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ification by Lady Lazarus

[不指定 2009/03/05 22:31 | by 月下珠 ]

因为昨晚做梦又梦见这篇了所以爬上来推荐orz
最近真是懒得彻底了啊连一两句话的看文笔记都懒得写囧


Scarification by Lady Lazarus(LH)
Harry tries to resolve an impossible situation... [Dear reader, due to a few technical hicups on uploading, the easiest way to access the entire story is through "Scarification" of which this story is merely a chapter. All the chapters in this story have been uploaded and fixed. Many thanks -LL]

Categories: Beloved Enemies; Characters: Harry/Lucius; Genres: Drama
Warnings: Non-Con
Chapters: 1 Table of Contents Series: None
Word count: 5694; Read Count: 1580; Completed: Yes

其实之前蛮久就看过了,不过那段时间比较懒,一篇日志也没写过,于是满腔萌火也就自己默默燃了下orz
虽然欠债很多但如果有精力的话这篇一定会翻出来。
怎么说呢,这是一篇让人看完后会久久回味并且不断脑补后续的……完结文。
整个情节可以说是黑暗吧,小哈和L爹的开始是在阿兹卡班中,L爹作为囚犯而小哈是拥有特权的英雄。
然而即使是在那样肮脏阴沉的环境下,小哈仍然不由自主的被L爹吸引。虽然文中并没对他的心里有过太多描述,但我总觉得,这其中或许应该是有对现实不满的成分在吧,而L爹更是从头到尾就没对小哈表现出一丝温情,通篇充斥的只有绝望的激情(真的好激情啊……想象下处子小哈对绑在椅子上的L爹上下其手主动倒贴……俺真佩服作者在这种情节下都能把小哈写成一纯受噗)
不过到也不算毫无光明,虽然从一开始就不是愉快的、你情我愿的关系,及至到篇末,L爹对小哈也仍然是高高在上的藐视,但篇末那个捂脸的动作却流露出完全不一样的味道,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一线希望。
所以不断的脑补之后的发展。
啊啊真想翻,要不写个后续也行啊……好萌好萌>////<
Tags:

继续搬旧窝笔记  LH/TH/DH

[不指定 2009/03/02 13:22 | by 月下珠 ]
继续搬完…………


Lost and Found
by:Empathic Siren
R
DH
A crack-tacular speculation on where Draco went at the end of Half-Blood Prince, wherein we find Draco at a muggle bible camp for wayword boys. Featuring a Veela coming into his own。
http://www.geocities.com/thetwobroomsticks/LostFound.html
Draco被Severus藏到了一所教会学校。Harry和Ron探查到这里有魔法痕迹。

并不是有太多情节的短篇。其中对于基督的说法很有趣呀XDD
最重要的是小D对Harry的那种渴望真让人看得心动……啊啊啊啊怎么就断在这里!!Siren我恨你TAT


TITLE: The Butler Did It(LH)

AUTHOR: AbstractConcept

RATING: R

DISCLAIMER: Belongs to J.K. Rowling, etc.

BETA: The languid lady_eonen, and all further mistakes are mine.

NOTES: For the Shameful Secrets Fest hosted by _angsty. Lucius/Harry. More or less HBP compliant, no particular spoilers. Sorry I couldn’t make it more lyrical—as always, it came out encumbered by humour. Humor/romance.

SUMMARY: The war is over, and now Harry has it made. He should be happy, but there’s a certain sense of dissatisfaction—until he gains control of one Lucius Malfoy.

http://the-con-cept.insanejournal.com/237809.html#cutid1

L爹为了保住小D的命所以‘卖身’给小哈做了他家管家XDD
按说这类设定很容易产生雷,经常也会很虐,但这篇其实从头到尾都让人觉得温馨和欢乐。虽然是主仆关系,但实际上小哈并不是需要折辱L爹或者怎样才提出如此要求的,两人在之后的相处中也更类似朋友,L爹意外的能干,把小哈照顾得真不错~~还有Rumes来访时明显的酸味,啧啧!

另外最后那场H也不错,很有爱!

The Time of Love and Rogues
by:Maizeysugah
TR/HP
After fools have meddled with time and unintentionally created a more powerful and immortal Dark Lord than the Wizarding World already knew, Lord Voldemort gives himself a gift in his past, a little brother named Harry Potter. TMRHP
http://www.fanfiction.net/s/3815545/1/The_Time_of_Love_and_Rogues
来自坛子上菲菲同学的推荐,菲菲同学我真想用力啃你两口啊啊><
引用菲菲同学的简介:
由于某些天真的史学家的无心介入,历史被改变了,他们以为Dark Lord需要他母亲的爱,如果Merope没死,那么Lord Voldemort就不会变成那个残忍的魔鬼,所以他们用Time-Turner回到过去,保住了Merope一条命,但是结果并不如他们所料,反而造就了一个更强大更厉害的Dark Lord!刚初生的Harry Potter没有打败Dark Lord,已知的历史发生一百八十度大翻转!
没人找到婴儿Harry的尸体,他就这么在历史中失踪了。然而在很久的过去,小Tom,多了一个小弟弟Harry……

