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co's Boy 05

[不指定 2008/10/01 22:53 | by 月下珠 ]

第五章:遇见教父





这个学年过得很快。在异常的判断力展现下,Dudley遵守了他的誓言,没有对他父母说过上学第一天发生的事。Dudley甚至大部分时候都没打扰Harry——在家里和学校里。Draco和Malfoy夫人跟亲戚们一起过的圣诞节,所以Harry和Draco接近两周没有见到彼此。在Dursley家圣诞假期一直是一个非常被重视的日子,而Harry通常比其他时候要在自己房间中呆更长时间。这个假期也没有例外。

在本宁顿-布莱特学校的春季学期像秋季学期一样渡过。Draco和Harry是不可分割的,而Draco的朋友们把他当作Draco的附属一样对待着。在Draco的友谊圈之外,没人接近Harry并和他成为朋友——这有一部分要归咎于Harry的过于羞涩。当然,这并不是说,他没有拥有很多嬉闹玩耍的美妙时刻。他和Pansy Parkinson都爱上了Harry的植物图鉴。Harry因为那些植物而喜欢它们,Pansy因为那些花而喜欢它们——她宣称已经开始计划她的婚礼花束了。Harry认为这奇怪的超出估计,并想知道自己是否会明白女孩们的想法。Pansy认为他也很奇怪,他喜欢植物们只是因为它们是植物。按她的说法,“但是,Harry。它们除了生长外不会做其他任何事,”某天她恼怒的说。Harry赞同的点点头,并说这就是为什么他这么喜欢它们。

即使他班级里的其他孩子们觉得他奇怪,他们也从没对此发表过意见。就像他们从没对他在课间总是读书并且常常不来上课发表过意见一样。和Draco一样,Lopp夫人告诉过同学们不要去问Harry为什么不来上课或拉他在课间去玩——因为他是个“特殊”的不能像其他孩子们一起玩的小男孩。Harry几乎因此大笑。没错,他的确特殊——他的家人经常告诉他他是个多么古怪的小东西。

现在,传统的复活节假期来临了。Dursley一家决定带Dudley去海边以庆祝他通过考试。没人提及Harry几乎完美的成绩。Harry并不关心去海边。这一周他将能和Draco一起渡过。他迫不及待了。

在Dursley准备离开的前两天,Harry开始流鼻涕和打喷嚏。第一次听到他吸鼻子的时候,Petunia姨妈抓住他并特别用力的摇晃着他,命令他离开停止吸鼻子。

“我不会让你毁坏我们的假期,你这恶毒的小畜生,”她说着更用力的摇晃他,导致他的头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他点点头,忍住一个喷嚏,跑回他的房间,关上门然后倒在他的小床上长长的睡了一觉。

Dursley一家离开去旅行的那个早上,Harry又累又热的醒来。他的鼻子没有任何好转,同时他的头很疼。

“起来。起来,男孩,”Prtunia姨妈一边大叫一边用力拍着Harry房间的门。

Harry呻吟着努力起床,仔细给自己穿好衣服并装好他的小背包。他拖着脚走下楼梯,发现Dursley一家正等着他,嘲笑着他。

“妈咪,我要走,现在!”Dudley抱怨道,不高兴于他们还没有加速驶往海边。

“马上,Dudders,马上。我不得不先带这男孩去Malfoy家,然后我们就可以离开了。也许在我们离开前爹地可以给你买个柠檬冰,”Petunia安抚道,同时责难的怒视着Harry。

“但我不想要柠檬冰。我要巧克—巧克力球!”Dudley嚎叫。

“好的,好的。我们走Dudders。我们去给你买巧克力然后再回来接你妈咪,”Vernon说道,带Dudley走向汽车,并因Harry让他儿子这么苦恼而对他咆哮。

Harry叹口气继续下楼梯。他一从楼梯上走下,Petunia就抓住他的上臂并以非常危险的速度拉他走出了房子。“留意自己的行为,男孩,”她低声咆哮着说。“你还流鼻涕吗?”

“是的,夫人,”Harry带着鼻音说道。

Petunia叹了口气。“你必须总是这样麻烦吗,”她冷哼。拉他站上Draco家房子的台阶时,她瘦骨嶙峋的手更紧的握住了Harry的上臂。她急躁的敲了敲门,咬住嘴唇盯着Harry。

片刻之后门猛然打开了,而Harry几乎向后倒去。他抽了口气。不是Malfoy夫人或Draco,门口站着的是一个高个、看起来很可怕的全身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他皱着眉。因为Harry惊讶的抽气,一道贵族化的眉毛轻蔑的扬起,同时他的双臂优雅的交叠起来。“需要帮助吗?”他懒洋洋的问道。

Petunia,同样受到了这男人苛刻、令人印象深刻的举止的影响,花了片刻找回自己的声音。“是的,抱歉。我是Petunia Dursley,这是我的侄子,Harry Potter。他预定要在这里呆一周。这该没有问题吧,我希望?”她问道,声音中有很清楚的绝望。Petunia拒绝带Harry和他们家一起去过海边假期。

那男人用他的黑眼睛注视她,然后将视线转向Harry。当看到Harry不假思索的吸了吸鼻子并用手背擦鼻子,男人的脸厌恶的扭曲了起来,这使得Petunia用力抓住Harry,并训斥他如此粗野的行为。

