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School/家庭教育(完)

[不指定 2009/12/29 13:27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Frivolity 无聊之举(完)

[不指定 2009/12/29 13:26 | by 月下珠 ]
XQ五周年版庆邀稿贺文

标题:Frivolity(无聊之举)
作者:empathic siren
译者:月下珠
配对:SH
声明:一切归于JKR.
原文链接:http://www.geocities.com/thetwobroomsticks/Frivolity.html
翻译授权信节选:
月下珠:
This time, I hope you can give me translate Frivolity and Vixen into Chinese's permit. Please let me try! I will do my best!

Empathic siren:
Yes, absolutely!  Thank you so much!



无聊之举



“看,这是有点红——”

“我说不。”

“但这是圣——”

“不准说完这个词,Potter。我说过没有装饰品,就是没有装饰品。我们每一年都必须这样争论吗?”

Severus冲出房间。Harry从壁炉架上取下红色的花环,那明亮的颜色仿佛正在嘲弄他。

***

“你给圣诞老人写礼物清单了吗?”

Severus从他的书前转过身,无视Harry声音中的紧张。“你是蠢蛋吗?我45岁了。究竟为什么我要给圣诞老人写信?只有小孩子和可笑乏味的成人们会给圣诞老人写信。另外,他什么时候曾经将自己的慷慨向我展现过?”

Severus拒绝为Harry双眼中黯淡熄灭的光彩而感到懊悔。Harry离开了,一张揉皱的羊皮纸落到地板上。Severus的手指紧紧抓住书的封皮。书里面写着很多单词——很多详细列明浸液和酊剂的单词——但他所能看到的只有Harry写给圣诞老人的梦想清单。愧疚在他体内盛开,自以为是的怒火熊熊燃烧。

***

Harry注视着Severus胸膛的起伏。现在是凌晨三点,但他睡不着。月光洒入屋中,将一切都镀上银边。

Harry倾身亲吻Severus的嘴角。Severus一动不动。

Harry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在不能收回的话语脱口而出伤害到自己之前又闭上了。Harry缩回被单下,偎入Severus怀中,希望能用碰触传达自己害怕说出的话。
Tags:

To Have and To Hold 04

[不指定 2009/12/29 13:23 | by 月下珠 ]
第四章    Secrets



“你对Potter怎么看?”

Draco Malfoy瞟向Gryffindor们聚集的区域,他们的注意力全集中在那个废物半巨人老师身上。然后他转向Blaise Zabini。“我尽可能不去想他,”他适度的说。

“我是认真的。”

现在Draco把全副注意力放在Blaise身上了。“你什么意思?”

“好吧,诚实的说,我认为他挺火辣的。”

Draco无法克制自己嗤之以鼻。

Blaise翻了翻白眼,但视线返回了Gryffindor们身上。“你最近有留意过他吗?”

Draco装模作样的摆出一副深思的表情,逗乐了他最好的朋友。的确,Potter有着引人注目的外貌,但他总是看起来疲惫又充满压力。当他不用魅惑咒的时候。Draco知道它们。Draco比他向Blaise提及过的更了解Potter。他耸肩。“如果你喜欢那种不幸的疲惫英雄类型的话。”

Blaise咋了下舌。“除了他的疲惫之外,”他叹了口气。“Draco,你是霍格沃兹最火辣的巫师——”

“总有人要担此大任。”

“但你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不能勾引你。”

Draco戏剧性的战栗了下。“万分感激。”

Blaise点点头。“告诉我你不介意我对他下手。”

Draco又瞟了眼草坪,然后将视线转回到他朋友的身上。Zabini长得足够好看,有着黑色的头发和蔚蓝的眼珠,他的外貌像Potter一样引人注目,但Blaise最近的Gryffindor狂热让他有点担心。

“Blaise,你打算做什么?”Draco询问。“半个学校的学生都想对Potter下手。当然,整个学校的学生会更想跟在一起,但我猜活下来的男孩不会是个糟糕的慰藉品。”他补上一个戏剧化的叹息。“我没法同时出现在所有地方。”

“你可没少尝试,”Blaise嘲弄。

Draco假笑,然后意识到Blaise的本意。“你是在向我征询同意之类的吗?如果你想要他的话,那就去得到他。”

Blaise审视的看他。“那么,你对他并不感兴趣?”