作者是Broken Angel的作者,她的文一向很萌><
她笔下的魔王总是邪恶得那么有魅力,然后心中柔软的部分就会那么让人心动。她笔下的小哈是我最想用innocent和pure这样的形容词的,并不是说完全的不懂世事或者看不到黑暗邪恶,而是带着那种pure自愿被黑暗拥抱的感觉。
然后本回这篇走的是青春爱情文艺路线(喷水,借用菲菲同学的形容词),大洒狗血大扔蜜糖,当然黑暗情节也不少,比如说被虐的小小哈和小Tom之类,8过在闪亮的‘兄弟情’和互牵的小手照耀下那啥啥虐待俺都无视了只当是为了让小Tom表现保护欲的背景XDDD
目前Tom同学也已经很有一代黑社会头子的模样了,8过你75小哈也75得太狠了吧,有时候逼得太急会适得其反哦~
啊啊最后尖叫乱伦真是刺激啊啊即使是伪的><看到Tom同学把小哈压在墙上热吻时脑海里突然蹦出“他们现在是兄弟呀”这样的话时热血会加倍沸腾啊啊啊!!!
今天又有更新,真是萌到翻了,扭头发现Maizeysugah还有其他俺米看的文,统统打包带回家研究去= =+

Tags: , ,

搬旧窝笔记 SH

[不指定 2009/03/02 12:44 | by 月下珠 ]
想想还是搬过来好了,之后有空还是做个看文记录,要不整天都不记得看过些啥……XD

TITLE: Cornerstone (part 1)(SH)
RATING: NC-17
DISCLAIMER: Belongs to J.K. Rowling, etc. etc.
DEDICATION: A fic for the_kinky_pet.
BETAS and BUILDERS: Lots of thanks go to my betas and builders; dartmouthtongue, whose invaluable encouragement and advice led to many
improvements, and empathic_siren whose high standards and thoughtful insights kept this from being just another cheap humor fic, and jadzia7667, who had some beautiful suggestions and useful research. (And thank you SO MUCH for the summary!)
SUMMARY: As the magic trickled from one brick to many, their relationship grew - in fit sand starts, slowly... (Even as it was encumbered by snark, angry sex, and a madman who wanted them dead.)

http://the-con-cept.insanejournal.com/148600.html#cutid1

好吧,为了魔法界的好处,你们结婚吧XDDD

坐公车上扫的文,还没扫完,不过很有爱很欢乐~被强迫结婚的教授和小哈都不情不愿的,8过教授很恶质啊,还吓小哈说会有小孩……(其实我希望真有orz)。小哈纠结白色的婚礼长袍穿起来像婚纱,实在太可爱了><

不知这边贴完米,2和3的链接不可用啊囧rz

TITLE: PWP(SH)
RATING: R
DISCLAIMER: Belongs to J.K. Rowling.
BETA: Much thanks to [info]triceybabe
WARNINGS: Oral sex, mild bondage, mentions of chan and incest, but mostly just in a humor context and in passing. Much breaking of the fourth wall.
SUMMARY: Harry and Snape look for the lost plot

http://the-con-cept.insanejournal.com/237401.html#cutid1

看完之后一句话感想:the-con-cept你真是超恶质的同人女啊啊啊orz

TITLE: Accidents Happen(SH)
RATING: NC-17
BETAS: Sparks_of_Chaos and Amethyst_hunter-tested, Minion-approved!
DISCLAIMER: Belongs to J.K. Rowling, quote by Anne Boelyn.
WARNINGS: Non-graphic het for the sake of humor, dub-con.
SUMMARY: Snape forces Harry to brew a popularity potion. Snarry, but Snape/everyone he encounters, as well. Humor, smut. About 6,000 words

http://the-con-cept.insanejournal.com/228621.html#cutid1

小哈造成的魔药事故,于是……出现吧!万人迷教授!!

话说每一个人都想扑上教授跟他发生不河蟹关系的情节其实对我挺雷的,8过连poppy和麦教授都扑上去的时候……ohmygod!!老娘笑抽了!!还有教授完全是在任何劣势下都能将小哈玩弄在手掌心么,太邪恶了= =

Tags:

The Time of Love and Rogues 03

[不指定 2008/12/21 19:06 | by 月下珠 ]
第三章


A Little Boy's Crush


1940年夏

在灿烂蔚蓝的天空下,闭着双眼沉醉在平静的幻想中,手指轻轻拨弄着水面,Harry舒适的躺在他和Tom差不多六年前做好的木排上。这个已经修理过上百次的木排静静的浮在池塘的中央。Harry一条腿搭在木排边沿上,另一条腿屈起,左右晃动着。他满足的叹了口气。Tom在这几天就会回来,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重要了。

像这样的时刻——环绕着他的温暖、静谧的一切使得他无意义的存在变得真实,并且预期中将会来到的霍格沃兹入学信也逐渐接近着。他想知道Morfin是否会杀死所有试图递送他的入学通知进来的猫头鹰——就像他对Tom的那些所做的那样——他还想知道那个高个、长胡须、穿着古怪长袍的老人是否也会亲自为他送来通知。

尽管这让Harry挫败受伤,但他不能责怪Tom想要去继续他有限的教育。他们之前从未去过学校。Harry能想起来少数几次,曾Muggles胆敢踏进房子里询问Tom和他的学校教育。这简直没有办法想象会被允许。Morfin用暴力威胁他们,而Merope则向他们保证,她自己能教育孩子们。

