视着它,默默的和他自己的比较着,就像他和其他男孩们互相做的那样。Harry的那里是粉红色的,看起来和他的差不多大小。在光线的投射下,Draco想象它一定像天鹅绒般柔软光滑。少量黑色、卷曲的毛发紧贴在他的阴囊周围,看起来同样柔软。Draco在同样的地方也有不少毛发,但那黑色——它的雄劲和Harry的纯洁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Draco凝视着——全然没有注意Harry迷迷糊糊的蠕动,以及其他房间传来的低音喇叭的轰响、嘈杂的聊天和喧闹声、醉醺醺的狂欢声——什么都没注意到。就像在这瞬间,整个世界都缩小到只有这个房间。时间延长到静止。这不现实。因此,在这样的环境下,在酒精愉悦的催化下,伸出手触摸Harry的阴茎以感受它是否像看起来那般光滑似乎并没什么错。Draco的手伸出了。手指开始弯曲。呼吸加速。几乎要碰到了。

Harry的声音让他的手停在了Harry阴茎的头部上方。“我冷,你找到我的裤子了吗?”Harry用柔软,歌唱般的声音问道,同时移动自己的腿摆出更舒服的姿势。

Draco猛抽回手。低音喇叭的轰响和嘈杂的话语声在这一瞬间像破锣般突然震响。他抽气,不敢相信自己差点做了什么。“操,我一定是喝醉了,”他低声嘀咕着慌忙拉起Harry的内裤和裤子,整个过程中一直保持着头扭向一侧的姿势。他告诉自己他只是简单的判断失误。毕竟,他一直是个好奇的男孩。这只可能是因为他对Harry感到好奇。

而现在他不得不集中精神让Harry不要伤到自己。Harry正试图翻向一侧并蜷成球形,他的双眼紧紧闭着。

“你喝了多少,Harry?”Draco在努力控制Harry不要乱动时问道。

“两瓶啤酒,”Harry小声说。“停下,”他咕哝。“想翻身。”

“现在不行,你不能,并且这不可能。你到底喝了多少?”

“就是那些,我发誓。然后,然后……嘿,你闻起来不错,”Harry咯咯笑着说。“比Pammy要好。”

Draco翻了翻白眼,但暗地里窃喜于老“Pammy”没有留给Harry像她想象中那么多的印象。“然后什么,Harry,”他提醒,同时扣好了Harry的裤子纽扣和皮带——以临床医学般精密的动作。

“然后,然后……果汁。喝了果汁。刚开始我不太喜欢它。嘿,嘿,嘿,”Harry说,用手拍打Draco,努力要赢得他的注意。

“停下。我就在这里。你要什么?”Draco问道,试图拧身避开Harry拍打的手掌。

“你知道苹果汁会冒泡吗?最开始它是不是也会烧到你的喉咙?我不认为我还会喜欢苹果汁,”Harry皱着眉说道。他翻过身捂住自己的胃。“Draco?我感觉不太好,”他可怜兮兮的呻吟,四肢撑起,但又坐落回去,仿佛他正努力想要站起。

就在此时,Blaise和Ron蹒跚着走了进来,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操他妈的你们对他做了什么?你们给了他那种果汁?是吗?”Draco咆哮着站起面对他的舍友们。

“Draco?”Harry一边叫着一边拉拉Draco的裤腿。

“只是一点点。他到这儿的时候像个该死的坏脾气死神。我们怎么知道他是个该死的一杯倒?”Ron问道,在面对Draco令人困惑的愤怒时感觉清醒了很多。Pammy已经预先警告过他们Draco表现得像个神经错乱的疯子。他感激Hermione在一小时之前就坚持不让他再喝了。如果他喝得像风中的床单一样——就像Blaise——那他可没办法应付现在的Draco。