“如果我想要他的话,我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得到他?”

“好吧我猜,”Blaise说。“只不过从你的历史来看,我曾经想过你也许会想要将那些热烈的憎恨以另外一种感情渠道流泻出来。”

Draco的眉毛扬起。“有趣的想法。”他又向Gryffindor三人组瞟了一眼,摇摇头。“抱歉,不觉得这会发生。”

Blaise回以一个兴高采烈的笑容。

Draco皱起眉。“我以为你正对臭鼬感兴趣。”

“那只是个实验。”Blaise耸肩否认。“想看看Gryffindor是否害怕跨学院的性事。”

Draco惊讶。“性就是性。”

“没错,”Blaise同意。“另外,Weasley好歹亲起来不坏。”

Draco的视线瞟回到三人组身上,同时眉毛扬起。“另外,什么让你认为Potter会接受?”

“这将值得好好探索一番,”Blaise自信的说。“如果他不能接受,那么该死的,我至少能说我上过活下来的男孩。”

Draco眨眨眼。“你知道,这真是非常差劲,”他说。Blaise一直是个浅薄的人,特别是在有关性的方面,但Draco不认为他会蠢到低估Potter。

Blaise耸肩,向Potter投去一个掠夺的视线。“你觉得我会在乎吗?”

Draco正准备开口警告,这时一双手环住了他的胳膊。

“我们今晚的约会还有效吗,Drakie?”

Draco畏缩于这个名字。梅林,有时候他真讨厌女孩们。他转身给Pansy Parkison一个灿烂的微笑。“当然,我亲爱的,”他温和的回答。“老时间,老地方。”

Pansy的脸亮了起来,对他开颜一笑。

做个大众情人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Tags:

To Have and To Hold 03

[不指定 2009/12/29 13:21 | by 月下珠 ]
第三章  Rationalization


Harry努力忍耐过了早上的课。今天早上他不得不又对自己施了一个魅惑咒,并且他没有去吃午餐,试图想要小睡一会。那是个完全失败的尝试,因为有人在公共休息室里扔了个屎炸弹,那味道还没散去呢。

所以现在Harry怀着满心忧惧拖着脚走向魔药学教室。他努力完全不去看向Snape,虽然这是个非常严苛的考验。他知道如果他看向这位教授,他的视线将不可避免的被拉向他的嘴唇,而他将会想起——好吧——他不应该想起的事情。

要在Snape在教室里来回巡视、不断发表苛刻的评论的情况下集中精神酿造魔药已经够难的了。那该死的声音……

“Potter先生,你酿造什么?”

Harry惊跳。Snape正站在他正前方。他怎么做到的?看了看自己的大釜,Harry皱眉。它肯定不该是粉红色的。

“创伤清洁魔药?”Harry提议,仍然没有抬头。

“真的?”Snape说,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嘲弄。“你会把它擦在你时常会有的伤口上吗?”

“呃,不会,”他承认。

“我也这么认为。”Snape的声音像平时一样洋洋得意。“我想你需要一个劳动服务。”

Harry在Snape大步走开时深呼出一口气。

“好吧这还不算太糟,”Ron耳语,开始清理他们的桌面。

“我听到了,Weasley,”Snape说。“Gryffindor因为不恰当的发言扣五分。”

Harry紧紧闭上嘴。再过十分钟他就可以解脱了。

这十分钟似乎像永生一样漫长,他们清理着他们的大釜,并将原料放回。终于,下课铃响起。

“Potter,留下,”Snape命令。“我决定你要立刻执行劳动服务。”

