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关于密码

[不指定 2008/09/26 10:40 | by 月下珠 ]
防河蟹,保密文章密码请输入攻君名字(不包含姓)的英文小写。
配对可在tag栏看到。

所有文章首发猫爪,这里想起来的时候会来更一更,因为懒得打理所以评论关闭了,有事找人的上猫爪吧。

To Have and To Hold 10

[不指定 2015/10/05 11:49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To Have and To Hold 09

[不指定 2015/10/05 11:47 | by 月下珠 ]
第九章      Confusion


“你认为我欠你一个解释?”Severus的表情触怒且不敢置信。

Severus总算同意让Harry下床了。他甚至帮Harry上厕所。退一步说,Harry一生中从未觉得如此悲惨过,但他可不是个残废。洗过澡,换上Dobby带来的干净衣服,Harry现在终于觉得有力气进行对峙了。

“既然你是那个一直在道歉的人,没错,是的,”Harry说。实际上,在昨晚数次的道歉后(Harry不确定到底多少次,因为他那时并不清醒),Severus今早又道歉了两次。这肯定达到了某种记录。

“我道歉是因为把你关在了外面。”

没错。Harry看出来了。肯定还有其他什么事。“那为什么你把我锁在外面?”

Severus转过身。“我忘记将防护咒对你打开了。”

“你——忘记?”Harry几乎要大笑了。多荒谬的说法。Severus Snape从不忘记。和Severus时常讥讽的相反,Harry不是个白痴,所以他很清楚肯定有什么事发生了。

“没错。”Severus的声音仍然严肃,并且他仍未转身面对Harry。

“Severus?”Harry问道,带着好奇。“为什么?”他走近。

即使Severus曾经愤怒或烦乱到将Harry关在他的房间外,此时他也已经愧疚到足以无数次对Harry道歉。

沉默在他们之间延伸。

哦上帝。也许Harry做错了什么。也许他不应该来找Severus。但Severus曾经反复地,甚至是唠叨的告诉Harry,任何情况下他都应该第一时间来找Severus。他还应该做什么?Harry再次混乱了。

特别是在昨晚之后。Harry中间曾经短暂惊醒过几次,每一次都是在Severus的怀中。每一次,Severus都给他灌下魔药或用柔软的湿毛巾擦拭他的前额,然后抱着他直到他再次入睡。

Harry一生中从未有过这样被照顾的感觉。

“你未曾提及过你希望结束和我之间的联系。”

Harry眨眨眼。联系?这可是个冷淡的形容。而且该死的Severus到底在说什么?

Harry再次困惑、甚至有点结巴的说道,“我—我没有。我的意思是,我仍然—我是说—”

Severus终于转过身看向他,表情深不可测。“Potter先生,在开始一段新恋情前先结束旧恋情是普遍礼仪。”

“开始一段——?什么?我没有开始任何事。”

黑色眉毛质疑的扬起。“Zabini先生,Potter——”

Harry双眼大睁,回忆起强加于他的那个亲吻。

Severus再次转过身。“啊哈,愧疚,”他说,完全误读Harry的表情。

“不,不是那样的,”Harry试图解释。

“我非常确定自己看到什么,Potter先生。”

“如果你看到了那你也应该看到我诅咒他。”Snape转身,眉毛再次扬起,这一次是因为疑问。“我推开了他,对他施咒,并且告诉他再敢碰我我会诅咒他的—呃—我会割掉他的阳具。”

这让Severus假笑。“你会吗?”

Harry点头。

“他的殷勤是多余的?”

Severus是缺乏自信?甚至是嫉妒?这可爱了。Harry走近一步,抬头看着魔药大师谜一般的表情。“教授,先生,”他用能让Severus疯狂的异常恭敬的声音说,“我没有时间可浪费给任何学校里男孩的迷恋。”Harry看到一簇欣喜回到Severus眼中,但转瞬就被掩盖。

“你在微笑。”

“他说他能从手里保护我。”Severus沉下脸,Harry继续说道。“他说如果我能对Slytherin学生友善点那么他能让你不再嘲笑我。”

Severus现在看起来被逗乐了,但仍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碰了你。”

“我没有他碰,”Harry向他保证,他的下颌微微扬起。“就好像我会让随便谁碰我似的。”他犹豫了下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然后从下垂的睫毛间偷偷抬起视线。“除了你以外的任何人,确切的说。”

Harry模糊的听见一声类似‘我的Harry’的低吼,紧接着Severus的嘴就压上了他的。Harry被推靠在墙壁上,身体被Severus的紧压着,同时Severus的嘴唇毫不停歇的侵袭着Harry的面孔。

这肯定是被称作独占欲和嫉妒之类的东西。
Tags:

To Have and To Hold 08

[不指定 2013/12/27 13:27 | by 月下珠 ]
第八章  Guilt



“Potter,你在做什么?”

