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ification(刻痕)01

[不指定 2011/08/29 16:24 | by 月下珠 ]
Scarification(刻痕)
作者:Lady Lazarus
译者:月下珠
配对:LM/HP
级别:NC17
警告:Non-Con、黑暗
简介:Malfoy是不可打破的。

原站挂掉了,所以原文地址和授权都无……TVT



“你打定主意了?”

“是的。”

“那么记好,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地方是连念出名字都会让人感到罪恶的,比任何诅咒都罪恶。你明白我们正要去的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吗?”

Harry点头,嘴唇紧抿。他的面容已经开始显现出成年人的硬朗线条。从Kingsley投向他的视线中,Harry可以看出年长的巫师已经能从男孩眼中看出他渐有的成熟。

他十六岁了。短暂的童年岁月已经开始逐渐逝去。他将会成为什么样的男人?

在他们先前的谈话中,Kingsley尚未决定要如何应对Harry。十六岁是个艰难的年纪,一个人可能在这个岁数走向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选择无数条道路。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将男孩尽量引向正途。

“我要看看他们。除非我确切知道他们正在承受痛苦,否则我无法安眠。我总是……”对Harry来说这个名字要十分努力才能说出口,“……看到Sirius的脸。我看到帷幕。看到他倒下死去。这记忆日日夜夜的折磨我……Kingsley,你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我需要知道他们正承受和我一样的疼痛……”

听完男孩的话,Kingsley长长释出一声叹息。他抬手揉了揉头顶的头皮——他失去头发已经很长时间了——然后说,“我明白,Harry。这就是为什么我同意带你去阿兹卡班。”

****

“Draco也许是个食死徒的儿子,但他仍然是我的堂弟。我不能说我*没有*觉得同情他。失去父亲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Harry从Tonks身上看不出一丝一毫跟那个纯血斯莱特林的相似之处。如果他张大双眼,无视Tonks黑色的双眼和纠结杂乱的头发,只将注意力集中在她苍白的面孔上,他也许能发现一点点和Draco苗条的母亲的相似之处——后者他只见过一次,还是在两年前。如果一定要说的话,Tonks更像年轻时的Bellatrix Lestrange——应为Sirius之死负责的那个女人。

有时候这让她的陪伴变得难以忍受。

“他没有失去父亲。他的父亲仍然活着。”Harry有点粗暴的纠正Tonks。紧接着他就羞愧的红了脸。他并不是有意对这个年轻女巫如此苛责,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暗示Harry和Draco分享着同样的失去亲人的经历。

“那么——Kingsley Shacklebolt已经准许你去阿兹卡班了?”她说,放弃了关于Draco的话题。Harry没有忽略她的声音在提起这个巫师监狱时变得低沉压抑。

“他同意了。特别是因为我已经决定好以后要做傲罗,他也认为让我了解自己以后抓到的黑魔法滥用者会被送去什么地方比较好。”

他们都意识到Harry在提及那些运用黑魔法的人时难以使用‘女巫’和‘巫师’的称呼。尤其对Harry来说,涉足这部分魔法等同于完全放弃自己的声誉,并屈从于一种低等的存在。

在这期间Tonks的头发变成了一种艳丽、可怕的绿色。

“你并不赞成,Tonks?”

她以一个不置可否的耸肩作为回应。“并不是说我不赞成,但像麻瓜的一句老话说过的,不要将与你战斗的敌人当作恶魔,除非你自己变成恶魔……而当你窥探黑暗时,黑暗也在同样窥探着你。”(注1)

“我并没有在与他们战斗。我只是为了自己去看看正义是否得到了履行。”

“随你的意吧。”她说,再次耸肩,但避开了Harry的视线。
Tags:

Home School/家庭教育(完)

[不指定 2009/12/29 13:27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Frivolity 无聊之举(完)

[不指定 2009/12/29 13:26 | by 月下珠 ]
XQ五周年版庆邀稿贺文

标题:Frivolity(无聊之举)
作者:empathic siren
译者:月下珠
配对:SH
声明:一切归于JKR.
原文链接:http://www.geocities.com/thetwobroomsticks/Frivolity.html
翻译授权信节选:
月下珠:
This time, I hope you can give me translate Frivolity and Vixen into Chinese's permit. Please let me try! I will do my best!

Empathic siren:
Yes, absolutely!  Thank you so much!