Harry内心畏缩了下。他现在感觉十分不好。Snape是不是会因为Harry之前的离开而发怒?他现在知道Harry在用魅惑咒。还是说他会因为这而发怒?还有那个吻呢?Harry是不是应该表现得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Harry偷偷瞟了眼Snape,但什么也没看出来。那男人甚至没有看向他。他正在自己的讲桌上往羊皮纸上写着什么,同时教室里的其他学生陆续收拾好东西离开。

Harry向Ron和Hermione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然后继续收拾自己的东西。最后一个学生离开,Harry在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时困难的吞了口口水。

“跟着我。”

一个非常明确的命令。也许几个吻并没有改变任何事。Harry再次吞了吞口水,舔舔嘴唇,并在长袍上擦了擦汗湿的掌心。Snape带着他穿过他办公室的门,接着又穿过另一扇门,进入到一个看起来像是书房的地方。这是一个从任何方面来看都非常舒适的地方,放满了黑色的木头家具和书架。壁炉边看起来那么舒适,所以Harry移向它,同时Snape走向房间里那张巨大的书桌。

Snape施了锁门及静音咒。听到这些,Harry战栗了下。他真的、真的感觉很不好。

“现在,Potter先生,”Snape倾身靠向桌子,双臂交握。“到底我说的‘你需要留在这里直到我说你可以离开’中的哪部分是你不明白的?”

Harry将视线从火焰上拉开,看向魔药教授。“你亲吻我的那部分,先生。”Harry畏缩于自己的话。他的大脑肯定没在运作。

Snape眨了眨眼,然后假笑。“难道那不令人满意或者在某方面没有达到你的要求?”

Harry没法控制自己的下巴不要掉下来。这是个错误的——哦或许是正确的——动作,因为他的口中瞬间就探入了Snape的舌头。

上帝,这比他记忆中的更棒。他伸出双臂环住Snape的脖子,用尽全力搂住他,完全屈服于这熟练唇舌的探索和品尝下。当Snape用自己的嘴唇爱抚爱抚他的时候,他品尝到薄荷茶和巧克力混合的味道。

当他开始严重缺氧时,Snape放开了他的嘴唇,沿着他的下颌曲线一路舔砥轻咬。Harry无助的呻吟,承受着Snape唇舌移动的绵连感觉。

Snape抬起头,他感到一阵空虚。Harry张开双眼,很高兴的看到Snape的手臂正环着他,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有这支撑,他一定已经瘫倒在地了。Snape的视线在他脸上跳动,最终对上了他的双眼,而Harry几乎因那眼中的炽烈而抽气。

有什么非常强烈的东西从那凝视中传递出来,而如果Snape的感觉有任何地方和Harry的接近的话,那么他们还没在自己的立足之地上燃成残渣还真是个奇迹。

他希望——

“喝。”

Harry眨眨眼。一只茶杯递到他嘴边。它怎么到Snape——还微微有点颤抖的——手里的,他无法确定。Harry还没法开口询问,就不得不顺着倾斜的杯沿咽下了其中的液体。

并没花多少时间,他的双眼渐渐合上,沉入睡梦中。

*****
Tags:

Draco's Boy 25

[不指定 2009/12/29 13:16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Draco's Boy 24

[不指定 2009/12/29 13:14 | by 月下珠 ]

第二十四章      蠢材McLaggen




Draco有用亲吻引出所有情绪的才能。柔软、羽毛般落下的亲吻搔动Harry的皮肤,让他想要做些愚蠢的事情,像是咯咯傻笑或是和Draco交缠着躺在夏日温暖的草地上。强势、用力的压在Harry唇上的亲吻让他喘息着用同样的热烈回应。而那些悠长、缓慢的亲吻——嘴唇互相摩挲,舌头彼此纠缠——没什么能比那感觉更完美了。那些会亲吻让Harry瞬间遗忘很多事。他喜欢遗忘的事——比如说学期结束时他将要去的地方,比如说当Draco某天清醒过来意识到Harry什么也不能给他时他是否还能再呆在Wolsford。

滑过脸颊的手指将Harry从沉思中惊醒。

“我要开始认为你喜欢满脸污迹了,”Draco说,声音中隐含笑意。

Harry退离Draco的手指。“那只是一点点污迹,而我正在马厩里干活,我可不太关心自己这里或哪里有点什么污迹。”

“你关心的,对吗?”