“你告诉我们——告诉我们照看,”Blaise含糊的说着。“他不高兴。我们让他高兴,”他说。

“Draco?”Harry呻吟,坚持用力拽着。

“你们知道他从来没参加过多少这样的派对。我告诉你们留神他。而你们做了什么?你们把他灌醉成蠢货扔到Pammy的爪子下。你们知道在我找到他之前那个婊子准备做什么吗?你们知道吗?”Draco逼问,无视Harry笨拙的爪子。

“他十五岁了,Draco。他能照顾好自己。他不是什么小孩子了。另外,他很可能需要Pammy准备对他做的什么事,并且,如果我是他,我会非常愤怒于你将我从那个妓女的嘴巴里拉开。你知道Pammy的技巧有多棒。同时我想起来,你是她的‘优先选择’之一。今年她选了Harry;这对他是好事。我确信他正渴望着这个,”Ron说,Blaise热切的点着头支持他。

Draco冲上前,拖着脚上的Harry一起。“你收回这话,你这婊子养的。Harry不喜欢那个!”

Ron的眉头竖起。“等等。你在保护Harry的贞操?不是Pammy的?这也行?”他问Blaise,后者结结巴巴并不停眨着眼,试图表现出他有些意味深长的话想要补充进对话中。

在Draco能回答之前,Harry再次抓住他的腿呻吟,“Draco,”他尽自己最大可能的大声叫道。

“什么?”Draco呵斥,终于低头看向Harry。

“我想……我想……哦,操,”他说着张口吐在了Draco崭新、非常昂贵的名牌皮鞋上。“我想我要吐了,”低语着倒向旁边,不省人事。

***

Harry要杀了对他做这些的人。他们怎么敢将脏袜子塞进他的嘴里,用钢箍夹住他的额头,并用灌铅的毯子压住他?还有这味道是怎么回事?他在酿酒厂里睡着了吗?另外为什么这里这么热?他皱皱鼻子,呻吟起来——这声音太大了,使得他的头疼得更厉害起来。他清了清喉咙——立刻就后悔了。那个有病的杂种同样在他嗓子里灌了酸。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嘴里可怕的味道,他的胃的翻滚和痉挛,以及嗓子嘶哑疼痛的感觉。

“来吧Harry,翻过身,”有人过于接近的快速说道。

Harry在这声音下退缩,试图缩进裹着他的毯子里。也许只要他躲开这噪音和味道以及其他所有的一切,他胃部剧烈的搅动就会消失?他的胃似乎发现在体内旋转并将胃里的东西挤上他的喉头很有趣——至少他是这么感觉的。

“我想吐,”Harry咕哝着踢打毯子,试图翻过身。

“你让所有一切都如此该死的艰难,”那个声音嘀咕道,同时一双熟练的手将他迅速翻身并引导他的头探出床的一侧,刚好在他开始吐的时候。

“就是这样。吐到桶里,”那个声音低喃,听起来稍微有点温柔,“还有吗?”

Harry摇摇头,桶被拉开了。他慢吞吞的微微翻过身蜷起。他想继续睡觉,但那双该死的手不让他睡。现在它们正试图拉他坐起。那些手太可恶了。

“停止,”Harry咕哝。

“起来吧。你必须喝下这个,”那个声音说着将一只杯子的杯口贴近他的嘴唇。

Harry扭开头。“不要,”他呻吟,他的胃威胁着如果再有任何东西通过他的嘴唇就要抗议。

“Harry,你必须喝了这个。这会让你感觉好点。”

“不,”Harry再次呻吟,在那双手拧过他的头将杯子里的东西倒进他嘴里,强迫他咽下时一直挣扎着。那液体冰冷并冒着气泡,尝起来有点像碳酸柠檬水。他吮饮了一部分,没在意大部分水都流下了他的下巴。

“还要吗?”