无聊之举



“看,这是有点红——”

“我说不。”

“但这是圣——”

“不准说完这个词,Potter。我说过没有装饰品,就是没有装饰品。我们每一年都必须这样争论吗?”

Severus冲出房间。Harry从壁炉架上取下红色的花环,那明亮的颜色仿佛正在嘲弄他。

***

“你给圣诞老人写礼物清单了吗?”

Severus从他的书前转过身,无视Harry声音中的紧张。“你是蠢蛋吗?我45岁了。究竟为什么我要给圣诞老人写信?只有小孩子和可笑乏味的成人们会给圣诞老人写信。另外,他什么时候曾经将自己的慷慨向我展现过?”

Severus拒绝为Harry双眼中黯淡熄灭的光彩而感到懊悔。Harry离开了,一张揉皱的羊皮纸落到地板上。Severus的手指紧紧抓住书的封皮。书里面写着很多单词——很多详细列明浸液和酊剂的单词——但他所能看到的只有Harry写给圣诞老人的梦想清单。愧疚在他体内盛开,自以为是的怒火熊熊燃烧。

***

Harry注视着Severus胸膛的起伏。现在是凌晨三点,但他睡不着。月光洒入屋中,将一切都镀上银边。

Harry倾身亲吻Severus的嘴角。Severus一动不动。

Harry张开嘴想说什么,但在不能收回的话语脱口而出伤害到自己之前又闭上了。Harry缩回被单下,偎入Severus怀中,希望能用碰触传达自己害怕说出的话。
Tags:

Potterella(完)

[不指定 2008/10/01 22:15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完美之死(完)

[不指定 2008/10/01 22:13 | by 月下珠 ]

[翻译—SS/HP—NC17]完美之死(完)

作者:Emily Waters
译者:月下珠
配对:SS/HP
警告:幽默向,恶搞向,OOC。总之这是一篇极度RP的文。
声明:哦得了,JKR的,所有一切都是JKR的!
友情鸣谢:感谢烟宝贝找来这么一篇让我下巴脱臼的文……于是我决定,大家一起来下巴脱臼吧XD
链接:http://hp.adultfanfiction.net/story.php?no=600017021
授权信:
You may translate it, and post it, but please be sure my name is on the story and link back to the English version on aff when you post.

Thank you very much,
Em.


在尖叫棚屋中,在地板上,Severus Snape垂死躺着。他同时也非常享受,因为这是一个自豪、有尊严的结束——失血致死,在一个传言中闹鬼的房子里。他不能再要求更多了;他非常高兴于此,因为他总是担心他会死在Sirius Black‘意外’掷错的魔法下,或者是在教Neville Longbottom时死于课堂上一场真正的意外爆炸。现在这样……这样死去……非常棒,Severus梦幻般的想着。痛苦、恐惧、意味深长、并且充满焦虑。祝福黑魔王的邪恶存在吧。这样的死亡已经超过了Snape最大的希望。完美之死。

就在垂死之时,他释出一片黑色的回忆之雾给Harry•该死的•Potter,后者正像只上了岸的死鱼一样张口结舌的看着他。

“看……着……我……拿走它……拿走它……”Severus Snape用他最垂死、嘶哑、破碎的声音说出。他练习这种声音好几年了,现在终于有机会用到。

“拿走它?”Harry惊叫。“这是操他妈的雾气!我要怎么拿走它?”

“这是……我的……记忆……你这愚蠢的男孩!”Severus咆哮,使得喉咙处涌出更多的血。“去找个密封塑料袋!”

“哦。好吧,”Harry咕哝,找袋子装起那团雾气。“我是该冷冻它,还是……”

“你要它,你这低能儿!你不知道冥想盆吗???”

“嗯啊。这里面是不是有更多的你和我爹地的羞辱回忆?”Harry好奇的问。“他在掠夺者面前让你露出内裤的画面真可怕。如果这比那更超过,有类似打屁股和乳头夹之类的画面的话,我可真的不知道会怎么反应了。”

“没有打屁股,”Severus向他保证。“没有乳头夹。”

“肛塞?”

“没有!!!”

“项圈和狗链?塞口球?”

“没有!!!”Snape咆哮。“我的生活从未围着你的父亲转过,你这蠢货!”