“绝没有。”

Draco的手指在抽离前又一次滑过Harry的脸颊。“也许总有一天你会自己发现自己表达方式的错误,但我猜现在我可以忍受它。”

“我可不知道忍受我已经成了你的日常工作了,”Harry揶揄的说。

“你是个小混蛋。”

“这点我没法控制。你太有影响力了。”

“但我却没法让你意识到当你并没有那么肮脏凌乱时看起来有多棒。”

“唔嗯,”Harry回应,抑制住——基于某种原则——擦去脸上的污迹的冲动。也许他应该更加注意自己的外表。如果那样的话Draco会不会更喜欢他?但是,真的,他外表怎样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Draco会如此感兴趣?他是不是因为Harry而感到丢脸?是不是这就是他在有其他人在旁边时表现得如此不同的原因?

“你在想什么?”Draco问道。

“只是在想些无聊的事情。从这学期开始,我有植物学课题了,”在想这像玻璃般脆弱的幸福何时会被冰冷的现实砸碎。“你知道,像平常一样。”

Draco亲吻他——一个柔软、羽毛般的吻。Harry的脊骨上窜起一阵战栗。“不要想了。你会做得很好。课程明天才会开始。”

“好吧,我知道。我只是——”

“什么也不只是。诚实的说,Harry,你什么都不用担心。这就是上个礼拜让你闹别扭的原因吗?课题?你那段时间比泼妇还暴躁。”

“恶,多谢夸奖。”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你前一阵子一直心情变幻无常又好争论。除了,当然,当你引诱我来场短暂的激情时。你肯定非常喜欢我们在新年夜里做的。”

Harry转开视线。他能感到自己脸红了。“那很棒。你知道的。”

“真高兴知道那不是问题所在。那么告诉我,Potter,是什么让你神经紧张?”

“没什么特别的,”Harry嘀咕。“只是……有些事。就像我之前说的。”

“好吧,也许一场恰当的激情能让你的大脑空闲一点。”

Harry的嘴唇勾起一个懒散的笑容。激情听起来真不错。他抓住Draco的衬衣拉他前倾,用力亲吻他。“你在想这个,是吗?”

“没错。所有人都在吃晚餐。让我们回去寝室。我们可以拉上床帘练习怎么保持安静,”Draco说道,紧贴Harry磨蹭着。

Harry呻吟。“我不觉得我还能走那么远。”他挺起下身,勃起刷过Draco的。

“干,Harry。”
Tags:

Draco's Boy 23

[不指定 2009/12/29 13:12 | by 月下珠 ]

第二十三章      一如平常




Harry看着车窗外翻滚后退的山岗。狭窄通道上的餐车传来轻轻的滚动声。Draco在看着《米德尔玛奇》,时不时发出低低的厌恶声,同时手指不耐烦的搓着书页。Malfoy夫人轻柔的声音掩饰了她讨论的假期计划的严格,Snape教授简洁的评论着这个社交季节无聊透顶。所有的一切都十分普通——就像什么都未改变。Harry的胃部充满了恐惧的痛苦。他更深的沉入座位中,将精神集中在窗外不断退后的光秃树干上。