“我叫Severus Snape,是Draco的教父,”那男人说,打断了Petuina的演说。“Narcissa提过另一个男孩会在这个假期里和Draco呆在一起。不幸的是,她因为家族里的事情而需要离开几天。在这期间我会照看这些男孩们。“

Harry恐惧的吞了吞口水,同时Petunia几乎因为感激而晕倒。“很高兴认识你,先生,”她说。“你得原谅Harry。他是个粗野的小家伙。你真是仁慈,愿意照顾他。”

Severus的眉毛再次挑起。“真的吗,夫人?哎呀,这也可能是在说你?”他懒洋洋的说。

Petunia眨眨眼,努力想要分辨她是否刚刚被凌辱了。

Harry又吸了吸鼻子,没敢像之前一样抬起他的手。

“这男孩在吸鼻子。他为什么吸鼻子?”Severus刻薄的问。

Petunia又阴沉的怒视了Harry一眼。“过敏症,”她简短的说,Harry不敢反驳她。

“我知道了,”Severus说道。“好吧,进来男孩,Draco毋庸置疑几乎发狂的想知道你在哪里。”

“谢谢你先生,”Harry咕哝着绕过Severus跑上通往Draco房间的楼梯。
Tags:

Draco's Boy 04

[不指定 2008/10/01 22:47 | by 月下珠 ]

第四章:永相随





“我认为它们要移动了,”Draco耳语。他低伏在地面上,视线瞄准着Figg夫人的两只猫。

在他身后,Harry模仿着他的姿势,并用一只手捂住嘴以防笑出声,那两只猫懒洋洋的走到一处阳光下,打算再小睡一场。他们过去两小时一直在跟踪Figg夫人的猫,因为Draco确信它们会把他们带到Figg夫人的秘密地点。迄今为止,这些猫唯一做的事就是在草地上不同的阳光照耀处睡觉。当Draco坐下,完全准备好等猫咪们再次带领他们时,Harry叹了口气。Harry并不热心于这个特别的游戏。但Draco喜欢它,这对Harry来说就足够了。

Harry和Draco认识已经快三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里,Harry的生活在许多方面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但另一方面仍然保持着同样让人恐惧的事。他又“病”过好几次。Draco从未问过,Harry也绝不会自愿提供信息。Draco从没被允许拜访,并且Malfoy一家也没有再次来进过晚餐。Harry完全没看到过Malfoy一家送的包装漂亮的礼物,但在后来看到他们的时候认真的感谢了他们——编造出自己怎样玩那些玩具的故事,并描绘着他用肥皂蜡笔画出的画。

不过,Harry的大部分空闲时间都可以和Malfoy一家一起渡过。这里有更多的帐篷、巧克力薄饼早餐、精灵堡垒和故事。Harry有时梦想他和Draco以及Malfoy夫人生活在一起——梦想他们是他的家人,梦想他属于他们而不是Dursley家。

“你准备好去学校了吗?”Draco问道,同时继续注视着那些懒猫。

“啊?哦。呃,准备好了。你觉得我们会同班吗?”

Draco耸耸肩,视线仍然没有离开两只猫。“应该会吧。那是个小学校。这就是为什么妈咪搬到这里来——我不用寄宿,而她喜欢那些老师。”

Harry点点头。他为学期开始而感到不安——他在学校里的经历从来没好过。Dudley总会毁坏他的学校生活。并且,Draco肯定有更多朋友,并不仅仅是Harry。学校会让一切变得不同吗?Draco还会想和他做朋友吗?他咬住嘴唇,向下看着自己的双手。“你怎么没有和其他孩子们一起玩,”他轻声说。整个夏天他都想知道这件事。现在似乎是恰当的时机。

Draco震惊的视线转向Harry,错过了两只猫开始活动的事实——那看起来就像它们向另一块被阳光温暖的草地移动的前奏。“什么?”他说。“在我有你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和其他孩子们玩?另外,我的其他朋友们不喜欢我们玩的这些游戏。”

Harry脸红了,低下头。他突然觉得尴尬。“只是,我的意思是,我猜学校里有很多孩子。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有很多朋友。”

Draco沉默了一会。“没错,是那样的。可是我喜欢和你一起玩。我会在学校里和他们玩。”

Harry点点头,仍然咬着嘴唇,告诉自己不能在Draco说在学校里会和其他孩子们玩的时候畏缩。回学校的前景暗淡了起来。

“Dudley不和我们同级,对吗?”Draco问道。
Tags:

Draco's Boy 03

[不指定 2008/10/01 22:45 | by 月下珠 ]

第三章:忠诚的代价





Petunia厌恶的拉回窗帘。Draco Malfoy又在和她恶心的小外甥一起玩了。尽管过去一个月她尽最大努力让Draco和Dudley一起玩,但那愚蠢的小男孩还是更喜欢和Harry之间的友谊。她不得不雇了一个男人来照看花园,不得不被迫购买了几套暂新的衣服给这个小崽子,并且,不得不在某些情形下小心的警告Vernon注意自己对男孩的态度。她不想被追问怀疑。在女贞路的时候她得应付邻居们的很多问题——她下定决心在这里要有所不同。Narcissa Malfoy的好感是保证这一切的关键。