不管他们有多么缺乏教育,幼儿时期的教育需求似乎并没给两个男孩造成任何问题。仿佛魔法本身弥补了他们的不足,所有的常识都会在恰当的时候立刻出现。就像三年前一个温暖的夏日,没有任何理由或原因,Tom抬头看向乡村酒吧的招牌——倒吊者——突然立刻意识到他能读懂这些字。Harry也一样能读懂。这无法解释,但Merope认为这一定生活在他们房子角落里的细小(并且是想象中的)精灵们做了什么。无论如何,所有无法解释的事情总会被归咎在这些神秘生物的身上。

他屈起的腿渐渐滑下,浸入池塘冰冷的湖水中。他的意识渐渐飘离,无法集中在任何真实的事情上。Tom、Morfin、小镇、Riddle先生邪恶的怒视和他漂亮马匹之间的反差……Harry开始越来越厌恶山下的小镇。他跟其他同龄的男孩们不一样,甚至和Tom也不一样;他矮小、面貌甜美、并且非常瘦,而所有人都拿这些来取笑他。而他像只蝙蝠一样瞎的事实对他可怜的自尊也没有任何帮助。他曾经和他母亲一起去镇上帮忙赚些小钱。他存下了每一个便士,现在已经差不多快够配一副眼镜了,但他被禁止在没有哥哥保护的情况下再踏足镇子。在像这样的好天气里,他会选择在湖面漂流……漂流和做梦。

“Harry……”

不确定到底是自己睡着了还是Morfin已经起来了,Harry猛然坐起,几乎从木排下跌下。他将膝盖蜷起在胸前,双臂环住它们,警惕的打量着池塘周围。“Morfin?”他叫道,感觉一阵冰冷的颤抖滑下他的脊背。“请不要老缠着我,好吗?”

太阳已经开始落下。天色越是暗沉,树林对Harry来说就越危险。他可怜的视线和反社会的舅父使得他周围的所有阻碍都有可能是个陷阱。他跳入水中,抛下木排游向岸边,向回家的路上走去,等待Merope的回来。他抓住自己挂在岸边树枝上的裤子套上。这里有些什么——有什么不对。

“你以为自己能去哪里,矮子?”

没有转头去看接近他的男人在哪里,Harry准备好了跑开。“我什么都没做,Morfin,让我清净一下吧。”他向前奔跑,伸手分开看起来像是突然长起挡住小径的灌木。今天早些时候这里还没有这些阻挡。这是那条小路吗?Harry迷惑起来,因为滴进眼睛的水滴和耳边嘲笑的话语而失去了方向感。

“你没地方可以逃,肮脏的混血种。你甚至不能自己穿过树林……在你需要的时候,Tommy在哪里呢,哈哈?”

Harry的心跳加速到了一个可怕的幅度。大部分时候,Morfin完全无视他的存在。他并不值得正常的关注,或者是Morfin给自己妹妹的那种奇异、可怕的古怪关注。Harry憎恨Morfin给他们的任何关注。这个男人是不正常的。

“求你不要理我。”

他靠在一棵大树上,感觉粗糙的树皮挂擦着他湿漉漉的皮肤。这真的是被抓住的最糟糕的时机。他的伤疤在刺痛,Tom还没有回来,而Merope外出了……没有任何人能阻止这一切。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有什么用力击中了Harry的脸颊。他站起身开始奔跑,抬起一只手伸在前面挡开刮擦他身体的树枝。一道红光击中了他脑袋旁边的树枝。“停下,”他呜咽,发现自己肺部空气少得难以呼吸。

现在在小径上,Harry尽可能快的奔跑着,希望能在自己和身后的声音间拉开足够的距离。空中回荡着大叫声,身边树丛沙沙作响。他沉重的呼吸声掩住了所有声音。有人站在树丛的入口:一个模糊的高个影子,双臂展开,挥舞着一根魔杖。“不!”他尖叫,在那个黑影上前追赶他时向后倾身降低速度。

一只胳膊环住他的腰,将Harry从地面上勾起。“Harry,停下——我抓到你了。”那根魔杖,颤抖着伸出,越过Harry的肩膀指向前方。他抬起脖子,看到Morfin恐惧的低吼着在他身后的小路上停下。“退后!如果你再敢试图惊吓他……我会……我会把你的脸咒掉!”

是Tom。Tom回家了。Harry伸出手臂环住男孩,用尽力气紧紧搂住他。Tom回家了,他终于回家了。现在一切都会好转了。

“我只不过是在和这个小蠢货玩游戏,但现在你回来代替他了,你这没用的杂碎。”Morfin举起魔杖做好准备,Harry条件反射的畏缩。他感到Tom深呼吸了一下,身体紧绷。

“哦,你们在这里,”从Tom身后,熟悉的尖细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你回到家了,宝贝!”