Harry在他身边舒展,整个赤裸的身体紧贴着Severus,同时黑发倚在他胸口,轻柔的手指绕着他的乳头画着圈圈。

Harry抬起头窥向Severus。

“如果你诱人的嘴胆敢说出像是‘拥抱’或‘依偎’这类的词,我将不得不对你施咒。”

Harry叹气,将头放回Severus胸口。“只是想碰触,”困倦的回应。他像猫一样在Severus身侧磨蹭。“肌肤相处。感觉真棒。”

Severus张嘴欲答。

别说。他有着一个缺乏身体接触的童年。

Severus叹息,伸手抚摸Harry的背部。确实如此。他们似乎都渴求着对方的碰触。他的手指再次滑下Harry臀部的曲线。

“这是怎么来的?”Severus问道,一根手指划过上面的伤痕。他不想Harry睡着。虽然非常不情愿,但Harry很快就得离开了。

“摔进灌木丛中了,”Harry轻声回应。

Severus惊讶,他可准备好了听到Harry的又一次冒险经历呢。

“哦?”他催促。

“给Dudley让路让得不够快。”Harry的手指滑向Severus的肩头。他描绘着肩头的一道伤痕,接着又移向Severus胸口的另一道。“这些是怎么来的?”

“我很难认为—”
Tags:

To Have and To Hold 07

[不指定 2013/12/27 13:22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Soul Wars/灵魂之战(完)

[不指定 2012/10/10 17:02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Scarification(刻痕)01

[不指定 2011/08/29 16:24 | by 月下珠 ]
Scarification(刻痕)
作者:Lady Lazarus
译者:月下珠
配对:LM/HP
级别:NC17
警告:Non-Con、黑暗
简介:Malfoy是不可打破的。

原站挂掉了,所以原文地址和授权都无……TVT



“你打定主意了?”

“是的。”

“那么记好,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地方是连念出名字都会让人感到罪恶的,比任何诅咒都罪恶。你明白我们正要去的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吗?”

Harry点头,嘴唇紧抿。他的面容已经开始显现出成年人的硬朗线条。从Kingsley投向他的视线中,Harry可以看出年长的巫师已经能从男孩眼中看出他渐有的成熟。

他十六岁了。短暂的童年岁月已经开始逐渐逝去。他将会成为什么样的男人?

在他们先前的谈话中,Kingsley尚未决定要如何应对Harry。十六岁是个艰难的年纪,一个人可能在这个岁数走向任何一种生活方式、选择无数条道路。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将男孩尽量引向正途。

“我要看看他们。除非我确切知道他们正在承受痛苦,否则我无法安眠。我总是……”对Harry来说这个名字要十分努力才能说出口,“……看到Sirius的脸。我看到帷幕。看到他倒下死去。这记忆日日夜夜的折磨我……Kingsley,你明白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我需要知道他们正承受和我一样的疼痛……”

听完男孩的话,Kingsley长长释出一声叹息。他抬手揉了揉头顶的头皮——他失去头发已经很长时间了——然后说,“我明白,Harry。这就是为什么我同意带你去阿兹卡班。”

****

“Draco也许是个食死徒的儿子,但他仍然是我的堂弟。我不能说我*没有*觉得同情他。失去父亲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Harry从Tonks身上看不出一丝一毫跟那个纯血斯莱特林的相似之处。如果他张大双眼,无视Tonks黑色的双眼和纠结杂乱的头发,只将注意力集中在她苍白的面孔上,他也许能发现一点点和Draco苗条的母亲的相似之处——后者他只见过一次,还是在两年前。如果一定要说的话,Tonks更像年轻时的Bellatrix Lestrange——应为Sirius之死负责的那个女人。