“好吧,我们没法接受Squire家二十三号的邀请,同天下午我们还有Smith家的邀请。”Malfoy夫人说。

“为什么不?他们又不是同一时间的。我确信你有足够的精力在同一天出席两场派对。你甚至曾经在同一天内出席过五场或者更多场派对。不过不管你想去哪里都别算上我。每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大量的朗姆酒、永远吃不完的烟熏大马哈鱼、以及用俗丽的丝绸和荒谬的羽毛装饰的馅饼。这提醒了我,请告诉我你神智已经正常了不会拿着你那可怕的鸵鸟毛手包出去晃。”

“那个手提袋是意大利手工制的。它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能搭配任何衣服。”

“翻译:你为它花了非常多的钱,以至于银行拒绝兑现你的任何支票,除非你承诺以后永远用它。”

Malfoy夫人嗤之以鼻,非常不符合身份的动作,Harry认为。“嘴长在你身上。我们是不是该穿着你去年精心呵护的白色小花们去,嗯哼?”

“那些是Cypripedium candidums(注),Narcissa。那时候它们是我研究的标的。没有它们的话我没办法完成我的计划。并且你知道我为了从美国把它们带来都经历过什么吗?你知道吗?我不得不——噢,算了。让我们回到更重要的主题上,就像你为什么不能在同一天出席两个派对。”

“你每年都这样。抱怨着这些事情,但同时也会认真的陪同我出席每一场。”

片刻紧绷的沉默,然后Snape教授再次开口。“你不该单独出席,特别是在那样的环境下。”这是Harry第一次听到Snape教授的声音中有着不确定。他想着这意味着什么,同时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在刚刚闪过的结彩邮筒上。

“你是个可爱的陪同者。一直都是。谢谢你。”Malfoy夫人的声音中有着Harry无法辨明的古怪音色。他瞟向Draco,但后者仍然沉浸在书中,没有注意到他母亲和教父间的轻声闲谈,以及隐藏在他们的言辞之中古怪未明的事情。

“解释下为什么你不能同时接受这两个邀请。”Snape教授的声音听起来和Harry平时听到的一样平缓。

“Smith家和Squires家互不来往。我认识Smith家的时间更长,不能像这样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虽然,我必须得说,我从不觉得Mildred Smith的卷心菜沙拉像Tandie Squires嘲笑得那么糟——它能稍好一点。”

Harry克制住因为想象Snape教授的手指握紧方向盘而爆发的笑意。“所有这些——所有这些夸张的表现——都是因为一道黏糊糊的卷心菜沙拉?我永远无法理解你在这些荒谬的鸡毛蒜皮上花费的精力。”

“而这也是你能成为如此优秀的陪同者的原因,Severus。你不明白,你也不想明白,”Narcissa紧接着说。她在座位上动了动。“Harry?”

Harry转过身,惊讶于听见自己的名字。他抬头看向Malfoy夫人,带着疑问的表情。

“我们不出席Squires家的派对可以吗?”

Harry点点头,震惊于自己被询问。“我甚至不认识他们,呃,对吗?”

“Thomas Squires和你同班,我相信。他和Draco关系不错。”

Harry转向Draco,后者刚因为自己的名字被提及而短暂的从书中回神过来。他随意的耸了耸肩,继续阅读。

“并没有很热切的想要参加,是吗?”Malfoy夫人问。

Harry摇摇头,想着这些荒谬的社交游戏到底会不会有对他来说有意义的一天。他不喜欢卷心菜沙拉,但他也不认识Squires。“我是否,呃,我的意思是,我是否需要写信去道歉?”他问道,不确定一个人怎么能——客气的——好吧,不管客不客气,邀请一个不认识的人去参加派对。
Tags:

Draco's Boy 22

[不指定 2009/12/29 13:10 | by 月下珠 ]