Harry现在有了自己的时间。他和Draco一起开始玩快一个月了,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有多快乐。他拼命祈祷在这里一切将会不同,并且开始相信真的会不同。他要做的家务比以前少,有了几套合适的衣服,甚至还有了一个朋友。一个会对Dudley装模作样打算插入他们之间的企图冷笑的朋友。Harry为此非常高兴。

“今晚要呆在我家吗?”在用木棍和麻线继续加工一个“骑士”的时候,Draco随意的问道。当他们的迷你村庄建立起来后他们就开始玩精灵城堡了。

“不行,”Harry说着将用树皮做的茅草屋顶架到一圈石头“房子”上。“Petunia姨妈说我在你们房子里呆的时间太多了。这是不礼貌的,她说。”

“真无聊,”Draco说,将他的木棍骑士放在地面上。一根蓝色的羽毛作为旗帜和武器外壳被插到这迷路的骑士上面。“希望我们能有些颜料或者其他什么。”

“嗯嗯,”Harry一边又搭好几间小石头房子一边同意道。“我们需要找东西来当财宝,”他说着开始在地上找些可以用的东西。

“这个怎么样?”Draco说,从口袋里掏出Harry给他的小石头。

Harry的呼吸噎在了喉头。“你还留着它?你随身带着它?”

Draco轻哼。“当然了。你把它给了我,并且这是真正的海盗财宝。”

Harry因为朋友的真挚友爱而脸红了。他微笑。“没错。当然。”

“男孩!”Petunia姨妈的鼻音从远处传来。

Draco翻了翻眼睛。“好像她不知道你的名字或者,其他什么,”他玩笑道。

Harry虚弱的微笑。“没错,或者其他什么。”

“看来我们得明天才能玩精灵城堡了,”Draco说,并不担心起身回家。

“没错,”Harry闷闷不乐的说。

“男孩!你在哪里?”Petunia姨妈再次叫道。
Tags:

Draco's Boy 02

[不指定 2008/10/01 22:44 | by 月下珠 ]

第二章:远走高飞





第二天早上Harry醒来,从他的小帆布床上跳下,想起他被邀请去吃巧克力薄饼。他从没吃过巧克力薄饼,但任何有巧克力的东西都应该会很好吃。诚实的说,他从未被邀请去过任何地方,一次也没有。他害怕自己会弄糟一切,因为他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因为他不会很有用。下定决心自己不能这么快失去唯一一个朋友,Harry拉开他旧柜子的抽屉翻出自己最好的衣服。

穿好衣服后,他离开自己没有窗户的小房间——这个房间被先前的主人用作储藏室——跑进了盥洗室。他用力刷着牙。他用接下来的15分钟勇敢的尝试将头发梳得平顺。他真的不想看起来像个不修边幅的小无赖。Petunia姨妈总是说他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像个小无赖,并说没人会想看到这样的生物。叹了口气,他看着自己的头发再一次翘起,拼命希望Malfoy一家不会立刻把他赶出门。

Harry从盥洗室垂头丧气的走出,开始下楼梯,这时他停住了。礼物。他忘记了礼物。从他碗橱门的小小金属栅栏后,他曾经看到来进晚餐的客人们会给他的姨父姨妈带来一些花或者装着某种液体的瓶子。Harry迅速奔回房间,直接趴到地板上,小胳膊探进帆布床下,抓出一个藏着他大量宝物的咖啡罐。他打开罐子开始挑选。他的手指从去年冬天找到的柔软红色羽毛一直摸到自己还是婴儿时的老照片。终于,他找到了自己认为最适合Draco的——他在去年夏天曾去玩过一天的一条小河边找到的一块小而光滑的银色石头。这让他有点想起Draco的眼睛。

将石头装进口袋里,他冲下楼梯,惊讶的发现Petunia姨妈已经在楼梯下等着他,手里拿着一个模样古怪的背包。她一边不断瞟着厨房门一边把背包塞进Harry双臂中并嘶声说,“记清楚我说过的。并且,明天之前不要回来!”

Harry点点头,跳过开头的话,他真难相信自己实际上自由了。在去Malfoy家之前,他在Durselys家的后院徘徊,想为Malfoy夫人摘些花。还没走进后花园时,Harry想起曾经在一个遥远的角落看到过一丛特别引人注意的花。他很快摘取了那些颜色明亮的花朵。他喜欢植物。他甚至跟他们旧房子那里的苗圃管理人学过很多植物的名字。他是个好人,时不时会给Harry一些小包的种子。

觉得自己已经摘够了之后,Harry小跑向Malfoy家的房子,站在门前。他意识到自己在害怕。深呼吸,他把背包移到臂弯上,开始敲门。立刻他听见一阵听起来像兽群奔过房子的声音,接着Draco猛然推开门冲进走廊,Harry差点被打到。

Draco的脸上挂着大大的微笑。“他来了!妈咪,Harry来了!”他开始大叫着同时抓住Harry空着的手。

Harry大吃一惊,抽着气被Draco抓住并拉着以会跌断脖子的速度冲过房间。Harry全部能做的就只有稳住自己不要摔倒。

当Draco拖着不知所措的Harry冲进厨房时Narcissa从烤箱前转过身。她轻轻摇了摇头,微笑。“Draco,”她轻斥。“别那么大声。我想再几分钟早餐就可以开始了。”她说。

Draco放开Hareey的手爬上餐桌旁的椅子,等着他的薄饼。留下Harry站在厨房的中间,臂弯上挂着背包手里拿着一小束花。Harry咬住自己的下唇,不确定该做什么。

“早上好,Harry,”Narcisssa说,用交谈来安抚他。“我希望你正饿着。我做了很多薄饼。”
Tags:

Draco's Boy 01

[不指定 2008/10/01 22:42 | by 月下珠 ]
翻译授权书:
Why thank you! I'd be thrilled if you translated this into Chinese. Just let me know what you need from me.