有时候这让她的陪伴变得难以忍受。

“他没有失去父亲。他的父亲仍然活着。”Harry有点粗暴的纠正Tonks。紧接着他就羞愧的红了脸。他并不是有意对这个年轻女巫如此苛责,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暗示Harry和Draco分享着同样的失去亲人的经历。

“那么——Kingsley Shacklebolt已经准许你去阿兹卡班了?”她说,放弃了关于Draco的话题。Harry没有忽略她的声音在提起这个巫师监狱时变得低沉压抑。

“他同意了。特别是因为我已经决定好以后要做傲罗,他也认为让我了解自己以后抓到的黑魔法滥用者会被送去什么地方比较好。”

他们都意识到Harry在提及那些运用黑魔法的人时难以使用‘女巫’和‘巫师’的称呼。尤其对Harry来说,涉足这部分魔法等同于完全放弃自己的声誉,并屈从于一种低等的存在。

在这期间Tonks的头发变成了一种艳丽、可怕的绿色。

“你并不赞成,Tonks?”

她以一个不置可否的耸肩作为回应。“并不是说我不赞成,但像麻瓜的一句老话说过的,不要将与你战斗的敌人当作恶魔,除非你自己变成恶魔……而当你窥探黑暗时,黑暗也在同样窥探着你。”(注1)

“我并没有在与他们战斗。我只是为了自己去看看正义是否得到了履行。”

“随你的意吧。”她说,再次耸肩,但避开了Harry的视线。
Tags:

Sin in the sun 02

[不指定 2011/08/29 16:23 | by 月下珠 ]

第二章     入学





回学校的路上一如既往的无趣。

被母亲责骂后,James也失去了继续恐吓小Abi的兴趣,找到包厢放好行李后,无视Albus坐立不安的表现,倚在座位上假寐。

到不是说他对Albus毫无兄弟爱,只不过以他平时的行径来看,这个时候认真安慰Albus反而有可能让对方的惊恐更加严重。

好吧,James撇撇嘴,反正这事也用不着我操心。

果不其然,没多一会,Rose、Teddy、Victoire走马灯般的来晃了一圈,无非就是安慰第一次离家的小Albus。

我当初怎么没这待遇。James有点吃味的在心里嘀咕,不过很快又想到自己当初是父亲亲自送到学校的,不由得意的挺了挺胸。

虽然知道跟弟弟吃这种醋很幼稚,不过心里还是偷偷自我满足了下——比起Abi,父亲还是最重视我的!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结束了。一下火车,就听见海格大嗓门的喊着:“一年级的新生到这里集合。”

小Albus明显很犹豫。他从小就怕生,虽然海格也是家里的老朋友,可对陌生环境的恐惧还是让他鼓不起勇气离开哥哥身边。

鼓励的拍了拍Albus的肩膀,James却故意说道:“小Abi不敢离开哥哥吗?喔哦喔哦,果然是还没长大的妈妈的宝贝……”

“才不是!”Albus涨红了脸,近旁的Rose也投来不赞同的视线,James却只是耸了耸肩。

“谁知道呢,毕竟我可不是那个不敢去新生集合处的家伙啊。”

“谁说我不敢去……我只是在整理行李!”愤怒的瞪了James一眼,Albus气鼓鼓的拖着自己的行李箱向海格走去。

Rose走过来碰了碰James的肩,满眼笑意,“欺负弟弟就这么好玩?”

James夸张的做了个惊讶的手势,“不要说你没享受过这种乐趣。”

Rose嗤之以鼻。“不要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行了行了,新生都已经出发了,我们也该去搭马车了。”

James不置可否的哼哼了两声,提起行李跟着Rose向马车走去。经过车前时,James顺手拍了拍站在那里的长相恐怖但却温顺的夜骐,引来Rose疑惑的注视。

“你看得到?”

“什么?”