Tom没有把视线从Morfin身上移开。他的魔杖,他的呼吸现在都稳固了起来。匆促的脚步声接近了。看到Morfin退开消失在丛林中,Harry放松的深吸了一大口气。直到这时Tom才放下魔杖转身面对他的母亲。差点被横在小路上的倒木绊倒,Merope匆匆绕过它,将两个男孩拥入双臂中。“我等了一整天了。我的宝贝回来了……我的第一个宝贝。看看你现在多大了!并且这么强壮!你穿着这些长袍看起来真英俊,Tom。”

Tom仍然穿着他的学校长袍,同时他还,Harry震惊的注意到,比Morfin长得还高。

心不在焉的,Tom向母亲的怀里靠了靠,然后退后一步。Harry现在紧紧搂住母亲的腰,任由母亲轻轻拍抚他的头发。他和Merope都眨着睁得又大又圆的眼睛看着年轻英俊的男人。
Tags:

Draco's Boy 21

[不指定 2008/11/09 17:37 | by 月下珠 ]

第二十一章:Harry和Severus,Harry和Draco





Harry惊醒过来。他打量着四周,将汗湿的头发从额前推开,平抚自己的呼吸。他想知道是什么惊醒了他。然后他微微移动感觉到睡裤里冰冷的粘腻。

“该死的操!别又来了。”他又做那个梦了。他不敢相信。

他坐起,使得弹簧床咯吱作响,这声音在Snape教授的客房里回响着。Harry停止移动,害怕会弄醒Draco。他向右侧过头听了听。悠长、缓慢的呼吸告诉他Draco还在睡着。

他看着床头的小闹钟。现在是四点半——再回去睡也没用了。烦恼的叹息了下,他拿起自己的洗浴用具和换洗衣服。这将会是一个漫长的周末。

*****

Severus在五点四十五分蹒跚走进厨房,渴望喝杯咖啡看看早报,好开始一整天漫长乏味的为自己最近的杂交课题采集样本切片的工作。他在中途停了下来,看到Harry趴在一堆课本和几本学习簿中。如果根据周围揉皱的纸团来看的话,他在这里已经很长时间了。

Severus静静站着,权衡着现在是不是和Harry谈论某些事情的恰当时机——某些他一直在考虑,但并不适合在教室或者培植温室里说的事情。在经过Narcissa前一天在Wolsford马厩的表现和他自己开车载他们回家路上的观察之后,他决定这些事情不能再拖了。

听见Harry低声咕哝“谁他妈了解伊特鲁利亚人的艺术”,他的嘴角微微拉动了下。

“如果Draco能对学习这么专注的话,”Severus漫步走进厨房,拿出咖啡壶冲咖啡。

Harry正在读着的书掉到了地上,同时他也向后惊靠在座位上,使得木质椅子向后跳了下。“Snape教授!抱歉。你吓到我了。”

“没错,好吧,想想看发现一个青少年在太阳升起前研究作业的震惊吧。”

“抱歉。我会立刻离开的。”Harry开始收拾自己的书。

Severus叹了口气,克制住溢到嘴边的尖酸评论。应付Harry和他时不时发作的不安全感是件麻烦事,就像现在,特别是当Severus仍然睡眼朦胧渴求着咖啡因并非常想说尖刻话的时候。“别傻了!我没说过你得挪开,”他改口说,满意于自己的自我克制。

Harry的手停留在聚拢的书本的上方。他咬住脸颊内侧。“你确定?”

Severus转身面对他,手里握着咖啡杯,嘴角边准备好了一个绝妙的双关讽刺。看清Harry的脸后他的视线紧缩了。他比平时更苍白,眼睛下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就像之前整晚都没睡,或者更之前的整晚也是。

“你怎么了?为什么你不睡?”Severus慢慢走近,凝视着他。

Harry转开眼睛。“没什么。我——你知道。新的环境,不一样的声音。我只是昨晚有点失眠,只是这样。”

“然后早起?这么兴奋于……”Severus俯向Harry以便好好看清他的课本,“伊特鲁利亚人的文明史以至于早上四点就睡不着觉了?”

Harry的脸变红了。“下周我有篇论文要交。”

“这和Draco昨天的粗暴态度有任何关系吗?”Severus这会没有拐弯抹角的情绪。

“呃,什么?”

“别装了。这么早挑战我的耐性可不好,我向你保证。”

“不。我的意思是,Draco只是头疼。我们没有吵架或怎么样。并不全是。并不是真的有什么。”

Severus的双眼眯起。“你们两个最近似乎经常一起头疼。真有趣。”

Harry转开眼。

“合上这些书。我要和你谈谈,”Severus坐在Harry旁边,拿起Harry的植物学笔记。

“我们还要过两个礼拜才要交这个,”Harry尖叫,试图将自己的笔记夺回。“还没写完呢。我还有两个礼拜。”

“这就是和你的教授一起渡假的风险。现在回到我正在说的。这里有些重要的事情我希望能了解。我知道你被Cecilia Buttersley家邀请去渡过一个滑雪假期。”Severus没有抬头,仍然仔细的看着Harry笔记上的研究室作业。

“你怎么——我的意思是,是的,我被邀请了。”

“你还和她在一起过一段时间,是吗?”Severus翻了一页。

Harry在座位上不安的扭动。“稍微,”他避免正面作答。

“而在这之前,我相信你和Smythwick小姐相当接近。”

“呃,是的,你看,这也没什么。”

Severus放下Harry的植物学笔记,假装没有注意到Harry抓回它一把塞到其他的笔记本下的速度。“还有其他什么年轻女孩吸引你的注意吗?或者……其他什么人?”

“没有,先生,”Harry说,同时垂下头清了清喉咙。

Severus注意到Harry并没有十分理解他后一个问题的意思,这解答了一些疑问,但也同时留下一大堆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相信你会小心的?”