第二十二章     残留的问题




当Harry踏上探访Moraea的路时,太阳刚刚爬上地平线。他需要一个思考的地方,需要做些凝视Draco的睡颜之外的事。Draco。想到他,Harry的胃部产生了一阵欣喜的颤抖。陷入沉思中,他差点被一块石头绊倒。他大笑起来,眩晕而不安的。他不能停止想到Draco,或者Draco在五匹马前亲吻他的事实。他们接吻 了。Draco吻了他。Harry又踏空一步差点摔倒。他现在笑得像个白痴,像个刚和‘梦中情人’约会回来的傻姑娘,但他发现自己不在乎。没有什么能比和Draco亲吻感觉更美妙了。他想象中初吻应有的感觉全部都有——稍微有点湿漉漉的,但那些魔法的感觉是一摸一样的。

Harry走进马厩,他的视线停留在Draco亲吻他时他所靠着的地方。Moraea喷喷气,轻嘶一声,踏了踏前蹄。她现在焦躁不安着。就像Harry。

“早上好,姑娘。我给你带了几个苹果。”

Moraen摆了摆鬃毛,就像是在说,“当然你带了,你这蠢男孩。你可不敢什么美味都不带就到我这里来。”

Harry翻进它的厩栏,抓起一把马刷刷着它的鬃毛。Moraea拍拍尾巴,晃了晃头。

“你被惯坏了,你知道吗?我打赌你认为你值得一个更好的刷子。”

Moraea用鼻子轻推Harry的肩膀。

“好吧。先刷,然后是苹果。”

Harry让自己沉浸在这有节奏的动作和马刷刷过Moraea光滑皮毛的声音中。他的思绪回到了之前那个夜晚,那个吻。他从未想过亲吻其他男孩。当然,四个月前,他也从未真的想过亲吻其他女孩。有关身体的亲密接触的整个概念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他曾经猜测自己在别墅派对之前从未像Blaise和Ron一样在夜晚兴奋过是因为他从未体会过一个Collenton女孩的女性魅力。现在他明白更主要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她们是女孩,或者说这之中最重要的是,她们都不是Draco。他的胃部再次抽搐了一下。他微笑。

稍后,在喂过Moraea苹果后,Harry想着亲吻Draco是不是让他变成了同性恋。他还未想过这个,还未认真的想过。如果他是同性恋的话,他是对男孩们都会有兴趣,还是只对Draco?他安抚的拍了拍Moraea的身侧,离开厩栏。他坐下,靠着‘那个厩栏’,决定某些研究验证是必须的。

Harry闭上双眼,深呼吸,让自己陷入沉思。他将精神集中在Draco让他感受到的一切上,摒弃掉所有其他的人称之为‘正常’的一切。他想着和Draco的那个吻,想着Draco探入自己口中的舌,想着他的拇指抚摸Harry脸颊的方式。他的肌肤弥漫起热度,早先体会到愉悦感现在忠实的在下身反应出来。他的手滑进裤子中,在阳物上上下滑动。上帝,他想要手淫。记起Draco掌控着那一吻的方式,还有那之后自己看起来是多么易受攻击,Harry的手更紧的握住了自己的阳物。他呻吟着仰头靠倒在厩栏上。手淫从未感觉如此舒服过。他现在明白Ron为何对此如此沉迷了。他闭上双眼让自己高潮。
Tags:

To Have and To Hold 02

[不指定 2009/06/16 09:48 | by 月下珠 ]

第二章  Awakening


Harry恢复知觉并立刻感觉到了身体上的不同之处。他觉得——休息过了?Harry简直不能相信。他实际上睡着了并睡得很好。过了多久了?

该死,那剂魔药应该——

他的双眼猛然睁开、完全清醒过来。

魔药?Snape?

所有的一切潮水般回溯,而无论Harry多么努力的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梦境或幻觉,他内心深处十分明白那不是的。

Harry几乎仍然能感觉到印在他嘴上的温暖、潮湿的双唇,探寻着他的强势的舌头,以及从他的下颌一路细碎啃到喉头的牙齿。仅只这些记忆就能让他呻吟起来。

而他那时只是站在那里,像个顺从的小玩具,全然接受着那些在他皮肤上游移、带着急迫的热情印上的亲吻。

Harry再次呻吟,坐起身,或者更恰当的说,尝试坐起身。但他失败了。他的身体感觉像是灌了铅。这也是不自然的。这里好像有某种抑制咒在阻止他——

该死的他到底在哪里?