--Siren


作者:empathic siren
译者:月下珠
配对:DH
警告:架空背景,无魔法设定。
声明:总之一切归于JKR,我们只有快乐
原文链接:http://www.geocities.com/thetwobroomsticks/DracosBoyIndex.html
A/N: This is my first “real” attempt at Harry/Draco slash. Written for Sansa, who had a hankering for a non-magic AU featuring a protective!Draco and a shy!Harry who knew each other as children. Let me warn you now: Many of these characters are, in fact, out of character. I know it, They are intentionally written that way, and well, that’s all I have to say on the subject. Hopefully, that will not deter you from reading.

Pesky legal disclaimer: The wonderful world of Harry Potter belongs to J.K.R., her assigns, agents, licensees and all others to whom she grants her wonderful dispensation. Sadly, I am not on that list, nor do ever expect to be. I write this purely for fun and guilty pleasure and make no money from this.

Now, as is often said, “On with the show . . .”



第一章:关于海象、马、鲸和狮子的传说




Draco Malfoy是一个好奇的男孩。令人担忧的好奇,即使他只有8岁。他总是在挖洞寻找财宝,秘密侦查他认为由海盗假扮的邻居们,并仔细检查邮件——他的和他邻居们的——寻找任何能抓住他视线的线索。所以,并不令人惊讶的,一听见一阵低沉的隆隆声,他就匆忙跑去研究。

一辆颜色明亮的移动中的卡车轰隆隆的从街道上进入他的视线。着迷的,Draco将自己隐藏在院子前的女贞树篱笆后好让自己能不被注意的观察。卡车停在旁边的房子前。这时Draco意识到老Culpepper先生终于完全搬走了。Draco很高兴。Culpepper先生格外的无趣。他的邮件里没有任何看起来让人有一点点感兴趣的东西,并且他从不外出。

几分钟后一辆小汽车在卡车后停下,几个Draco所见过最奇怪的人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男人、一个女人和一个男孩。他们是一家人,Draco假定。父亲是一个巨大、圆滚滚的男人,像一只鸭子一样蹒跚而行,并且有着一把让Draco想起海象的胡子。然后是一个马脸的女人。她高个而细长,看起来似乎是总在生气的类型。男孩看起来非常像他的父亲,虽然稍微矮点。他是个斜眼,并且看起来很喜欢冷笑。他很明显比Draco大,同样非常巨大。这立刻让Draco厌恶起来。

Draco看见那海象男人很快坐在搬家工人前面。他发号施令的时候显得更可笑,Draco认为。他发怒喷气并且令人厌恶的自满。马脸女人只是嗤之以鼻,整理了下毛衣在肩膀上的位置,同时对海象男人耳语搬家工人的坏话。那个小海象,或者说鲸——Draco开始这么想他,快乐的玩着某些低劣的恶作剧。不喜欢自己所看到的,Draco打算重新开始他的伪装游戏,这时他看到一丛隐藏在一个巨大、破旧盒子后的黑色头发。还有一个男孩!向边缘靠近,Draco看那男孩努力搬着一个过大并且明显超重的盒子。盒子从男孩手中滑下,碰的一声掉在地上。男孩很小——甚至比Draco还小——他的衣服巨大而破旧。他的头发像沥青一样黑,像鬃毛一样散乱着。他苍白并瘦得可怕。但是,他身上有着某些东西。某些让Draco想要接近并打招呼的东西。一个搬家工人停下手上的工作来帮小小的黑发男孩,但很快就被海象男人命令回去工作了。Draco假设这个小男孩是某个搬家工人的儿子,今天是来帮忙的。但这时,海象男人说话了,并且很明显这个小男孩不知何故属于海象男人、马脸女人和鲸男孩一家。

“男孩!”海象男人斥责,“留心你自己的工作!把你自己的东西搬走,敏捷一点。我不会忍受像你这样的小懒蛋搞糟我们的搬家!”

男孩叹了口气,揉揉自己的手腕。“是的,Vernon叔叔,”他轻声回答。

海象、马和鲸一起朝小黑发男孩的方向冷笑,然后转身进入他们的新家。门在他们身后大声关上,留下男孩一个人。小黑发男孩再次叹了口气,俯向盒子,努力更紧的抓住它,好让自己的小胳膊能承受住那重量。Draco更向边缘靠近过去,但即使以他所有的好奇心,他还是害怕打招呼。最终,他只是看着那小小的黑发男孩抱起盒子,慢慢跋涉过走道。

一等到老Culpepper先生的房门关上,Draco立刻跑回自己房子。碰的关上后门,他跑进厨房。“妈咪!妈咪!”他大叫,兴奋的卖力上下跳着。

Narcissa Malfoy走进厨房,脸上带着平静的微笑。“你必须尖叫吗,Draco?”她轻微训道,“我相信Johnson一家都能从街道那头听见你的声音了。并且关于关后门我是怎么告诉你的?”