“小心?我不……”

Severus看见Harry脸上浮起了明了的神色。

“不!我没……还不到……呃,是的,我会小心的。”

“那么,你还没——”
Tags:

Draco's Boy 20

[不指定 2008/10/01 23:14 | by 月下珠 ]

Chapter 20:  会话游戏



  

Harry躺在厚厚的草坪上。他浑身赤裸,但这已经不再让他惊讶——在连着做了几周同样的梦之后。他喜欢被阳光温暖的草坪抚慰他赤裸的肌肤的感觉。树木、小鸟和摇摆的茉莉花藤环绕着他。他微笑。如果不是因为内里嘈杂着的渴望,他可以永远满足的躺在这里。但他正等着某个人加入他,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柔软存在。

周围的树篱伸展分开,Harry等待着的人逐渐浮现,静静的环绕着他。Harry的的胃部搅动,肌肉紧绷,随着那个人的接近,一股不可名状的渴望变得越来越明显。他热切希望着能从这渴望、这疼痛中解放出来。

那个人慢慢走近。Harry颤抖,用嘴唇的蠕动、双颊的晕红以及张开的双腿乞求着。一只手指纤长的手掠过他赤裸的胸膛,向下滑去,捧住他的双球。手指在他的阴茎上收拢环绕起来。

“没错,”Harry低语,稍稍放松,同时催促那只手再多动动,再多碰碰他,再多做些什么。

那只手回应了。它上上下下的拉动着Harry的阴茎。Harry努力想要向那手中挺动来使得自己感觉更好,但他的四肢因为睡意和梦而无比沉重。

那个人他身侧躺下蜷近,同时手上仍然进行着慵懒的动作。一缕柔软的金发搔动他的胸口,使他的乳头坚硬起来。他听见自己的呻吟和抽气。那个存在喜欢他这样,它愉快的声音透过肌肉无声的颤动传达过来。

他不知道那是谁。他知道那不是Pammy。她没有金色的头发,并且她的味道像是栀子花,而不是Harry梦中这种混合着青草阳光和泥土气息的味道。也许是Cho Chang?不——她闻起来是甜瓜味的。那么,也许是Cecilia?

在Harry能想到更多之前,柔软、干燥的嘴唇开始戏弄他。带来电击般感觉的碰触——完全不像是亲吻Pammy、Cho或者Cecilia的感觉。Harry想要大叫,想要知道谁正在亲吻他,但却不敢。他不想醒来,不是现在。

“Harry,”那人低语着,戏弄着他。Harry不能分辨出这个声音。太小、太轻了。“Harry,”它再次说道,同时手上的动作更快更用力起来。“Harry,”它呻吟,紧接着一道明亮的光线闪过,剧烈的愉悦感伴以兴奋的波浪冲刷过Harry全身。

当最后一波快感褪去,Harry粘腻喘息着醒来。正是午夜。他在寝室中。他能听见Ron的打鼾和Blaise的翻动声。Harry呻吟。这是这周第三次的春梦了——他过去几周中不断增加的春梦记录又将添上三笔。

“操,”他低咒,努力在不蹭上床单和毯子的情况下清理自己。“该死的,该死的操,”他羞愧于自己像思春期少年般发春梦的举动。他有年余没做过这种梦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做。又不是说他没有和女孩们约会并愚蠢的和她们热吻过。

在第一次别墅派对后,Harry终于有了足够的勇气去约会其他女孩。他先遇见了Cho Chang(后者现在在Collenton拜访朋友)。他们很合得来,并在别墅的玫瑰花园中热情约会过一晚,直到她含着眼泪呜咽着一个叫做Cedric的男孩的名字跑开。

接着他遇见了Cecilia,Hermione的一个朋友。迄今为止,他最喜欢Cecilia。她不会咯咯傻笑,也不会带着奇怪的味道。最棒的是,她不会在被他亲吻时哭起来。令人愉快的激情,他们在万圣前夕的别墅派对时热切的彼此摸索过。那应该是很棒的,Harry觉得。但是……少了些什么。

冰冷粘腻的感觉将他从沉思中唤醒。他还得擦去梦中遗留的痕迹。他脱去衬衣,努力抬起臀部以方便拽下睡裤,好用衬衣清理自己。抬起屁股真不是个好主意。他痛苦的抽了口气,沉重的倒回床上。Draco说他会在最初几次骑术课后浑身酸疼可不是开玩笑的。当然,他能承受这些。毕竟,他曾经过过比这糟得多的生活。不,他的骑术课程中几乎让他难以忍受的部分只有在他骑马时持续不断的勃起。上下的颠簸摩擦,马匹小跑时肌肉平滑的蠕动——这些几乎已经足够让他发狂了。他希望——不,操,他乞求——自己能快点习惯这一切,好不用再摇晃着爬下马并蹒跚冲进更衣室假装呕吐,以此来避免被Draco注意到自己有多硬。

Harry几乎又昏睡了过去,直到散布在他小腹的冰冷粘液提醒他还有事情没做。然而,在他处理这一切之前,他的床帘被拉开了,一个熟悉的金发脑袋探了进来。

“你还好吗?”Draco问道,并没在意Harry惊吓的抽气。
Tags:

Draco's Boy 19

[不指定 2008/10/01 23:13 | by 月下珠 ]