他微微扭头打量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只有模糊的轮廓。他的眼镜?不,他已经不再需要他们了。为什么他不能看清楚?

再一次的,他试图辨明这个房间。这是一个类似起居室的地方。他能辨别出离他躺着的沙发不远处有一个壁炉,在那附近还有一张椅子。房间中其他稍远点的家具都是模糊难明的。

让Harry感到安慰的是,房间里没有任何在动的东西。此刻他是独自一人。他真的应该离开。他的大脑锁定着逃跑这个看上去最明智的主意。但要怎么跑,在他甚至不能移动的时候?

如果他能召唤自己的魔杖,那么他至少能尝试解除自己身上的咒语。

“勇敢的Gryffindor绝对不会想要溜走,不是吗?”

Harry短暂的闭上双眼。上帝啊这声音是裹着电流的糖果,带着居高临下的味道。

“你的粉丝俱乐部会怎么说?”

如此深沉如此丰厚。有如旋律般在他身周振动。

“Potter先生,我知道你能听见我。”

Harry张开双眼努力想要锁定Snape的形体。那黑色的模糊剪影正逐渐接近。Harry聪明的决定装傻。

“教授,”Harry设法说。“发生了什么?我在哪里?”

Snape逐渐逼近,并在Harry身边坐下,俯身直到他脸部的轮廓在Harry眼前清晰起来。他黑色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明了的光芒,唇边勾起嘲弄的假笑。

“得了,Potter,你可以比这做得更好点。”

Harry决定他像Snape总是说的那样,是对自己的聪明才智评价过高了。

“很好,”Harry反斥。“我很抱歉自己闯进你的实验室。我发誓我会归还龙肝。现在扣掉那该死的分数,给我留堂处分然后让我离开这里吧。”

Snape的眉毛有趣的扬起,Harry皱眉。

“我怎么不能起身?”他问道。

“因为,Potter先生,”Snape说。“我在你的调配物中加了菟葵。”

“莬葵?”Harry皱眉,在脑海中分析这个原料。它含有毒性,但与黄姜根及犀牛角粉末混合之后会产生类似瘫痪的效用,并阻止魔力作用在身体上,包括魅惑咒和他眼睛上的视力矫正咒。“这解释了我为什么看不清,”他嘀咕,接着怒视Snape。“为什么?”

Snape对他眨眨眼睛。“因为你精疲力竭了,Potter,并且你需要休息。”

“我在自己的宿舍里可以该死的休息得很好。”

“你再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试试看,Potter?”Snape说,再次沉下脸,虽然他的声音中似乎好笑比愤怒的成分更多。“这么对一位教师说话?”

他语气中的好笑让Harry困惑不解,所以他只是呆呆的瞪着。

“你已经证明了你毫无能力照顾自己,”Snape继续。“因此,我将代替你做这些。”

现在轮到Harry眨眼了。“我请你再说一遍?”

Tags:

To Have and To Hold 01

[不指定 2009/03/29 22:19 | by 月下珠 ]
标题:To Have and To Hold
小标题: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感谢烟宝贝的RP翻译XD)
作者:MontanaDan
译者:月下珠
配对:SS/HP
级别:NC17
原文地址:http://archive.skyehawke.com/story.php?no=4945
授权信:
I know several of my stories are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but I don't think the 'To Have' series is yet.  I'd be glad to have you translate it into Chinese, as long as credit is given to me as the author and you send me a link to the site so I can post it along with some of the other translations.

Thank you for asking and I look forward to hearing more from you.

Montana




第一章 Confessions

“亲过男人吗,Harry?”