无视她,Draco急急的说着他关于隔壁的新邻居们令人兴奋的消息。“……那里还有另一个小男孩,妈咪。一个小小的黑发男孩。比我还小!他自己搬着一个巨大的盒子并且那海象——”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Narcissa责备,“我们不能用动物来指代人。”
Tags:

Possession 38

[不指定 2008/10/01 22:35 | by 月下珠 ]
第38章

Chapter XXXVIII - Dying to Love You


Sirius抬头看向Harry。他在教子身边轻快的小跑着,脚爪在石板上啪嗒啪嗒的拍打着。这男孩……他摇摇头。Harry不再是一个男孩,他已经长大了。他别无选择的长大了,但在某些方面却仍然是一目了然的。Sirius可以看出来他正担心着什么。他很紧张。他的前额有一道细微的褶皱,嘴唇紧抿。Snuffles低吼一声,在行进途中转换了形体。

“Harry,”Sirius开口。“发生什么了?”并不是十分常见的开场白,但直指问题,虽然他并不总在教子身边,但他十分清楚他应该直接问。

“Harry……?”他在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又问了一次。

“Sirius,”Harry的声音很柔软。

“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

“什么在困扰你,Harry?你可以告诉我的。”

Harry终于看向教父,叹了口气……“我做了个梦,”他不确定的开口。

“然后?”Sirius催促。

“Voldemort输了。”

Sirius皱眉。Harry对他隐瞒了一些事。“这很好,不是吗?”

“黑暗方有了位新的主君。”

“谁?”

“Lucius Malfoy。”

Sirius点点头,黑色双眼陷入思索中,但内心深处他松了口气,他之前害怕Harry的口中会说出他自己的名字。“Snape曾经提过黑君主的军队中正酝酿着一场反叛,但Malfoy应该比Voldemort容易对付。这个梦有什么问题吗?”

“光明方也输了,”Harry沉重的说。“Lucius做到了所有的黑君主都没能做到的事情。他成为了世界的统治者——麻瓜世界和巫师世界都一样。”

“这不可能,Harry。这世界上有很多和Lucius魔力差不多的巫师和女巫,没可能突然这么大量的增加魔力。会有人战胜他的。”

“吸血鬼们帮助了他。”

Sirius感到自己的双眼瞪大了。Harry还没有学到有关吸血鬼的课程……他没可能知道吸血鬼能给巫师力量。但代价是……“Harry,”他开口,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坚实有力。“这不可能发生。”

“我也在那里,”Harry继续,几乎像是他没有听见Sirius的声音。“我被锁着……Draco的宠物,但Draco是个吸血鬼……他说Lucius不再是他的父亲……”绿色双眼毫无焦距的茫然四顾,最终对准了Sirius。“我杀了自己……我从没想过这些。我杀了自己。”

Sirius将Harry拥入怀中,抚摸他的头发。“如果像你梦中这样,没人能责备你,任何人都会做一样的事情。”他退开一步,低头看向教子。

绿色双眼眨了眨,慢慢重新有的焦距。“可是他警告过我……他告诉我‘忠于自己的心’,然后我又做了个梦……”

“这个梦不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完好的,几乎就像是没有过战争。Hogwarts安好。学生们都很快乐,但一个火焰蛇的旗帜竖立在城堡上,可除此之外一切都很好。接着我到了另外的某个地方……我来到另外一个城堡,这个城堡上只有那个旗帜在飘扬……”

“那里有很多巫师,一条蛇进来对某人说话。我不知道那是谁……我从未看到那个人的脸,但那里有三个人在高台上,一个坐在王座上,另外两个服侍他。在蛇说完后,又有三个人出现——Charlie Weasley,Lupin教授和你。”

“Harry……一条蛇并不一定是坏的……你能说爬说语,但这并没让你变得邪恶,而蛇也并不都是邪恶的。”
Tags:

Possession 37

[不指定 2008/10/01 22:33 | by 月下珠 ]
第三十七章

Chapter XXXVII - Mendacious Darkness Strikes


“Lucius……”Voldemort咕哝。

“我的主人,”男人再次重复,同时向前踏出一步,抽出魔杖。

在他们周围,食死徒和傲罗们仍然在战斗着,但已经分不清食死徒们到底是在为谁战斗。红色双眸闪耀,再次审视着中庭中的一切,然后黑君主冷酷的微笑。他被包围了。“那么吸血鬼们给你提供了助力?”

“你背叛了我们!”Lucius反斥,无视了这个问题。“但我是仁慈的,我的主人,你将会作为一位伟大的黑君主被铭记。”

“铭记?”Voldemort唾弃,聚集起他的力量。“真是不错的仁慈……这是我不会赐予你们的。”他透过黑魔印记发出攻击,将他的愤怒和憎恨指向那些不忠诚的家伙。尖叫声四处回响,食死徒们抓着手臂倒下。

“不!”Lucius咆哮,举起魔杖,魔杖顶端发出橘红色的光芒。一股股魔法从它的顶端飞出,包裹住那些正因痛苦而尖叫的食死徒们。

“我看,他们给你不仅仅是助力。”

“这力量现在是我的了。”

“试试看!”Voldemort邀请道,张开双臂让自己的力量汹涌而出。他身周的魔力有若实质的闪耀,瞬间,站在他的位置上的仿佛不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条毒蛇。

“我会的,我的主人,”Lucius一边说一边让自己的力量燃烧起来。

除你武器!