第十九章:无法理解




Harry第五次试图弄平自己的头发。当然,这又是一次失败的尝试。他瞟了眼在房间的另一端擦自己鞋子的Draco。后者完全无视他。Harry叹了口气,抚平自己的牛仔裤,弹开黑色开士米羊绒套头衫上看不见的线头。这条牛仔裤感觉太紧了,套头衫也是一样,但Blaise向他确保全部都十分合适。然而,Blaise也告诉他不要再试图弄平头发,反而应该把它们揉得更乱,因为“女孩们会为叛逆的造型疯狂”,这使得Harry更加怀疑他的时尚品味。

“我们能出发了吗?”Blaise慢悠悠踱进房间,问道。

“呃,”Harry开口,重新考虑着自己是否前往。

“别再表现得那么幼稚了,”Draco呵斥。“我们走吧,”Draco对Blaise说,像Harry不存在般从他身边掠过。

Harry在冲出房间时想要推开、或踢打、或是对Draco尖叫。但Blaise正注视着他,就像在问他有没有胆量做这些。如果Harry能简单的忘掉Draco、假装他不存在,那一切会简单些,但Harry发现自己做不到。他没法再一次做到。他关心Draco。他想念他的朋友。

“还在怄气,我看,”Blaise研究着自己的手指甲说道。“不管你做了什么,可是真把他给惹火了。”

“我该死的什么也没做,”Harry一边说一边旋过身,“Draco Malfoy是个被宠坏的混蛋并且会因为所有我关心的东西发火,”Harry大叫,希望Draco能听见他的声音。

Blaise翻了翻双眼。“随便你们。听着,我们5分钟内就要出发。如果到时没下楼,你就会被留下,”他说着从墙边直起身。“不过,你应该来的。最好的报复就是渡过一段愉快的时间,”Blaise在离开前眨眨眼说道。

“没错,”Harry对自己的镜中反影说道。“因为我将要愉快的渡过一个让我感觉局促不安、环绕着我不认识但他们互相彼此认识的人的派对,同时还得整晚想着为什么自己最好的朋友会表现得像个混蛋。”

***

Blaise没走多远就被Draco拖进一个小小的拐角里。“嘿Draco,我可不知道你对我有这种感觉,”他忽闪着睫毛揶揄道。

“别蠢了,”Draco怒斥。“看,我已经和Ron谈过了,现在轮到你了。”

“好吧……你是否要跟我进行‘男孩女孩们可以玩一些特殊的游戏但必须是在带着他们的特制小套套的情况下’的谈话?需要在跟小宝贝Harry谈话之前练习一下对吗?”

“去你的,Zabini,这是严肃的。”

“真的?这可真难说。你过去几周对Harry大哥哥般的照顾有点超出界限了,坦白的说,这有点让人厌烦。而现在你们又彼此不说话。无论如何,你到底在折腾什么?”

Draco发怒。“这和你没关系。”

“当然没有,”Blaise咕哝。“那么到底什么事?你想干嘛?”

Draco拉扯着自己的袖子,这是他极少表现出来的不安姿态。Blaise立刻注意到了。“一切都OK吗?认真的说,Draco,到底怎么了?”

Draco放下手,深呼吸,然后抬起眼。“答应我你今晚会留意Harry。”
Tags:

Draco's Boy 18

[不指定 2008/10/01 23:11 | by 月下珠 ]

第十八章:独立先生




“该死的,”听见从Ron床上传出的熟悉的闷哼声,Harry低声咒骂道。现在是凌晨一点,Harry却无法入睡。看起来,Ron也是。在和他一起住了两周后,Harry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手淫。就像是一个提示,那边传来轻声拉开抽屉又合上的声音。Harry翻过身用枕头压住头,希望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当然,知道Ron在做什么只会使得Harry神经质的害怕听见这房间中的任何声音。床单的沙沙声,尖锐的呼吸声,以及肌肤碰撞的微弱声音穿透了Harry的枕头。Harry低声诅咒,更紧的用枕头压住自己的头,希望Ron能快点结束。

迄今为止,Harry一直在克制自己不要起身拉开Ron的床帘,提醒他虽然个人隐私受法律保护,但一点薄薄的布料不能挡住他活跃的秘密,并且他已经厌倦了听到这些。毕竟,他不得不和Ron一起生活,而且Ron是Draco的朋友。Ron也是Harry的朋友。Ron教会他怎么下国际象棋,告诉他许多与五个哥哥和一个讨厌的妹妹一起长大时发生的稀奇古怪的故事,以及他们家这些年里去过的所有不可思议的地方。Harry不愿做任何会削弱他们之间友谊的事情。并且更重要的是,Draco告诉过他所有的‘潜规则’,例如——哪些事情他是可以大肆宣扬的,什么时候他是可以抱怨的等等。显然,不顾及周围环境的手淫不在这个规则清单里。

所有这些荒谬、不上台面的规矩让Harry眩晕。他想要遵守。他想要融入Wolsford中。但与此同时,Snape教授在Harry的第一节植物学讨论课后说过的话不断在他脑海里回响。也许他还不够有主见。所以,当Ron开始发出一连串低沉、颤抖的呻吟时,Harry终于受够了。友谊和规矩见鬼去吧。他站起身,冲向Ron的床边,一把拽开床帘。

“你非得总在这该死的时间做这个吗?”Harry怒吼,无视Ron的惊讶的尖叫以及他试图用双手遮住自己但却只是成功的将自己卷进床单滚到床下的举动。

“该死的地狱!”Ron尖叫,同时Blaise直直坐起吼道,“他妈的怎么了?”Draco懒洋洋的咕哝,“该死的闭嘴!还有人要早起的。”

Ron拽下缠在身上的床单围在腰间。“你以为自己在做什么?”