Harry摇摇头试图滑回毯子下,但再次被阻挠了。

“哦不,你不能,”那声音说着将毯子抽开。“你得起来。这么做你能舒服点。”

Harry呜咽。他屈起膝盖用双臂抱起腿。他听见一声叹息,以及杯子被放下的声音。

“有时候你真是个孩子。”

于是此时Harry意识到正和他说话的是谁。Draco。Draco在这里。和他说话,让他喝下柠檬水,并且还拿来桶让他吐。之前那晚的片段画面闪回,Harry呻吟着将头埋进双膝中。“求你告诉我我没有吐在你的鞋子上,”他嘶哑的说,同时将脸更深的埋进了双膝间。

Draco喷气。“我以为你不会记得。那时候你烂醉如泥。”

Harry慢慢抬起头,在这个早上第一次张开双眼。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他侧过头让自己慢慢适应。他听见Draco低声咕哝着什么“Harry和窗户”,然后房间变暗了。Harry转过头眨眨眼。他本能的在床头柜上找着自己的眼镜,期间不小心碰掉了些东西,直到Draco将眼镜塞进他手里。

“多谢,”Harry说着架上眼镜,抬头望过去。Draco的头发凌乱,衣服皱巴巴的。他的外表被辛苦所毁坏,眼睛周围出现了细纹和黑眼圈。“你怎么了?”Harry脱口而出,立刻因为他的声音在这个小房间中显得如此响亮而畏缩。他看向周围。“我们在哪里?”

“某人不得不整晚醒着照看他最好的朋友不要吐满自己全身。另外我们还在别墅里。”Draco侧过头。“你还记得昨晚怎么来这里的吗?”

Harry打量四周。“呃,不记得。”

Draco翻翻眼睛,喷气。“我就知道,”他咕哝。Draco拨弄着自己的衣袖。“唔,你还记得些什么?”

Harry用手腕压住眼睛。他的头抽痛着,而强迫自己回忆对这没有任何帮助。他想,这就像在试图解开一个抽象的线团,同时在自己的记忆中努力探索。“我记得正在喝Blaise给我的啤酒。我,呃,感觉很棒,你知道。放松又快乐。嗯啊,我记得坐在沙发上想着室内的装修很棒。”Harry喷气。“我想这应该是我喝得有点多的最初征兆。”

“该死的一杯倒,”Draco嘀咕着坐到床脚。

“这时Blaise和Ron过来了,我们庆祝……成为伙伴?或者其他什么。我不知道——记不清了。他们给我一种果汁喝。”

“没错,我已经听过那该死的果汁的事了,”Draco咆哮。

Harry畏缩,捂住双耳。“别这么大声。求你了。”

“抱歉。好吧,继续。”

“他们告诉我那只是苏打水和苹果汁——就像是Smythwick家的那种——只是……”

“什么?”

“好吧,最开始它烧着我的喉咙。”

Draco激怒的叹了口气。“那么你干嘛还喝它?诚实的说,Harry。你应该当时就明白你不能喝那么多的。”

Harry垂下头,用手指在床单上画着圈,Draco亲吻那个黑头发女孩并完全无视他的画面又闪回到他眼前。“我看到……我想……我猜在那之后我只是都不太关心了。”

“这是什么意思?”

Harry叹了口气,抬头。“为什么我们要吵架?”

Draco眨眨眼。“抱歉?”

“为什么我们要吵架?这很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而那时候我感觉我们实际上是陌生人。”

Draco喷气。“我不能想象这是为什么,”他说。

“什么?”

Draco叉起双臂,看向窗外。他不确定该说什么,真的。“从到Wolsford那一刻起,你就似乎开始自行其事,漠视我和我的建议。”Draco抽抽鼻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你却更愿意将时间花费在胆小鬼Neville身上。这很伤人,你这愚蠢的家伙。”

Harry的嘴巴猛张开,双眼睁大。“什么?从到Wolaford的那一刻起,你就似乎开始指挥我的人生——规定我能和谁成为朋友,我该怎么表现,我能穿什么。诚实的说,Draco,我有能力自己判断事物。”Harry用手腕压住眼睛。所有这些谈话对他的头痛一点帮助都没有。“看,这——所有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派对、女孩们、高档的衣服、高档的学校、时髦的同学们……朋友们。大部分时候,我不——我不能确定自己是谁,或者我该成为谁。我只是想要弄清一切,Draco。我并不是在试图伤害你。并且在所有人中只有你应该知道我并不……我并不,你知道,擅长和人接触,”Harry低声结语。