Lucius闪向左侧,同时掷出他自己开发的魔咒。“开膛破肚!

两个咒语迅速对撞上,发出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它们下方的灰尘被爆炸吹开,清出一个小小圆环区域。

暗影蒙蔽!

迷雾驱散!”Lucius抵消了这个咒语,接着又掷出他自己的咒语。“时间抽取!

反抽取!

封口咒!

动动嘴!毒蛇噬脑!”Voldemort嘶声掷出毁灭大脑的魔咒,据说这是Grindlewald最爱的魔咒之一,但这个黑君主还不能用这个咒语抽取力量。

毒蛇防护!阿瓦达索命!

钻心剜骨!

阿瓦达索命!

阿瓦达索命!

“你学得不错,Lucius……杀了你几乎会让我惋惜,”Voldemort咕噜。

“而你变弱了。我跟随的那个黑君主会在掷出第一个咒语的时候就杀死我。但Potter和Wormtail的血让你变弱了。”

“那么这就是原因所在。”血色双眼紧缩。“你还有很多需要学的。我父亲的骨是必需品,Wormtail的肉是因为他孤单无助不会背叛我,而Potter的血……”他暂停,深深的看向阴影们。“你很快就会明白他的力量了,”Voldemort中断谈话,再次举起手,让力量聚集起来。

Lucius微笑。“我很怀疑。他的力量很快就会走向终结,”他轻声说着,挥动魔杖,嘀咕出几个咒语。

红色双瞳短暂的放大了一下,然后Voldemort微微放松下来,反击了Lucius的咒语。没有任何人和东西能接近他的最爱,不可能在阴影们的守卫下,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在他们周围,食死徒们已经停止了战斗,和傲罗们一起形成三个不同的阵营看着这场决斗。即使套着兜帽带着面具,他也知道有谁背叛了他。这些叛徒们不会有反悔的余地,不是现在,不是在他们胆敢真正聚集力量对抗他之时。他的核心阶层因为他们的离开而产生的裂口可以很轻易的补上。黑君主挥手,红色的魔力从他指尖射出,但Lucius闪开,在Voldemort抽出匕首的同时抽出了自己的剑,握紧戒备着。

他们的武器溅着火星碰撞在一起,但这冲突并不仅仅是物理上的,各种诅咒在近距离内以远处投掷时完全难以想象的速度被投掷出来。在初次碰撞后,他们稍微退后,绕着圈观察对手,然后再次接近。Lucius咆哮,从自己的血液中抽取更多力量,感觉它回应着他,坚硬着他的肌肉,给他力量抵抗黑君主施加的压力。
Tags:

Possession 36

[不指定 2008/10/01 22:31 | by 月下珠 ]

[翻译—TR/HP—NC17]Possession

前文地址:http://www.luvharry.com/bbs/viewthread.php?tid=917 (1-33 by:papala)
http://www.luvharry.com/bbs/viewthread.php?tid=6545  (34、35 by:cidny8573)


第三十六章

Chapter XXXVI – Apprehension 忧惧


当公共休息室的巨大壁炉里的又一根圆木‘噼啪’炸响时,Harry惊跳起来。他一整天都十分神经质。这跟他的魔杖没关系。他仍然觉得用它不太舒服,但已逐渐习惯于这种感觉,并发现可以用施用些简单的无杖魔法的方式来舒缓。他只能无杖施用最基本的荧光闪烁呐喀嘶咒,但他发现这能帮助释放他感受到的紧绷感。但他现在的神经过敏不是由此引起的。

他微微皱眉,想起阴影们之前给他的警告。两个梦示……两个关于未来的梦示……但其中一个是它们不想要的,而另一个是他不想要的。

但在它们不想要的那个梦示中,他自己警告他要对自己的心诚实,而这和阴影们给他的其他警告结合在一起时又让他混乱了起来。危险潜伏在他的至爱身边。那是他们曾经强调的。以反叛形式出现的危险,但这一切都难以理解。

他摇摇头。这也不是困扰着他的东西……或者这是的,但只是其中的一部分。火焰中又一根圆木炸响,而他又惊跳了一下,使得在他脚边的Snuffles怒视了一眼。

他曾经不确定Gryffindors会怎么对待Snuddles,但在它躲过Fred和George的恶作剧,并留给Weasley双胞胎闪闪发光的粉色头发和亮着荧光的橙色皮肤后,其他的Gryffindor们都开始像对待自己的宠物一样对待他了。毕竟,任何能戏弄到Fred和George,并且不会泄露他们在宵禁后偷溜出去的秘密的家伙都值得算成自己人。Snuffles现在还不算Gryffindor塔的吉祥物,但也差不多了。

“抱歉……”他咕哝着继续沉思。一整天里,什么地方不对劲的感觉不断增长。早上这还只是一个小芽,现在则完全在他心里盛开了。他闭上双眼,集中精神。

和Ginny之间的连接还在,并仍然关闭着。他能模糊的感觉到她的影子。他们曾经讨论过她做的事情。有她在他脑子里面他们很难不去讨论这个事情,在当时,他们都同意让一切顺其自然。他知道她不想这样,但他还没准备好时时刻刻都感受到她,所以这是唯一选择。他喜欢她,他真的喜欢。但喜欢不是爱,并且即使他知道她做这一切是为了他好,这一切对他来说还是太突然了。将来他会放开连接的,但他会慢慢的来,好让他们能逐渐习惯彼此。