“努力想要睡着。但因为你……做……该死的上帝,”Harry低声嘀咕,翻了翻白眼,“因为你一直在该死的手淫,所以没人能睡得着。做点正常人的举动,溜到该死的洗手间去处理,并且咬紧你的舌头别出声的弄完!”

片刻的沉默,然后Blaise爆发出一阵大笑。“操,Potter。你就是那么做的吗?溜进洗手间去?”

“这跟你他妈的没关系,”Harry反斥,耳尖因为困窘而燃烧起来。他只是假设Ron这么做是不正常的。他没有时间去考虑他选择的手淫方法和其他男孩们也许是不同的。

“哦,但是我想,”Ron说,将床单拉得更高并站起身。“我不会在自己有个非常棒的床可以用来手淫的时候溜去洗手间,非常感谢你。男人们都是这么做的,Harry。他们在他们的床上手淫。”Ron眯起双眼。“你不是什么古怪的禁欲修道士吧?”他看向终于坐起身的Draco。“他不是那种怪人吧?”
Tags:

Draco's Boy 17

[不指定 2008/10/01 23:11 | by 月下珠 ]
 

第十七章   成人仪式





“早上好,Potter,”Blaise一边懒洋洋的说一边打开Harry旁边的喷头开始洗浴。

Harry扮了个苦脸,尽可能的朝远离Blaise的方向移动。他在Wolsford的第一周是不断学习如何和其他15岁男孩极近距离生活在一起的过程。他非常郁闷的知道只有级长才能享有私人浴室。显然,公共浴室是很普通的事。而Harry,作为没有寄宿或参加过体育活动的孩子,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成人仪式。这使得他以之前从未想过的方式对自己的身体有了敏锐的自我意识。当然,这使得他不舒服,同样让他不适的还有其他男孩们用给茶里加糖一样自然的态度大声谈话和借用彼此的洗发水的表现。

“今天下午你有植物学讨论会,对吗?”Blaise一边问一边懒洋洋的用法兰绒澡巾擦洗自己。

“没错,”Harry一边尽可能快的擦洗自己一边从牙缝里挤出回答。为了避免和其他男孩们一起洗澡的局面,他每天早上5点就起来了。但Blaise Zabini也同样是一个早起者。一个爱唠叨的家伙。该死。

“在那课上留神你的问题和回答,Potter。Snape教授的惩罚和斥责简直是个传说。尽可能低着头,不要引人注意。在他的课上被叫起来会是你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在这点上相信我。我听说过很多故事,”Blaise说着飞快的瞟了一眼Harry的方向,仿佛是为了强调重点。

Harry退到他喷头的角落里,假装在洗头发。虽然淋浴喷头隔得足够远,并且有高度到Harry腰部的矮墙分隔,但这些小小的举措仍然只是带来了心理上的隐私空间,想看的话是可以看到一切的。Harry从不张望。实际上,他尽一切可能避免看或者被看到。“诚实的说,这贵的要死的学校就不能提供私人的淋浴空间吗?”Harry一边尽可能快的洗着一边嘀咕道。

“你说什么?”Blaise说着向后斜倚,越过墙看向Harry。

Harry转开头。“我说,谢谢你的建议。”

“没什么。”

Harry希望Blaise能就这样结束他的唠叨,但完全无用。就在他开始放松时,Blaise又挑起话题。“再有三个礼拜就是第一次正式的别墅派对了。你知道,那是非常高规格的邀请名单。当然,作为我的舍友和Draco的朋友,你自然而然会被加在名单上。那一直是个非常棒的派对。有很多来自Collenton的漂亮女孩会出席,”Blaise挤眉弄眼的用歌唱般的声音说道。

“没错。派对。多谢,”Harry说道,同时他洗掉最后一点肥皂泡,关掉喷头,抓起自己的浴袍。他从没如此感谢过Malfoy夫人坚持他需要一件浴袍。“再见,”他说着抓起自己的东西冲向换衣间。

Harry十分清楚Blasie挤眉弄眼的是想要传达什么意思。他的舍友们无休止的谈论着这即将到来的派对。Ron等不及想要体会和Hermione一同迎接早晨的感觉了——当然,前提是Hermione会同意。而这点,如果那些玩笑话差得不远的话,并不是十分遥远。最糟的是每一次话题转到Collenton女孩们身上时,Blaise狂妄自大的态度,同时话题将不可避免的进展成Blaise和Draco之间关于他们的性能力的直白讨论,以及Ron窃笑的评价哪一个Collenton女孩的胸部比较成熟。