“夜骐。”

“一直都看得到。”

Rose皱了皱眉,“这可真奇怪,我听说只有见证过死亡的人才能看到夜骐。”
Tags:

One Night And Forever

[不指定 2011/08/29 16:21 | by 月下珠 ]
CP本本子文,时隔很久后想起问宁宁放出了,连废渣后记一并搬上…………




“Hi,伙计,今天干得不错!”刚从赛场上退下来,迎接Harry的是队友欢快的夸赞。

脸上仍然洋溢着克制不住的兴奋,Harry与队友用力一击掌,“你也不错,Willy,150分时那枚进球简直太关键了。”

“别谦虚了,”Wood从后面过来,用力揉了揉Harry被赛场上的风吹得更加凌乱的黑发。“老实承认吧,你现在开心得要死——从Krum手中抢到金探子——要知道这才是你签约后的第一个赛季。”Wood的声音里有止不住的骄傲,毕竟Harry可算是他一手教出来的。

脸上咧起一个大大的笑容,Harry的声音里有着克制不住的骄傲和热切。“Krum真的很厉害,真正面对他才感觉得到,他飞行的速度和对扫帚的操控都太……”

“行了行了,不管怎么样都是我们的小Harry更棒,你在赛场上证明了这点不是吗?”Kevin带点酸味的开口打断Harry对对手的称赞,作为上个赛季中英格兰巫术队的搜捕手,他一次也没从Krum手中抢到过金探子。

注意到Harry有点尴尬的表情,Kevin叹了口气,上前拍了拍Harry的头顶。“从一开始就说过了,不要想那么多,我只是……呃,要知道上季比赛后Krum可从来没夸奖过我,”说着,Kevin滑稽的挤了挤眼睛,“这伤透了我的心。”

“得了吧,Kevin,你这样说就像是爱上了他一样!”有人戏谑的起哄。

休息室中爆发出欢快的大笑,抚平了Harry作为新人的些微紧张。



Harry微笑,加入英格兰巫术队真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好吧并不真算是什么选择,他只不过是乖乖的等着Ron和Hermione对那些发来邀请函的球队的审查结果罢了,顺便一提,他们足足审查了三个月。

总而言之,这支经过他的好友们千挑万选最终雀屏中选的球队,果然一如预期中美好。优渥的酬劳,融洽的团队气氛,很有实力的队友,充满活力的队伍,没有人会因为他‘大战英雄’的身份而给他特别待遇,并且还有学校时期非常照顾自己的学长Wood在,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完美的最佳选择,除了……



Wood突然搭在他肩上的手臂打断了他的思绪。

“……可惜最后两年因为大战的关系没有再举行魁地奇,要不真想看看斯莱特林们连败后沮丧的嘴脸。”Wood愉快的说,并未注意到休息室里突然的沉默。

“喔哦,那说不定很有趣,毕竟我们早就看腻了格兰芬多们连败的嘴脸。”懒洋洋的腔调在门边响起,Harry猛然转过身,不出意外的看到熟悉的金发。


除了Draco•BLOODY•Malfoy!


谁知道命运到底是在开怎样的玩笑,加入球队不到一个月,英格兰巫术队的经营者就易主了,新上任的东家是战后由魔法部宣称‘作为间谍’付出了‘巨大牺牲’并为战胜伏地魔做出了‘杰出贡献’,声望如日中天的Malfoy家族。作为Malfoy家族的现任族长,Draco Malfoy理所当然的成为了球队的新东家。

哦该死,在学校里斗了7年的死对头——好吧后面两年其实Malfoy并没在学校里出现——突然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再没有比这更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好在Malfoy除了偶尔来看看他们的练习和比赛外,并未做过任何干扰球队运作的事情,也未曾像Harry暗自警惕的那样做出任何针对他的举动,甚至可以说根本不与Harry做任何额外交谈,学校里的针锋相对仿若过眼烟云。


毕竟两年未见,也许他们都已长大,学校里的恩怨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有意义。


不知为何,这想法让Harry心里隐隐不快。

转过身,丝毫不同于队友们有些戒惧的表现,Harry模仿Mafloy的招牌表情挑衅的扬了扬眉。“格兰芬多们连败的嘴脸?没记错的话,Malfoy你可是一次也没有看到过吧,真是可惜。”

言辞间毫不掩饰的暗指Malfoy一直以来从未赢过他的事实,却没有如预期的反击,Malfoy只是轻描淡写的撇了撇嘴,直接转向队长Bennie——让蓄势准备迎接一场久违的唇枪舌战的Harry十分失望。
Tags:

To Have and To Hold 06

[不指定 2011/08/29 16:17 | by 月下珠 ]
加密日志
这篇日志被加密了。请输入密码后查看。
密码
Tags:
分页: 1/14 第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页 最后页 [ 显示模式: 摘要 | 列表 ]