“哦,好吧,行了,你骗过我了,你这可怜的杂种,”Harry叹气,在他面前跪下。灵巧的施了几个咒语,他止住了Snape的血并合拢了那可怕的伤口。

“你在做什么?”Severus低吼。

“呃。类似,救你的命?”Harry说。

“你不能。Nagini让我中毒了,”Severus说。“我不要被毒死。弄开伤口,让我流血致死。”

“那么,把毒也解掉怎么样?”Harry提出合理的建议。

Severus嫌恶的看着他。“你不能。没有任何治愈咒能抵消Nagini的毒性。”

Harry耸耸肩,毫不在意。“谁会需要治愈咒!”他挥动魔杖。“召唤笼子里的Fawkes!”

Severus同情的注视他。“你不可能从那么远的地方召唤来东西,你这呆瓜!”

Harry洋洋得意的拍拍他的肩膀。“看着,好好学学。”

的确,两或三分钟后,装着Dumbledore的凤凰的笼子飞进尖叫棚屋,落在地板上。Harry打开笼子,拿出那只鸟,紧紧的抓住它。

“快哭,”Harry对那只鸟说,“你的眼泪有治愈能力。”

凤凰保持着漠不关心不理不睬的态度。

“快点!”Harry戳戳它。“你的泪水从蛇怪的毒液中拯救了我。照做!只需要几滴!”

那只鸟冰冷的漠视着他。很显然,Dumbledore忠诚的凤凰不会为对那位老巫师施了死咒的Severus Snape流泪。Severus假笑。他喜欢自己邪恶的名声,即使这给他带来死亡。
Tags:

Fishing Expedition(完)

[不指定 2008/10/01 22:11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Vixen(完)

[不指定 2008/10/01 22:03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A Fragile Thing(完)

[不指定 2008/10/01 21:58 | by 月下珠 ]
A Fragile Thing(中译:易碎品)

作者:Hijja
译者:月下珠
级别:PG-13
弃权声明:故事中的角色属于JKR,我只是借用了他们一下。
警告:黑暗向

*...*中的是未说出口的想法。

原文链接:http://www.etc.slashcity.net/archive/viewstory.php?sid=156


Any fear, any memory will do;
and if you've got a heart at all,
someday it will kill you.
(Rita Dove, Primer to the Nuclear Age')



活下来的男孩……

这里,在这个麻瓜世界,他看起来几乎像一个影子,就像他的重要性在一种平庸的氛围之下变得暗淡。他推着一辆沉重的购物手推车穿过停车场,朝向环绕在一辆巨大汽车旁轻蔑的麻瓜三人组走去。

“快点,男孩,”这小麻瓜群的男性头领命令道。

他在打开的车门前用脚将手推车抵住,咕哝道“好的,Vernon叔叔,”开始将采购品放进车中。那些麻瓜看着,女性抿紧嘴唇,不耐烦的手指敲打着引擎盖,年轻点的麻瓜挂着怀有恶意的笑容。

我允许自己在将一个Obscurus咒投向那块区域引来麻瓜们的注意力之前露出一个同样恶意的微笑。

当我步出阴影时他们并没有立刻注意到我。我将自己的视线凝聚在那黑发男孩的的背后,大声叫他。

"Harry Potter!"

他旋过身注视,最初是惊讶,在认清后变成了震惊。一瓶腌菜摔碎在地上。绝妙的反应——我曾在受过训练的傲罗们身上见过类似的反应。这并没有帮到他们。这也不会帮到他。

他的手伸进在松垮的红毛衣下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口袋里,然后僵在了那里,无助的。

*连根魔杖都不带的离开了你偏僻的小堡垒?感谢这批准,小家伙。但不要让这太困扰你。你也不会因为有它而有任何机会。*

年长的麻瓜在愤怒中气急败坏的吼叫,同时怒视着自己的侄子。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我不想看到你的任何怪胎朋友出现在我们周围!”他怒吼。

我在被错认为Potter朋友的诚挚娱乐以及渴望将称我为怪胎的专横麻瓜炸成碎片的两种想法中左右为难。这个造物主的失败品以为他是谁?

“Vernon叔叔,我——”我的目标结结巴巴的说着,但被粗鲁的打断了。

“在去年的灾难后我警告过你我不会再忍受与那些人的任何接触。”

“Vernon叔叔,他不是——”

“我们该再次把你锁起来吗,男孩?”

“他不是我的朋友!”Potter终于大叫,他的声音高昂而恐惧,足以让他的叔叔闭嘴。
Tags:

Preparation(完)

[不指定 2008/10/01 21:53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Mistaken(完)

[不指定 2008/10/01 21:48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分页: 1/3 第一页 1 2 3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