黄油啤酒几乎从Harry Potter的嘴里喷出,他呛咳起来。一边咳嗽着,他一边抬起惊讶的双眼看向在三根扫把酒吧角落隔间里,坐在桌子对面的自己最好的朋友。

Ron Weasley注视着自己的双手,耳朵通红,直到他终于抬起自己蓝色的双眼对上Harry的。Ron的脸颊晕红,耳朵红得不可思议。

“呃,Ron,”Harry用袖子擦擦嘴角,小心翼翼的说。“我们并不准备开始一场尴尬、令人困窘的谈话,对吗?”

Ron已经恢复到能够意识到他的暗示。“梅林,Harry,不是你,”他迅速说道。

他们已经有过这方面让人惊讶的谈话,或者更恰当的说,是Harry听了一场讲座,由Ron对Harry所解说的——在巫师世界,性倾向/偏好是个没什么实际意义的问题。古老的纯血家族比较关心他们的血脉,而个人则关心找到一个正确的人生伴侣。一个魔法、感情、智慧和身体都契合,能够完整你的灵魂的伴侣可能是任何性别,但只要这结合一旦确定,它将像麻瓜的宗教仪式一样合法并有约束力。

当Harry放心于挚友的兴趣并不是朝向他时,他有了足够的安全感可以开始取笑对方。他垂下视线,假装受伤。

“真是多谢了。”

Ron现在完全惊慌失措的急速说道,“好—好吧,并不是说我不想—我的意思是—并不是你不—”

Harry大笑,卸下悲惨的表情。

Ron怒视。“该死的,Harry,你很喜欢这么做。是吗?”

Harry耸耸肩,仍然没心没肺的笑着。

“另外,你知道你是Hogwarts最火辣的巫师之一。”

Harry镇定下来,吐了吐舌头。“那都是些废话,你知道的,”Harry说。“只不过是‘活下来的男孩’效应。”

Ron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摇摇头。

Harry不想再继续这个特定的争论,所以他将话题引回到Ron的问题上。

“那么你亲了谁?”

Ron的黄油啤酒突然间再次变得迷人起来,他的耳朵恢复了之前猩红的色调。“实际上,是他亲了我。”

“是谁?”Harry说道,扬起了自己的眉毛。

“发誓你不会笑。”

“不会,除非那是Crabbe或者Goyle,”这是Harry的全部的保证,但Ron呛住了。“求你告诉我不是的,”Harry乞求。

“不是!”Ron迅速保证。

Harry将一只手捂上心口。“感谢上帝,”他咕哝。“不要像这样吓我。”

Ron吃吃笑着。

Harry猛然抬头。“不是Malfoy,对吗?”

这次是一声不屑的喷气。“求你了,Harry。给我更多点信任吧。所有人都知道Malfoy会任何有洞的东西。”Harry安心的呼了口气。“毕竟我还是有些有辨别能力的品味的。”

“好吧,Malfoy自称能应付所有的巫师种类,”Harry说。

“没错,自称,”Ron指出。“我可没听其他任何人这么说过。”

实际上,Harry曾经听过其他人谈论Malfoy的勇猛,但他可没有任何赞美Malfoy在床上或床下的技能的动力。

“那么你该告诉我谁亲你了,”Harry提示。

“好吧。”Ron再次涨红了。“Zabini。”

Harry的眉毛立起。现在让他惊讶了。“Zabini?”Harry说。“Blaise Zabini?”Ron点点头。“我以为Hermione喜欢他。”

Ron似乎又发现了他的酒杯的迷人魅力。“好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准备告诉她,好吗?”

Harry叹了口气。“那么那不差,对吗?”

Ron耸耸肩。“只是凑合。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

“那为什么烦恼?”

“只是有些不同,你知道。亲吻一个男人,”Ron说。

“我能想象。但如果这事卷进Hermione——”

“我知道。我知道,”Ron说。“我只是想知道你会怎么看。”Ron再次抬头。“那么你呢?”

“我什么?”
Tags:
分页: 3/14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