Draco垂眼看向自己的双手。“我只是想要你能适应。我想要你感到舒适。”

“是的,但那只是你的理解,”Harry语气稍微有点严厉。“我不是你。我只是……好吧,我只是我,只是Harry。我只是想要成为Harry,Draco。你让我觉得仅仅这样是不够的。”

“当然足够了!我只是想要你再稍微多考虑下我,你知道。我觉得我们只有那么一点的共同之处,还有,好吧,就像那个骑术课程——”Draco声音逐渐降低。

房间中沉默起来,两个男孩都在想着发生过的所有事。

Harry最先打破沉默。“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点。我们是吉普赛国王们,记得吗?”

Draco喷气,但没有抬头。

“我是认真的,”Harry一边说一边慢吞吞爬下床,走近Draco。“没人知道我们一起经历过的种种。并且,看,我很抱歉。我应该更体谅点。我只是……我不知道。Snape教授告诉我我需要更独立自主些,我猜我只是太过用心的听从了他。”Harry咬住嘴唇。“还有骑术课程。我也真的很抱歉。如果你不愿意教我我也能理解的。我——下个学期我会选修骑术课的,或者其他什么。”

Draco叹气。“你该死的迟钝,你知道吗?”他抱怨。

Harry的头偏向一侧,因为专注而皱起了鼻子。Draco几乎要大笑起来。“我当然还会教你。还有,抱歉。我,呃,我会理解你跟Neville还有其他人交往。我理解你跟我不一样——并且我并不在乎这些不同——真的。我只是……我只是不希望这影响到我们的友谊。”

“这不会的。我喜欢你和我之间的不同。那么,呃,又是朋友了?”

“一直是朋友。我的意思是,我让你吐在我的鞋子上了,不是吗?”

Harry畏缩,之前那晚更多的画面回到他脑海中。他把脸埋进双手中呻吟起来。他感到床的移动,正准备喝止Draco不要再推他,这时他感到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然后看到一只桶的桶沿。

“你还好吗?你需要吐吗?”

Harry摇摇头。“不。我还是觉得该死的难受,但还好。呃,你鞋子的事很抱歉,还有你不得不整晚呆在这里照顾我的事。我真的不想喝这么多的——我真的以为那个果汁就只是果汁。”

“我知道。我提过我打算杀了Blaise和Ron吗?”

“我能帮忙吗?”

“没你的话可做不到。”Draco将桶放回地板上,转身背向Harry。他拨弄自己的衣袖。“那么,呃,还记得昨晚的其他什么事吗?”

Harry闭上双眼努力想要再想起什么。在他跟Blaise和Ron祝酒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有点模糊。他记得有双手在碰触他。Pammy的双手。Pammy的嘴唇。操!那是他的初吻,而他醉得都不能清楚记起。哦,还有些什么——上课什么的……该死的地狱!Harry急剧的吸了口气,脸颊涌起一片鲜红。

“什么?什么!”

“Pammy吻了我,”Harry慢慢开口。“然后……好吧……她,呃啊,她摸我,我想。”

“摸你。”Draco重复,就像在诱哄Harry再多说些。

“是。你知道……呃,下……下面。”

Draco窃笑。“下面?上帝啊,Harry,她把你的裤子和内裤都脱到了脚踝上。我想你可以说阳具、阴茎、鸡鸡或者其他什么的。”

Harry气急败坏的红了脸,同时Draco继续窃笑的说着他的阴茎的其他代称。

“停下,”Harry嘶声。

“好吧,好吧,”Draco吃吃笑着说。“喝下这个,”他咕哝,指向旁边的玻璃杯。

“哦,遵命,”Harry不爽的说,但照他说的做了。“啊。这到底是什么?”