现在,他不用看就能知道她正努力学习。她有篇变形学论文马上就要交了,所以正在聚精会神的做着它。她稍微有点担心,但这只是普通的课业担心,并不会侵扰到他的精神。他感觉到的急躁不是来自于她的。
Tags:

The Time of Love and Rogues 02

[不指定 2008/10/01 22:18 | by 月下珠 ]
第二章
堕落天使

冰冷的秋雨急遽的拍打着屋子里这个杂物间般的房间的小小窗户,暗沉了夜晚的天空。沉迷于偎依在他们床边的女人讲述的故事,两个黑发男孩十分安静的趴在床上,用手支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她给他们编织着漫长而曲折的故事。

“……然后甜蜜的Merope小姐回身冲向她的女仆,告诉她她在等她的时候看到了一位她曾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她们匆匆离开泳池去冲洗身体,然后穿上她最体面的长袍,并且……”女人停顿了下,从恍惚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合上了放在膝头的书。男孩中的一个突然咯咯笑起来。“是什么让你今晚这么傻兮兮的,Harry?”

年纪较小的男孩向上移动了下,远离另外一个。“他挠我痒痒,”他说,同时用撞了撞Tom的肩膀,得到对方同样的回撞。

大点的男孩抽气,脸颊变得粉红。“我没有,他在傻笑,所以我踢了他一下。”

Harry摇摇头。“他没有踢我,他挠我痒痒……”

“够了,”女人烦恼的说。“今晚不准再挠痒痒、咯咯笑、或者踢打,要不我们就换其他时间继续这个故事。”小点的那个孩子用力摇头并嘀咕着道了个歉。Tom竖起一根手指压在嘴唇上表示噤声。一只粗大的蜡烛在他们母亲的身后闪耀着,将她的身影映照在墙壁上。孩子们趴在床上,双腿在空气中踢打着,等待母亲继续。

很高兴这份寂静,Merope Gaunt将书再度捧回面前继续。她并不识字,但这无关紧要。那些字眼是从她体内自动生成的。“所以Merope小姐以最隐秘的方式踮着脚尖离开了Gaunt家,跑去见在小路那头等着她的英俊男人。那个男人,头发整整齐齐梳向后方,挂着最漂亮的笑容,坐在一匹白马上向她伸出手。他一把抱起她,热情的吻上她丰满柔软的嘴唇,一起骑着马迎向夕阳。她再也不会被那邪恶、残酷的庄园主人所囚禁,从今以后他们将会快快乐乐的一起生活下去。”

男孩们中较大的那个厌恶的冷笑。“为什么他们总是要亲吻?”他在床上伸展了下身体,手指扭动着戳向Harry的身侧。一阵难以自抑的咯咯笑声从Harry的喉咙里喷出。“另外这故事里我们在哪?你要把我们留给Morfin吗?”

“Tom,这只是个故事。”Merpoe合上书,放在身后的床头柜上。“现在去睡吧,你们两个。Harry,盖好被子,今天晚上会非常冷。”

“但外面还在下雨……我怕,”Harry说,用眼角偷看着Tom。夜晚是Harry一天中最不喜欢的时候。太多太多可怕的事情发生在晚上……在梦中。他揉揉自己的伤疤,直直注视着母亲。“你说……呃……你保证过不会整晚下雨的。”

Tom翻身仰躺,烦躁的说。“你真是个小孩子,Harry。一点点雨不会带来任何伤害的。”

Merope俯身揉揉肿胀的脚踝,以避免进一步的眼神接触。“我就在房间另一头,亲爱的。如果有什么吓到你,叫我就好了。”

Tom猛然坐起,他已经厌烦于妈妈每晚大声念着的这个故事。这长长的故事在他脑海中沉重的游动。这些谎言……Merope所说的这些空想出的谎言简直让人难以忍受。他能伴着每一个字眼在她的眼中看到虚假。“为什么你讲的这些故事在我们都知道真正的结局的同时还是结束得如此幸福?为什么你放任Riddle先生在小镇里散布那些有关我们的流言?你看到他们注视我们的眼神了吗,妈咪?如果你不能用魔法来惩罚他让我们生活得如此艰难的罪孽,那魔法到底还有什么用处?”

Merope从椅子上起身,给孩子们掖好被角。她毫不动摇的微笑给Harry带来了温暖,但完全不能说服Tom什么。“魔法是可怕的东西。它绝对不能被滥用。看看你们的舅舅滥用魔法得到了什么。他在阿兹卡班被关了三年。巫师们将他关了进去,Tom,不是麻瓜们。一个巫师法庭判决他需要被惩罚。我不能为了一个说话不负责任的人冒着被抓走的风险。那只不过是口头说说。而Mofin应该再也不会去冒险诅咒Riddle先生。”

“他罪有应得。这应该还不太够……他应该去死,”Tom定论。“就像Mofin。他们都应该去死。”

无视Tom表情中的怨恨,Merope专心对着Harry。“睡吧。”她亲吻他的前额,将头发从他亮绿的双眼前拨开。“记住,我就在这里,”她低语。

Harry闭上双眼,努力不要在意外面的雷声轰响和散布在这小小房间四处的盆罐中传出的砰啪作响的雨点敲打声。

“睡吧,Harry。我会搂着你的,”Tom对他耳语,伸过一只手环过他的腹部。但在小小男孩不情愿的开始陷入沉睡中时,他听见另一个强大的声音用让他寒入骨髓的声音说道。

“你属于我,Harry……我拥有你。”


“救命!”