十几岁男孩考虑这些东西对Harry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即使他并没在想这些或参与过这些话题。令人吃惊的只是这一切发生在Wolsford。他一直实实在在的相信有关性的描绘(并且Harry认为其中有着错误信息)、女孩乳房的大小和感觉、手淫——上帝,他们不停的在谈论着手淫——以及怎么分辨一个女孩是不是好勾搭是只会存在于他之前的公立高中男生厕所里,或是酒吧后门旁的醉汉们会讨论的话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这令人厌恶,真的。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礼貌吗?显然不是。而Harry没有任何可以拿出来谈论的素材(除了耳尖怎么也消不掉的该死的红晕)这点使得他完全无法无视这一切。Ron和Blaise擅自决定自己有义务告知Harry他们所有的性癖。Harry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但却没能说什么。而Draco只不过对着他们讥笑,偶尔贬损的评价一下他们某方面的性癖。

困倦的舍友们的翻动声将Harry带回到现实中。到准备上课的时候了。穿上制服时他感到一阵紧张而激动的颤抖。是时候为上课做准备了。他想着这种感觉是否可能会消退。他看向镜中男孩。这一次他似乎没那么遥远和不可接近了。
Tags:

Draco's Boy 16

[不指定 2008/10/01 23:09 | by 月下珠 ]

第十六章:镜中男孩




Harry看着自己的镜中反影,想着自己是否认识带着优美银框眼镜,从镜子里看着自己的男孩。镜中男孩穿着手工缝制的意大利路夫鞋,纺绸短袜和内衣裤,裁剪良好的羊毛裤,一件在口袋上刺绣着他姓名缩写的崭新白色衬衣,以及一件贴着Wolsford校徽的黑色羊毛外套。男孩手腕上的一抹闪光捉住了Harry的视线——他几乎忘记了这条银制细手链——同样刻着姓名缩写。Draco坚持这样。这之中的大部分都是必须的奢侈。当时,Harry因为太过混乱而没能插手。结果现在他对这些无用的奢侈品翻着白眼。

“有钱人肯定很容易忘记他们的名字,”Harry低声抱怨,对全身铭刻着的“HPJ”扮着鬼脸。

Harry向上看去。镜中男孩愁眉苦脸的。Harry猜那男孩并不关心他的幽默感,但Harry不会在此时犯浑。他还有更大的问题要去考虑,这个问题的名字叫做‘该死的他该怎么度过Wolsford学期开始的野营’。

Harry喷了喷气。他的全部生活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月之前,他还在穿着破旧的运动鞋,打补丁的牛仔裤和过大的T恤。他拥有的所有东西可以塞进一只小行李袋里。他有一份在苗圃的工作,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子,以及世上唯一一个能包容他的地方。

现在他则像掉进了兔子洞(注1)。他拥有一大堆昂贵、裁剪讲究的衣服,六双鞋,一只手表——Harry从没拥有过手表——柔软的睡衣,合身的礼服,以及拖鞋。他有旅行箱——不止一个——装满了其他的一些东西。一个装着学习用品——崭新的课本,在封皮上烫金着他的名字缩写的笔记本,一个皮革的小书包,雕花的钢笔,以及装着各种不同尺寸铭印着他的姓名缩写的单张或折叠卡片的一只小盒——Narcissa告诉他,这是为了接受各类派对或假期邀请而准备的。还有其他一些东西。数套Harry曾经碰触过的最柔软的被褥,软绵绵的枕头,暖和的毯子,以及一条绿色的开士米羊绒毯,尽管Harry不愿承认,但他已经爱上了这一切。然而,作为好运的讽刺对比,Harry发现自己几乎期望着能及时回到过去,撕毁那张Wolsford的申请表,而不是签了字。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更糟的是,他不知道——准确的说——他被期望成为什么样的人。

Harry将湿冷的掌心在长裤前蹭蹭,但立刻脸红起来,镜中那个时髦的男孩可不该干这么粗鲁的事。他摇摇头。他绝对没法习惯这么华丽的服饰。他仍然能感到Harry在他体内,但他不认识在镜中回视他的男孩。他希望男孩能好相处点。

“哦,天哪!多么英俊!”裁缝助手在回到Harry的小更衣室厚重的帘幕后赞叹道,同时将他从镜子前拉开。

Harry被带出更衣间,回到大堂中,并被拉着站到一个小平台上,好让裁缝能检查裤缝、收腰和其他Harry根本不关心的东西。当男人的手用力拉着裤腿时,他战栗的吸了口气。在数周这样被比划着推来搡去后,Harry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碰触。

“噢,Harry。你真像一个年轻的绅士,”Narcissa微笑着一边说一边从座位上起身,放下手中的骨瓷茶具。她在Harry身边绕着,手指捻去外套上的些许线头。“这真配你,”她自言自语的嘀咕。“你在野营时一定能抓住某些年轻女士的视线。”在Harry抗议他宁可不要抓住任何人——更别提那些愚蠢的血统优良的女孩——的视线前,Narcissa转向Severus说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列一下今年该注意的人的名单?我想恰当的为Harry介绍些人。当然,他至少应该见见Smythwick家。记得没错的话,他们的女儿Pamela差不多跟他和Draco同岁。他们能成为可爱的一对,你同意吗?”

Harry的愤怒随着Narcissa的谈论和计划而不断增加。他希望Draco此刻能在场,而不是在后面试穿他的制服。

“Narcissa,你不认为你应该让Harry适应一下,再把他嫁给(注2)那个Smythwick女孩?”Severus从他埋进去了整个下午的黑暗角落里发问道。

“别傻了,Severus。我想结婚还在将来的计划里,”Narcissa大笑,没注意Harry的愁容和消沉的姿态。
Tags:
分页: 4/14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