Draco咧嘴笑。“家族秘方。我从没和任何人分享过,但我认为你是特例。并且我真的负担不起再损失任何鞋子了。”

“很好笑,”Harry咕哝着坐回到床上,感激Draco没有坚持要他站起来或做其他什么同样荒谬的事。现在他回想起一切,没办法将Pammy的吻赶出脑海。他很困难的尽量不要表露出这点。“你的初吻是怎么样的?”

“什么?”Draco问道,震惊的。

“你的初吻。那是什么样的?”

“为什么你想知道?”

Harry耸耸肩。“只是好奇。”

“这是否——你的意思是Pammy是你的初吻?”

“是的,没错!现在打算开我更多玩笑了吗?”

“没有玩笑。我发誓。我只是惊讶而已。”

Harry再次耸肩,开始揉捏着毯子边缘。

Draco叹了口气,试图想起自己的初吻。那时候他十三岁,他想。“那没什么特别的。嘴唇贴在一起,我们的牙齿碰到了。口水有点多。相当标准的初吻模式,我猜。”

“那么没有焰火?”

“焰火?什么——谁告诉你——该死的地狱,Harry。你是看过罗曼史小说什么的吗?”

Harry红着脸垂下视线。“不。只是所有人都说初吻是,类似是,光芒闪烁的。”

Draco喷气。“只有女孩子会说这种蠢话。那只是吻,Harry。里面不包括任何魔法。无论如何,它对我并没有太大影响。我更喜欢摸下面,”他邪恶的扭着眉毛说。

Harry爆发出大笑。“没错,那部分非常棒。我记得的部分里,”他皱着眉说。“她相当技巧。”

Draco咬着脸颊内侧,扭过头。“Pammy会占你的便宜,你知道。我的意思是,她将会——”

“我明白,Draco。感谢你做的一切。我也许已经为一些事情做好了准备,但我没有准备好这些——特别是当我没有能力阻止的时候。”

Draco点点头。

“你认为这正常吗?”

“什么?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认为我很高兴她没有做——好吧,你知道的——这正常吗?似乎大部分男孩都会渴望这个的。”

“你不是大多数男孩。另外,在你因为缺乏经验而不高兴之前,你得知道,你不能低估这个。我的意思是,昨晚对你来说是全新的经验。你不可能一晚就做完全部的事。”

Harry点头。“那么,你认为这意味着我是正常的吗?”他试探的问。

Draco翻了翻双眼,叹气。“是的,Harry。我认为这意味着你是正常的。还会有很多其他时间可以做爱的。”

“没错。我猜我们可以起身了,”Harry说,转变话题。

“你感觉可以起来了?”

Harry佯怒。“我不是残废。”

“不是,但初次宿醉可是非常要命的。”

“那么好吧,我猜现在是学会忍受这种痛苦的最好时机了,”Harry厚脸皮的咧嘴笑着,伸展腿准备离开床。Draco放在他胳膊上的手阻止了他。

“别说这样的话。”Draco的表情是严肃的——如此严肃以至于让Harry有点失去镇定。

“什么?”

“我是说,不要说得像是你已经习惯了。我知道你并没有习惯。你并不需要再应付这样的局面。”

Harry微笑。“多谢。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我理解你怎么得出的这个结论。这对我意味良多。但如果我将会出席更多这类的活动,那我最好能适应这之后的清晨。”

一个狡猾的微笑在Draco脸上展开。“抱歉,Harry,但这里有太多事情我能让你做好准备了。”在Harry探询的注视下,Draco大笑着挥挥手。“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现在我们走吧。我想要美美的吃一顿煎蛋和咸肉。”

Harry脸色变得有点发绿。“操,Draco,你他妈疯了吗?”他激怒的说,眼睛看着角落里的桶。

“没有。你会好的——我已经给了你我的秘密解药,”指着旁边的空杯子。“不过,悲哀的是,Blaise和Ron都没有这个福气。介意在这周围敲打下锅子和壶吗?”

Harry明白他的意思,咧嘴笑道。“当然不介意,”一边说,他们一起向着厨房走去。
Tags:
翻译 » Draco's Boy | 评论(0) | 引用(0) | 阅读(1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