Harry用手捂住耳朵,从床上坐起。那震耳欲聋的尖叫声使他心中充满了恐惧。他的下唇撅起,泪水开始滑下脸颊。

清晨的阳光出现得太过突然。光线渗入他紧闭的眼帘,使得他没有办法再无视。又是梦吗?那求助的凄惨哭叫难道是他的想象?

“请救救我!”

不,那不是真的。从沉睡中被尖叫的声音惊起是那么的令人恐惧。那可怜的生命所承受的疼痛和折磨很明显是难以忽视的。Harry落到地板上,惊恐的颤抖着,向声源处走去。

“好痛……我快死了!求求你,停下吧!”

这声音从外面传来。哭泣声是如此接近。Harry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拖着脚摇摇晃晃的走向门口。就在外面,就在这扇门后。他的小手握住了生满铁锈的门柄,拧开了门。随着门的猛然打开,嘶嘶声在他耳边响起,有什么冰冷的东西刷过他的双颊。Harry惊恐的退后,手紧紧捂住刚被某种东西碰触过的脸颊。他的视线对上了呼唤着他的东西:一条蝰蛇正钉在门板的中央。

它的身体可怜兮兮的努力挣扎着想要解脱自己,以一种几乎是可笑的方式不断拍打下被风化的老旧木板上的油漆。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生物正痛苦的垂死,Harry可能会大笑。与之相反,他的胃同情的沉了下来。

转向他,这条蛇吐出舌头,仇恨的露出了尖牙。

“我能为你做点什么?”Harry扭着小小的双手问道。他的个子刚刚能碰到这可怜的小东西。他走到餐桌旁拖了张椅子回答门口。“如果你告诉我怎么做,我可以帮你。”

“把我从钉子上取下来,放我自由。”
Tags:

The Time of Love and Rogues 01

[不指定 2008/10/01 22:17 | by 月下珠 ]

[翻译—TR/HP—NC17]The Time of Love and Rogues

标题:The Time of Love and Rogues
配对:TR/HP
作者:Maizeysugah
译者:月下珠
简介:在一群蠢蛋扰乱时间,并在无意间创造了一个比以往的巫师世界所知更為强大、且永生不死的黑魔王后,Voldemort送给了过去的自己一个礼物──名為Harry Potter的男孩。

响应寒寒的要求接续之前坑掉的翻译,前文请见http://www1.luvharry.com/bbs/viewthread.php?tid=5539

斜体字为爬说语

第一章(接续)

身后传来的拖着脚轻声走动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Tom?”Harry低语,拉了拉Tom衬衣的袖子。他比高个男孩矮了一头多,仰起脸用大大的双眼看着哥哥。“我能一起去吗?”

门柄在手指碰触上时爆起电击般的魔法火花。“还是锁着的,”Tom沮丧的说。被困在卧室里对男孩们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发生的次数频繁得他们已经没兴趣深思了。Merope认为把他们屏蔽在视线之外比带来类似的伤害要好。

“我们可以再次钻窗户,”Harry建议,将Tom从门口拉开。“我们能在小湖边等妈咪醒来吗?”

“当然,”Tom回答。他爬上床,将玻璃窗推起,感觉一阵冷风激起了身上的鸡皮疙瘩。“过来,Harry,我会把你放下去。不过先加件衬衣,外面挺冷的。”

Harry翻找着他们小衣橱下面的抽屉,抽出两件衬衣。他将其中一件扔给Tom。“你也穿一件。”他将自己的那件从头套上,爬上床垫。Tom穿好衣服,然后帮Harry爬上白蚁啃食过的窗沿。抓紧小男孩的双手,Tom将他放到外面的地上,接着翻身跳出。

“天哪,这外面真他妈冷,”Tom上下牙打架的说。他将双手夹到胳膊下——然后在低头瞟向弟弟时僵住了。

Harry的嘴巴敬畏的张大了。“你说了句低机……低挤……脏话。我要告诉妈咪。”

Tom正摸索着裤子上的拉链。“那是‘低级’,你这笨蛋。你敢打小报告的话,我会抽你耳光的。”

努力在衬衣下找着扣子,Harry挫败的咬住了嘴唇。“我解不开,但是我真的很急了!”

“站直了,你这笨蛋,”Tom咆哮,将手伸进Harry的衬衣下。他没有理睬Harry鼻孔中因为沮丧叹息而喷出的朦胧气息。冰冷的空气使得他们呼吸的气息染上了白雾,脚下的地面也覆上了薄薄的霜冻。

“你这么说话会变成Morfin的。”

翻了翻双眼,Tom帮Harry解开背带裤。 “你什么时候变成无聊的道学先生了,Morfin不是第一个爬说嘴。他又蠢又笨,我真惊讶他居然会说话。”

Harry倚在身后的树上,清空着自己的膀胱,沮丧的。“别傻了,我不会对你做任何事。”
Tags:
分页: 6/14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